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自己的性格本來並沒有現在這樣勇敢堅強,但或許因為代入的角色本身具有這樣的素質,所以自己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可以很容易地沉浸角色之中。

那既然這樣,系統為什麼沒有給土登尼瑪和張國東直接提供這樣的性格和經歷的代入呢?

為什麼偏偏讓他們體驗那麼多年的角色經歷?

還是說……

吳鴿突然想到了一個合理的猜測,立刻準備將這個想法說出來。

可還沒等他說出自己的猜測,DM卻打了一個響指,說道:

「好了,十分鐘已經到了,請你們調整思路,不要聊場外了,繼續進行跟劇情相關的討論。」

吳鴿張開的嘴憑空咂了咂,終是沒有說出自己的猜測。

其他人也全部噤聲,識趣地結束了討論。

此時,一股恐怖肅殺的氣氛在房間里蔓延,土登尼瑪欲言又止,只好重新開始發言……。 從萬象剛出來,蘇琦臉上的笑容頓時就消了。

她拿出手機,給薄暮年打了個電話。

她電話剛打過去,一下子就被拒接了。

蘇琦涼笑了一下,又打了一次。

這一次,薄暮年沒掛電話:「說!」

「我在萬象樓下。」

聽到她這話,薄暮年眸色一沉:「你想幹什麼?」

「沒什麼啊,就是給沈小姐送請帖。」

「蘇琦,我警告你,不要以為爺爺護着你,你就能夠肆無忌憚!」

蘇琦早就料到薄暮年會說什麼了,她半點都不在乎,握着手機笑了一聲:「沈小姐祝我和你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她笑着,頓了一下,又說道:「薄暮年,看來自作多情的人是你啊。」

說完,蘇琦直接就笑了起來。

旁邊有人經過,看到她站在那兒哈哈大笑,都被嚇到了。

薄暮年直接就將通話掛斷了,抬手將手機一扔,狠狠地錘了一下桌面。

半晌,他拿起一旁的話筒,撥了林朝陽的內線電話:「進來。」

正忙着的林朝陽聽到薄暮年這冰冷的兩個字,驚了一下,連忙放下手上的東西,抬腿走向辦公室大門前敲門。

「進來。」

「薄總?」

林朝陽推門進去,一抬頭就看到滿臉戾色的薄暮年。

他驚了驚,後背被嚇出了冷汗。

「我讓你查的事情查出來沒有?」

聽到薄暮年這話,林朝陽額頭冷汗直冒:「薄總,暫時還沒有查出來。」

不久前,薄暮年就讓他去查蘇琦手上的把柄或者是籌碼,然而查到現在,林朝陽都查不到,蘇琦手上到底有什麼,居然會讓薄老爺子這個情況下,還要壓着薄暮年去跟蘇琦結婚。

「出去!」

薄暮年氣得臉色發黑,抬手扯了一下領帶,人低着頭,滿身都是低沉的氣壓。

林朝陽哪裏敢說什麼,連忙帶上門就離開了。

晚上下班的時候,沈初把蘇琦送來的請帖遞了一份給傅言:「蘇小姐托我交給你的。」

傅言挑了一下眉,拿過請帖,翻開看了一眼:「薄暮年真是讓我妒忌。」

沈初聽到他這話,偏頭看着他:「怎麼,傅總喜歡上蘇小姐了?」

傅言聽着她這話,直接就將她抱進懷裏面:「蘇琦才回過兩個多月,他們的婚禮日期就定下來了。」

說到這裏,傅言似笑非笑地看着沈初:「我都已經回國兩年了,才定下個訂婚宴的日期。」

沈初被他哀怨的語氣逗笑了:「這可跟我沒關係。」

他嘖了一聲:「但我怎麼聽着,寶貝好像在幸災樂禍?」

沈初連忙正了正臉色,收了幾分笑意:「我沒有啊,你聽錯了。」

她說着,想躲開他的懷抱,可是身後就是沙發,前面是他,沈初根本就躲不開。

「嗯?」

他哼了一聲,低頭抵着她的額頭:「你覺得我信嗎?」

沈初呼吸有些急促:「你不信,我也沒辦法啊。」

她聳著肩,眉眼間都是笑意。

傅言看着她,眼底的笑意也是越發的深,下一秒,他抬着她的下巴,低頭就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

沈初哼了一聲,微張的唇給了他機會,他輕易就攻城掠地,手上的請帖掉在地上,然而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有心思去管那張不重要的請帖了。

。 林笑也開口道:「就是,沒了武器等於被拔了牙的老虎,換成是我,我肯定不答應。」

陳凌咧嘴一笑,淡淡道:「沒事,他們一定會答應的。」

廢話,威廉讓他們配合貝爾,這些人敢不答應嗎?

以威廉的話意,這些人來到貝爾這裏,就是為了買武器,然後藉此與各大勢力交手,拿下老毒物。

不過,威廉的如意算盤打得再好,都註定落空了,用不了多久,這支死神小隊不但會全軍覆沒,就連老毒物也會成為自己的囊中之物。

為了幫張威拿到完整的情報,陳凌怎麼可能放過老毒物?

他冷冷一笑,眼底射出一道寒芒。

演了這麼久的戲,也差不多收網了。

聽到這話,龍戰也不再廢話,點點頭道:「是。」

他雖然不清楚陳凌為何如此篤定,但是對方的判斷從來不會出錯,反正,照做就是。

不說別的,巴卡小鎮導彈的爆炸事件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

當時,地獄火突擊隊所有人都不知道陳凌為何繞了一個大圈子,讓他們急速撤退。

後面事實證明,如果不是陳凌提前預判,所有人都早已化為了灰燼。

總之,聽隊長的准沒錯。

蹬蹬。

龍戰深呼吸,不再多想,加快腳步,朝着外面走去。

果然,龍戰才出去沒多久,就回來了。

他的身後還跟着50個沒有攜帶任何武器的傢伙。

這些人身上的氣息很強悍,都是精銳中的精銳,與巴卡小鎮那些死神小隊的人不遑多讓。

畢竟,這些人都是威廉通過萬里挑一,精挑細選,竭盡全力培養出來的,要是太弱也對不得他的心血。

唰。

陳凌掃了這些人一眼,目光直接落在了最前面那個傢伙的身上,冷冷一笑。

這些傢伙看起來確實有幾分實力,帶隊那個看起來更是一個難啃的骨頭。

不過,有武器的時候,你們都不是地獄火突擊隊的對手,更何況現在赤手空拳?

陳凌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內心已經殺意洶湧。

走在前面的正是伊克斯。

在這些人當中,他看起來確實出彩,身高差不多二米,渾身都是肌肉,眼角有一道傷疤,看上去非常猙獰,身上的殺氣比所有人都強悍,不知殺了多少人才做到的。

伊克斯也算是閱人無數,但是沒有察覺任何的異常,看了站在前面的陳凌一眼,愣了一些,滿臉不可思議道:「你就是老虎貝爾?」

說這話的時候,伊克斯一臉懵逼。

特么,老虎貝爾是東方人?這不可能吧!

他雖然沒有親眼見過貝爾,但是聽過了太多關於對方的傳說。

傳說中,對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金城人,也有人說對方是某個強國安排過來的人,但是唯獨沒有聽說對方是東方人。

況且,威廉將軍一向與東方人不對盤,怎麼可能找東方人做買賣?

貝爾越想越疑惑,目不轉睛地盯着陳凌,等著對方的解釋。

陳凌看着他,慢慢露出一個笑容,冷笑道:「貝爾?不,伊克斯,你找錯人了,……這裏沒有貝爾,只有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凌,威廉將軍訓練你們的時候,應該告訴過你們,你們目標就是幹掉我。」

剛才威廉打電話到歐文的衛星電話的時候,就透露了帶隊過來的人是伊克斯,因此,不用對方做自我介紹,陳凌就知道對方的名字。

隨着陳凌的話,伊克斯感覺到了一股寒氣冒了出來,他死死盯着陳凌,身形都蹦緊了。

沒錯,威廉老大在部隊組建死神突擊隊的時候,就告訴過他們,還不斷地強調,炎國有一支恐怖的特殊部隊,實力非常可怕,比世界上任何部隊都要強悍,幾十人可以幹掉幾千人的叛軍那種,用以一殺百來形容都不為過。

這話太誇張了,他們一個字都不信,認為不存在這樣的部隊。

結果,威廉老大二話不說,當着所有人的面,將對方作戰的畫面播放出來。

看完視頻以後,伊克斯才知道威廉老大沒有說話,對方的實力非常強悍。

因為在視頻的畫面里,這些人真的如同殺神,速度非常快,身形閃現如鬼魅一般,槍法更是出神入化,無論什麼角度,都能彈無虛發,幾千人的叛軍在對方面前毫無反抗之力,最可怕的是,裏面一個傢伙還憑藉槍械,幹掉了急速飛行的無人機……

結果,現在這個傢伙告訴自己,對方就是自己的目標?

見鬼了嗎?

對方怎麼會在這裏?

伊克斯吞了吞口水,一臉無法置信。

要知道,剛才威廉老大還與貝爾通話,說沒問題,自己才帶隊過來的。

不過,貝爾絕對不是東方人,對方還親口承認自己的身份,估計八九不離十了。

心底閃過這些念頭之後,伊克斯心底猛然閃過一道殺意,開始蓄力,準備發起偷襲。

要是有槍械在,他絕對第一時間扣動了扳機。

但是,沒辦法,就在剛才,為了完成交易,他與手下的人配合對方將武器交了出去。

所以,現在伊克斯只能藉助格鬥術,進行偷襲,爭取做到一擊必中。

陳凌不理會伊克斯的小動作,一步步地走過來,語氣冰冷道:「你現在是不是想要控制我?然後從這裏逃出去。」

話音剛落。

轟的一聲。

伊克斯的右腳使勁蹬了一下地面,整個人瞬間如同炮彈一樣朝着陳凌撲過來。

「知道還往前走,這就是你自己找死。」

伊克斯站定身形后,怒吼一聲,掄起鐵柱一般的右臂,直接朝着陳凌狠狠砸了過來。

呵呵,跟老子玩格鬥,活得不耐煩了!

陳凌的眼睛眯起來,冷冷一笑,下一刻,身形一個前沖,右手閃爍了一下,穩穩地抓住伊克斯的手臂,跟着,幾個手指跳動了一下,就狠狠將對方手臂的肌肉扣住。

突然之間,陳凌的手指猛然發力,往外一拉。

「啊……」

下一刻,伊克斯臉色煞白如雪,發出一道撕心裂肺的慘嚎聲。

7017k 不過秦丞可沒想這麼多,他只說:

「當然,我也不會騙你,如果你想的話,一會兒吃晚飯我倒是可以露一手,想嘗嘗嗎?」

「都可以。」她笑,即使他沒看見,她也下意識敷衍。

好在秦丞卻並不介意,只當她是舟車勞頓累了。

大致收拾了一下葉思黎的卧室,他便對她說:

「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車上給你拿止痛針過來,然後等你睡一會兒起來,就能吃到我做的菜,怎麼樣?」

「好。」她說著,偽裝出一副乖巧的模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