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自己今天過得好嗎?

白天發生的一切,如同幻燈片一樣在腦海中閃過。

紈絝教師 “你一個臭客服,一個月掙幾個破錢,憑什麼讓爺對你客氣!”

“整天還那麼清高,裝給誰看呢!”

“我對你的解釋毫無興趣!”

“什麼狗屁理想,你的理想對我來說一文不值,我根本就不關心!”

玩家的、小劉的、經理的聲音也在腦海中響起。

突然間,沈浩淚水滿面。

他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哭,努力想控制眼淚,卻是徒勞。

從懂事起,他好像從來沒有哭過,原以爲自己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流淚,但是今天,他控制不住自己了。

成年人的崩潰,往往就是一瞬間…… 林小檸擔心地看着對面那個男孩子。

此刻,坐在她對面的那個男孩子,深深彎下腰,把頭埋在雙膝上,身體在微微抖動。

他是身體不舒服嗎?

林小檸心裏暗自想到,自己要不要問一下呢,真要是不舒服的話,也可以幫他打一下120,他的手機不是沒電了嘛。

正在猶豫中,她隱約聽到了哽咽聲。

林小檸的眼睛瞬間睜大了。

那個男孩子……

是哭了嗎?

可是,看他樣子應該也是二十多的上班族了,到底是受了什麼委屈,纔會在公衆場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呢。

哎,成年人的世界,真的那麼艱辛嗎?

過了好一會,沈浩才慢慢平靜下來,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

他知道自己失態了,感覺有點不好意思,胡亂用自己的圓領衫擦了擦臉,抹去臉上的淚水後才擡起頭來。

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看到沈浩擡起頭來,林小檸連忙低下頭去,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看到,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

“叮!鵬城大學站已經到了,請到站乘客儘快下車。”

公交車內的揚聲器突然出聲報站,車子也一個急剎,停了下來。

兩人連忙抓緊身邊的扶手。

女孩子輕巧地站起來,衝着沈浩擺了擺手,往車門口方向走去。

沈浩目送着女孩子下車,往鵬城大學西門走去,原來這個女孩子是鵬城大學的學生。

兩人還算是“鄰居”呢,因爲沈浩就住在旁邊的桂廟新村,這裏也是鵬城最大的城中村之一。

不過他在下一站才下車,距離自己住的地方更近一點。

…………

雖然已經夜裏十一點多了,但城中村依然熱鬧非凡。

鵬城夏天的夜晚,通常要到夜裏兩三點,纔會進入夢鄉。

同年七月我死去 穿過燈火通明的巷子,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這是一間四十多平的單人套間,雖然房子已經有些年頭了,雖然採光也不好,哪怕白天待在家裏時也要開着燈。

但是,這裏便宜啊,每個月只要八百塊的房租。

在鵬城這個經濟特區,已經很難找到如此便宜的出租房了。

打開弔燈,把揹包扔到客廳的小沙發上,從冰箱裏拿出一瓶冰水。

“噸噸噸……”

一口氣灌了下去,沈浩才感覺自己有了點精神。

癱坐在沙發上,懶洋洋地從裏面摸出充電器,連上手機,插在旁邊的插板上,給手機充上電。

他可是還記得,自己要給那個女孩子微信轉兩塊錢的紅包的。

做人要守信,這是沈浩的原則。

雖然只有兩塊錢,但既然說了今晚轉給人家,就必須轉。

邊休息邊時不時看一眼手機充了多少電,他這個手機是榮耀8X,性價比最高的一款千元機之一。

大屏幕,雙面玻璃加金屬中框,看起來就很高端的樣子,這也是沈浩今年購置的最貴的物件了。

過了一會,看到屏幕上顯示剩餘電量達到了10%,沈浩就伸手就去拔充電線。

他沒有注意到,剛剛拿過冰鎮礦泉水瓶的手上還滿是水珠呢。

充電插頭拔下來的瞬間,破舊不堪的電插板上閃過一道藍色的電弧。

“啪!”地一下!

沈浩感覺身體失去了知覺,僵直在那裏,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手裏的手機也掉在了沙發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猛地站了起來,心有餘悸地揉了揉剛剛被電到的手。

然後雙手在臉上、身上一通亂摸。

還好,沒少什麼“零件”,全身上下也都有知覺,應該問題不大。

剛要坐下時,就感覺眼前一晃,伴隨着“叮”地一聲,腦海中傳來一陣提示聲音。

【叮!恭喜您,激活了神豪系統】

【身爲神豪系統的宿主,您的時間就是金錢】

【當前系統等級:1級】

【每一秒鐘,獲得0.01元的現金】

【升級經驗:0/10000】

【注1:每消費1元錢,即可獲得1點經驗】

【注2:每天零時,系統會將前一天獎勵金額發放到您的銀行卡中】

【注3:系統每次升級,都將獲得一次抽獎機會,級別越高,越大概率獲得高品質獎品】

【注4:系統發放均爲稅後合法資金,可安心使用】

什麼系統?

真的是神豪系統嗎!

沈浩感覺渾身的血往頭上涌去,臉龐漲得通紅,心跳加快,手腳發麻。

身爲一個年輕人,他也經常看網文、短視頻、直播之類的,對於所謂系統並不陌生。

只是……

這樣的事情終於輪到自己了嗎?

這輩子活了二十多年了,從來沒有這麼幸運過啊!

他現在還來不及思考系統是怎麼來的,也不顧上計算這個系統每天能給自己帶來多少錢。

最急迫的事情,是如何驗證這個系統是真實的!

剛想到這個問題,腦海中再次出現提示音。

【當你想要查看系統,只需在心中默唸系統即可;想要收起系統,默唸收回即可】

沈浩不假思索地默唸一聲“系統”。

結果他的眼前立刻浮現出一個彩色大屏幕,就像科幻電影中的那樣,浮在空中,屏幕界面上顯示的就是系統等級、獎勵金額、經驗值、註釋等內容,也就是剛剛腦海中提示自己的那些東西。

沈浩試着伸手,想觸摸一下那個屏幕,結果手掌毫無障礙地穿了過去。

原來這東西只能看,不能摸啊……

沈浩稍微冷靜了下來,默唸“收回”,浮在空中的屏幕消失不見了。

原來一切都是真的!

腦子裏空空的,坐在沙發上愣了足足有好幾分鐘後,沈浩纔回過神來。

他現在才顧得上思考這個系統到底能爲自己帶來什麼。

再次默唸“系統”,看着懸浮在面前的屏幕,他認真地把每一個字看了好幾遍。

其中最關鍵的信息,就是那兩條,【每一秒鐘,獲得0.01元的現金】,【升級經驗:0/10000】。

意思就是從得到系統的那一刻起,自己每一秒鐘就能獲得一分錢了唄,不過好像也不多啊。

一分鐘六十秒,一小時六十分,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天是……多少秒來着?

他摸出手機,打開計算器,啪啪啪地計算一通後,得出一個數字,“86400”。

一天八萬多塊?!

有這麼多嗎……

好像哪裏不對,沈浩再次計算了一遍,才發現自己忘了自己計算出來的只是一天多少秒,還沒有乘以那個“0.01”呢。

那麼,每天就是864塊了。

一個月按三十天算,也才25920元,不到三萬塊,也不多啊。

雖然自己一個月才掙了四千多塊,但每月三萬塊,在鵬城這個一線大城市中,確實稱不上多。

不過系統是可以升級的,只需要一萬經驗值就可以升到2級了,升級後的獎勵金額應該會更高吧。

沈浩敏銳地注意到,自己現在考慮的應該是如何儘快升級系統,只有儘快把系統升到高級後,纔會每天拿到更多的錢。

系統每天會在零時給自己發放前一天的獎勵,他看了看時間,現在十一點半了,再有半個小時就知道會不會真的拿到錢了。

至於發到哪張卡,這個倒不是問題,因爲他只有一張卡,招商銀行的。 需要消費一萬塊,系統才能升到2級。

如果等着系統獎勵才消費的話,那豈不是要等十二天,這升級速度有點慢了。

沈浩揉着下巴,尋思自己是不是要想辦法加快這個速度呢?

拿過手機,登錄招商銀行APP,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賬戶餘額,“10420.05元”。

有整有零,工作一年來一共攢下了一萬塊出頭。

這還是他生活比較節省的情況下攢下來的。

這年頭,剛參加工作就能攢錢的人已經不多了。

不過看到餘額,沈浩纔想起一件事,連忙從錢包裏掏出一張便籤紙。

那是公交車上的那位女孩子的微信號,自己還要加她微信,給她轉賬還錢呢。

便籤紙上寫的那串數字看起來應該是手機號,沈浩熟練地點擊“添加朋友”,通過搜索手機號,查到了那女孩子的微信。

一個萌萌的小兔子頭像,微信名爲“小檸檬”。

覈對了一下便籤紙上的號碼,確認沒有搜錯,然後點擊“添加到通訊錄”。

想了一下,又在驗證信息裏寫上“你好,謝謝幫我付車費,我來還錢。”

對方是個漂亮女孩子,估計每天都有很多陌生人想加她微信吧,如果自己不備註一下,說不定人家以爲自己是想騷擾她呢,被拒絕添加好友就尷尬了。

…………

“小檸,你怎麼這麼晚纔回來,聽說你去當主播了,真的嗎?主播都是做什麼啊,每天坐在那喊老鐵666就有人給你成千上萬的刷錢嗎?”

“以後你每天都要這麼晚回來嗎?那太辛苦了吧!”

“是呀是呀,當主播有多少工資啊,值得這麼去拼。”

剛走進宿舍,林小檸的室友就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問道。

林小檸是鵬城大學大三的學生,因爲人張的漂亮,唱歌又好聽,機緣巧合下被本地一家MCN機構看中,招聘過去做了一名網絡主播。

這種機構招聘是有保底工資的,而且需要每天準時上下班,她今天是第一天去。

本來林小檸是不想去的,雖然這幾年網絡直播很流行,但大部分人對於直播還是存在偏見,認爲這個行業低俗。

不過當她應邀參觀了一下那家MCN機構的辦公場地,瞭解了一般主播的日常工作情況後,還是心動了。

當然,也是對方開的工資比較高,每天晚上六點半到十點半,只需要直播四個小時,每個月就有四千塊的保底工資呢!

另外,如果有遊客打賞你,那一部分還能和直播平臺以及公司進行分成。

運氣好的話,一個月掙幾萬塊不算太難。

這對於一個大學生來說,非常有誘惑力了。

再加上,林小檸簽約的是才藝主播類型,只需要正常唱歌聊天就可以了,不用搞那些低俗的東西。

所以,她就成了一名虎牙直播平臺的唱歌主播,今天是第一天上班。

…………

聽到室友們的問題,林小檸臉上浮現出笑容。

“挺好的啊,就坐在公司單獨的直播間內,唱唱歌說說話,一眨眼幾個小時就過去了,這工作好輕鬆啊。不過今天是我第一天直播,除了公司的運營過去給我刷了幾百塊錢的禮物外,遊客好像纔打賞幾塊錢。”

“嘖嘖,這樣就能一個月掙幾千塊?人長得漂亮就是好掙錢啊。”室友感嘆道。

“這個羨慕不來的,小檸這模樣,女孩子看了都喜歡,別說那些臭男人了。”另外一人也附和道。

別離的笙簫 林小檸無奈地說道:“好了好了,你們可能不知道,直播行業的女主播,美女太多了,我這算很普通的了。我的優勢是會唱歌,而不是長相。哎呀,我去衝個澡,熱死我了。”

說着,就去找洗漱用品和換洗衣服,進了洗手間。

過了十幾分鍾後,她一邊用毛巾擦着頭髮,一邊哼着歌走出洗手間。

“叮咚……”

放在自己書桌上的手機響了一下,是微信來消息的聲音。

林小檸伸手拿過手機,點開微信一看,是一個好友申請。

看到申請後面的備註,她的臉色浮現出笑容,又想起了今晚在公交車上發生的事情。

看來那個帥氣的男孩子還挺守信的,應該是剛到家就申請了自己的微信。

不過……

這也可能是因爲自己漂亮!

現在的人,心裏怎麼想的誰知道呢。

想着,她隨手就通過了沈浩的好友申請。

………… 神女駕到:王爺,請接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