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腦子有病?”

“對世界絕望人生迷茫?”

——這其實都是一個人的話,十幾個人中唯一一個女人。

“看她那憂傷寂寥的表情,失戀,一定是失戀。”賀梅摸摸下巴,故作高深莫測。大大的眼睛通過望遠鏡緊緊盯着樓下的女人,忽而哇哇大叫:“我槽槽槽槽槽!喪屍包圍了!快反擊!快跑啊傻逼!”

樓下,陳君儀臉頰抽搐了一下。是罵她的吧?左邊貼“尚華”廣告牌的大樓第五層左數第七個窗戶的……活人。

喪屍靠近了。

面前的喪屍靠近了,後面的喪屍羣也靠近了。

【鎖定目標,目標分析。

目標名稱:t2

體測分析:普通初等以上進化型變異喪屍

異能:精神力控制

能量:1。2%(以星際聯盟衡量標準測定)

對主人威脅程度:91。49%

主人死亡率:61。33%

貼心小建議:啥都別說了,撒丫子狂跑吧。】

系統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聲音冰冷呆板。

“我要是直接撒丫子狂跑,還不如不下車呢。”陳君儀翻個白眼,倒是沒想到隱藏了個這麼厲害的傢伙。狗子既然能檢測到,說明對方在自己五十米之內。照這樣來說,她現在豈不是很危險?

擡眸,密密麻麻的喪屍羣看不到邊際,根本無法找到那個t2。這些喪屍羣都是最低級的t0,突然間冒出個t2,還是精神力控制的……怪不得一夜之間有這麼多喪屍聚集,想必就是它召喚來的。

倒是它爲什麼老是追着自己跑呢?還是說她陳君儀就這麼倒黴,逃亡一路好死不死和人家順道?一邊思索一邊劃刀利落的削掉一個湊近的喪屍腦袋。

從賀梅的登高望遠的俯視角度,恰能看見街道後面蒼蠅卵一樣層層疊疊靠近的喪屍羣。她慢慢長大了嘴巴,震驚而驚恐第望着下面毛骨悚然的一幕。喪屍這是要聚餐嗎?彙集到一起難不成還能彼此尋找溫暖?!

“咕咚。”身邊傳來吞嚥聲音,黃毛哆哆嗦嗦話都說不穩了:“大姐頭,你你你你看……”

“啪!”賀梅反手甩上他腦殼,橫眉怒目:“我早就看見了!”回頭盯着下面,摸摸下巴:“既然人家決意自殺,咱們就不必救了吧?對對對!對!不救!”救什麼啊找死還差不多!

“大姐頭,要不……咱們先靜觀其變?”大牙打量着她糾結的表情,小心翼翼出主意道。

“好,就這麼定了!”賀梅一拍手,黃毛趕緊搬來一張椅子,她架起二郎腿坐下用望遠鏡觀察戰況。剛纔那霸氣的一刀她可沒有錯過,那手法,那速度,說不定這女人還不會死呢……

幫他們拖延一會兒,差不多的時候立即撤退!這就是陳君儀的想法。幸好剛成型的喪屍速度慢力量也不大,拖延時間還是有很大可能性的——如果t2不出手。

她向來是個膽大的人。賭吧,贏了大家都好,輸了……

“吼吼吼——!”喪屍張開血盆大口正面撲了過來。

長長的睫毛陡然上揚鋒利,眸中狠辣乍現!陳君儀手腕轉動,手中能源絞刃在空中揚起幽藍色的直線,落下,切豆腐般瞬間劈開它的頭顱。

五隻!

離得最近的有五隻。

她動作不停快速向前奔跑,最後藉助奔跑的力量腳尖點起整個身體陀螺般旋轉,在半空中凝聚力道狠狠踹向側方喪屍的胸口,直將它踹飛七八米遠!

“砰!”喪屍撞到後面一片猙獰撲來的喪屍們。陳君儀看都不看一眼,墜落的腳翻躍時精細計算,準確無誤地踏上右側35°喪屍的肩膀,下一秒,在它遲鈍的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另一隻腳踩上它另一隻肩膀,雙腳夾緊它的頭顱腰肢轉動猛然打旋!

“咔嚓!”她強勁的腿力生生將腳間的腦袋扭掉,甚至帶動它的屍體也跟着轉動了一圈。死透的軀體被她黑色的皮鞋無情踹開,砸在水泥地上。

“咔噠!”皮鞋着地,同時柔軟到不可思議的腰向後彎曲,從正面看她整個人似乎只有下半截身體,喪屍張揚的利爪從本該是她的胸膛的位置劃空,“砰!”消音槍悶響聲。

------題外話------

昨天的遊戲補上一個昨天晚上報名的~

【逍遙莊主95】的【風傾藍】

——

姑姑,你的賀梅粗線了?(?) 看似繁長的打鬥其實只用了短短五秒。一槍崩了正面那隻,她和喪屍同時向兩邊倒去。在即將接觸地面的剎那,纖細的五指蓄積力量按地,生生騰空翻起,嘩啦啦作響的衣襬和着鋒利的刀光交織出血色狠戾。

死……

兩顆頭顱“骨碌碌”掉下,她依舊站在原地,脊樑擎天筆直,卻有一股恐怖的煞氣。

“臥槽……逆天了……”賀梅喃喃自語,癡癡呆呆地盯着她:“這女的特麼其實不是人吧?”竟然比她還爺們兒!有沒有搞錯!

容不得她多想,也容不得陳君儀休息,密密麻麻的喪屍接連撲了上來。

……

悍馬車一直是他們的開路寶器,強悍的合金外殼可不是裝飾品。通暢時直接闖過,堵車時乾脆撞開車輛。幾天來不知道撞了多少次,外殼頂多有點凹陷。連撞車都不怕,喪屍的瘋撓的指甲還不是跟玩兒似的。

因爲活人的氣息,朝他們聚集過來的喪屍越來越多。加上本來就堵車,要撞開一條路需要花費不少時間,一來二往悍馬車漸漸被喪屍羣包圍。

正在這緊急時刻,車子竟然停了下來!全車的人大驚失色!

“怎麼回事?”方嘯歌前所未有的嚴肅,往日溫潤的眉異常鋒利,憑生出叫人驚懼的威壓。校草向來溫和,沒想到還有這般強硬的一面——然而大家驚慌還來不及,沒有人注意到這異樣的一點。

“車子怎麼停了?”

“不會是壞了吧!”

“天哪……”

蔣麗月清麗的面容蒼白:“沒有油了……”這時候加油也來不及,時間緊迫多停留一秒都是找死!誰會想到關鍵時刻竟然沒油了!

她不禁看向秦明昊,此時的他面色冷淡眉頭緊皺。他答應過小君要保護好這裏的人,既然如此,就不能看着他們送死。

——即便這些人是死是活他一點都不關心。

“馬上帶上武器下車!”果斷的命令鏗鏘鐵血,彷彿他本就是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王者,下車,意味着拋棄他們最有利的保護外殼。但此時只能這麼做。不捨,狠不捨!不死鳥小隊的人都能感覺到心臟在滴血,行動上卻半分不含糊下車!

見衆人都下了車,郭蕊也趕緊抱住懷裏的刀彎腰跟着下去。在最後一秒,她猶豫了。車子拋棄了……那麼車上的食物呢?帶上也不會多重,不如……帶上?

緊趕着下車,沒有人注意到排在最後的郭蕊匆忙將巧克力、肉乾朝口袋裏裝。

“郭蕊,快下來!”王寧站定回頭見她還在裝食物,趕緊喊叫,就這麼分神的一秒,五根漆黑長長指甲劃過她的臉頰!

“啊!”

“唰!”

王寧僵硬地看着面前冷漠的男人,還沒有從死亡陰影中回過神來:“多、多謝。”

喪屍的手掌掉在地上,頭顱也跟着掉在地上。她連刀影都沒有看見。要多快的速度,才能做到這樣?

秦明昊是第一個下車的人,僅爲了掩護後來下車的人不受傷害。他的周圍已經有六七具屍體,無一不是直擊頭顱。

喪屍沒有痛覺,攻擊哪裏都沒有用,除非破壞它的腦袋。

無視王寧的道謝,他掃過這才下車的郭蕊,語氣冰冷不留情:“再不聽命令,滾。”爲了個人一己之貪,將全車人置於危險之中,禍害。

“喪屍越來越多了,快走!”方嘯歌砍喪屍砍的手掌發麻虎口隱隱做疼,脖頸可真夠硬的!

“哼。” 臨淵行 不再理會滿臉淚水委屈低頭的郭蕊,他馬上指揮:“我打頭,蔣麗月斷後,王寧楊世卜左側方嘯歌右側,郭蕊中間,馬上!”

“吼吼——”

“吼吼吼!”

喪屍包圍中小隊就像抱緊的螞蟻球,每個人都拼命發揮自己最大的潛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殺!

喪屍實在太多了,並且越來越多。長長的街道上游蕩的喪屍只怕有數百上千之多,但活人卻只有他們幾個。喪屍嗅覺聽力都十分靈敏,紛紛朝人鮮肉靠攏。一時間幾人就像汪洋大海中的沙粒,周圍鋪天蓋地的食人魚就等着一口撕吃下肚!

蔣麗月身手很好,都是末世幾年練出來的。對付一兩隻綽綽有餘,可幾十幾百的車輪戰她完全無法應付,沒一會兒便滿頭大汗體力不支。

其他人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喪屍沒有人性,撕、咬、抓、啃什麼都乾的來,他們應對的不僅是駭人的數目,還是最膽顫的病毒。哪怕只要沾染一點,只要被劃傷一點,都有可能死亡變成喪屍!

“啊!巧克力!”忽然郭蕊驚呼一聲,原來是她匆忙之下口袋裏的零食掉了出來。

蔣麗月本就煩她,此時還雜事不斷。她眸光狠厲,腳下巧妙一勾,郭蕊不設防備朝她這邊撲到過來,蔣麗月身體錯開保護圈立即破了個洞,郭蕊嬌小的身體便直直從中摔出去。

她的尖叫引起小隊人的注意,蔣麗月呵斥一聲:“不要管她,快走!否則死的就是大家!”

秦明昊眉宇陰鷙掃過蔣麗月和郭蕊,冷酷的話語將驚恐慘叫的郭蕊打入十八層地獄:“走!”

“不!不!不!救命啊!救救我!救救我!”郭蕊從來沒有想到她一直喜歡的大姐姐居然是第一個扔下她的人,她驚懼,她顫抖,她就要死了!

“不要拋下我!不!不要!救命啊!救我!啊啊啊啊——!”

慘叫聲逐漸消失在喪屍們貪婪的嘴巴里,口袋裏的巧克力散落,被腐爛的身體踩扁。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蔣麗月微笑。

永別了,蠢貨。

------題外話------

美男即將登場…… 潮水一樣源源不斷的喪屍堵的陳君儀脊背發寒,再待下去只怕到時候連骨頭都不剩!約摸着時間差不多了,她趕緊抽身撤退。

天大地大小命最大,此時不跑更待何時!既然大樓五層裏頭有人,她乾脆先到哪裏避避風頭休息一下。

可惜,天不如人意。

陳君儀剛用僅剩的力氣砍死擋路的低級喪屍超前衝,忽然腦中撕裂般生疼,彷彿一根無形的針扎進來,尖銳陷進腦肉裏!“啊!”毫無防備地慘叫一聲,她身體一晃直直朝地面栽倒。貪婪的喪屍們很快撲倒上來,像疊羅漢般將她壓在最底下。一張張腐爛殘缺的臉瘋狂朝她身上湊,一張張牙齒髮黑的嘴巴急迫撕咬她鮮嫩的肉。

暗算!她首先想到的是那隻隱藏的t2,這麼說她遭受的是精神力攻擊了。果然厲害,僅僅一招就能讓她像個小屁孩兒似的毫無還手之力!

青紫的臉龐上重度腐爛,像爛紙片破了好幾個大洞,蛆蟲蠕動着從眼眶裏鑽出,死魚一樣無神的眼珠子神經線牽扯耷拉在臉上,呆滯麻木。這張臉,就這樣一張臉,貼在她睫毛上方,沒有呼吸,只有刺鼻的惡臭薰的她頭腦發暈。

“吼吼——”喉嚨底部咕嚕嚕響,嘴巴噴着沖天屍臭狠狠咬上她的左臉,撕裂,鮮活的血液噴濺上它腐爛的臉,它不爲所動香噴噴地咀嚼。

“啊!” 分期說愛我 陳君儀全身抽搐了一下,活生生被撕下一塊肉的感覺真的痛苦極了。而此時,她全身上下佈滿了這樣噁心的臉和嘴巴。她的腦子還在陣陣抽疼,眼前漆黑朦朧即將暈倒。倒是這撕心裂肺的一口讓她清醒了不少。

喪屍實在太多了,就這麼幾秒的功夫,她身上至少壓了四五十隻喪屍,具體被咬了幾口已經數不清。臉上、肩膀上、胳膊上、胸口、肚子上、小腿上……她只感覺自己像是板上的魚肉,任由凌遲殺吃。

偏偏腦子劇烈的疼痛讓她無法指揮身體運作,那種極致壓抑的憋屈能將人活活逼瘋!她也不例外!

“完了完了完了,肯定死了。”賀梅“嗖”地站起來緊緊盯着下面慘烈的場景,女人早就被喪屍活埋,看不見蹤影。她能看見的只有喪屍疊羅漢的小山堆。好不容易碰上個看順眼的活人,沒想到這麼快就掛了。賀梅心裏頭不是滋味。

“大姐頭,您別糾結了,爲了個不認識的女人不值得。”黃毛殷勤地獻上手中的寶貝:“吃根火腿消消氣。”

賀梅拽過火腿腸狠狠咬了大半截,大大的眼珠子滴溜溜直轉。突然,她眼睛一亮,“有了!”

“啊啊啊?有什麼了?”

不理會黃毛咋咋呼呼的叫喚,她四下看看,最後選定屁股底下的座椅,大力士雙手輕鬆舉過頭頂,從窗戶裏瀟灑扔下。

“轟!”巨大的響動雷震,喪屍們搖搖晃晃地朝聲響處走去,連陳君儀身上猙獰進餐的喪屍們也愣了一下。但只是一下,它們又接着埋頭啃食。

陳君儀拳頭緊緊握住,感覺到一陣又一陣尖銳的疼痛觸電般抵達腦域每一個角落。t2……那隻t2還在持續攻擊她。看不見、摸不着,她對精神力攻擊毫無辦法,頭顱疼的恨不得炸開,連鏈接狗子的力氣都沒有。

被大姐頭霸氣的動作震住,黃毛大牙等人呆呆的不知所措。賀梅一腳踹上黃毛的屁股,差點將他踹個狗吃屎:“看什麼,還不趕緊救人!”

“大大大……大姐頭,她不用我們救啊!你看!”

賀梅疑惑地朝樓下看去,不由得驚駭地長大了嘴巴,半晌才喃喃出聲:“……變態!”

成百上千骯髒的喪屍,無數雙瘋狂的骷髏般黑焦的爪子,漆黑長長淬毒般的指甲,貪婪暴戾空洞的雙眼……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張相極美、極美的男人,緩緩地、緩緩地朝喪屍堆裏的女人走去。怪異的是,沒有一隻喪屍敢靠近他。

他的步履安定,彷彿看不見眼前的女人正忍受折磨,可偏偏那就是他的目的地。如此矛盾,如此怪異,卻又如此……吸引人。

太完美了。你無法想象有人居然能長成這幅模樣。那張臉鬼斧神工,是神最完美的作品。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精心雕琢舉世無雙。他的氣息,空靈、安逸、飄渺、慈善,他就是一尊佛,一尊存活與世的佛!

褚紅色袈裟、赤黃的內袍,懷中一隻乖巧可人的黑貓。

這個人——這個美人兒和尚,憑空出現。

------題外話------

恭喜【1822369**59】

【112629**16】

【蝶殤】

榮升爲本書第一批秀才!麼哇!

祝所有親親姑姑們元旦節快樂!歡迎來到2015世界! 修長白淨的手輕輕拍拍懷中乖巧的波斯貓,溫潤的聲音慈祥:“花花,去幫她。”

“喵~”波斯貓不滿地瞟一眼喪屍堆裏的女人,雙色瞳仁中滿是輕蔑,碩大的貓頭扭到一邊,裝作沒看見。

“不能不聽話。”美和尚好脾氣地勸說,絕美的臉無奈微笑,手上卻毫不留情將它扔進喪屍窩。

“喵——!”波斯貓瞬間炸毛,雙色瞳仁暴戾回頭,對上和尚慈愛如水的目光,不知怎麼竟然瑟縮一下,乖乖救人去了。

鋒利的爪牙,靈巧的身子,敏捷的速度,雖然不能完全抵抗喪屍,但也給陳君儀減輕不少負擔。她顫抖的睫毛忽閃忽閃,終於睜開眼睛,正對上一張放大的俊臉,空靈如水的眸子裏寫滿擔憂。

條件反射性的,陳君儀閃電般出手扣住來人的脖子,然而實際上卻是她虛弱地伸手抓住明夕,柔軟的力道,都讓人懷疑是不是在按摩了。

“阿彌陀佛,男女授受不親。”明夕趕緊倒退一步,臉頰飄上羞澀的紅暈,覺得脖子上癢癢的。

模糊的眼睛終於看清楚眼前的人,陳君儀張張嘴巴,有氣無力:“死禿驢,怎麼是你。”腦子疼的厲害,她試圖爬起來,身上的傷疼牽動,一個踉蹌差點栽倒。

明夕趕緊扶住她的胳膊,清淡好聞的檀香鑽入她敏銳的鼻孔。這時候陳君儀才發現,t2沒有攻擊了!

有了力氣,她趕緊呼叫系統,連自己靠在明夕身上都忘記了。

“狗子怎麼回事?t2爲什麼不繼續攻擊了?”

【有人阻擋了它的精神力攻擊】

有人?陳君儀懷疑地看向身邊看似純良無害的美和尚,“你阻擋了t2的攻擊?”

“阿彌陀佛,貧僧學識淺陋,不甚明瞭施主口中‘t2’爲何物。”他純潔的眼神讓陳君儀覺得,自己要是不相信他就是禽獸!不,禽獸都不如!

蛋疼啊,她怎麼會想到問這個變態。吐出一口氣,她彎腰要撿起地上的能源絞刃,周身的禁錮才讓她發現自己還在明夕懷抱中,而她方纔那麼一彎胸口正好碰到某人的手背。

陳君儀一愣,明夕呆滯。

“咳咳咳,那啥,無論如何謝謝你救了我。”她老臉一紅,悄悄挪出他的懷抱。心中狠狠唾罵自己,不就是被碰了一下嗎,臉紅個屁!蛋定、蛋定!

明夕愣愣擡頭看她,純淨的眼神懵懂:“施主,你胸口塞了什麼東西,爲何這般柔軟?”

陳君儀聽見自己心底小人吐血的聲音。這個和尚……這個該死的和尚……他竟敢調戲老子!

擡頭,收腹,傲嬌挺胸:“什麼都沒裝,天生的!”

美和尚震驚了,不可思議了:“天生的?爲何貧僧沒有?!”

裝,接着裝。你都懂男女授受不親還敢說不懂這是什麼?陳君儀嗤之以鼻:“行啊死禿驢,都知道調戲姑娘了。別以爲你救了我就敢——那啥!”

純淨的眼眸眨巴眨巴,沒聽懂。好奇的目光流連在她胸口,爪子癢癢。

“看什麼看!再看摳了你的眼!”

“喵——”波斯貓憤怒地瞪着那對談情說愛的男女,小小的身體在喪屍中間穿梭忙的累死累活。

明夕看了過去,俊美的臉上露出愧疚:“抱歉花花,我方纔把你忘了。”一如既往慢悠悠的語調,倒是絲毫看不出“抱歉”的樣子。

陳君儀覺得,做這個傢伙的寵物真是一件十分可憐的事。不過……說來奇怪,他們兩個人墨跡這麼長時間,爲什麼周圍的喪屍都不攻擊過來,反而只朝波斯貓去?

這也是陳君儀放心和他絮絮叨叨的原因。

不得不說,這個神祕的和尚太古怪了。好像全身都是祕密,沒由的,她想到了另一個相似的人——秦明昊。

“狗子,找找看是誰抵擋住了t2。”

【叮——開啓搜索,鎖定目標。

類型:進化型變異豹

等級:2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