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自古以來,文人相輕,哪個文人不是認為自己才高八斗,自視甚高,尤其是到了劉一璟他們這個層次,他們這些人幾乎走到文人的頂端。

可是他這次串連天下,想要成為天下文壇的領袖,顯然是想要凌駕於劉一璟幾人之上,畢竟他衍聖公的身份已經不比劉一璟等人低了,要是再成為文壇領袖,可就壓他們一頭了。

之前因為在朝堂上文官們勢弱,劉一璟他們也想藉助他的力量,只能捏著鼻子忍了!

可現在勛貴和閹黨們反撲,他們自然樂得看他笑話!

至於借力,劉一璟他們看重的只是他衍聖公的身份和孔家的影響力,而不是他孔胤植本人,就算他被廢了,只要下一任衍聖公繼位,到時候自然可以捧出一個新的文壇領袖。

他孔胤植沒了也就沒了,對於劉一璟他們來說,跟死了一隻狗沒什麼區別。

而且剛剛好用來震懾新一任的衍聖公,完全是一舉多得的好事,劉一璟他們自然更樂得看笑話。

「公爺,那可怎麼辦啊?」

孔令也急了,孔胤植才繼任衍聖公的位子沒多久,他跟着孔胤植還沒享過幾天福,他還準備沾孔胤植的光,看看能不能突破到四品,好多活幾年呢!

「你替我去東廠送份拜帖吧。」

孔胤植深吸了一口氣,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封信,顯然早有預料。

東廠!

聽到孔胤植的話,孔令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孔胤植這是破罐子破摔了啊。

堂堂衍聖公居然投靠了閹黨,不說別人,估計連孔府中的宿老們都得發瘋吧。

一旦出現什麼差錯,那可就是血脈相殘的人倫慘劇啊!

7017k 「哦,太陽鏡啊……」輝哥隨口應了一句,也許對他而言這生意太小了。

隨後輝哥與唐家明等繼續聊他們的風花雪月與生意,李曉凡就靜靜地做一個傾聽者。

男人之間的話題一般離不開兩個主題:財富與美女。明哥與輝哥之間基本圍繞這兩個話題展開,還有就是新馬兩國政界大佬們的一些花邊新聞。

由於輝哥是客家人,唐家明對客家話不是很內行,所以倆人很多交流時候用是廣東話加普通話加英語。

這回李曉凡能基本聽懂他們交流的內容了。

除了風花雪月外,他們偶爾也會聊到生意。

「明哥,你們公司的運煤船最大裝載量是多少?」輝哥問道。

「我們目前的運煤船現在是1.8萬噸,因為加里曼丹那邊的港口不大,港口的吃水深度不夠,所以我們公司下面的運煤船基本以1.8萬噸為主……」

「哦,這樣的話,如果能接到霹靂州那裡全部的業務,每個月需要16到17艘船運輸……」

……

原來輝哥是唐家煤礦生意在馬來西亞的一個代理商。馬六甲海峽上的霹靂州附近在建一個非常大的燃煤發電廠工程,即將建成一期工程,以後每個月那個發電廠需要30萬噸煤。燃煤發電廠附近在建一座人工島的碼頭來接受這每月巨量的30萬噸煤炭。

今天唐家明與輝哥聊的主題就是圍繞這每月巨量的30萬噸煤炭業務,如何去投標,分得一杯羹,成為裡面的煤炭供應商之一……

當年馬來西亞的經濟也在高速增長,學習隔壁的新加坡模式,引進了大量外資項目,對電力需求很大。

當時的馬來西亞有常規火力發電和水力發電兩種,但是常規火力發電裝機容量佔到了80%以上,佔據了大頭。即使到了李曉凡重生前,燃煤發電仍具有其他能源無可比擬的優勢:經濟和穩定!

當年是唐家躺在加里曼丹的煤礦上數錢的黃金歲月!

所以腦子裡正在籌劃煤炭大生意的輝哥,聽到太陽鏡生意,一丁點的感覺都沒有。

晚飯吃到九點多時候結束了,唐家明安排的第二場是帶領輝哥等客人去一家新開不久的「皇都夜總會」嘗嘗鮮。

輝哥抽了一口雪茄道:「明哥,其實每次來新加坡,你們這裡的夜總會我真不想去!」

「哈哈,為什麼啊?」明哥大笑道。

「就說你帶我們常去的那家麗都夜總會好了,一點也不好玩,貴么貴得要死,裡面的美女一點也放不開!你們新加坡政府管得又嚴,這個不行,哪個不允許,連吃口香糖的自由都沒有!還不如去我們新山呢,妹子多而且正,價格又便宜,放得又開,可以隨便玩!明哥,要麼我們現在開車去新山玩吧?」輝哥笑道。

「輝哥,今天既然到了新加坡,我就要盡地主之誼,我都幫你們在烏節路的文華大酒店都訂好房間了,哪裡現在有跑去新山的道理啊!今晚你就將就一下吧,據說這家皇都夜總會是新開的,裡面妹子都是各地新來的,很不錯,我們一起去嘗嘗鮮吧!」

「那好吧,幾人明哥這麼熱情!兄弟們,今晚我們就去皇都玩玩吧!」

皇都夜總會由於是新開的一家夜總會,裝修要比麗都要新一點,但裡面運營模式都大同小異。

給唐家明服務的那個媽咪經理叫芳芳,也是明哥的老朋友了,剛剛從麗都那裡跳槽過來的。因為以前去過好多次皇都夜總會,連輝哥都有點面熟。

眾人進入VIP包廂后,芳芳帶了一大幫坐台的姑娘進來讓輝哥等客人選擇。

輝哥看了一眼后道:「嗯,還算不錯,總算有些新面孔了!」

眾人從裡面挑了四個陪酒的姑娘后,輝哥道:「芳芳,還有其他新妹子嗎,我們還想再看看?」

「嗯,可以啊,那再換一批!」

隨後,芳芳又帶了一批新的姑娘進來,這些姑娘都是新近招來的,身材都比較高挑。

輝哥這次總算選中了一個皮膚雪白的叫「麗麗」的妖艷大波妹。

輝哥與明哥等一幫人在喝酒選妹子的時候,李曉凡躲在角落裡與唐馨怡在發短消息互動。

唐馨怡:你與大哥他們吃完飯了嗎?

李曉凡:嗯,吃完了。

唐馨怡:那現在你們在幹嘛啊?

李曉凡:在一家叫皇都的酒吧里陪客人喝酒……

唐馨怡:有叫小姐陪酒嗎?

李曉凡:沒有,我們自娛自樂……

唐馨怡:真的嗎?

李曉凡:嗯,不信的話,你過來看看?要不陪我們一起喝酒?

唐馨怡:我才不要呢!

正聊得起勁時候,唐家明對李曉凡喊道:「阿凡,就剩你了!」

李曉凡抬起頭來道:「芳芳,你隨便幫我選一個吧!」

「OK,沒問題!那麼就這位莉莉吧?」

「闊以!」

大家選好姑娘后,開始唱歌喝酒,相互之間不斷來往互動敬酒。

輝哥在飆他那首喜歡的閩南語歌曲《愛拼才會贏》時候,輝哥選的那個妖艷大波妹單獨特意過來角落給李曉凡敬酒。

「帥哥,還記得我嗎?」麗麗嬌滴滴地對李曉凡道。

「胡云麗?」李曉凡抬頭一看驚道。

「嗯!看來還沒有把我忘記!來,今天真是有緣,我要好好敬你一杯,謝謝你幫我填寫入境卡和送我電話卡,那天你的電話卡真是幫了我大忙了!那天如果沒你的電話卡,我差點就流落街頭了!」

原來這位麗麗就是上次李曉凡回國時候,隔壁那位讓他幫忙填寫入境卡的那位姑娘胡云麗。抵達樟宜機場后,胡云麗一下子沒找到接機的人,後面李曉凡送了她一張電話卡救急。

「哈哈,新加坡這地方真小!居然能在這裡碰到你!」

酒過半巡,看大家歌也唱得差不多了,場面有點冷下來,明哥招呼道:「阿凡,該你出場了!來,帶我們兄弟們一起玩些好玩的喝酒遊戲!」

「嗯,好嘞!」

唐家明今晚叫上李曉凡有一半意圖就是讓他來帶大家一起玩喝酒遊戲活躍氣氛的!

「明哥,你說吧,我們玩什麼遊戲?」

「先《小蜜蜂》,再來個《我愛你與不要臉》吧!」 李子孝說話的語氣帶着一股寒意並且還夾雜着一絲怒火。

「你應該比我清楚我所指的意外是什麼,這所學校在B市名氣很大既然有膽量直接在校園裏作案,那麼這個人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有着深厚的背景。」

「所以呢?」

李子孝的語氣又冷了幾分。

「所以……」

「呵……呵呵呵……哈哈哈……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只要出生在一個爹媽都擁有着某種權力的家庭里就算殺了人也可以依舊逍遙法外,你覺得公平嗎?她……」李子孝指著白布下已經成為屍體的童顏欣繼續說,「只是一個沒有經過世事的小丫頭,明明剛剛和我見面不到兩天,她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會死得這麼慘?」

「你別這樣好不好?在S市時我那樣對你你都可以忍受,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和瘋子沒什麼區別!人都已經死了你自責也無濟於事,我向你保證一定會抓住犯人的。」

「你抓住犯人又能怎麼樣呢?像你說的萬一他是個精神障礙患者呢?又或者他爸媽的職位高人一等呢?」

「我……」秦紫苑咬了咬嘴唇,「我可以用我爺爺……」

「別傻了!你爺爺?秦老爺子對我本來就有偏見,行,就算他對我沒有偏見那你敢保證他能壓的過那個犯人?」

「你先不要這麼肯定是高官子弟犯的錯,萬一是……」

「那不更沒辦法了!精神有障礙的人只要被鑒定出到達某種程度的精神疾病可以什麼責任都不負的!」

李子孝近乎喊著把話甩了出來,如果是換成幾個月前的秦紫苑估計他這一頓胖揍是又挨上了。

「你能不能冷靜一點?把你在S市時對待我的態度拿出來不行嗎?你就算再怎麼吼已經死了的人也不可能會活過來!你以為難過的人就你一個嗎?拜託!就算你想當情聖也要挑挑時間,你這樣不覺得我姐很可憐嗎?」

被秦紫苑這麼一說李子孝立馬抬頭看向秦曦倩的方向,雖然她是背對着但是李子孝知道她的心裏其實很擔心或許也有些失落吧?

「對……對不起,我只是一時間接受不了這樣的噩耗,如果不是我她也不會……」

「你能明白就好,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還有重要的任務要執行,我知道現在說這些很不是時候不過這次的任務太重要……」說着秦紫苑貼近李子孝附在他耳邊小聲說道,「如果你這次表現好的話說不準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李子孝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秦紫苑剛才說的話他也就聽進去了半句。

秦紫苑表面平靜其實心裏非常興奮,她第一次覺得安慰一個人是這麼痛快的事情,並且這個人還是那個她曾經很討厭的人。

李子孝轉過身剛準備走就看到不遠處慌慌張張走過來一個人影,越走越近最後他與李子孝相距不足兩米的時候李子孝才想起來這個人是誰。

「梁大哥你怎麼也來了?」

「哦?原來是紫苑啊,你怎麼也在這裏?」問話的時候他才注意到一旁的李子孝,禮貌性的沖他點了點頭。

秦紫苑瞥了一眼身後面露哀傷地說道,「還不是因為這裏發生了案件……」

一說到案件梁彥輝的神情一下子又緊張了起來,「其實我也是因為這個案件才來的。」

「你也是因為這個案子才來的?」

梁彥輝點點頭隨即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你有什麼發現沒?」

秦紫苑搖著頭,「暫時還沒有什麼發現。」說話的時候她還看了一眼旁邊的李子孝還有更遠的秦曦倩。

李子孝可能不知道梁彥輝但是秦曦倩可是很熟悉,畢竟差一點就變成了他的女朋友,也不知道李子孝知道了這件事會怎麼樣。

「這一下問題可就嚴重了。」

「怎麼說?」秦紫苑不解的看着梁彥輝。

梁彥輝嘆了口氣也沒有要迴避問題的意思很大方也很無奈的說道,「上面已經知道這裏發生的事情還告訴我讓我三天內搞定。」突然梁彥輝像是想起了什麼有些興奮的問著秦紫苑,「這裏的監控你們看了嗎?」

秦紫苑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用「你覺得這種第一時間就會想到的事情我們會不查看嗎」的眼神看着他。

剛剛升起的一絲希望瞬間就被粉碎,如果只是單純的想要把案件解決梁彥輝也不會覺得為難,可偏偏還規定了時間,三天的時間可以說非常的緊迫,並且明天還有個特別重要的展會所以調查這個案件還不能宣揚。

秦紫苑也覺得很納悶,「這種事情不是應該給重案組調查的嗎?為什麼上面會讓你過來。」

聽到問話梁彥輝又嘆了口氣,「因為威爾森先生……」

「威爾森?」

「秦叔叔沒有和你提過威爾森先生嗎?」

秦紫苑搖搖頭,「沒有,你說的這個威爾森很了不起嗎?聽名字應該是外國人吧!?一個外國人還能影響到咱們國家?」

「就像你說的,這麼一個外國人還真的就能影響到咱們國家。因為有威爾森的贊助很多私營企業才能存活到現在,隨着環保意識的加重很多私有企業不得不停工想要繼續下去就要安裝環保設備,企業停工就意味着失業人數的增加。

是威爾森先生保住了這些私有企業,他出資為環保不合格的企業安裝環保設備,甚至瀕臨破產的企業他會毫不猶豫的為公司轉入大筆資金以供其運轉。

你能想像的到如果他提出不再幫助這些私有企業的後果嗎?假如他撤資那麼就會有大量的工人失去工作,沒有了工作別說養家就是生存都會成為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秦紫苑皺起了眉頭,「那這個威爾森這麼做能得到什麼好處?他就算再怎麼有錢Z國的私有企業那麼多怎麼可能照顧的過來?一定能得到Z國送給他的某些好處。」

梁彥輝搖著頭,「他沒有任何的好處,可以說他這是一個只出不進的買賣。」

「那這個威爾森一定是個傻子,他是要多閑得慌才會拿自己的錢往外送,而且還送的這麼不明不白,他就不怕某些私有企業騙他的錢?」

「是不是傻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一旦撤資不再管這些私有企業那麼會有很多人吃不上飯。」

「等等,梁大哥你一直在說這個威爾森可他跟這個案子有什麼關係?」

秦紫苑似乎是剛剛回過味來意識到梁彥輝說的東西跟這起案子一點關係都沒有。

「至於是什麼關係我也不是很清楚,威爾森先生不久前和上面通了話,如果不儘快把這個案子解決那麼他會毫不猶豫撤資並把在Z國的公司全部低價出售。」

「他在Z國還有公司?」

「哦,抱歉,是我沒有說清楚。」梁彥輝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威爾森在Z國可以說有公司也可以說沒有公司,他的公司性質類似於銀行貸款但是和銀行貸款不同的是他不收利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