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至於武技,陳墨也沒有修習。

他一套猛虎拳就夠拉風的了,並且隨著他的修為提升,猛虎拳的威力也是翻倍上漲,所以他暫時也沒有練新武技的想法。

這樣排除下來,他也只能選一件兵器了。

然而,陳墨使用的是拳法,不太喜歡用兵器。

不過,本著「不要白不要」的態度,陳墨還是跟著張凝雪,到了珍寶堂。

珍寶堂擺放的東西很多。

因為張凝雪是臨江安全部門的老大,她來珍寶堂挑選東西,當然是擁有最大的許可權。

珍寶堂三層,全部開啟,任由張凝雪挑選。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張凝雪是安全部門臨江分部的老大,但在珍寶堂里消費,還是需要支付功勞點。

不過,這點並不是問題。

張凝雪或許錢沒有陳墨那麼多,但功勞點絕對是比陳墨要多很多的。

「隨便挑。」張凝雪揮揮手,盡顯富婆之姿。

陳墨見她如此豪氣,也沒跟她客氣,當即就挑了起來。

因為張凝雪有特權,所以珍寶堂的所有寶貝,全都呈出來了。

陳墨直接略過了功法和武技,以及丹藥靈石一類東西,直接看兵器。

長劍、短劍、長刀、短刀、匕首、軍刺等等,種類非常繁多。

但陳墨對這些,都沒什麼興趣。

就在他打算隨便拿一柄小刀,送給冷鐵冷清或者梧桐等人用的時候,眼角餘光忽然撇到了另一樣東西。

那是一塊漆黑如墨的石頭,但表面卻有一定的光澤,好像是鉛。

可是,普通的鉛石,怎麼會被收在珍寶堂呢?

「這個是什麼?」陳墨問旁邊的侍者。

「這是天外隕鐵,因為這是某個同事外出的時候偶然所得,所以並沒有詳細的資料。」侍者說道。

天外隕鐵?

陳墨一愣,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

好一會兒,他才想起來了。

那個殺手俞超,手裡的黑色小刀,不就說是用什麼天外隕鐵打造的么!

後來這把黑色小刀落到了他手裡,確實挺不錯的。

刀身不僅能夠傳導真力,甚至還能夠傳導超能,可見一斑。

所以,陳墨將這柄黑色小刀贈送給了蘇薇,配合著她的隱身能力,簡直無敵。

當然,這個無敵,是同境界無敵。

以蘇薇目前的能力,在隱身狀態下,還是會被崩勁武者給發現。

言歸正傳。

陳墨看著那塊黑不溜秋的隕鐵,開玩笑道:「既然這是個三無產品,那為什麼還擺在這裡,坑錢嗎?」

興許是這個笑話有點冷,也興許是這侍者本來就是個不苟言笑的人,總之這侍者就是沒笑,反而很淡定的解釋道:「之所以將這塊天外隕鐵放在這裡,主要是因為這塊隕鐵堅不可摧,是個不可多得的煉器材料。」

陳墨好奇的道:「有多堅不可摧?」

侍者指了指張凝雪腰間的佩劍,說道:「老闆的月華劍,也斬不開這塊隕鐵。也是因為這塊隕鐵太過堅固,難以煉化,所以一直到現在,都沒能夠賣出去。」

「那這塊隕鐵,我要了。」 重生之意隨心動 陳墨當即拍板。

煉器這種事情,他當然不懂,但只要是金屬,就會有熔點。

只要能夠將這塊天外隕鐵給熔煉,做成長針的話,那想必是很不錯的。

當然,在付賬之前,還得試試這塊隕鐵的傳導能力。

陳墨拿起了那塊天外隕鐵,運轉自己的玄陽真力。

沒一會兒,這塊天外隕鐵的光澤就更加明顯了。

這塊隕鐵果然可以傳導真力,而且不會損壞金屬本身。

用來做成醫用長針的話,不僅比金針和銀針具備更好的傳導能力,還不容易損壞,可以多次使用。更主要的是,玄陽真力經過這塊隕鐵傳導,貌似有點增強了?

陳墨又試了幾次,然後確定了這個結論。

這塊隕鐵,不僅能完美傳導他的玄陽真力,還不會對本身的材質造成損傷,並且會對經過的真力,產生一定的增強效果。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順利熔煉,做成針灸用針。

當然,要是不能製成針灸用針也沒關係,熔煉做成兵器也不虧。

張凝雪很爽快的付了功勞點。

她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加入了安全部門。到現在累積的功勞點,是一筆巨款。

買一塊天外隕鐵,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

雖然這塊天外隕鐵,陳墨也不確定跟那柄黑色小刀的材質是否一樣,但這並不妨礙他拿去給項採薇,詢問她能不能製作成針灸用針。

幾個月不見,項採薇依舊是那個穿著樸素,臉上帶著親和力十足的微笑,待人有禮的嬌俏人兒。

「聽說你半個月前就回來了,但只去了分店,沒過來總店。」項採薇有些幽怨的說道。

「本來是想過來的,臨時有點事耽擱了。」陳墨解釋了一句,然後將那塊天外隕鐵拿了出來,對項採薇說道:「你看看這塊鐵石,能不能熔煉成針灸用的針啊?」

「我也不懂,這個得讓我叔叔看一下,他是專業的。」項採薇看了看天外隕鐵,說道。 陳墨將天外隕鐵交給了項採薇,由她去操辦製作針灸用針的事情。

對於項採薇的能力,陳墨還是很有信心的。

本草堂之所以能夠做得這麼成功,投資和機遇固然重要,可是經營也同樣重要。

一個好的經營者,能夠把握住機會,將事業給做大做強。

項採薇就是這樣一個經營者。

剛開始,她確實窮困潦倒,連本草堂下個月的租金都已經負擔不起,店鋪瀕臨倒閉。

可是有了陳墨的投資,很快就把本草堂給做起來了。

後面更是得到了明雨卿的幫助,和雨墨集團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關係。

到現在,本草堂在臨江市,已經是首屈一指的中藥鋪了。

並且聯合雨墨集團,一起推出的「祛疤膏」,「美白膏」等產品,更是風靡全國,掀起了一股葯妝潮流。

如今的項採薇,已然是臨江市的知名企業家。

雖然年紀比較輕,但地位已經是舉足輕重。

陳墨自然是十分信任她的,也確信她會將自己交代的事情給辦好。

「對了,年底的時候,你有一筆分紅的額度太高,轉賬需要雙方到銀行辦理。你現在有空嗎?我把錢給你轉了。」項採薇收好了隕鐵,然後對陳墨說道。

「有多少錢啊,需要到銀行去轉賬。」陳墨隨口問道。

「也不是很多,一千多萬吧!順便把你的銀行卡升級一下,以後大額轉賬就不會有太多限制了。」項採薇聲音平淡,彷彿說的是一百塊,一千塊。

「一千多萬……」陳墨錯愕的道:「本草堂這麼掙錢啊?」

「賣中草藥倒也掙得不多,主要還是那些葯妝比較賺錢。當然,我們的價格對比同等產品,可以說是非常公道,也很親民,沒有做過昧良心的買賣。這個你盡可以放心。」項採薇笑著解釋道。

這個陳墨還是了解的。

他給明雨卿的藥方,製作出來的「祛疤膏」,「美白膏」等產品,效果都是杠杠的,而且價格也就百八十塊錢一瓶,和市場上同等級產品相比,絕對不算貴。

其他廠家的那些玩意兒,能賣好幾百,甚至上千塊錢的都有。

陳墨的這些葯妝,之所以盈利高,主要還是原料便宜。

這些原料基本就是一些常見的中草藥,價格並不昂貴。

再加上項採薇也懂得種植草藥,搞了幾個種植園,自產自用,自給自足,進一步的縮減了成本,這也直接提升了葯妝產品的利潤。

總之,現在的本草堂,還真不差錢。

陳墨在本草堂待了整整一個下午。

期間,當然是和項採薇聊本草堂的事情。

本來嘛,他就是想當個甩手掌柜得了。

可是現在,單單是分紅,他就拿了上千萬。

吃人嘴軟,拿人手軟。陳墨可不好意思再這樣當甩手掌柜,不幹活只拿錢了。

所以,這次陳墨趁這機會,也跟項採薇好好聊了聊本草堂的未來發展規劃,確定以後的發展路線。

按照項採薇的想法,是先將本草堂開到全國各地去。

目前這個計劃,已經完成了百分之一。

在這臨江市各個縣城鄉鎮,都有本草堂的經營商鋪,並且生意都還算不錯。

雖然說,如今中醫沒落,但中草藥還是依舊有很多人購買熬煮的。

特別是一些清熱解毒的方子。比如金銀花、連翹、穿心蓮、大青葉、板藍根、蒲公英、菊花等,都很有市場。

其次,是開棚種植一些中草藥品類,實現自產自用自銷。

這個是項採薇目前主要在跟進的事。

一旦種植規模起來了,每個月能節省很多錢。

不過,因為一些草藥對生長環境太過苛刻,不好養活,所以前期還需要巨大投資。

最後一個目標,是將這些產業,全部整合,成立本草集團。

這個事情反而最好辦。

只要達到標準,就能夠申請到證件。

項採薇目前已經在申請了,不用多久批證就會下來。

到時候,本草堂就要掛靠在本草集團旗下了。

當然,陳墨的股份依舊沒變,佔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權。

「這些事情都要你去辦,我什麼也不懂,還白白拿錢……」陳墨有些羞愧的低下頭。

「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本草堂。」項採薇笑了笑,說道:「何況,我也有請助理,不是什麼事情都要親力親為的。那樣我就是會三頭六臂,也弄不過來呀!」

「我對這些生意上的事情也不懂,不過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儘管開口。無論是要錢,還是要我去給人看病,只要我有空,一定隨傳隨到。」陳墨拍著胸脯道。

「當然,我可不會跟你客氣。」項採薇看了看手錶,說道:「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去銀行,把該辦的業務都給辦了,然後我們去吃個飯?」

「好。」陳墨點點頭,跟著項採薇,去銀行辦理轉賬業務,還將自己的銀行卡給升級成了黑卡。

辦好了業務,兩人便打車去了一家比較有名的川味火鍋。

這個天氣,正是吃火鍋的好時候。可以祛除體內的寒氣。

項採薇雖然是土生土長的臨江人,但特別喜歡吃辣,幾乎是無辣不歡。

「咱們點個鴛鴦鍋,還是直接來個紅的?」項採薇問陳墨。

「直接來個紅油吧。」陳墨大手一揮。他對吃的倒沒什麼講究。速食麵能吃,大排檔能吃,西餐也能吃,清淡的,火辣的,他也全都能吃。

項採薇拿過菜單,仔細選了幾樣,又將菜單遞給了陳墨,還囑咐道:「別以為現在有錢了就可以亂花,吃多少點多少,不要浪費。」

「我從不浪費。」陳墨也點了幾樣涮品,還要了兩碗米飯。他的飯量比較大,吃火鍋還得配個米飯才管飽。

「吃火鍋怎能沒有啤酒呢,來兩打啤酒。」項採薇說道。

「你不怕喝醉啊!」陳墨想起以前項採薇喝醉的模樣,就一陣汗顏。

他可不想再照顧一個喝醉酒會耍酒瘋的女人。

「不喝太多沒事,難得一起吃個飯,就不要那麼講究了。」項採薇直接拍板,將菜單遞給了侍者。

兩人邊吃邊聊,氣氛倒也不錯。 曾經有一個勸酒的機會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不要喝。

如果非要在這三個字上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這是陳墨此刻的內心獨白。

是的。

項採薇又喝醉了。

然後又把他當成了已過世的爺爺。

「爺爺,我們好久沒見了,我好想念你做的紅燒肉。」項採薇抱著陳墨的胳膊,吐著酒氣,醉醺醺的說道。

「我們回家,爺爺做給你吃。」陳墨扶著項採薇,臉上卻滿是哭笑不得。

這個喝醉酒就把他認作爺爺的設定,什麼時候能改一改啊!

被當成已經過世的人,那感覺可不是很好。

最好是當成夢想中的白馬王子,這樣一來……

陳墨立即打住了這個略微有些猥瑣的想法。

他現在的女人已經夠多了,可不想再招惹別人。

桃花一多,可就不是桃花運,而是桃花劫了。

「採薇,你現在住哪裡?」陳墨打了輛車,將項採薇扶進了後排,自己也跟著坐了進去,然後問道。

現在的項採薇,可是出了名的企業家,大老闆,當然不會住在本草堂了。

再說,人怕出名豬怕壯。

項採薇就算住的地方不挑剔,也得換個地方,免得被人惦記。

陳墨也不知道她現在住在哪裡。

「爺爺,我現在住玫瑰花園,那可是個高檔小區,我住二十多層,是不是很高,嘻嘻。」項採薇說完,還從包包里拿出了自己的鑰匙,炫耀般的對陳墨說道。

「師傅,去玫瑰花園,謝謝。」陳墨硬著頭皮,對那面色古怪的司機師傅說道。

「好嘞!」司機師傅爽利的應了一聲。可心裡卻是有些嘖嘖稱奇。現在的年輕人吶,不是叫爸爸,就是叫爺爺的,玩得真刺激。

玫瑰花園距離這邊並不遠。

二十分鐘的車程就到了。

陳墨付了車錢,扶著項採薇下車。

因為有門卡在手,所以陳墨很順利的進了小區,並通過項採薇的「提示」,找到了她所住的樓層以及門牌號。

「爺爺,你快點,我餓。」項採薇迷迷糊糊的捶了陳墨一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