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艾伯亞身前這個中年人叫老萬,是艾伯亞買下這些莊園的園主,本在昨日就同意今天交易,可艾伯亞哪曾想對方竟忽然變卦了。

「老萬,你這樣就不對了吧,好歹也是我們先找上你的,凡事總有先來後到啊。」艾伯亞皺著眉頭說道。

「只能說一聲對不起了,這些人來頭太大,我得罪不起啊,你就放我一馬吧!」老萬苦笑一聲,顯然出高價的那一方人有權有勢。

「究竟是誰?」艾伯亞自然也沒必要為難老萬,畢竟他只是個生意人,面對那種有權有勢的人,也得低頭。

「火狐城馬家聽說沒有?就是他們要買那些莊園,聽說他們也準備要成立一個家族宗門,我勸你們啊,還是離這個馬家遠點兒,馬家和城主他們關係走的相當之近,要小心啊。」老萬嘆了口氣說道。

「哦?他們也要成立宗門?這倒是趕巧了,這馬家究竟什麼來頭你知道嗎?」這種消息艾伯亞自然是得上心了,所以他連忙問道老萬。

「馬家出現在火狐城也沒多久,可他們的勢力以一個難以現象的速度成長著,據說如今馬家連靈嬰境的強者都不止一個,城主也得給他們三分薄面啊,你說我這個做生意的,怎麼敢得罪他們!」老萬說道。

艾伯亞瞳孔一縮,靈嬰境的強者,或許在他以前只是彈指毀滅的小事。

可現在他實力沒有完全恢復,靈嬰境的強者卻是無法忽略,艾伯亞不禁也擔心起來接下來李江該要如何應對。

宗門還沒成立竟就有這麼大的麻煩出現,他可以退一步不要這些莊園。

可馬家也要成立宗門,這和他們要做的事完全衝突啊,作為一個地頭蛇,馬家怎麼可能會眼睜睜看著有外來人在自己家門口搶生意。

艾伯亞的擔心幾乎是瞬息之間便已成了現實,門口,幾名中年人外加一個領頭的年輕人緩緩走了進來。

看到這幾個人,老萬面色大變:「小……小人拜見馬家少爺!」

「嗯,你說的就是這個人買莊園是嗎?」這年輕人趾高氣昂的對著老萬說道。

「是,是的,不過我已經勸他了,這十座莊園自然是給馬少爺準備的。」老萬連忙恭敬的說道。

「我問你,你要買這些地方幹什麼?看你陌生的很,也不是火狐城的人吧!」這年輕人負手而立然後圍繞艾伯亞不斷上下打量著他。

「這個,不便奉告,既然你們出的價高,莊園就歸你們好了。」艾伯亞說完也不想在此地多做逗留。

可他剛要離開,這年輕人一個閃身將其擋在了跟前。

「在火狐城,只要見到馬家的人都需行跪拜之禮,你不是火狐城的人還不知道這個規矩,所以我可以原諒你剛剛的無禮,行完跪拜之禮再走吧。」這年輕人淡淡的說道。

「你……」縱然艾伯亞的脾氣再好,可聽到這句話之後他還是忍不住心中生出了一絲火氣。

但他的理智卻在告訴他,馬家不能得罪,一旦主動和他們結仇,李江要成立宗門的願望只怕會更加困難。

活了這麼多年,艾伯亞有他的傲氣,可他更明白要做大事,眼前的屈辱只能忍受。

可就在他剛剛準備要行禮之時,卻聽門口出現了一聲炸雷般的聲音:「堂堂誅神閣長老,豈有對這種垃圾行跪拜之禮的道理,給我起來!」 驚雷般的聲音響徹這偌大的廳堂之內,回到火狐城李江直接釋放自己的感知力,瞬間便感應到了艾伯亞所在的位置。

所以艾伯亞和老萬他們的對話李江聽的一清二楚,他又怎麼可能讓艾伯亞對這個年輕人行跪拜之禮?

只是他這句話卻是讓所有人都愣住了,老萬如同看著白痴一樣的看著一樣。

竟然罵馬家的小少爺馬小雙為垃圾,今天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死定了!

他的身體已經止不住的在顫抖,臉上的冷汗更是在頃刻之間滴落而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完全是把他們推向了死路啊。

「你……你剛剛說什麼?我沒太聽清楚!」馬小雙也是愣住了,待清醒過後他再度看向李江問道。

「這種話我本來不想重複第二遍的,但既然你問到了,我就再說一遍,你只是一個垃圾明白嗎?這十座莊園老子要了,你要拿我怎麼的?你算個什麼東西讓他給你下跪?你馬家又能算個什麼東西?」

李江話音落下,一旁的老萬直接呆住了,他的思想似乎都已經在原地停滯了。

整個火狐城,從來沒有人敢挑釁馬家的威嚴,從來沒有,這也是馬小雙敢這般肆無忌憚的原因。

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究竟什麼來路,是他真有本事還是在這裡虛張聲勢?

馬小雙的一張臉在這些連串的問題下憋的通紅,他感覺自己的心臟在劇烈的跳動的,好像快要從嗓子眼兒里蹦出來一樣。

半晌過後,他終於憋出了一句話:「三……三叔,殺了他,給我殺了他,殺了這個對馬家不敬之人!」

馬小雙身後一名中年人點了點頭,作為常年陪伴在馬小雙身邊的人,他的職責就是保護馬小雙的安全,更重要的還得維護馬家的聲譽和利益。

化丹境大圓滿的氣息在這廳堂之內瞬間炸開,他身形如閃電般竄出直奔李江而去。

此刻他們之間的距離最多不過五米,在所有人眼中,他要拿下一個化丹境初期的李江簡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可見就在他身體剛剛來到李江跟前的剎那,卻見一隻大手忽然從李江身後探了出來。

這隻大手就好似拎著小雞子一樣將馬小雙口中的三叔揪了起來,他身上那種令人窒息的氣勢幾乎是在瞬間便已萎靡下來。

卻見三米高的火猿出現在李江身後,一股衝天而起的氣勢差點將整座建築給掀飛而去。

「敢對我家公子動手動腳,你他.娘找死不成?」火猿一聲怒斥,那恐怖的右臂肌肉頓時暴起,然後直接將這中年男子朝地面砸了下去。

轟隆一聲,地面在此刻轟然一震,一個巨大的深坑塌陷而下,一道道裂紋順著地面朝四周擴散而去。

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表情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到馬小雙口中的這個三叔胸腔直接塌陷而下,一口鮮血從其口中狂噴而出,接著,他便直接昏迷了過去不省人事。

寂靜,這碩大的廳堂忽然變得的安靜了下來,只有建築牆壁之上的裝飾物件不斷掉落地面砸出了清脆的響聲。

如果馬小雙之前是因為李江一句話而憤怒,那現在就是真正的驚恐。

要知道,他三叔可是化丹境大圓滿的實力啊,一個照面甚至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這頭三米高的大怪物直接將其打成重傷,難怪這個少年敢這般肆無忌憚的猖狂。

「你……你突破到靈嬰境了?」艾伯亞驚疑的聲音終於打破了此地的寂靜,火猿頓時笑著點了點頭。

「你敢……你敢對我馬家的人動手,你……你完了,你完了……」此刻馬小雙似乎已找不到什麼別的說辭了,只能下意識的用著他經常用的口頭禪看能不能嚇退李江。

「回去告訴你馬家的人,火狐城不是他馬家的,想要和我斗?隨時奉陪,滾吧!」李江冷哼一聲道。

馬小雙似乎還沒反應過來,還處於獃滯的狀態之中。

火猿頓時咆哮道:「我家公子讓你滾,你聽不到嗎?」

這雷霆般的聲音終於是喚醒了馬小雙,剩下的兩人帶著昏迷不醒的三叔飛一般逃離了此地。

「閣主,這樣……會不會太魯莽了,馬家能夠在火狐城一家獨大必定有他的厲害之處,我們剛剛來到此地……」

「沒錯,就因為剛剛來到此地,必須以雷霆手段告訴所有人,我李江沒那麼好欺負,既然要成立宗門,沒有點狠辣的手段怎能成事?」李江目光冷冽的說道。

此刻的他好似已經換了一個人,平時的他看起來陽光帥氣,可現在的他雙眼之中只有無盡的殺意。

艾伯亞精神一振,他似乎突然明白了,誅神耳墜選擇了李江,那麼他就一定有著其過人之處,也許這無畏的精神才是他身上真正的品質吧。

這一路走來,李江進步的速度無人能及,如果他做事唯唯諾諾,也許今天根本到不了這個程度。

「老萬,這十座莊園我買下了,經過剛剛發生的事,馬家應該是不會為難你的,如果你害怕的話,可以暫時和我們在一起,自然能保你安全。」李江淡淡的說道。

「呃……我,那好吧,只是……你們可得小心馬家,馬小雙這個人是出了名的有仇必報,而且馬家靈嬰境的強者不是一個兩個,他們絕沒有那麼好惹的,這種虧,馬家已經多少年沒吃過了。」老萬再度提醒道。

「知道,放心吧,我李江好像還從來沒怕過誰,準備接手莊園吧!」李江淡淡的說道。

此刻他們在準備接手莊園的事情,馬小雙卻是帶著一臉的驚悸和難以置信回到了馬家。

「你說什麼?你三叔被那些人打傷了?」馬小雙跟前一名中年人從椅子上站起來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說道。

此人便是馬小雙的父親,也是馬家家主馬戰軍。

馬家能夠在火狐城一家獨大這麼多年,他的功勞自然是位居榜首。

「是啊,您說那些莊園對馬家有用,我打算過去和老萬交易,讓他們退出,可那些人太強勢了,特別是後來來的那個傢伙,強的簡直離譜!」馬小雙悲憤的說道。

他自然是將整個事情添油加醋的陳述了一變,生怕這事兒鬧的不夠大。

「豈有此理,這些外地來的東西簡直沒把我馬家放在眼裡!」馬戰軍一拍桌椅憤怒的站起。

「爹,你得想想辦法啊,這些人一看就是有目的的,不能因為他們而動搖我們在火狐城的地位啊。」馬小雙急切的說道。

「先不急,搞清楚他們的來路再說!」短暫的憤怒過後,馬戰軍頓時恢復了鎮定。

能夠讓馬家屹立在火狐城不倒,馬戰軍絕不可能是魯莽之輩,李江他們敢這麼肆無忌憚,必定也是有著一些依仗的,在動手之前必須要將這些東西調查出來。

「毛三拜見家主!」門口,一道中年身影走進來恭敬的朝著馬戰軍行禮。

「有收穫了嗎?」馬戰軍頓時問道。

「回稟家主,此人背後的主子叫做李江,來自西荒之地,根據情報,他此次進入火狐城……和我們的目的一樣,打算開山立宗!」毛三頓了一下然後說道。

「什麼?開山立宗?」馬戰軍不可思議的看著毛三說道,自己馬家已經將籌辦宗門的事情準備的差不多了,這時候又來了一撥人要來火狐城開山立宗,這不明擺著沒將他馬家放在眼裡么。

「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是這樣的,他們要購買十座莊園準備安頓第一批到達的弟子和其它人員!」毛三苦笑一聲道。

「一群西荒之地的鄉巴佬敢來我火狐城開山立宗,還真沒將我馬家放在眼裡啊,很久都沒人敢這麼在火狐城放肆了,也好,既然如此,就拿他們再為我馬家立立威吧!」馬戰軍語氣冰冷的說道。

「家主,我們怎麼做!」毛三問道。

「開山立宗,第一步就必須要得到城主的允許,沒有官方的允諾和一紙文書,就沒人承認你的存在,只要我們再從中稍稍做點手腳,這個新成立的宗門不過就是個騙人斂財的工具,出不了幾天,他們自己都能乖乖滾出火狐城。」馬戰軍淡淡的說道。

「好,這一招秒的很,根本不用和他們正面交手,自己直接就會瓦解崩潰,因為他們不可能得到城主的允許來開山立宗。」毛三冷笑一聲說道。

「爹……用不用這麼麻煩啊,以我們馬家的實力和底蘊,要捏死他們還不容易嗎,拐彎抹角累不累啊。」馬小雙不滿的看著馬戰軍說道。

從小生活在溫室中的他哪能想到那麼多,既然自己人被打傷了,那我們就得反過來以雷霆手段報復他們,馬家又不是沒這個實力。

「小雙啊,你還小不懂,這個世界解決事情的途徑並不是只有武力一種,知道什麼才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本事,那就是權利,當你有了權利,即便你只是鄉野匹夫也能讓萬人對你俯首稱臣,那時候武力只不過是一介莽夫所為罷了。」

馬戰軍淡淡的說道,馬小雙則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四通啊,把你知道的馬家的所有消息全部告訴我!」莊園之內,李江看著身前近三十的四通說道。

對這個消息靈通的人,李江還是很在意的,不論任何時候情報消息永遠都是第一位的。

否則不管你做什麼都是兩眼一抹瞎,那樣會讓自己處於極度被動之地。

「呃……是這樣的,我已打算同意為你做事,所以這個費用……」

「哦?同意了?這倒是讓我意外啊,一個月的時間,我這算是通過了你的考驗和觀察嗎?」李江打斷他笑著說道。

「是的,理論上來說的確如此,好像加入你對我沒有任何壞處!」四通笑著說道。

「好,一個月一百萬靈石,如數發放給你,但前提我需要你的忠心,否則……我的手段想必你也明白的。」李江淡淡的說道。

「這點規矩我還是懂的,這樣吧,我先給你說說馬家!」

四通吸了口氣然後說道:「馬家,六十年前入駐火狐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之前的馬家只是一個很小的小家族,不過馬家家主馬戰軍的父親馬天龍當時好像得到了什麼奇遇,實力在短時間內突飛猛進,據說他直接從靈海境邁入了靈嬰境初期的層次。」

「對於這個小家族來說,這就是揚眉吐氣大展宏圖的事情,所以當時馬家以迅猛的手段清洗了火狐城多數稱霸的家族,在短短几年的時間內成功一家獨大。」

「這六十年間,包括馬戰軍在內,馬家一共誕生了六名靈嬰境的高手,化丹境的強者更是多達近百人,當然,這只是一個大概,我要說的重點,還是在他們和城主高求的關係。」

「近幾年來,高求幾乎都是以馬家馬首是瞻,可以說,他這個城主之位基本已被完全架空,所以現在的火狐城完全就是馬家的地盤。」

「可有一點要明白,在這裡開山立宗,就必須得到城主的允許,必須有那一紙官印,沒有的話,普通老百姓對你這個陌生的宗門沒有任何信任感,宗門根本不可能發展起來的。」

說到這裡,四通便停了下來,這些話中李江聽到的消息很明確。

但重點還是這個一紙官印,的確如四通所說,官方不承認你宗門的存在,即便你強行立宗,老百姓不敢來啊,萬一你這是斂財騙人的呢?

畢竟老百姓都生活在火狐城,對城主自然而然還是保有信任的,沒有這個機構,老百姓想要安穩的生活也不可能啊。

而且最主要的問題是李江他們並不是火狐城的人,老百姓就更加會保持懷疑態度了。

「那也就是說,這個官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新成立的宗門得到老百姓的認可對嗎。」李江問道。

「呃……是這樣的,但有一點你也要明白,假如你強行成立宗門,即便取得老百姓的認可,城主也一定會暗中打壓你的,因為你這麼做擺明就是沒將他這個城主放在眼裡嘛,即便沒有馬家這層關係,宗門以後的路也會很難走。」四通目光凝重的說道。

以這些日子他對李江的觀察,這個年輕人可保不準直接不去弄官印,自己以雷霆手段成立宗門,至於什麼城主的認可,或許他根本不看在眼裡,所以四通才會這麼提醒他。

「他要打壓那就讓他打壓好了,又沒人會攔著他!」李江淡淡的說道。

「不是,你怎麼不明白我說的……」

「我已經明白了,有你的這些消息已經足夠了,我要成立宗門並不需要一紙官印,偌大的火狐城憑什麼要他說了算?真要玩的話,我也並不介意讓這個城主換換人。」李江沒顧四通異樣的眼光然後直接走了出去。

留下四通一臉茫然的看著李江,他忽然發現自己剛剛的決定究竟是對還是錯,這傢伙好像完全沒聽進去自己說了些什麼啊。

接下來的時間,李江則完全投入到了宗門的建設之中,幾乎任何地方他都會親力親為。

「李江啊,只等你一聲令下,我會讓整個東玄宗的所有弟子前往火狐城。」葛秋雲笑著說道。

「這樣不太好吧,畢竟東玄宗是你們一手打下來的!」李江皺了皺眉頭。

葛秋雲來到火狐城也是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和來意,他的意思便是讓東玄宗完全歸屬李江這個新建的宗門之內。

「沒什麼不好的,天下是你們年輕人的,我這個老頭子已經不想管那麼多了,而且這些弟子能夠得到更多更好的資源用來修鍊,這又有什麼不好呢?哦對了,還有那個重力室的建造方法我也會一併帶給你,別忘了,你也是東玄宗的副宗主。」

對李江,葛秋雲是發自心內心的敬佩和感激,沒有他的話,或許現在所有一切完全都不一樣。

至少他葛秋雲絕不會還活在世上,早已死在了姬無夜或者那個李勁松的手中。

「好,如此我也就不再矯情了,多謝葛宗主的抬愛!」李江笑著說道。

「對了,這次來我還有個不太好的消息要傳達給你。」葛秋雲的神色忽然凝重了起來。

「嗯?什麼消息?」李江問道。

「古塔留下葛芸一個人離開了,據古塔所說,他不想連累身邊的人,他的事情他會自己去解決,我想一定是出了什麼事。」葛秋雲說道。

李江皺了皺眉頭,古塔的心事從未給李江透露過,但李江卻明白,他之所以為丁琳琳做事一定是有什麼苦衷。

或許有可能是丁琳琳手中抓著他的命脈把柄,如今看來,此事一定不小,否則古塔絕不可能扔下葛芸一個人獨自離開的。

「此事我會去查的,您放心吧,古塔的事我不會坐視不理。」李江點頭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