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艾小咪的身份還有待考察,說不定她就是幕後黑手派在豐城爵身邊的卧底。

黃金城主的位子不是這麼好坐的,多年來夏致遠為豐城爵披荊斬棘不知道剷除了多少處心積慮想要害他的人。

事到如今,豐城爵應該已經切身體會到,在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一個人值得他信賴的,包括他的親人和夥伴。

「夏致遠,我現在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豐城爵皺眉,這幾天他的情緒還算穩定,而且現在艾小咪也回來了,他發現自己也找不到什麼可以發火的理由。

總之,他的心情就是很好。

「難道你真的愛上了一個比自己小十多歲的女學生?她都可以當你的女兒了。」

艾小咪和夏沫是同學,年紀相仿。

夏致遠和豐城爵是生死之交,夏致遠只比豐城爵大了幾歲。

故此,夏致遠無法理解豐城爵所做的一切!

「夏致遠,你……」

豐城爵氣極,為什麼夏致遠總是要拿艾小咪的年紀來和他說事,分明他自己結婚結的早,女兒也生的早,再說感情是兩個人之間的事,和年齡大小又有什麼相干。

豐城爵正值壯年,艾小咪花樣年華,即便是兩人日後真有什麼發展走到了一起,那不也是一件和和美美的事情嘛!

可是這些話從夏致遠的嘴裡說出來就變了味道,讓人聽了心裡直冒火。

「好了,我今天來不只是為了和你談鹿城的那塊地。」

豐城爵有病受不了刺激,夏致遠點到為止很快轉移了話題。

「說!」

豐城爵沒好氣地瞪著他,一腔怒火無處發泄,胸口悶得發慌。

他要不是看在對方是夏致遠的份兒上,早就一拳揍上去了。

「這是艾小咪的原話:夏沫,豐城爵是不會幫我的。」

夏致遠一直都在暗中派人監視艾小咪,豐城爵也是默認的,只是他萬萬都沒想到女孩兒竟會如此看待他們之間的關係。

艾小咪好像從頭到尾就只是把他當成一個病人來看待,有的時候她怕他,有的時候她緊張他,有的時候她躲著他……

無論艾小咪在豐城爵的面前如何表現,都彌補不了他們之間的疏離感。

「城爵,無論你對艾小咪抱有什麼樣的期待,我都希望你能夠懸崖勒馬。」

愛情是什麼?

夏致遠是過來人,他怎會不知?

他也曾經擁有過,憧憬過,美好過,可是到頭來……所有的幸福和快樂在金錢與利益的面前一併化為了烏有。

自此之後,他不再相信愛情,他只相信手中的權力和口袋裡的鈔票。

所以,夏致遠不希望豐城爵走他的老路,因為越有權勢的男人就越找不到真愛,越有財富的男人就越得不到人世間最平凡的感情。

在這之後,夏致遠走了,豐城爵則心如死灰般打開手邊的筆記本電腦。

艾小咪已經被保衛隊安全送達了西山別墅,這會兒她正一臉茫然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獃獃地看著前方。

「小咪,喝杯牛奶吧!」

管家芳姨按照豐城爵的吩咐,一日三餐都不忘給艾小咪增加營養。

「芳姨,我沒胃口,今天可以不喝嗎?」

艾小咪紅著眼一幅受盡委屈的模樣。

「可是少爺吩咐了你每天放學回家一定要喝一杯牛奶的,如果讓他知道了會不高興的。」

芳姨實話實說,端著牛奶面露難色。

「好,我知道了,那我等下再喝吧!」

為了不讓芳姨為難,艾小咪唯有乖乖地服從。

等到芳姨走了,艾小咪拿起面前的牛奶「咕嘟咕嘟」一口氣喝個精光,隨後如泉涌般的淚水奪眶而出……

「艾小咪,只是讓你喝一杯牛奶而已,你怎麼搞得像喝苦藥一樣?」

艾小咪今天究竟是受了什麼刺激?

即便她是誤會豐城爵有意收購鹿城開發區的那塊地,也不至於傷心難過成這個樣子吧?

她為什麼不開口來求他?

她為什麼連試都不試一下就斷定豐城爵會拒絕她的求助?

望著艾小咪傷心難過的樣子,豐城爵心裡是一陣接連一陣的煩躁,這還讓他如何專心致志地工作下去。

「回家!」

「是!」

如果薛紹沒有記錯的話,豐城爵今天晚上是要出席一個很重要的商務宴會,眼看距離宴會的時間就快到了,這怎麼就突然改變行程直接回家了呢?

何以念一葉扁舟 難道爵爺是有什麼東西落在家裡了嗎?

保衛隊的車飛速駛向西山別墅,豐城爵歸心似箭,汽車才剛停穩,還沒來得及等到薛紹為他打開車門就邁開雙腿飛也似地衝進了別墅。

「爵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保衛隊眾人面面相覷,他們還從未見過豐城爵神色如此慌張的時候。

「艾小咪!艾小咪!」

男人踩著匆忙的腳步一口氣衝進了自己的卧室,艾小咪此刻正早早地躺進了被窩裡獨自感傷。

「艾小咪,你怎麼了?」

豐城爵掀開被子似一陣風瞬間將女孩兒炙熱的身體團團包圍。

好燙,艾小咪發燒了?

難怪她一整天都無精打采,還時不時地掉眼淚。

「豐城爵,我……好難受。」

艾小咪渾身發冷,腦袋暈乎乎地感覺天旋地轉,她習慣性轉身投入男人溫暖的懷抱。

「乖,不怕。吃了葯就會好的,我現在就打電話讓秦昊過來。」

艾小咪怎麼好好地又生病了?

豐城爵心急萬分,掀開被子預備打電話去給秦昊,誰知女孩兒一把緊緊抱住了他身體,頓時淚流成河。

「嗚!不要走,不要離開我,不要走……」 艾小咪又生病了,一定是之前外傷還沒有痊癒,本來就虛弱。

外加她這幾天又是逃跑又是主動回來認錯的也是受盡了身心的折磨,這才……

「別走,我……我好冷。」

豐城爵剛一掀開被子,艾小咪就被一股冷風凍得渾身發抖,她下意識摟緊身邊的溫暖,淚水奪眶而出。

「好,我不走!」

豐城爵心痛難忍,自從他認識了艾小咪之後,每次見到她生病流淚,自己也會莫名跟著難受傷感。

他到底是怎麼了?

艾小咪對於他來說不就是一個名義上的小看護,每晚睡覺時需要用到的一個「小抱枕」嗎?

「嗚……媽媽,爸爸,我好冷!」

艾小咪發著高燒,額頭滾燙如火,她稀里糊塗地抱著身邊的豐城爵,還以為自己是在鹿城溫暖的家中。

從小到大,艾小咪只要一遇到感冒發燒,養父和養母都會衣不解帶地陪在她身邊,給她端水喂葯,抱著她一整晚講故事、念兒歌。

她好想好想回到那個時候的自己,每天都能無憂無慮、快快樂樂地學習,每天都能吃到養父養母做的可口飯菜,每天都能和自己喜歡的家人在一起。

「艾小咪,你清醒一點……」

豐城爵多少有些不樂意,在他的心裡是有多麼渴望艾小咪能夠把自己當成唯一的依靠,可是現在看來,他的願望無法成真了。

艾小咪暈沉沉地睜開了眼睛,男人的俊臉清晰地印入了她的眼眸。

原來是豐城爵,不是養父和養母。

她現在是在西山別墅,而不是在鹿城的溫馨小家。

「豐城爵?」

「嗯,是我!」

「你,怎麼會在這裡?」頭好暈,好難受。

「這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豐城爵抱著艾小咪的雙手被女孩輕輕地推開了,她剛才是太困太累了,才會下意識把身邊的人當成了自己的依靠。

「對不起,我有點不舒服……」

艾小咪硬撐著虛弱的身體下了床,沒想到腿一軟整個人向前倒了下去。

「艾小咪!」

豐城爵見狀立刻沖了過去,艾小咪一定是摔疼了,兩眼淚汪汪的一頭栽進了他的懷裡。

「艾小咪,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豐城爵忍無可忍,他一把抱起地上的女孩兒,重新把她塞回溫暖的被窩。

豐城爵這是在說什麼?

討厭?

艾小咪承認有的時候她是真的很怕豐城爵,特別是在他發病發瘋的狀態下。

可是除此之外,她覺得豐城爵這個人還是挺好相處的,話也不多,對她的要求也不高。

「沒有啊,我……從來都沒有討厭過你。」

這是艾小咪的真心話,她不知道豐城爵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那道是她做了什麼讓男人覺得不高興的事了嗎?

「那你為什麼不來求我幫忙?」

歸根結底,豐城爵就是在介意艾小咪親口說的那句「豐城是不會幫我的」,他的心也是因為這句話直到現在都莫名不爽。

「求你?幫什麼忙?」

艾小咪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她迷茫的目光中滿是不解。

「你今早聽見了我和助理的談話,所以就讓夏致遠的女兒幫忙去打聽鹿城的那塊地,有沒有這回事?」

復仇嬌妻:錯愛冷情總裁 豐城爵很是生氣,為什麼艾小咪無論遇到什麼問題第一時間都不會來找自己幫忙,分明以他的身份和權勢就算再大的問題也能幫她迎刃而解的。

可艾小咪偏偏就是不願這麼做,擺明身邊有根那麼粗的大腿可以抱,她非要去找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夏沫幫忙。

「我,你……你都知道啦?」

這下糟了!

豐城爵現在一定是在責怪她早上偷聽了他和助理的談話,可是天地良心,艾小咪那時真的不是有意偷聽,是無意間聽到的。

早知如此,艾小咪就不應該讓夏沫去她父親那裡幫忙打聽的,她怎麼就忘了夏致遠和豐城爵之間的關係了,真是糊塗啊!

「豐城爵,我可以發誓,今天早上我真的是無意間聽到你們的談話,不是故意去跟夏沫說的。」

要是讓豐城爵誤解了艾小咪的用心,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

「艾小咪,我現在不是在和你談論今天早上的事。我是在問你,為什麼你想知道鹿城的事不直接來問我,而是跑去學校問一個外人?」

沒錯,這才是豐城爵真正介意的地方。

外人?

豐城爵怎麼能把夏沫說成是外人呢?

夏沫是艾小咪的朋友,也是她在豐城大學唯一值得信任和喜歡的知己。

「夏沫不是外人。」

所以艾小咪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言下之意,她除了去問夏沫還能從誰那裡了解到有關收購鹿城的開發情況?

「夏沫不是外人所以你就跑去問她,那我算是你什麼人?在你的心裡,我居然還不如那個,那個……」

豐城爵的情緒忽而激動起來,他按著艾小咪的肩膀使出全力控制住體內即將爆發的怒火。

要忍耐,一定要忍住!

艾小咪現在還病著,她根本就承受不了男人發怒后的野獸般折磨。

「豐城爵,不是這樣的。我,在我的心裡,也沒有把你當成是外人啊!」

男人的胳膊在不停顫抖,每次發病之前,艾小咪都能清楚感應到豐城爵不受自控的痛苦。

「艾小咪,那你究竟把我當成什麼人?」

「我,我……」

男人的額角滲出星星點點的汗水,艾小咪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做任何的措施,豐城爵回頭就得把整間卧室都給拆了。

硬著頭皮,艾小咪閉上雙眼用力地吻上了男人冰冷蒼白的雙唇:「豐城爵,求求你冷靜下來。我知道是我錯了,我不應該遇到問題就第一個跑去問夏沫的,以後我再也不會了!還有,我從來都沒有討厭過你,也從來都沒有把你當成外人來看待。在我的心裡,你是一個,你是一個……很重要的人!」

是的,豐城爵在艾小咪的心中是很重要的存在,因為她始終都不清楚這樣的存在究竟意味著什麼。

可是直覺告訴她,豐城爵對於艾小咪來說就是很重要,是她難以割捨的,是她想方設法促使自己去保護和幫助的重要存在。 豐城爵在艾小咪的心目中,居然會是一個……重要的人?

她並不討厭他,也從來都沒有把他當成外人來看待,他在她的心目中居然是重要的存在?

「艾小咪,你是真心的?」

還是擔心他病發隨口胡扯哄騙他高興的?

豐城爵目光迷離,他緊按著艾小咪肩頭的大手微微顫抖,狂亂的心跳無法自控地折磨著男人堅強的意志。

艾小咪抱住豐城爵,用她滾燙的體溫緊緊裹住男人冰冷的身姿:「是真心的,我發誓!豐城爵,深呼吸,沒事的,很快就會好的……」

豐城爵的心臟跳得好快,艾小咪心裡怕極了,她知道豐城爵受不了刺激,她擔心男人病發之後身體難以負荷這麼沉重的壓力。

「嗚……豐城爵,求你冷靜下來。求你,千萬不要有事。求你,不要離開我……」

艾小咪又哭了,這一次,她的眼淚是為了豐城爵而流,她的心也是因為豐城爵的痛而痛。

「艾小咪,如果我死了,你就不會再受到任何的傷害了……」

豐城爵忍受著躁動的心跳,撩起女孩兒披肩的秀髮露出雪白脖勁上未能痊癒的掐痕。

「不會的,你不會死的。我沒事的,我真的沒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是無心傷害我的,我都知道……」

這一刻,艾小咪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作同病相憐。

她和豐城爵各自都擁有著常人無法言喻的痛楚,雖然她的痛楚絕大一部分是拜了豐城爵所賜,但人生在世總會遇到或多或少的挫折和磨難,這都是天意,不是輕易就能扭轉的。

豐城爵被怪病折磨得有多痛苦,艾小咪深有體會,而艾小咪被豐城爵傷害到有多痛苦,豐城爵同樣也能感受到她的感受。

艾小咪真的是一個很善良很善良的女孩兒,即便她被豐城爵折磨到遍體鱗傷、身心疲憊都不曾將怨恨埋在心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