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至少,帕克就接受了她這種說辭,只是,聽到了事情‘真相’後,帕克看她的眼神便變得十分奇怪,憐憫什麼的可以理解,慈悲那是什麼鬼?

幾天之後,羅可已經和帕克混得很熟了,帕克爲人不錯,除了內向一些,也沒什麼其他的毛病。

帕克對她不錯,閒着無事兒的時候甚至還帶着她出門四處溜達溜達,不過因爲她現在的模樣太過奇特,帕克也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好在美國人口比中國要少得多得多,否則帕克也找不出來一個環境清幽的公園。

帕克在地上鋪了一個小小的毯子,然後小心翼翼地放下了手中的藤編籃子,剛剛打開蓋子,羅可便從裏面爬了出來,毫無形象地滾落在那層軟軟的墊子上。

帕克看着四仰八叉露着肚皮躺在墊子上的羅可,有些無奈地說道:“可可,你好歹也注意一點兒,你畢竟是個女孩子”

羅可翻了個白眼兒,動了動自己那八隻腳,悶悶地說道:“你見過長着這麼多隻腳的女孩子麼?”

帕克無言,看着羅可的目光卻越發的柔和起來。

羅可被他這種含情脈脈的目光看得頭皮發麻,蹭的一下從毯子上蹦了起來:“別介,你還是收起你那無聊的同情心,我不需要。”

帕克只以爲羅可是嘴硬,內心指不定怎麼難受,其實羅可是真的不在乎,畢竟更坑爹的樣子她都長過,眼下這樣子還算好的。

這話題很快便揭過去了,羅可問起帕克最近鍛鍊的怎麼樣。

海賊之圣光大領主 帕克臉上露出些許笑容,眼中隱隱有着激動之色。

“我越來越熟練了,現在,我可以從相隔幾十米的大廈直接飛躍過去。”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上 想起這些天發生的事情來,帕克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突然就變成了漫畫之中具有超能力的人物,許是因爲可可曾經咬過他的那一口,讓他產生了基因突變,他擁有了蜘蛛的能力。

靠着蛛絲飛躍在紐約市上空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羅可幾乎不忍直視帕克那一臉盪漾的表情,得虧紐約市的外牆質量過關,換了其它的城市,羅可也只能呵呵,就算她從高空摔落也會變成肉餅,更何況體積要比她大了許多的帕克?

幾天之後,羅可正在帕克爲她買的玩具屋中休息,房門開啓的聲音驚動了她,羅可從窗戶裏探出頭去,便看見一臉灰敗之色的帕克從門外走了進來。

許是因爲帕克的體內有着她的基因,羅可可以感覺到帕克的情緒,傷心絕望憤怒後悔

無數黑暗的情緒幾乎將將帕克整個人都壓垮,羅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幾天她的身體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昏睡之中,沒想到清醒之後,帕克卻變成了這個樣子。

羅可從玩具屋裏爬出來,跳到了帕克的身上,詢問道:“帕克,發生了什麼事情?”

帕克突然捂着臉,嗚嗚地哭泣了起來那痛苦的哀鳴聲讓羅可都覺得有些難受,羅可不大會安慰人,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此時便是連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

帕克哭了許久,終於止住了哭聲,他卻像是失去靈魂一般坐在那裏,雙眼無神地看着前方。

那種生無可戀的姿態讓羅可覺得事情似乎有些大條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可以告訴我,我可以幫你。”

羅可最後也只憋出這麼一句話來,她不是他肚子裏的蛔蟲,他不說,她也不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房間裏一片寂靜,就在羅可以爲帕克不會回答她的時候,他開口了。

“本叔叔死了。”

“是我害死他的。”

這兩句話一說出來,帕克的眼淚又涌了出來。

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羅可只覺得造化弄人,這事兒怪不到帕克,誰都會有私心的,若不是那人先不守信用,帕克也不會在劫匪跑路的時候讓開,只是,最後付出代價的卻是帕克的親人。

這種事情,羅可說什麼都是白搭,除非帕克自己可以想開,否者這件事兒會是他心口的一顆刺,永遠都無法拔除。

羅可的現在的樣子太過奇特,她平時都會老老實實的待在帕克家裏面,只是這幾天帕克變得有些奇怪,羅可不放心,便冒着風險跟在他的身後,看看他到底再做什麼。

結果,她看到了什麼?

遊走在城市間的正義使者,懲惡揚善的英雄,蜘蛛俠,人類的朋友,你值得擁有。

羅可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這樣的神展開到底是腫麼回事兒!!!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將整個城市的安全都揹負在自己的肩膀上,羅可不知道帕克的心裏再想些什麼,只是換了她,卻是做不到這樣的事情。

蜘蛛俠的名氣越來越響亮,這個城市裏哪裏都有他的身影,只要有人需要幫助,他就回出現,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他將自己逼得太緊了。

在成爲蜘蛛俠之前,他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少年而已。

帕克回來的越來越晚,臉色也越來越難看,這麼沒日沒夜的忙碌,即便是鐵打的身子也熬不住,更何況是帕克這樣的血肉之軀?

羅可苦口婆心地勸了許久,都不管用,與其說帕克是爲了維護正義,倒不如說他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對本叔叔的歉意。

如果當初不是他躲開了,本叔叔就不會死,他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子。

本叔叔的死亡,重新塑造了帕克的人生觀。

羅可勸不了他,只能隨他去了,只是常常會提醒他,不要因爲自己現在的能力,而自滿自傲,其他的人或許沒有他這樣的能力,可是依靠外物,依舊能傷得到他。 帕克有沒有聽進去她的話,羅可並不清楚,不過就算是爲了梅嬸兒,帕克也會保護好自己的。

時間已經到了午夜十分,羅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從玩具屋中爬了出來,窗簾並沒有拉,就着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羅可一眼便看到帕克那鋪的整整齊齊的牀鋪。

他還沒有回來,羅可有些擔心,他的能力超乎平常人,只是畢竟還是屬於人類,也會受傷,萬一磕了碰了,那可不是鬧着玩兒的,只是最近羅可最近總是覺得睏乏,感覺好像怎麼睡都睡不夠似的,兩人雖然在一個房間內,可是見面的次數卻寥寥可數。

正想着,一個身影出現在窗外,他打開窗戶,翻了進來,還沒站穩,身子踉蹌了幾下,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羅可嗅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氣,她神情一凜,直接從寫字檯上跳下去,飛速地來到帕克的身邊。

這些日子羅可的身子長大了一些,直接從成人的一個手掌大長到了兩個手掌那麼大,只是即便是她的身形長了一倍,帕克對於她來說依舊是一個龐然大物,她根本沒辦法將他從地上弄起來。

離得近了,那血腥味越發沖人,羅可看到帕克身上的戰鬥服都變得破破爛爛,除了那張頭套,竟然在沒有一處能看的了,傷口便是在那□□的肌膚上面,羅可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那些傷口裏嵌着許多金屬碎片,他竟然是被炸彈所傷!

羅可臉上浮現出凝重之色,帕克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她現在根本就毫無頭緒,一切只能等着帕克醒來後再說。

好在,帕克的身體癒合力不錯,羅可蹲在一邊兒,眼看着他的肌肉蠕動着,將那些嵌在身體裏的碎片擠了出來,那畫面實在有點兒挑戰人類心理極限,羅可默默地轉過頭去,沒有再繼續看下去,她真不想和自己的眼睛過不去。

帕克很快便醒了過來,羅可也從他的嘴裏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簡單一句話來說,帕克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個*oss,敵人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他的弱點兒,然後,敵人利用他的弱點兒,差點玩死他。

帕克的弱點,就是他那遠超常人的正義之心。

帕克受了傷,那boss根本不給他一點的喘息時間,他在城市中到處犯罪,帕克跟在他的身後疲於奔命,拯救着那些無辜的羣衆。

羅可的身體恢復了差不多,她不放心帕克,便一直跟在他的身邊,雖然她現在的小胳膊小腿也幫不上什麼大忙,不過抽冷子下絆子也是能做到的。

兩天之後,在紐約河畔的鐵塔上面,羅可見到了那個大boss,

那人渾身散發着我是大boss的裝逼氣息,便是讓人想認錯都難。

趁着帕克和那傢伙打鬥的空隙,羅可仔細觀察着那穿着奇形怪狀的boss,然後發現,他其實並沒有超能力,他說依靠的不過是各種高科技發明。

帕克雖然擁有了超級力量,可是對上了這傢伙,依舊是被壓着打的份兒,更加可惡的是,他無所畏懼,絲毫不在乎自己的那些行爲會不會傷及無辜的平民,與他相比,帕克便有些束手束腳。

更加糟糕的是帕克暗戀的那個女孩瑪麗簡也被牽扯了進來了,帕克害怕傷到了瑪麗簡,行事更加束手束腳。

*oss站在飛行器上,看着狼狽地奔跑兩邊兒救人的帕克,猖狂的大笑着,那種天下盡在掌握之中的欠抽模樣,恨得羅可牙癢癢的。

正在這時候,異變突起,一條巨大的肉色觸手悄聲無息地出現,直接將還在大笑着的boss捲了下去,一切發生的時間不過短短几秒鐘,那觸手的速度極快,boss還來不及反應,便直接被那條觸手拖進了湖底。

羅可臉上露出驚駭之色,那玩意兒怎麼會出想在這裏!!!

此時帕克只顧着安慰被他救下的那些人,根本來不及注意這邊的情景,羅可卻看得分明,此時她根本顧不得掩飾自己的存在,朝着帕克的方向喊道:“帕克,河底有怪獸!!!!”

帕克聞言,直接朝着河底看去,只見原本平靜的河面卻咕嘟嘟冒起了泡,像被煮沸了一般,他看到一個巨大到無法用語言描述的生物從湖底緩緩生了上來。

這隻怪物龐大的身子幾乎佔了大半個河道,它的外表像極了章魚,卻是卻比章魚大了不知道多少倍,那些在它身邊揮舞的觸手,每一條都足有幾米粗。

那隻怪物像是察覺到了站在鐵塔上的他們,目光朝着他們這邊看來。

羅可的瞳孔瞬間緊縮,她認出了這隻怪物,它是在那個小鎮上怪物,雖然羅可從來沒有見過它的真面目,只是僅憑它那些觸手,便能確定了它的身份。

這隻怪物怎麼會在這裏!

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帕克心中有些畏懼,可是他始終記得本叔叔臨死前說過的那些話,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他擁有着超凡的能力,便要擔負起保護那些平凡的人的責任。

羅可看着帕克那略顯單薄的背影,眼睛微微有些溼潤,只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帕克是因爲羅可纔會擁有現在這樣的能力的,這怪物即使羅可還是那個巨型蜘蛛的時候都要躲着走,更何況實力還不足羅可全盛時期的帕克。

“帕克,帶着他們離開,我來拖住它!”

羅可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到這樣的地步,她不是聖母,她也會害怕,尤其是她知道,對上這隻怪物,她根本沒有取勝的機會,可是躲在不遠處瑟瑟發抖的那些人都還只是一羣孩子,即便是爲了他們,她也不可能離開這裏。

東西十二宮 身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翻涌,撕心裂肺的痛苦從四肢百骸傳來,羅可仰頭髮出了一聲短促的尖叫聲,她小小的身體瞬間暴漲,不過幾秒鐘,那隻小小的袖珍型的羅可便不存在了,出現在帕克眼前的是一個小山樣子的巨型蜘蛛。

帕克驚駭地瞪大了眼睛,他從來都不知道,一直生活在自己身邊,那個傻傻的,憨態可掬的羅可,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那些孩子們哪裏見過這樣的場面,他們害怕得放聲尖叫了起來,如若不是在半空無路可逃,他們恐怕早就已經嚇得四下逃跑了。

正在這時,河底突然伸出了無數只巨大的觸手,那些觸手交織成一片天羅地網,帶着雷霆萬鈞地氣勢朝着羅可捲了過來。

這時候,羅可卻回頭看了帕克一眼,帕克竟然瞬間讀懂了她的意思。

帶着孩子,趕快逃。

那些觸手很快便將羅可那巨大的身體緊緊包裹在內,帕克沒有再繼續看下去,帶着那些孩子離開這裏。

“可可,請你堅持一下,我會回來救你的!”

被怪物的觸手包裹在裏面的那一瞬間,羅可便直接噴出了大量了蛛絲,那些具有強烈腐蝕性的蛛絲粘在怪物的觸手上面,瞬間便將它的觸手腐蝕了一大半,怪物吃痛,只能不甘地放開了羅可。

羅可順勢直接跳到了一邊兒,戒備地看着那隻怪物。

觸手受傷,徹底激發了那怪物的雄性,它憤怒地揮舞着觸手,岸邊的那些建築物瞬間被它的巨力摧毀了一半兒。

這邊的動靜驚醒了那些睡夢中的人們,人們以爲發生了地震,驚慌失措地從房間裏跑了出去,結果,便看到了遠處鬥在一起的兩隻龐然大物。

“上帝啊,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這樣子!!”

“我們不是再做夢吧,紐約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怪物。”

人們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直到一隻巨大的觸手從遠處飛來,壓塌了幾座建築,人們這才反應過來,尖叫着四下逃散。

這裏的動靜當然瞞不過高層,紐約市出現了殺傷力極大的怪物,高層立即便舉行了緊急會議,最後全票通過,殺掉那兩隻怪物。

無數的飛機盤旋在那些怪獸上空,子彈不要錢似地傾瀉在那些怪獸身上,那怪物實在太大了,他們甚至不需要瞄準,便能輕易地命中目標。

子彈的效果微乎其微,卻激發了那兩隻怪物的兇性,幾架戰鬥機來不及躲閃,便直接被那類似章魚的怪獸打落下去。

最後高層沒有辦法,只能派出軍隊緊急疏散河岸兩邊的居民,然後使用導彈,殺死那兩隻怪物。

這兩隻怪物的研究價值很高,可是它們的殺傷力太過巨大,誰也不敢保證,自己能有制服這怪獸的能力。

當帕克將那些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時,一道亮眼的白光從天邊閃過,緊接着,他便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帕克猛地回頭,看向爆炸發生的地方,發瘋了一般衝向那裏。

不是的,不是的,可可,你千萬不要有事兒!!

爆炸發生之後,軍隊很快便封鎖了那片區域,帕克穿過層層警戒線,看到了便是滿地的碎肉塊,他甚至看不到一塊兒完整的軀體。

帕克頹然地跪倒在地,眼淚一滴滴地滑落。

對不起,我來晚了……

傷心欲絕的帕克突然聽見耳邊傳來一陣細小的咳嗽聲,他神情一動,猛地回過頭,眼中浮現出深深的希冀之色,他看到了一旁的瓦礫之下鑽出了一個灰頭土臉的身影。

“我還沒死呢,哭個毛線!”羅可惡狠狠地說道,得虧她聰明,察覺到不對勁兒的時候,便直接變小,這才逃過了一劫,而那個傻大個兒,就沒她這麼好運了,直接被炸成了渣渣。

切,以爲長得大了不起麼?熱武器分分鐘秒殺了你。

“可可……太好了,你還活着!!”

“滾開,你的鼻涕烀到我身上了!!!”

小雨的新文,預計十一月二十號開啓, 羅可不知道蜘蛛的壽命到底有多長,畢竟她這副身體也不能按照常理來推斷。

那次大戰之後,羅可又活了三年時間,帕克上了大學,經過這幾年的磨練,他正式成爲了一個合格的超級英雄,並且加入了美國的神盾局。

神盾局那種地方,羅可瞭解的並不多,她只知道里面都是些和帕克一樣具有超級能力的人,羅可其實對那些英雄們很好奇,只是因爲那時候,她已經衰老地不成樣子了,因此便打消了見他們的念頭。

什麼?你以爲她會變成人然後和帕克過着沒羞沒臊沒臉沒皮的幸福生活,開什麼玩笑,這根本不符合本文的格調,事實上,在高中畢業的時候,帕克已經和自己的女神瑪麗簡勾搭在一起了。

帶球媽咪你不乖 羅可是在睡夢中死去的,等到帕克醒來的時候,她的軀體早已經變得冰涼僵硬,帕克將羅可的屍體燒了,將骨灰裝進透明的玻璃瓶子裏。

她對他是特別的存在,他想她這一生都不會忘記她。

pia嘰一聲悶響,羅可黑着臉扶着摔得生疼的屁/股搖搖擺擺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是她醒來之後,第三次摔倒,羅可痛得呲牙咧嘴,估摸着自己那挺翹的臀部都快被摔成四瓣兒了,八條腿走路習慣了,猛地少了六條,她居然會感覺不習慣!!

這特麼的是毛坑設定!

好不容易重新撿回兩條腿走路的習慣,羅可已經累得連一根兒手指頭都懶得動,結果眼角餘光不小心瞟到牆上掛着的時鐘。

七點半……羅可哀嚎一聲,想起今天還要上班,若是去得遲了,她這月的獎金就徹底泡湯了!

趕在最一刻前,羅可打了卡,到底是沒有遲到,她長舒了一口氣,整了整略微有些凌亂的衣衫,嫋嫋婷婷地走進了公司。

忙了一天,累得像條狗,羅可拖着疲憊的身子回了家,洗漱一番之後,便直接進入了夢鄉。

“富江,趕快起來,要上幼兒園了!”

房間外傳來女人略微有些尖利的聲音,羅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從被子裏鑽了出來,她看着放在被子上的那雙肉嘟嘟的小手,略微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許是因爲這具身體的年歲並不大,原主並沒有遺留下太多的記憶,她只知道這具身體名叫川上富江,其它的便沒有什麼記憶了。

門外又傳來剛剛的女聲,羅可聽到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然後房門被人一下子推開了,一個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那女人年紀不大,約莫二十五歲,模樣生得極爲清秀,她看着還愣愣地坐在牀上的羅可,臉上閃過一絲無奈之色,說道:“富江,怎麼還不起來,要遲到了喲。”

羅可默默地從牀上爬了下來,她的原來的身體和這女人差不多,這媽媽兩個字,她實在是叫不出來。

好在那女人也不在意,起身過來幫她穿衣服,結果卻看見羅可已經將小裙子穿好了,川上優子笑了笑,誇獎道:“富江真是棒。”

羅可有些無語,神馬時候會穿衣服也值得人誇獎了?

洗漱完畢,吃過早飯之後,優子帶着羅可出了家門,看得他們家的條件還不錯,住着獨立的小二樓,周圍的配套設施也不錯,超級市場,幼兒園小學全都有。

優子將羅可送到了一家名爲小春花的幼兒園。

羅可想想她年紀一大把了,還要披着蘿莉皮去上幼兒園,想想她也真是夠拼的了。

富江這小模樣生得極爲漂亮,幼兒園的小孩子年紀雖然不大,可也是喜歡喝漂亮的小姑娘玩兒,只是對於這些三四歲的小蘿蔔頭,表達喜歡的方式就有些讓人無語了。

趕走了三個想吃她豆腐,四個想摸她小手,五個想拉她小辮子的流着鼻涕的小男生,羅可徹底怒了,媽蛋,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是病貓麼!!

神尊大人,饒命啊! 被二十幾個小男孩輪番騷擾,便是像羅可這樣子性子極好的女人也有些受不了了。

羅可將所有意圖不軌接近她的小男生都暴揍了一頓,別看她人雖小,力氣卻不小,直接將那些比她還要大了一套的小男孩壓在地上,噼裏啪啦挨個在那些肉嘟嘟的小屁股上打了幾個巴掌,小二班的教室裏頓時響起一陣撕心裂肺的哭叫聲。

羅可理所當然地被小二班的老師趕進了校長辦公室,她弄哭了班裏二十個小朋友,這下子就算是她長得再漂亮,也無濟於事了,投訴的家長太多了,校長也沒有其它的辦法。

藤原校長打電話叫來了川上夫妻,十分委婉地表示,羅可的暴力傾向太嚴重,不適合繼續待在幼兒園之類的話。

羅可默默地朝翻了個白眼兒,每天和一羣小蘿蔔頭混在一起,她覺得自己的智商水平都快被拉低了好不好!

最後,羅可被川上夫妻領回了家,夫妻兩個坐在沙發上,看着坐在那裏靜靜地看書的羅可,長長地嘆了口氣。

“老公啊,你說這可這麼辦,富江這孩子已經是第七次被退學了,這樣下去可怎麼是好?”

川上優子臉上的表情十分憂愁,她摸着已經大起來的肚子,說話不由得帶上了幾分埋怨。

“富江這孩子也真是的,她就不能讓我省點心麼?”

優子的話卻讓川上熊太的臉色一變,他的聲音陡然拔高了幾度,呵斥道:“優子,你怎麼能這樣說,你還是個當母親的人嗎,富江她可是你的孩子,你怎麼能這麼說她?”

川上熊太的目光落在一邊兒的羅可身上,臉色變得出奇的柔和,與面對優子的猙獰完全不同,仔細看去,似乎有一層暗灰色的霧氣矇住了他的眼睛。

“我們富江啊,是最美麗最聽話的女孩子了。”

川上熊太的話落在羅可的耳中,她默默地翻了個白眼兒,起身朝房間裏走去了,如若不是川上熊太對她的態度十分正常,她恐怕會以爲這傢伙就是個變態□狂。

之後熊太又幫羅可轉了幾個幼兒園,可是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其他原因,每次都有數不清地小男孩纏着她,騷擾她,羅可被纏得煩不勝煩分,最後一通暴揍了事。

這麼折騰了一通之後,川上熊太終於放棄了送羅可去幼兒園的想法,左右不過就兩年時間,女兒不願意去便不去罷了,正好可以在家陪陪優子。

冬天的時候,優子生了一個女孩,取名爲川上月子,羅可默默地吐槽了一下這個接地氣的名字,月子什麼的,真的適合做人名兒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