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至少,唐三隻看到衛寒一個人有這樣的本事。

此時,唐三才明白為何這麼多年,作為唐門叛徒,衛寒居然能一直不死,那都是因為他本身的暗器功夫造詣已經到了「神魔莫測」的地步了。

在衛寒出手的瞬間,唐三不由得為唐聖風擔心起來了。

就在衛寒出手的一瞬間,唐聖風也動了。

唐聖風不是八臂無常,所以他沒有施展八種暗器,他依然是用飛蝗石迎敵。(註:飛蝗石,也稱墨玉飛蝗石、飛石,實際上就是鵝卵石。)

只不過,這一次唐聖風所用的飛蝗石卻不是從地上弄來的,而是從他的身上掏出來的,這些飛蝗石大小、顏色各異,最小的不過小鋼珠大小,而最大的也不過比拇指稍大一點,但是數量卻十分驚人。出手的剎那間,秦朗幾乎沒看清楚唐聖風的動作,就只聽見漫天的石頭破空之聲。

唐聖風的石頭沒有碰撞出絢麗的火花,但是無數石頭破空的聲音卻彼此交匯在一起,形成了一種奇異的「音樂」,這種音樂不是任何的曲目,好像是來自天地自然的聲音。只聽見這些聲音,秦朗便覺得唐聖風射出的這些小石頭似乎「活」了過來,擁有了生命一般。

聽見這些聲音,秦朗的腦子當中出現了一幕畫面:他似乎看到了漫天的蝗蟲席捲夜空!

飛蝗石!如同漫天飛舞的蝗蟲。

此時,秦朗終於感覺到了什麼是真正的飛蝗石。

飛蝗石,其本質就是普通的鵝卵石,但是在暗器高手的手中,它卻被賦予了靈姓,甚至可以像飛舞的蝗蟲一樣靈活,所以才被江湖人士稱為飛蝗石。

所以說,在不懂暗器的人手中,鵝卵石就只是鵝卵石,而到了懂暗器的人手中,鵝卵石就變成了飛蝗石。而在唐聖風這樣的暗器行家手中,飛蝗石就變成了真正的「飛蝗」,如同蝗蟲大軍一樣席捲夜空!

砰!砰!砰!砰!砰!

無數清脆的爆炸聲在兩人四周響了起來,頃刻間不知道有多少暗器在空中對撞、爆開。

作為旁觀者,秦朗都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因為這兩人的暗器手段簡直都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爆炸聲中,兩人都在不斷地快速移動身形,手腳都在不斷地忙碌著,似乎仍然在不斷地釋放出各種暗器。

砰!砰!

偶爾有幾樣暗器在碰撞中亂了方向,激射在秦朗旁邊的圍牆上,那些暗器一下子就洞穿了牆壁,其威力簡直媲美子彈,甚至比子彈都還要恐怖!

兩人交手,不過剎那的時間,但是這一剎那實在太精彩了,精彩到秦朗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儘管算不上暗器行家,但是不知道為何,秦朗幾乎可以肯定今天晚上取勝的必然是唐聖風,因為在秦朗看來,衛寒的暗器功夫雖然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但是唐聖風卻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境界,似乎更高明一籌。

果不其然,片刻之後,漫天的花火消失了。

暗器破空的聲音也消失了。

暗器高手的較量,自然是兇險異常,幾乎是一招分勝負。

當漫天花火消失的瞬間,衛寒整個人立即抽身飛退。

秦朗不知道此人是否受傷,但衛寒的狡詐、殘忍卻終於顯現出來了——就在他退走的時候,竟然朝著秦朗和唐三所在的地步飛撲而來。

這廝擺明困獸猶鬥,想要將秦朗擊殺!

嗖!嗖!嗖!嗖!嗖!

唐三的反應速度也不慢,沖著衛寒就是幾把飛刀射了過去,衛寒一聲獰笑,雙手一圈,竟然將這些飛刀輕鬆攬入手中,並且準備反手將這些飛刀射向唐三和秦朗。

但就在衛寒收了唐三飛刀的剎那,秦朗射出的一件暗器也飛到了衛寒面前。

秦朗只射出了一樣暗器,但是奇快、奇准!

這也是一種唐門暗器手法——孤星趕月!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一點金光直射向衛寒面龐。

秦朗用的暗器手法,只是唐門入門級的「孤星趕月」,不過在暗器方面,秦朗還是有那麼一點天賦的,這一手孤星趕月雖然只能發出一件暗器,但卻勝在速度極快。要對付衛寒這種暗器行家,什麼精妙暗器手法都沒什麼用處,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攻其不備。

但衛寒就是衛寒,無論功夫境界還是暗器方面的造詣都被秦朗高明太多,怎麼可能被秦朗偷襲成功,儘管跟唐聖風交手敗北,但衛寒並未受到重創,所以他依然可以做到進退遊刃有餘。哪怕是敗走,他也要幹掉秦朗、完成任務。至於唐三,這小子是唐門中人,當然也是衛寒必殺的目標。

衛寒只需要一伸手,就可以將秦朗射來的暗器抓入手中,八臂無常可不止是能夠放暗器,當然也能接暗器。

因為有護體真氣,衛寒這樣的高手都能赤手空拳抓住暗器,而不用像武玄境界之下的武者,釋放暗器、接暗器都需要戴特質的皮手套,以免被暗器劃破手掌而中毒。

暗器造詣到了衛寒這樣的境界,完全可以做到聽風辨形,只需要探出兩根指頭就可以輕鬆抓住秦朗激射而來的暗器。

而事實上,衛寒也探出了幾根手指頭。』

如同傳說中的靈犀一指,衛寒的指頭輕鬆就可以鎖住秦朗射過去的暗器。

但就在衛寒的「靈犀一指」快要觸及到這個暗器的時候,這件暗器卻發生了不可思議地變化,驟然間「活」了過來,從衛寒的指尖逃脫,一下子撞向了衛寒的胸膛。

「什麼東西!」

饒是衛寒生平見過無數的暗器,但卻是第一次碰到有暗器忽然間「活」了過來。

沒錯,衛寒沒想都秦朗居然會射出一件「活」的暗器,致使他竟然抓了一個空。雖然首次失算,但衛寒並不放在心上,因為他的護體真氣還在,秦朗的暗器根本不可能破開他的護體真氣。

在衛寒看來,這小子依然會死在他的手中,這是必然的!

所以衛寒的身形依舊迅速向秦朗逼近,同時他預見到秦朗的暗器最終會被他的護體真氣彈開,那東西不管是什麼,都會被他的護體真氣震死的。

嗤!嗤!

但就在衛寒距離秦朗不到五米的時候,他聽見自己的胸膛前面傳來一陣細微、詭異的聲音,同時也是致命的聲音——因為他的護體真氣竟然被衝破了!

唰!唰!

當衛寒胸前的護體真氣被破開的瞬間,他感覺到似乎有利刃劃開了自己胸前的衣服、皮肉,然後似乎有什麼東西飛速鑽入了他皮肉之中。

衛寒從未遇到過這樣在狀況,雖然秦朗和唐三就在觸手可及的範圍,但衛寒卻無暇對唐門出手,而是全力用催動真氣對付鑽入他皮肉中的那怪異的東西。

幾乎在中招的同時,衛寒就感覺到自己傷口附近的皮肉開始迅速腐爛。

「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衛寒心頭莫名地恐懼起來,就算是剛才面對唐聖風,衛寒都不覺得恐懼過,但是秦朗小子打出來的這個「鬼東西」,卻真的讓衛寒恐懼了。

「給老子滾出來!」衛寒一邊用真氣困住這蟲子,一邊拿著一把飛刀,他顧不得這飛刀上面有毒,直接刺入胸膛的皮肉中,然後一剜、一挑,愣是將鑽入他身體中的聖痕甲蟲給挑了出來。

聖痕甲蟲落在地上的瞬間,衛寒直接將飛刀甩了出去,準備將這該死的蟲子釘死在地上,但讓衛寒惱火的是,這蟲子落地的瞬間,居然一下子鑽入地下不見了。

而同時,衛寒的背後忽地響起一聲悶響,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他的後背炸開。

噗!

衛寒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沒有回頭,但是他知道這必然是唐聖風出手了。

以唐聖風的暗器修為,當然是不會放過對手如此明顯的破綻。

腹背受敵!

衛寒再也沒有對付秦朗的心思了,此刻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有多遠逃多遠,因為已經重傷的他一旦讓唐聖風追上,他就必死無疑了!

衛寒逃命的速度很快,也許每個人逃命的速度都很快,一個眨眼的功夫,衛寒就到了百米開外的地方,似乎很快就能逃脫生天了。

但就在百米之外的時候,衛寒的速度忽地慢了下來。

因為毒發了!

如今的聖痕毒蟲,已經融入了腐朽冥毒的氣息,衛寒中毒之後,如果立即服用解毒靈藥、再以真氣壓制的話,或者還能苟延殘喘一段時間。但是,衛寒卻選擇了全力奔逃,這等於是加快毒發速度。

當然,也是因為衛寒對冥毒的估計不足,雖然他師出唐門,一生中接觸過無數種毒藥,但是依然沒有接觸到冥毒這種傳說中之中的東西。衛寒更沒想到,他竟然還會中了冥毒。

衛寒覺得,就算是他自己中毒,其體質也有很強的抗毒姓能,再加上他的功夫修為,怎麼都應該能支持他逃到一個安全地方。

但是,衛寒估算錯誤!

一招失算,滿盤皆輸。

冥毒發作,衛寒立即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迅速衰退,整個人的身體和靈魂似乎都在迅速腐朽,他感覺到真氣運轉不靈活了、身體也變得遲鈍了,身體皮膚也開始迅速蒼老。

更要命的是,死對頭唐聖風已經追了上來。

衛寒感覺到自己的末曰來臨了,他知道唐聖風是不會放過他的。

「唐聖風前輩——請留下衛寒一命!」秦朗忽地大聲說道。

衛寒這個人,本身暗器造詣十分了得,如果不將他煉製成毒奴的話,秦朗簡直會捶胸頓足後悔的,他可不能看著唐聖風直接把衛寒幹掉。

唐聖風的確有幹掉衛寒的打算,因為衛寒是唐門叛徒,這些年斬殺了不少唐門中人,這一次唐門也下定了最大的決心要除掉這個叛徒,否則唐聖風也不會親自出馬的。

「太上長老,這是我的朋友!」唐三趕忙說明秦朗的身份,免得唐聖風誤會。

唐聖風這時候已經走到了衛寒旁邊,他回頭向秦朗說道:「莫非你還有婦人之仁?衛寒此人,一旦逃命,後果不堪設想!」

泰國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前輩放心,我可沒有婦人之仁。」秦朗說道,「我之所以留下他,不過是想將他變成一具行屍走肉而已。前輩放心,我可以給前輩一些補償的。」

「補償就算了!」唐聖風一揮手道,「雖然是我將衛寒擊退,但卻是你的那招『孤星趕月』突襲起了作用。否則的話,我根本留不住他——你要是能收服得了他,那便由你處置吧。」

「多謝前輩!前輩真是高風亮節啊!」秦朗大喜,當然不介意給唐聖風拍了幾下馬屁。

「你也不用拍我馬屁。」唐聖風道,「我不要你的補償和報酬,我只要看看你擊傷唐聖風的暗器。」

「我也想看看……也才死得瞑目!」衛寒此時的身體越發衰弱,但是他跟唐聖風一樣,也想知道秦朗這小子究竟是用什麼暗器傷了他。

秦朗雖然不想將聖痕甲蟲的秘密告知他人,不過唐聖風這個要求他無法拒絕,而且以唐聖風這種宗師氣度的人,應該不可能會宣揚秦朗的秘密。

於是,秦朗吹響蟲笛,將這一隻聖痕甲蟲招了回來。

嗖!

聖痕甲蟲如同金色閃電,回到了秦朗的手掌當中。

唐聖風和衛寒的目光都落在這聖痕甲蟲上面,兩人幾乎都是目不轉睛。不同的是,衛寒的目光已經黯淡,因為腐朽冥毒已經侵蝕了他的全身。

片刻之後,唐聖風才嘆道:「唐門中人,認為我唐聖風的飛蝗石化腐朽為神奇,將頑石用活了,卻沒想到你這小子以活物為暗器,還能用得出神入化。毒蟲為暗器,最不好尋夫。你如果能入唐門,曰后倒是能成為一代暗器宗師!」

唐聖風對秦朗這個評價,可真夠高的。

「入了唐門……你就毀了……嘿!」衛寒嘿嘿笑道,「秦朗……你要暗器功夫,跟我學就行了……我衛寒的暗器本事,也不比他唐聖風差……」

「衛寒,你沒有機會翻身了。」秦朗用平淡的語氣說道,屈指一彈,將一枚傀儡蟲彈入了衛寒的耳朵當中。

當衛寒變成了毒奴,自然也就再無翻身之曰了。

至於衛寒的暗器手法,秦朗當然也能一一繼承了。

「你這蟲子,倒是一件了不起的暗器。」唐聖風又道,「莫非是一種異蟲?」

唐聖風果然見多識廣,連異蟲的事情也知道。

秦朗只能點頭。

「既然是異蟲,難怪擁有奇毒。」唐聖風喃喃自語,認為腐朽冥毒是這聖痕甲蟲本身自帶的。不過,唐聖風這麼認為也好,免得秦朗還要向他透露冥毒的事情。

隨後,唐聖風又向唐三道:「唐三,你的暗器手法也進步了,明年的比試應該有希望成為核心弟子了。」

聽見唐聖風對自己的肯定,唐三感覺心頭好受多了,剛才他的確有些羨慕秦朗,因為秦朗得到了唐聖風甚至是衛寒的讚賞。

對於唐三來說,唐聖風簡直就是他的偶像。

「弟子一定竭盡全力!」唐三趕忙說了一句。

唐聖風點了點頭,然後向秦朗說道:「我的事情已經處理完畢了。只是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衛寒任憑你處置,但如果他還敢跟唐門作對的話,下一次唐門必然會徹底將他處理!」

唐聖風這是在提醒秦朗,不可用衛寒跟唐門的人作對。

事實上,唐聖風今天晚上已經做出了巨大的讓步。對於唐門來說,衛寒這個人的確是心腹大患,能夠徹底斬殺當然是最好不過了。但是,唐聖風也知道今天晚上之所以能夠截下衛寒,關鍵還是在於秦朗的偷襲成功了。

當然,如果沒有唐聖風對衛寒的壓制,秦朗也就沒有偷襲的好機會,所以如果唐聖風要堅持處理衛寒的話,秦朗也是無可奈何。

但幸好唐聖風這個人頗有氣度,沒有跟秦朗斤斤計較。

見秦朗答應了他的要求之後,唐聖風立即消失在夜幕之中。

而此時,見象和尚和曹龍泉也回到了秦朗身旁,兩人渾身都是傷,不過卻無大礙。

「對不起主人,羅氏兄弟逃走了。」見象和尚向秦朗說道。

「那兩個小角色而已,以後再殺也一樣。」在秦朗看來,衛寒的用處比兩個羅氏兄弟大多了,他並不介意羅氏兄弟逃走。

傷十指不如斷其一指,能夠留下衛寒,對秦朗來說已經是最好的戰果了。

至於羅氏兄弟,秦朗根本不在乎。

現在,攔路虎已經清除,秦朗自然要立即去見許仕平了。

這一次,唐三充當了免費司機。

秦朗和許仕平見面的地方在安蓉市的警備區指揮中心,這裡戒備森嚴,除了秦朗之外,唐三等人一律在樓下,不允許進入中心大樓。

在九樓的一間辦公室中,秦朗見到了許仕平。

許仕平面前的煙灰缸中,已經塞滿了煙屁股,看來他已經等待多時了。

看到秦朗進來,許仕平眼中放出了光彩,起身道:「小秦,你總算來了,坐下來再談。」

「讓許書.記久等了。」秦朗笑了笑,「這一路不太平啊。」

許仕平聽出了秦朗的話外之音,問道:「葉家對你採取行動了?早知道,你應該聽我的,我讓小衛帶人去接你。」

「幸好沒聽您的。」秦朗苦笑道,「今天晚上這些人,可不是衛大哥他們能應付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