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至少,他們其他各種限制沒有了,就服務林楠一人。

「主人……」凰大仙開口,最後還想說點什麼。

不過這話一出,林楠臉上就一陣不自然。

這種稱呼,太特么的彆扭了。

換成一個美女,或許還能讓人聯想不少。

但一個老男人,實在是受不住。

「打住,大師別這麼叫我,你也知道當時的情況,我是被迫的,咱們都是現代人,可沒有那麼多的規矩。」林楠連忙開口。

「繼續叫我林楠就行,其他咱還和以前一樣就行,我也不會對你們有任何限制。」

凰大仙連忙道謝,不過卻始終堅持。

這個奴僕印記,林楠或許感覺不到什麼,但他,乃至整個凰氏一族都能感覺到。

那是來自心底最深處的印記,哪怕是林楠不在意,但他們逃不掉。

主人就是主人,哪怕是林楠死了,這種主僕印記也會傳遞下去,傳遞到林楠後輩之人。

除非有朝一日,林楠這一脈死絕了,再或者是林楠有實力,找到解除之法,才能讓他們凰氏一族真正自由。

「主人,這規矩不可廢,哪怕是你不當回事,但我族必須遵從!」凰大仙恭敬回道。

同時,他也告訴林楠他的名字。

凰炳!

一番討論后,林楠無奈,凰大仙很堅持,不讓林楠喊他大師,喊凰炳即可。

而他,要喊林楠林先生。

至於林楠,他不同意。

無奈,林楠也就只好按照他的要求來了。

再沒有細聊,讓凰大仙回去,林楠也悄然返回,離多遠就能看到屋裡的燈光,還有爹娘說話的聲音,顯然在等待著了林楠歸來。

他這幅模樣,可不敢被爹娘看到,趁著二人不注意,直接從後面怕到房頂,然後躡手躡腳的回到房間。

等爹娘二人反應過來,聽到屋裡的動靜后,林楠已然正在房間內洗澡。

不多時,林楠換了一聲衣服,顯得渾身上下格外的有精神。

林母是一變責怪著兒子,一邊不斷的給林楠夾菜。

按照她的話來說,幾天不見人影,這人都瘦了,也不知道幹啥去了。

聽到這些話,林楠笑而不語,埋頭大吃。

幾天的時間,林楠也確實是餓了!

哪怕是爹娘的嘮叨,這個時候其實對林楠而言都是幸福…………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早早的出現在辦公小樓。

半夜的時候爹娘還在嘮叨,周穎秦嵐乃至楊胖子楊瑾他們都找過林楠,好像是公司出了什麼問題。

而今咋一看到林楠出現,楊瑾楊胖子頓時都圍了上來。

「你還活著呢,再不出現咱們可就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楊胖子無奈的說道。

這兩日,他們沒少找林楠。

公司出事了!

「好好說,怎麼回事?」 頑皮千金:帝少,晚上好! 林楠開口問道。

「還是我來說吧,這次我們遇到大財閥找麻煩,不惜金錢的死命對憨咱們!」楊瑾沉聲說道,臉色凝重。

而後,直接將林楠消失這四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發生的太快了,快到他們都來不及反應。

而且那些人出手,毫無顧忌。

就是一個字,買!

簡單粗暴!

但卻最為好用!

到目前為止,省城五家旗艦店全部關門,十家餐廳全部關門。

縣城五家旗艦店關了四家!

周圍鄉鎮十幾家也關了十家,只剩下兩家了!

甚至就連大本營的雙流鄉這邊,對方都動了手腳,硬是把原本的旗艦店所在的位置買了下來,然後將旗艦店給趕了出去。

至於賠償,他們根本不在乎。

不差錢,就是給你添堵,給你找麻煩!

眼下,縣城那邊,留下的一家店鋪還是吳俊凱和店鋪的主人交情還行,而且為人也不錯,第一時間把這件事告訴了吳俊凱。

再然後吳俊凱索性直接拿錢買斷,將產權買了下來才算是穩住。

鄉鎮這邊,不少原本的旗艦店索性直接在大街上開賣了。

楊瑾等不到林楠,只能自己想辦法,直接購買了幾處店鋪,徹底斷了那些人金錢作祟的念頭。

當聽聞這些,林楠頓時臉色有些難看,連楊瑾他們都這般著急,可想而知省城那邊的情況了。

「不管是誰,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林楠寒聲。

「先維持正常運營,一些店鋪直接徹底買斷,我現在趕去省城看看!」

來不及多說什麼,剩下的事情全權交給楊瑾來辦。

那些人哪怕是能買,又能買多少?

要算賬林楠稍後會找他們,眼下還是先穩住再說。

購買一些店鋪,也就相當於增加是一些固定資產,以賬上的資金,這點沒問題。

開著車,林楠直奔省城而去。

按照楊瑾介紹的,省城那邊已然接連關門三天了,情況及其嚴重,只不過周穎一直沒給自己提及而已。

「傻丫頭,幹嘛不提前告訴我?」林楠自語,有些心疼的埋怨了一聲。

她和秦嵐在省城獨抗這件事,不用想也知道壓力多大。

「到底是誰要這個時候找麻煩?」林楠自語。

到目前為止,楊瑾還沒有查到頭緒,對方很神秘,都是一些手下人辦事,正主根本不露頭,只是聽說是一個大金主。

林楠皺眉,一時半會想不通! 省城,秦嵐小別墅內。

此刻聚集了五六人,趙小娜也赫然身在其中。

他們都在等待著林楠的到來。

省城之事,甚至比林楠想象的還要嚴重。

十家餐廳,全部關閉不說,甚至現在還直接開了起來。

當然,名字肯定不是這個,而是換了一個,但裡面的蔬菜瓜果什麼的,赫然全部是世界上最頂級的那種。

就連一些肉類產品,也都是購買的最好的,聽說是空運而來。

而且店裡上到經理,下到刷碗的大媽等等,他們全部拉攏。

繼續幹下去,工資漲幅百分之二十!

以國外最高質量的蔬菜瓜果做菜,以最好品質的肉類烹飪,味道自然不差。

即便是沒有仙府餐廳原本的好,但沖著那些品牌,依然有大量的客戶買單。

尤其是它的價格,絲毫不比之前的仙府餐廳高。

以全世界最頂級的原材料做菜,價格更低?

什麼道理?

完全沒道理!

所有人都看的清楚,就是賠錢的買賣,就是擠兌仙府餐廳,給他們添堵!

原本十家餐廳,直接有七個店的經理選擇加入那邊,畢竟人家開出的待遇更好。

剩下的三位經理,外加一個趙婷,都在這裡了。

當林楠趕到后,看到一個個的臉色,頓時瞭然於胸了。

周穎和秦嵐二人明顯憔悴了一圈。

「林楠!」

看到林楠出現,周穎真想直接投入懷中,這幾日心好累好累。

林楠溺愛的輕撫秀髮,小臉黃黃的,這幾日可想而知了。

「我都知道了,剩下的我來解決!」林楠輕聲開口,帶著一絲歉意。

周穎乖巧的點點頭,秦嵐則是將自己調查的東西遞了過來。

她動用一些特殊的關係,查到了一些背後之人的資料,雖然不是百分百肯定,但估計差距不大。

「華鼎集團?」林楠掃了一番,眉頭微皺,隨即搖頭。

這個名字他沒有聽過,甚至連其中的一些主要老闆之類的林楠也沒有聽過,更沒有打過交代。

他招惹的,有這個財力的也就省城這幾家,外加燕京王家、東海市那一家。

但應該都不會如此明目張胆!

「你也不知道他們?」秦嵐皺眉。

原本她一直以為是林楠招惹的對方。

「這件事你們不用管,我來查好了。」林楠沉吟少卿開口說道。

與其他們這般無用的猜測,找其他人自然是最好的。

這個華鼎集團,總部在燕京,並不在省城這邊,自然是陳聽雨最清楚!

撥通電話,林楠直接挑明了自己的目的,不過讓林楠意外的是陳聽雨竟然已然知道了,並道出了幕後主使者。

隱門!

這個華鼎集團,正是隱門暗中控制與扶植的大財閥。

他們這般做的目的很顯然,要報仇!

直接對林楠動手,有國安局看護著,他們不想撕破臉,故而指使這些商業手段來對付林楠。

即便是對付不了,但也要給林楠添堵,不讓林楠好過。

「你幫我警告他們,再亂來,別怪我不客氣!」林楠直接寒聲,毫不客氣。

泥人還有三分火。

以前林楠有些畏懼隱門的實力,但眼下他還真有這個資本了!

一位大修士的僕人,真惹急了,乾死他們!

更何況,作為它們的在外代言人,豈能沒點依仗。

再不濟,買點大殺器也能解決他們。

在大墓小世界內,各種危險的情景都遇到了,還在乎這點?

哪怕是這次把積攢的四百多萬靈氣值消耗的只剩一些零頭,但只要願意,還是能夠搞到不少的。

而今的鳳凰山都屬於自己了,還愁沒有靈氣值?

電話那頭,陳聽雨罕見的微楞了。

不僅是他,此刻他身邊幾位正在議事的高手們也都愣住了。

在場之人,都是國安局真正的高手,起碼也是中品修士,甚至大修士都有兩位,耳力自然都不差。

可能這句話,太赤裸裸霸氣了。

…………

「這小子,有膽子和底氣威脅隱門?」陳聽雨掛了,他身邊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者開口忍不住問了一句。

隱門,即便是他們也不敢輕易對付。

不是怕,而是不想在這上面消耗力量。

那可是有大修士坐鎮的強大實力,而且還不止一位!

「這小子,是不是該讓他低調點?」其他人也有人開口,覺得林楠太高調一些了。

畢竟,林楠實力還低,除了有點靈丹,有點神秘外,真不怎麼樣。

而且靈丹這點還會給他帶來額外的危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