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艾小咪合上了書桌上的練習冊放回書包,又從身後取出一本厚厚的書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全程她都沒有看豐城爵一眼。

「艾小咪,你這是什麼意思?」

豐城爵的脾氣本就不好,好在他的情緒病不再複發了,否則換作是以前艾小咪如此囂張的態度早就被他狠狠修理了。

「如果你不滿意,那我們就分手好了,反正這是遲早的事情,我要做的就是一直在等你下達這個命令!」

艾小咪是個能說會道的女孩子,她不出聲並不是因為她軟弱,絕大多數時候她不說只是因為不願給自己和身邊的人帶來麻煩。

但是相反,一旦她開口了,那鐵定是會把對方氣到掀翻桌子走人的地步。

比如說現在,豐城爵一聽這話就被氣到了,他順手將桌上的東西全都掃下了地。

都說在一段感情中,女人要是心狠起來會比男人表現得更絕情。

敢情艾小咪如今就是這樣一個生動鮮活的例子正活生生站在豐城爵的面前。

女孩兒面對男人的惱怒不慌不忙,她彎下腰嫻熟地拾起了地上的書本,這些對她來說早就已經是見慣不慣的場面了。

「艾小咪,你要是再敢說出這樣的話,我就……」

豐城爵被女孩兒的行為氣到不行,但他必須克制體內極其容易爆發的衝動,因為他曾發過誓絕對不能再讓艾小咪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豐城爵,我們分手吧!」

「艾小咪,你是不是想死?」

艾小咪這丫頭就是個火把,她平時什麼都好,就是一旦和豐城爵鬧起脾氣來要麼冷戰,要麼就是誓死抵抗,這個時候的她倔強的就像頭牛,怎麼拉也拉不走。

「我不想死,我就是想和你分手!」

「為什麼要分手?理由是什麼?」

距離艾小咪將自己的真心奉獻給豐城爵也不過短短的一個月,而且在這短短的一個月內,男人確信自己已經獲得了一生都在追求的幸福。

但是艾小咪呢?

她的感受是不是也和他一樣,也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一生最最美好的時光?

「理由很簡單!豐城爵,我已經厭倦了,我覺得是時候該結束了。如果你願意,我們還是可以恢復以前的關係,我繼續做你的小看護。」

好一句輕描淡寫的厭倦,艾小咪幾乎都沒有估測過說出這番話後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就徹底激怒了一再隱忍的豐城爵。

「啪」的一聲,艾小咪感覺臉上火辣辣地疼,隨機臉上便出現了一個紫紅的手掌印。

艾小咪,你一定要忍住,不許哭,絕對不能在豐城爵的面前流眼淚!

艾小咪挨了男人的一巴掌之後疼得牙齒都在打顫,她知道以豐城爵的火爆脾氣能夠容忍自己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心好痛好痛,與此同時,艾小咪也被豐城爵的一巴掌徹底打醒了。

「豐城爵,就當作是我玩弄了你的感情,是我不對,現在我只求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我一馬。從此以後,我們互不相欠,我也不會再出現在你的面前!」

愛情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東西,雖然人人都憧憬愛情的甜蜜和美好,但是艾小咪卻把它視作禁忌。

大仇未報,她怎麼能夠讓愛情牽絆住自己前進的腳步呢?

不,不可以!

「艾小咪,你不要後悔!」

男人血紅的目子透射出兇狠的威脅,他從未想過自己有被人厭倦的一天,他也無法接受這一天的到來。

「我不後悔!」

豐城爵對於艾小咪來說註定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夢,縱使曇花一現美麗如夢,但也終究會有凋謝的一天。

「來人,把艾小咪關起來,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準放她出來!」

「豐城爵,你瘋了嗎?為什麼要關我?放開我,放我出去!」

挑戰權威的下場通常是慘烈的,艾小咪哪會想到豐城爵竟會這樣對待自己。

不就是分手嗎?不就是被女人給甩了嗎?不就是被對方拋棄和厭倦了嗎?

貌似這樣的感受,豐城爵應該不會陌生啊!

畢竟這些事,他以前都沒少干啊!

「豐城爵,快放我出去,我又不是你的奴隸,你憑什麼關我?」

「豐城爵,你這是非法禁錮,我要告你!」

「豐城爵,你聽到了沒?我明天還要上課,你怎麼可以這樣!」

艾小咪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個艾小咪了,可是豐城爵依然還是之前的那個豐城爵。

他想要的一切都會牢牢抓在手中,雖然人心很容易改變,但只要扣住了人,遲早有一天他就能重得她的心。 就這樣,艾小咪因對豐城爵說了一些氣話而被男人命令關了禁閉。

到了第三天,艾小咪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一開始,她還以為豐城爵在氣頭上才把自己當成囚犯一樣,可是在這期間,男人居然連面都不露,好像將她遺忘了一般。

「豐城爵,放我出去!你這個混蛋,我不是犯人,你不可以這樣對我!聽到了沒?豐城爵,快放我出去!」

豐城爵命人看守在他和艾小咪的卧室外寸步不離,每天除了送入一日三餐之外也沒人敢和她多說一個字。

如今就連管家芳姨也不允許接近這個房間一步,所以艾小咪可謂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艾小姐,爵少今晚有飯局,已經出去了。」

門外的保鏢為了不讓自己的耳朵受到長時間騷擾,終於大發慈悲地隔著門給艾小咪傳遞了信息。

什麼,豐城爵居然還有心思出去吃喝玩樂?

「混蛋!」

我的雙面先生 艾小咪當下是更加生氣了,這個可惡的豐城爵看來是鐵了心要將她一關到底了。

不行,她必須想辦法「自救」!

豐城爵的卧室朝南有一扇很大的窗戶,之前艾小咪也是為了逃離西山別墅試圖翻窗而逃,可結果險些被自己的冒失給害死。

「啊,好痛啊!我的肚子好痛啊,不行了,不行了……」

類似翻窗逃跑這樣的愚蠢行為,艾小咪是說什麼也不會再做第二次了。

或許,從電視劇里學到的一點小伎倆說不定可以派上用場。

「艾小姐,你怎麼了?你別急,我們現在就開門!」

門外盡忠職守的兩個保鏢很快就上當了,他們幾乎沒有任何的懷疑就為艾小咪打開了卧室的大門。

「好痛,我的肚子,我要痛死了。快,快送我去醫院……」

艾小咪體弱多病在西山別墅可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了,所以守在門口的保衛一見她捂著肚子鬼叫連天的根本就不會有絲毫懷疑。

「艾小姐,你忍著點兒,我們立刻就送你去醫院!還有,趕快打電話給爵爺……」

「不用了,豐城爵正在參加重要的工作晚宴,你們就不要打擾他了。我想我不是太嚴重的,只要去醫院配點胃藥就會沒事了……」

千萬不能讓豐城爵得知艾小咪假裝肚子疼逃離監禁的事,否則她就再也沒機會離開身後的這間卧室了。

開什麼玩笑,腿長在她艾小咪自己的身上憑什麼要受別人的擺布?

半小時后,艾小咪就被西山別墅的兩名保衛人員送到了醫院,幸虧今天不是薛紹值班,否則以他的火眼金睛一準能看出來女孩兒是在演戲。

「那個,我肚子好痛,要去下廁所,你們在外面先等我一下吧!」

重生異界好種田 艾小咪才到醫院就找了個借口離開了保衛人員的視線,之後聰明如她一溜煙就跟在別人身後火速逃離了現場。

「哈哈,沒想到還挺容易的嘛!」

看來只要豐城爵不在西山別墅里待著,艾小咪單憑自己機靈的小腦瓜還是能夠做成點事的。

可是問題來了,接下來她該去哪裡呢?

艾小咪前一秒還在沾沾自喜,后一秒就開始迷茫了。

黃金城可是豐城爵的地盤,即便艾小咪下定決心輟學回家現在就逃回鹿城也難以逃脫他的「奪命追捕」吧!

養父養母的家和工作單位,還有鹿城開發項目的決策權,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豐城爵的掌控中。

倘若艾小咪下定決心放棄一切、不管不顧的話,或許她還有機會可以擺脫豐城爵。

但事實上,艾小咪做不到丟下自己的養父養母以及還未展開報復的血海深仇啊!

夜晚的街道燈紅酒綠,艾小咪孤零零地走著,她的腦子裡裝了太多的顧慮和想法,她也知道這些都是不得不屈服於豐城爵的最大障礙。

然而,即便她知道就能怎麼樣呢?

此時此刻的自由不代表永恆,在艾小咪尚未想出一個能夠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案之前,她似乎只能選擇回去。

回去,再度回到西山別墅,再度投入豐城爵那個惡魔的懷抱。

「我好傻……」

艾小咪邊走邊想,越想就覺得自己越不知接下來的路該何去何從了。

如果此時此刻,她能立刻遇到一個擁有足夠實力和財力的人幫助自己去對付霍家那對惡毒夫妻的話,那一切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嘛!

貌似在這個世界上也不是只有豐城爵一個財雄勢大,所以艾小咪就應該想辦法擴充自己的交際圈,為自己多找幾條出路才行!

一開始,艾小咪的確是想著利用豐城爵的關係去多認識一些社會名流,可那個混蛋的佔有慾極強,他壓根就沒打算帶艾小咪融入自己的社交圈,就連一次讓她陪同參加宴會的機會都不曾給過。

如此一來,艾小咪妄圖攀上旁支的可能性也就等同於零了。

「爸爸媽媽,如果你們在天有靈的話就保佑我能夠遇到一個好心的貴人,這樣我就可以徹底擺脫豐城爵,也能一門心思為你們報仇了!」

哎,只不過上哪裡去找什麼好心的貴人啊?

擁有這樣的想法都只是痴人做夢罷了!

馬路上車流涌動,在這個紙醉金迷、富豪雲集的黃金城,又有多少人能夠體會得了艾小咪此時的心境?

又有多少人能夠真正地關心她、了解她,幫助她得到心靈的慰籍呢?

「嘀嘀,嘀嘀……」

艾小咪正對自己的未來一籌莫展之際,耳邊傳來一連串喇叭聲,她轉頭一看竟是一個身穿耀眼服飾的男森坐在跑車裡沖著她微笑。

這個男人是不是有病?大晚上的還戴著墨鏡,有必要這樣裝酷嗎?

艾小咪狠狠地白了一眼陌生男人,仰起頭自顧自繼續往前走。

「嘀嘀,嘀嘀嘀……」

那跑車男見她不理人,竟將喇叭按得更使勁了。

「喂,你有完沒完啊?」

暴力學徒 艾小咪忍無可忍,終於停下了腳步。

真是倒霉,她好不容易逃出了西山別墅,這還沒來得及多喘一口氣,居然又碰上了路邊的無賴。

這些個渾身上下被金錢包裹的無賴和當初的豐城爵有什麼不同,沿路搭訕調戲良家婦女早已成為了他們的家常便飯。

真是可惡,一想到這裡,艾小咪所有的怨氣就無法控制地爆發。

今天算這個跑車男自找苦吃,誰讓他不知好歹撞上了艾小咪的「槍口」,他就等著被罵個狗血淋頭吧! 哼,又是一個仗著口袋裡有些臭錢就耀武揚威、自以為是、自視甚高的臭男人!

回想艾小咪被豐城爵關在卧室當成囚犯對待的這幾天里,她終於體會到了失去自由和尊嚴的真實感受。

曾幾何時,艾小咪竟傻到被那樣一個男人勾去了心魂,以至於險些忘記了那些不該放下的仇恨。

再這樣留在豐城爵的身邊只會讓自己陷入永無翻身的地獄,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都會在虛無縹緲的情感中搖搖欲墜,這不是艾小咪想要的生活狀態。

這一世,她是為了仇恨而生,並且也只能為了仇恨而活。

所以,「滾,否則我就報警了!」

「還挺凶,不過……我喜歡!」

這是赫連寧拓第二次在路上遇見艾小咪,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緣分?

豐城爵的女人不但長相清純可人,而且脾氣也不似豪門名媛般做作,她每次鬧情緒的時候都非常真實,像極了一隻正在張牙舞爪的小野貓。

生動、有趣、可愛、純真——這便是赫連寧拓眼中的艾小咪。

「你這個混蛋,再不走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和豐城爵相處的日子久了,艾小咪顯然也被傳染到了火爆的壞脾氣。

奇怪的是,跑車男並沒有因此感到不快,相反卻是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

他笑著取下鼻樑上的墨鏡,藍寶石般的眼睛在路燈照射下顯得格外明亮且具有魅惑力。

這個男人是?

總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

跑車男美麗的藍眼與艾小咪閃爍的大眼相對而視,目光交匯之際似有一條電流在兩人之間涌動。

「啊,我想起來了,是你!」

「哈哈!」

「對了,你究竟是誰啊?」

「……」

艾小咪認得跑車男這張帥氣十足的俊臉,這不就是那天她去立峰集團找豐城爵時遇到的那個外籍男子嗎?

看跑車男的穿著打扮就知道他一定也是某國上流社會有頭有臉的人物,所以他那天出現在立峰集團……

「這是我最名片!」

赫連寧拓有些無語,他沒想到艾小咪竟會不認識自己,畢竟他也是個三天兩頭就會出現在八卦雜誌封面的「名人」,這一點和豐城爵簡直不相上下。

赫連寧拓?好奇怪的名字!

艾小咪接過名片歪著頭打量手中的名片,突然間腦中靈光一閃。

想起來了,赫然寧拓不就是原先想和霍氏聯手收購鹿城海濱開發區的那個M國國主嘛!

這麼說來,眼前的這個男人應該是豐城爵的對手,而且他和霍家的關係十分密切。

如此一來,這個赫連寧拓也就變相成為了艾小咪的敵人,因為只要是和霍家同坐一條船的都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我想我沒必要認識你這樣的大人物!」

有了先入為主的認知之後,艾小咪果斷將手中的名片扔回給赫連寧拓,這世間的險惡她已經看透了,所以這一世她不會再傻到讓自己陷入更複雜多變的境況里去。

「等一下!」

艾小咪的反應有些過激,赫連寧拓好奇自己究竟做錯或說錯了什麼才會惹得對方頭也不回就一走了之,將自己視作空氣來對待。

難道是因為他的身份嗎?

「小野貓,就因為你是豐城爵的女人,所以才不願搭理我嗎?」

艾小咪跑得很快,赫連寧拓開著車沿路追隨,只見女孩聽了這話后突然間停下了腳步,「我警告你,東西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艾小咪跑了幾步已經是滿臉通紅,她氣呼呼地沖著跑車裡的赫連寧拓,「我才不是豐城爵的女人,我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艾小咪竟被冠上了「豐城爵的女人」這樣的頭銜!

眾所周知,車禍前的豐城爵在上流社會的社交圈裡就是個花花公子,被冠上他的女人頭銜的那些女人個個都是沖著金錢和地位去的。

一個男人,只要是有錢有勢,那他的身邊就不會缺少一群貪慕虛榮的女人作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