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自己註冊的就是自己的,這完全沒毛病呢!

……

同一時間,林揚也是笑了起來:「這是擺明了不要臉了啊,何必呢?」

「林揚,我並未提你的名字,要不我把齊如的電話給你,然後……」

李浮生話還未說完林揚就直接打斷了:「沒必要了,一首歌而已,既然她齊如拒絕了那就算了吧,就這樣,浮生,回頭我請你吃飯,我們一起聚聚。」

「哦,沒問題。」

李浮生也是說道。

「林揚就這麼輕飄飄的認了?」

李浮生突然有些暈:「莫非真的是來碰瓷的?」

想到這李浮生則是搖頭笑了起來,林揚又不缺歌,這怎麼可能呢! 對於齊如死不承認這事林揚從內心來說是比較理解的!

反正又沒有絲毫證據證明《藍雨》這首歌是林振玲所創作的。

這個時候齊如恐怕覺得自己要承認才傻逼呢,更何況齊如的專輯主打歌《藍雨》已經發布了,這個時候她當然為了影響也不會承認。

雖然林揚有所預料,但還是有些失望,本來以為真的是一位才女,結果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死不要臉的傢伙啊。

「哥,咋樣?」

林婉喻看著林揚掛斷電話了忙問道。

林學廣、林振玲這對父女也是望著林揚!

民國穿越來的愛豆 璀璨王牌 「不怎麼樣,和我剛剛說的一樣,齊如否認了。」

林揚一攤手無奈的說道:「就是這麼不要臉!」

「她怎麼能這樣呢,她怎麼能這樣呢?」

林振玲本來還抱著一點奢想,結果現在則是徹底的心中的偶像情懷徹底崩塌了!

如果說一開始林振玲還在心裡想著或許是齊如聯繫不上自己的話,現在則是啥都不需要考慮了。

齊如壓根就沒有在意過自己這麼一個小小的腦殘粉,這才是最悲哀的!

偶像在自己的心中徹底崩塌了!

這種感覺就像本來喜歡的一個演員,結果他突然出軌了,**了,約炮了、吸毒了……

這麼比喻或許有些不恰當,但是就是一個意思。

林振玲突然有些失落,這個年紀的女孩正是處於三觀需要塑造階段,尤其是林振玲本身學的還是音樂,這麼一來對她的打擊就太大了,本來林振玲對娛樂圈即有憧憬又擔心,現在則是恐懼了!

尤其是林振玲還想起來林揚在歌壇遭受的牢獄之災就更有些消極了,現在的林振玲突然感覺到前途渺茫了起來,本來性子就有些肉的林振玲突然打起了退堂鼓。

「爸,揚揚,我想了想覺得我恐怕不適合混歌壇,我以後學音樂就當一個老師就好了。」

林振玲想了想抬頭說道。

林學廣不在意的說道:「玲玲,你只要自己想乾的那麼都好,爸支持你。」

「玲玲,我只問一下,你真的想當老師還是因為這件事受到的打擊所以不想去當歌手了呢?」

林揚望著林振玲認真的問道。

「我……」

林振玲望著林揚低下了頭說不出來話來。

「若是能夠普普通通就能夠實現夢想的話那麼夢想也太廉價了吧。」

林揚這時認真的說道:「當初我因為別人陷害結果坐了三年的冤枉牢,可是我在監獄里依舊沒有放棄唱歌,我從來不會去想若是我不唱歌就不會坐牢的假想,因為我知道以我的人品或許不唱歌干其它也會被陷害了,但是人從哪裡跌倒就應該從哪裡爬起來,所以我出來之後依次把陷害我的人逐漸的送進了監獄,我繼續唱歌,而且我要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唱到巔峰。」

這翻話讓林振玲思考了起來,而林揚的聲音則是有了三分嚴厲:「你不過就是一首歌被人給搶了罷了,這算什麼事?就能夠打擊的你懷疑人生了?如果真的這樣哪么我建議你也別上大學了,也別學音樂了,你直接就在咱們縣城裡待著,安安靜靜的在家吧,這樣出了事有你爸看著你也不會將來一個人哭鼻子。」

林揚這翻話說的有些狠,說的林振玲雙眼都有些通紅。

「哥,你……」

林婉喻剛想說什麼卻是被林學廣給制止住了。

自己閨女啥性格林學廣自然是清楚的,從小就是性格有些內向,說不好聽點就是太肉,平常被人欺負了也是偷偷的哭,這樣的性格林學廣當然擔心的不行,否則也不會說希望林揚在燕京可以照料著一二了。

如今林揚這翻話雖然嚴厲但是也是林學廣想說的,自己的閨女哪怕喜歡什麼他都會支持,可是若是因為害怕所以才不想學那麼林學廣也會覺得這不是年輕人應該乾的事。

年輕,應該無所畏懼,失敗了有啥?大不了從頭再來!

而且在林學廣看來這一次小挫折對於自己女兒來說也是好事!

被林揚這一翻呵斥之後林振玲也是想了很多事,從小到大自己好像一直都是這樣,遇到一件事,怕了就要麼躲的遠遠的,要麼就是像鴕鳥一樣低下頭不去想不去問。

就像林揚說的難道自己以後一直這樣遇見事就躲藏不成?

難道真的回老家當一個乖寶寶不成?

不!

這時林振玲則是彷彿被林揚的雞血給打動了一般,但緊接著卻是臉垮掉了:「林揚,我會繼續的唱歌,可是這件事也只能吃啞巴虧了,以後我寫的歌不管有用沒用我都會註冊版權,下次我不會再這麼傻了。」

「呵呵,這就對了,既然喜歡當歌手,喜歡唱歌,那就勇敢的去追求,任何困難都算不了什麼。」

林揚臉上露出了笑容:「我們內地的盲人歌手譚明明從小就是雙目失明,但他為了音樂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困難,如今功成名就,你這才哪到哪啊就受打擊的不想學音樂了,我看你就是被我小爺給嬌生慣養的猶如是溫室里的花朵。」

「林揚,你別說我。」

林振玲也是恢復了過來有些反駁說道:「你當初可還不如我呢!論嬌生慣養你是咱們老林家第一人。」

「哈哈,玲玲這說的對,我哥哪真的是老林家的大王啊。」

林婉喻也是哈哈笑了起來。

林學廣也是笑了起來:「這點倒是,別說其它的,最起碼在老林家,林揚真的是大王了。」

中午的時候林父和林母也是回來了,兩人顯然很意外林學廣和林振玲都來了。

吃飯的時候說起這個事林父和林母也是義憤填膺。

「混歌壇的大部分都沒有好人,當初揚揚被坑的多麼慘?」

林母怒氣沖沖的說道。

寵妻無度 「不單歌壇,娛樂圈都是如此,當初咱揚揚出事被所有的人炮轟我現在都忘記不了。」

林父也是嘆息了一聲說道:「玲玲,我覺得吧你實在不行還是當個老師吧。」

「呵呵,哥,以前我或許會當一個老師。」

林振玲這時嘻嘻一笑:「不過我現在已經被林揚說通了,我既然喜歡唱歌哪我就要堅持下去,這點事不算什麼。」

「好,玲玲有這個心態是非常好的,強者心態,任何事情都打不倒,壓不跨。」

林振江笑了起來:「來,讓我們一起慶祝一下玲玲的蛻變。」

說笑間林揚說道:「明天就開學了,要不就讓玲玲在這吧,小爺,你自己回去吧,我們明天先去趟成都,然後再返回燕京。」

「去成都!」

林學廣一楞:「揚揚,你去成都幹嘛?」

「是啊,哥,怎麼好好的想著要去成都了?」

林婉喻也是有些微楞,反倒是張燕若有所思。

「呵呵,你不會以為她齊如搶了玲玲的歌就這麼算完了吧。」

林揚開玩笑說道:「你不是說讓我給她好看嗎?」

「啊?哥,你有辦法?」

林婉喻雙眼露出小星星:「啥辦法?」

林振玲也是精神一振,這事雖然說她認命了,但心裡或多或少還是相當不爽的。

因此若是能夠出口氣哪真是再好不過了。

看著都望了過來,林揚也笑道:「非常簡單粗暴,我們直接去成都砸場子!」

「啥?砸場子?」

眾人都是有些暈。

就連林父也是說道:「揚揚,你可別胡來啊,很多事千萬別用暴力解決。」

林振玲也嚇了一跳:「林揚,我算了,我不出氣了,你別再動手了。」

林母都是有些想哭了:「揚揚,咱不打人了好嗎?你不是已經改了嗎?怎麼又打人了呢?」

「我什麼時候說動手打人了?」

林揚有些哭笑不得:「爸,媽,你們誤會我說的話了,我說的砸場子不是動手啊,我只動口。」

說著林揚簡單的解釋了一翻,這時林父也是恍然:「這個倒可以,既然她為了新專輯造勢,那麼我們直接去砸場子,用好歌把她給碾壓了,然後再甩出來她抄襲新聞很多人也不會說我們蹭他的熱度了。」

「你閉嘴吧。」

林母則是說道:「是揚揚去砸場子,別說的好像你能砸場子似的,讓你幫忙一起跳廣場舞你都不幫。」

林父這時老臉一紅:「你們都是中年婦女跳的,我一大老爺們去唱啥啊。」

「老劉頭不也跳了?還有老趙頭?老郭頭?就你高雅是不?」

林母彷彿怨氣爆發一般。

得,兩人這一吵瞬間歪樓了!

好在林婉喻最後扯了回來:「爸,媽,咱說玲玲出氣的事,你們兩人吵架回頭回自己房間慢慢吵。」

一句話說的林母林父尷尬一笑:「對,說玲玲的事!」

事情基本上非常愉快的決定了,林學廣這當爹的也是心很大:「揚揚,這事你看著辦就行,哈哈,正好有你看著怎麼做都可以,我也能省點心。」

於是當天下午林揚就買了前往成都的三張動車票,畢竟從鄲市到成都可不近,而且也只有一次高鐵,所以就買了明天的。

第二天,林揚、林婉喻、林振玲三人上了高鐵,三人轟轟烈烈的準備去砸場子去了。 「哥,我們就這麼殺過去嗎?」

坐在動車上林婉喻倒是有些激動,打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說的林婉喻自然是有著大俠的情節,她覺得自己三人不是去砸場子,而是去行俠仗義去了,因此總感覺缺點什麼。

「哦?你還想咋樣?」

林揚笑呵呵的說道:「昨天晚上的幾首歌你們都已經學會了,這幾首歌足可以了。」

「可是哥這也太簡單了吧。」

林婉喻這個時候說道:「這齊如畢竟是民謠圈的才女,雖然很多人並沒有聽說過她,但是她在南方民謠圈可是相當名氣大,我們去砸場子總得準備一下吧。」

「哦?準備什麼呢?」

林揚笑著問了起來。

「咱們得拿著吉它吧,而且還得好好的著裝一下吧,怎麼也得有點要砸場子的范吧。」

林婉喻想了想說道:「不能掉面啊!」

「你是不是武俠小說看多了呢?我們就是去替玲玲出氣去了,你難道讓我發條微.博然後告訴齊如我要砸你場子去了嗎?」

林揚哭笑不得的說道:「恐怕我要真的這麼做了吧那就該被人炮轟是欺負後輩了。」

「欺負後輩?」

林婉喻和林振玲兩人有些懵懂。

「是啊,你看,我比這齊如出道是不是稍早一些?而我是不是比齊如的名氣要大一些?」

林揚呵呵一笑:「你說若是我滿世界的告訴所有人我要出去砸場子了,那麼恐怕齊如巴不得配合我呢,贏了我她可以揚名,若是輸了她的勢也造了起來,恐怕對她的專輯宣傳也是相當有利,所以你們懂了不?」

林婉喻和林振玲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異口同聲的表聲:「不懂!」

「好吧,懂不懂另說了!」

林揚微微擺手:「到時候玲玲只需要唱歌就行了!」

「哪哥我呢?」

林婉喻有些躍躍欲試:「我能不能也上台唱歌呢?」

「你就算了,你學的歌是用來直播唱的,民謠你暫時不需要接觸,因此這一次我們的主角是玲玲。」

誘色 林揚望著妹妹說道:「不過也許有一天你可以和玲玲兩人組一個樂隊。」

長達11個小時的車程也是讓三人有些疲憊,好在年輕人精神比較旺盛,到達成都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了,之前林揚聽張燕說這次『齊如的專輯鑒賞會』是從9月18號到9月20號為期三天。

也恰恰如此,林揚選擇17號晚上到達了成都,由於他並不了解成都,或者說林揚是第一次來成都,另一個時空林揚也並未涉獵這邊,也恰恰如此林揚是提前給李浮生打了個電話。

由李浮生負責在齊如的酒吧附近的賓館開了兩間房,林揚也是朝著林婉喻和林振玲說道:「你們休息一下,如果餓了就隨便點外賣就行,我出去和李浮生一塊聊聊。」

「哥,你要是去酒吧帶著我啊,我不累。」

林婉喻忙說道。

「不去酒吧,我就去旁邊的茶室,你湊什麼熱鬧呢,聽話,早點睡,明天放心一定帶你玩。」

林揚笑呵呵的說道:「你們兩人如果真的睡不著就在房間里練練我教你們的歌,雖然現在或許是用不上,以後也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可以用上了。」

林婉喻吐著舌頭說道:「知道了,哥。」

林振玲也說道:「我再練練那兩首歌。」

「恩,別有太大壓力,我們要虐她三天呢,呵呵。」

盲眼睿心 林揚輕描淡寫的說道。

十分鐘后,茶樓里李浮生也是有些錯愕:「林揚,你真的要踢場子啊!」

「是的,我都來了你覺得我不是來踢場子是幹嘛呢?」

林揚一攤手說道。

「這又是何必呢?」

李浮生有些苦笑道:「齊如我承認這次做的事情有點過分,不過那是因為她不知道是你,若是知道是你……」

「若是知道是我恐怕她也不見得會承認,相反有可能會倒打一耙吧。」

林揚有些嘲諷的笑道。

「怎麼會?齊如其實人挺不錯的。」

李浮生認為林揚是對齊如的誤會太深,因此他解釋道:「齊如也是民謠圈裡比較低調的歌手了,一直走的是獨立音樂人的道路,不炒作,不接商演,所以這件事真的只是誤會……「

聽著李浮生的話林揚倒也是有些好笑,別的不說,李浮生這人倒是挺不錯的,還會處處的替齊如進行解釋一二。

所以待得李浮生說完之後林揚搖頭說道:「但是這並不代表著齊如不喜歡名,不喜歡利,若她真的是只想唱歌,只喜歡音樂就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了,而且在事主找上來卻是霸氣的否認了,這是我來了,但若是普通人呢?能怎麼做?浮生,你敢和我打賭嗎?若是明天晚上當林振玲提起這事的時候齊如肯定會倒打一耙!」

「這……」

若是以往李浮生或許還會覺得這怎麼可能,但是前天齊如那樣的態度讓他也是不敢說什麼了,而且在李浮生看來若是創作不出來歌曲或者說創作出來歌曲並不好聽這都不丟人。

真正丟人的卻是抄襲剽竊別人的作品!

這哪能算是歌手所為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