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若是她能把他勾搭了……

哪怕不是做夫妻,只是做床伴也好。

李蒙心神蕩漾,望著楊樂的眼睛也媚眼如絲。

楊樂湊到她耳邊,咬著她的耳朵說:「蒙蒙,我們出去喝一杯?」

李蒙害羞的點了點頭。

楊樂起身先離開。

李蒙坐了一會兒,然後才離開了座位。

兩人一先一后的出去,房間里其他人自然注意到了他們的異樣。

可沒人說他們怎樣。

或者說,沒人敢說他們。

*****

走廊里,李蒙跟著楊樂一出來,就被他粗暴的擠壓在了牆壁上。

李蒙緊張的看著走廊通道的兩側,說:「宮宸,在這裡不好吧?我們換個地方……」

「這裡為什麼不好?被別人看到,豈不是很刺激?」

楊樂俯首湊到她跟前,一臉邪氣的說。

他嘴裡的酒氣和男性的氣息,噴洒在了李蒙臉上,熏得她有些醉醉的。

李蒙鬼使神差的說了聲好。

楊樂嘴角一勾,俯首親上她的嘴巴。

兩人打的火熱,走廊的另一頭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躲在盆栽后,朝著他們的方向,迅速的拍下了幾張照片。

楊樂餘光里瞥到那抹身影,對李蒙說:「我們去隔壁的包廂。」

「好。」

楊樂拉著李蒙的手,往隔壁的包廂走。

咔嗒——

門關上,不遠處偷拍他們的身影悄然離去。

包廂里,李蒙在楊樂關上門后,立刻糾纏了上去,可沒等她碰到他,楊樂忽然大力的把她推開。

李蒙一個不妨,跌倒在了地上。起初她還以為楊樂是失手,可當起身看到楊樂陰沉的臉色,這才意識到不對。

李蒙一時有些愣住了:「宮宸,你這時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不明白嗎?」楊樂唇角劃出一抹惡劣的笑容:「李蒙,你不過是我玩玩的對象罷了,連給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李蒙聽到他這句話,臉色變得煞白。就在剛才,她還在嘲笑裴娜,可現在她成了自己嘲笑的那類人。

楊樂看著臉色難看的李蒙,走到她跟前,鉗住她的下巴,冷聲說:「這張嘴可真是臟,髒得讓人想到廁所里的屎。」

他的力道越來越發,李蒙幾乎能聽到自己下巴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疼痛到了極點,李蒙忍不住痛呼出聲。

楊樂冷笑了聲,道:「知道疼了?知道疼了,下次就別亂說話,否則我讓你再也說不出話來。」

話說完,他將李蒙像是扔破布一樣,丟在了地上,大步的離開。

李蒙朝著他的背影,低聲的呢喃:「楊樂,其實你在乎那個姓裴的對不對?」

他在乎那個人所以用同樣的方式來羞辱她!

楊樂卻是沒聽到李蒙的話,他頭也不回頭的往前走。

很快,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第1197章選擇

一夜沒能安眠,葉簡汐睜開眼睛便開始刷新聞,裴娜那條新聞依然沒有刪除,不過同時出現了另一則報導,卻是將關於裴娜的那條新聞壓了下去。

這條新聞依然是關於楊樂的,說的是他跟昨天晚上跟一位李家的千金李蒙,在酒店的走廊上火辣的熱吻,最後還跑到隔壁的包廂「一運動」,剛好被守株待兔的媒體逮個正著。

裴娜的風波還沒過去,就這麼胡作非為。媒體自然也不客氣,把楊樂與李蒙的緋聞送上了頭條。

一同扒出來的還有楊樂的身世,說他母親曾經是宮家老爺子的情婦,曾經紅極影視圈的明星,因為宮家老爺子的原配看不慣他母親,所以被迫流落在外。如今失散了十七年的兒子回歸,宮家老爺子把這個兒子當成了寶貝,可也因為出身問題,這位宮家的小兒子,品性有些敗壞,除了風流隨了宮老爺子,這位宮家的小公子,吃喝嫖賭無一不沾。

總之報導里把楊樂寫的挺不堪的。

葉簡汐看到這則新聞,只覺得解氣,撇開他的身世不說,這報導里其他說的全都是真的!

楊樂這個魂淡就是個品性低劣的花心大蘿蔔!

真是活該被這些媒體罵!

葉簡汐暗暗地在心裡罵了楊樂好一會兒,冷靜下來又覺得這個新聞出的實在是太恰到好處了,之前外界都在罵裴娜是小三,如今網路上那些罵聲,有一半沖著楊樂去了。

這個時候,哪怕宮家不管這事,僅他們單方面發布聲明也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提醒洛琛去發布聲明后,葉簡汐又去找安老爺子,把裴娜的事情說了下。昨天沒說,是不想麻煩安老,可如今沈家不肯把報導撤下去,終究是對裴娜不好。她想來想去,還是想求老爺子跟沈家那邊的人說一下,或許沈家的人願意放裴娜一馬呢?

而這件事不適合洛琛出面,畢竟裴娜是她的朋友,而非洛琛的。

安老爺子聽她說了事情,道:「那我盡量試試,不過最後的結果如何,我不能保證。」

葉簡汐說:「安爺爺,這件事本來就是我讓你費心了,哪裡能求你百分百辦成?只要你能出面,我就很感激了。」

安老爺子笑著說:「你這孩子,總是跟我這麼客氣。」

******

答應了葉簡汐,安老爺子立刻聯繫了沈家那邊。

沈家老爺子回應道:「安老,按道理說,你親自開口了,這件事我應該答應你。可事關我們家孫女的幸福,這件事我沒辦法應下,抱歉。」

安老爺子沒想到沈家態度如此強硬,不好意思再同他們執拗下去,可還是順便問了句:「我能問一下,你們為什麼獨獨不肯放過裴娜嗎?」

明明楊樂曖昧的對象不止裴娜一人,怎麼沈家就非抓住裴娜不放?

這是安老爺子無法理解的。

而沈家那邊為了不與安家結仇,把理由告訴了安老爺子,就在這則報導出來的前一天,沈家接到了一份郵件,裡面是楊樂跟裴娜的種種。沈含煙看到那些資料大受打擊,非鬧著要跟楊樂解除婚約。他們這才知道,楊樂跟裴娜不清不楚了那麼多年,而且很有可能,楊樂打心底里喜歡這麼一個女人。

沈家和宮家兩家聯姻,是一早就定下的。

自然不可能因為一個女人隨隨便便毀掉。

既然沒辦法毀掉婚約,那就只能讓裴娜跟楊樂一刀兩斷,他們以後老死不相往來,沈含煙才能跟楊樂好好的在一起。

於是針對裴娜的報導便在沈家的授意下,被全面發放了出來。

沈家這麼做,一是給裴娜一個警告,讓她識趣離楊樂遠一些,否則他們接下來會有更加激烈的手段;二是想試探試探楊樂的態度,若是楊樂因為這件事而跟沈家鬧,那說明他很在乎裴娜這個人,那他們沈家只能另外選一個人,作為沈含煙的未來丈夫。

沈家把緣由一一的到來。

安老爺子聽了,也明白了沈家是鐵了心不肯放過裴娜了。

他跟沈家老爺子說了聲謝謝。

掛斷電話后,安老原本想去找簡汐把事情說清楚,然而腳剛踏出門口,忽然覺得這事情有些不對勁。

——是誰給沈家寄過去的郵件?

按道理說,裴娜普普通通的一個人除了沈家這個仇家,應該沒惹到其他的人吧?

安老爺子腦海里忽然滑過,之前他跟蕭雁南談話的時候,裴娜似乎在一旁偷聽的事情。

安老爺子拿起電話,撥通了蕭雁南的號碼。

電話一波出去便被接通了。

安老爺子開門見山,問:「蕭雁南,裴娜那邊的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

「安老,你怎麼會懷疑到我身上?」蕭雁南聲音里透著笑意,「說不定是沈家的人知道了,她背著沈含煙,偷偷跟楊樂偷情,這才發怒對她下手呢?」

安老爺子本來還懷疑的,可聽到他這番話,確定了的確是他做的事情。

「蕭雁南,你還有沒有底線?裴娜無權無勢,你犯得著跟她過不去嗎?」

「安老,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無權無勢的人才容易下手,有權有勢的反倒不好下手了。再者說,裴娜也不是無辜的,如果不是她多嘴跟葉簡汐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葉簡汐怎麼會反口,不讓我帶走天寶了呢?她現在所受的一切,都是她應得的,你說是不是,安老?」

安老爺子聽到他這番話,不由得一震。

原來蕭雁南在這裡等著他!

蕭雁南折騰裴娜,不過是在敲山震虎,讓他別在洛琛和簡汐的面前說什麼。否則,蕭雁南會像對付裴娜一樣,對付安家的人。

安老爺子一生鮮少受到人威脅,眼下被蕭雁南威脅,也是他將不久於人世,沒辦法好好的護著自己的獨孫女。

此時此刻,安老爺子恨不得撕破臉皮,同蕭雁南拼個你死我活!

可最終想到妞妞,這股心頭的火氣,被他硬壓了下去。

不行……

蕭雁南的眼線遍布整個帝都,他想對誰動手,簡直是易如反掌。

若是他對妞妞下手,安家傾盡全力里或許護得住。

可他能賭得起嗎?

安家只剩下妞妞一根獨苗了,萬一她出了什麼意外,他到了另一邊,也無顏面對墨卿和颯颯。

蕭雁南早就料到了安老爺子不會跟自己撕破臉皮,畢竟他那個寶貝曾孫女,可是他的軟肋。

一個人被人抓住了軟肋,那幾乎要等同於任由人宰割了。

蕭雁南笑著說:「安老,你們不出聲,我把天寶帶走,慕家剩下的人都會好好的。只是犧牲一個絲毫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而已,有什麼可糾結的呢?你說,是不是,安老?」

安老爺子只覺得一陣氣血上涌:「蕭雁南,你這麼做,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怕的話,我就不會這麼做了。」

蕭雁南無所謂的回應。

安老爺子不想再跟他說一句話,於是掛斷了電話。

站在原地,想著蕭雁南的話,再想著裴娜和天寶,安老爺子只覺得一股悲愴從胸腔里洶湧而出,他自問一生無愧於心,可臨踏入墳墓之前,卻對不起這麼多的人。

將來簡汐和洛琛若是知道了真相,會對他這個老頭子有多失望……

心裡兩個念頭不斷的掙扎,一會兒安老爺子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洛琛,一會兒他想到了墨卿和颯颯臨死之前,拜託他好好照顧妞妞的畫面。

不知想了多久,安老爺子忽然感覺到眼前一陣陣的暈眩。

他扶住床,想要坐上去休息一下。

可剛伸出手,身體忽然失去了力氣,噗通一聲,直直的栽倒在了地上。

房間外,傭人聽到裡面傳出來的聲音,不放心的往裡面看了一眼。

這一看之下,不由得驚慌失措。

「來人啊!快來人啊!老爺子暈倒了!」

*******

葉簡汐剛準備出門,那邊傭人就匆匆的跑了進來,說安老爺子出事了。

她的臉色連著變了幾變,然後一句話也不說,立刻朝著安老爺子的卧室那邊跑了過去。

到了門口,葉簡汐看到守著的傭人,問:「叫了急救車沒有?」

「已經叫了,不過在路上。」

葉簡汐探了探安老爺子的鼻息,他氣息微弱的幾乎感覺不到,心裡一沉的同時,她說:「不要等急救車過來了,開車直接送過去。半路上能碰到急救車,便中途轉移。」

「是。」

安管家很快安排了車,四個傭人合力把安老爺子抬了上去,葉簡汐趁機給慕洛琛打了電話,告訴他家裡這邊出事了。

慕洛琛在電話里說,他會很快趕回來,讓她先跟著去醫院。

葉簡汐說了好。

車子一路呼嘯著往醫院駛去,開到迎賓大道時,和急救車接上了頭,醫生和護士檢查過安老爺子的情況,立刻開始對他進行了緊急的搶救。

葉簡汐在旁邊看著安老爺子沒有血色的臉,一顆心就在了一起……

車子行駛了十分鐘,駛入了醫院。

安老爺子被推進了檢查室,做系統性的檢查。 第1198章疑心

慕洛琛不久后趕了過來。

看到他的那一刻,葉簡汐鬆了口氣,緊繃的神經也緩和了下來,而這一冷靜下來,她才發現自己的手腳冰冷的沒有任何溫度。

慕洛琛握住葉簡汐的手,暖了好一會兒,這才讓她的手回了溫度。

兩人在急救室外面等了大概兩個多小時——

安老爺子依然沒有出來的跡象。

慕洛琛看她緊張的厲害,拍了拍她的手,對她說:「簡汐,你告訴奶奶,我們延遲回去沒有?」

葉簡汐搖了搖頭:「還沒來得及通知。」

「那你去告訴奶奶她們吧,免得忙起來忘記了,到時候讓他們白等。」慕洛琛說。

葉簡汐說了聲好,然後走到一旁去給慕老太太打電話。

電話接通——

葉簡汐告訴慕老太太,妞妞捨不得安老爺子,所以他們可能要在帝都這邊再留一段時間,等差不多快過年的時候回去。

慕老太太說:「沒關係,你們想什麼時候回來,給家裡打電話就成了。」

「嗯。」

……

掛了電話,葉簡汐想了想,把照顧安老爺子的幾個傭人都照過來,讓他們別把安老爺子昏倒的事情說出去,免得讓妞妞聽到不好。之後,她又找了管家,讓他回家裡囑咐家裡的傭人,對妞妞守口如瓶。

安管家很快離開。

再折回到急救室跟前,安老爺子依然在急救室里,不過出來了位醫生,跟他們解釋安老爺子的病情。

「安老先生年事已高,本身心臟就不怎麼好,這次是怒急攻心,導致血管應激性的破裂,我們已經在做修復手術,手術的成功率很高,只是以後他不能再收到刺激了,你們做家屬的應該在這方面多注意些。」

聽到醫生說的話,葉簡汐愣了愣。

氣急攻心?

老爺子是被氣到了,才會引發的舊疾?可她離開安老爺子那邊,也不過才半個小時的時間。期間也沒聽到安老爺子接見其他的客人,難不成是安老聯繫了沈家的人,被他們家給氣倒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她的罪孽可真是深重了。

葉簡汐心裡無法抑制的內疚。

她把自己的想法跟慕洛琛說了。

慕洛琛漆黑的眼眸里露出懷疑,他了解安老,並非是那種為了別人的兩三句諷刺之言就生氣的人。而且,就算安老為裴娜說清,那沈家頂多拒絕就是,何必為了這點小事就跟安家為敵?

說安老為了沈家的事情生氣,根本解釋不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