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若是平時,就算是發現了窺視的目光,他或許也不會這麼敏感,但是最近一段時間,他接二連三的出事,可以說,是正值風波四起的不平靜的時代,他不能不小心謹慎一些。

當然,所有這些的準備,他都是在暗中準備的,他的臉上,依然還是保持著一種平靜,什麼也沒有和唐胖子說。

一來,事情還沒有搞清楚,他覺得沒有必要嚇到唐胖子,二來,如果真的遇到什麼高手襲擊的話,就算告訴唐胖子,也沒有什麼意義,反而可能打草驚蛇,讓他平添慌亂,反而不利於他保護他。

而當蕭易轉過頭,看清楚前面的小道上那道目光來源的時候,他的心中,頓時不由得暗暗的慶幸自己剛才的明智的選擇。

對面,並不是他之前想象的那些情形,沒有什麼國際殺手,或者什麼超級高手……

那道目光,也沒直接消失,而是依然還在那裡……

甚至,在看到他的目光望過去的時候,那道目光的注視,更加的直接,更加的強烈了……

是他?

他怎麼回來了?

看清對面的那道目光的主人,蕭易的臉上的神色,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

自從蕭易來到g市之後,和他有過衝突的人,並不算是少,基本上,大多數的人,蕭易都已經完全忘記了,很少會記得他們,因為,說一句不客氣的話,對於他來說,那些人,基本上就是一個螻蟻一般的存在,一頭雄獅,一條猛虎,是不可能會一直記得某隻曾經不小心從他的眼前,腳邊爬過的螞蟻是誰,長什麼樣兒的。

但是有幾個人是例外的,而對面的這個人,正是其中之一!

儘管已經有段時間沒有見過,對方的身上,發生了一些變化,但是蕭易還是一眼便認了出來,對面的那個少年,正是那個曾經打王青青的主意的叫金小寒的小子。

他當時不是走了嗎?

怎麼又回來了?

蕭易並沒有去理會金小寒投來的那股強烈的目光,只是眉頭微微的蹙了起來,他之所以記得這個傢伙,除了因為這個傢伙,實在太招人討厭之外,就是因為,這個傢伙,當初跑掉了。

他當時心中還暗暗的可惜了一下,本來他已經準備收拾他了。

不過對方跑了之後,他倒也沒有去追殺什麼的,他也不是那種趕盡殺絕的人,在他看來,對方當時選擇離開,應該是知道了他的厲害,也是識趣的選擇了退去,應該不會再對王青青構成任何wēixié,只要不再對王青青構成傷害,他自然也就懶得去理他了。

沒有想到,時隔半年多,他竟然又再次出現了。

在蕭易的目光,落在金小寒的身上,眉頭皺起來的時候,金小寒的目光,也在緊緊的盯著前面的蕭易。

他是今天才剛剛從醫院出來的。

一般人被人折斷了雙手之後,骨頭斷裂的話,沒有兩個月,是絕對休息好轉的,但是他本身實力已經到了鍛骨期,體質遠勝於常人,而且他的師父在他下山的時候,也給他送了一些好的藥膏,雖然比不上蕭易的那種藥膏這麼好的效果,但是也算是一些珍品,效果遠勝於市面上的那些普通藥膏的。

短短十多天的功夫,他便在一眾醫生連連的表示,這是醫學上的奇迹的驚嘆聲之中,出了醫院。

出師第一戰,便出師不利,受了如此奇恥大辱,他的內心之中,滿腔的憤恨,自然不甘於就這麼算了的,在出院之後,第一件事情,他便帶上了馬仔張兵,直奔了學校而來。

當然,他們直衝過來,自然也不是為了報仇,儘管金小寒的心中,對於那個叫北晨風的人,充滿了憤恨,恨不得剝他的皮,吃他的肉,但是他畢竟還是沒有完全被仇恨迷失理智的,他很清楚,他現在肯定不是那個北晨風的對手的,輕易找上門去挑釁,只是自尋死路,他過來學校,主要的目的,就是打聽一下這個傢伙情況。

在搞清楚對方之後,才好設定計劃,才好下手。

結果沒有想到,還沒有來得及去打聽到任何那個北晨風的消息,便看到了前面那個方向的校道上,他最恨之入骨的蕭易,正滿面春風的陪著一個胖子迎面走過來。

他的目光,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向他投去了一個仇怨的目光,這才引起了蕭易的注意。

而他也沒有想到,自己這麼遠遠的看一下,蕭易竟然好像也感覺到了,也轉了過來,目光向他掃了過來,而蕭易的那種淡然的,彷彿渾然沒有把他看在眼裡的那種討厭的目光,一下子就讓他體內的那些原本被他極力的壓抑著的怒火,仇恨之火,全部熊熊燃燒了起來。

一邊目光緊緊的盯著蕭易,他的拳頭,甚至都握緊了起來,咯吱的作響,他已經準備出手了。

該死的,你他媽的還以為我是以前的那個我,還以為你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高手嗎!

你他媽的現在在我的眼裡,就是一個渣!

等一下,看我打扁你的那張臉,打得遍地找牙,滿地吐血,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實力,我看你還能不能像現在這樣,一副拽得二八五的樣子! 「金少,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們還是先忍一下吧,反正這麼長時間都忍過來了,等我們先搞清了那個北晨風的來頭之後,再看看怎麼收拾這個傢伙。」

感覺到金小寒好像忍不住的要暴發的樣子,旁邊的張兵連忙小心的道,要是沒有上次在教室里的事,金小寒要暴發上,直接上去收拾蕭易,他絕對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的,但經歷了北晨風的事情,知道了有北晨風這麼一個存在之後,他的心中,便已經生出了陰影了,這裡可是學校裡面,萬一金少現在動手,引起大的動靜,又惹來了那個可怕的北晨風的話,那可就慘了。

「哼,就先饒他一條狗命!」

聽到北晨風三個字,金小寒的內心,那沸騰的熱血,也一下子冷了下來,在沒有搞清楚北晨風的來頭,沒有想到怎麼對付他之前,他還確實不敢在這裡輕易的動手,雖然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沒有少在張兵面前罵北晨風,把他說得狗血淋頭,但是,那天北晨風的那種強勢和霸道的手段,還是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里,他說的那句話,更是幾乎在他的心裡,像長了芽,生了根一般。

他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不甘的神色,但是握緊的拳頭,卻是鬆了下來,在狠狠的瞪了一眼蕭易之後。便轉過頭,快步的向前走了。

看到金小寒控制住了自己,沒有直接衝動的動手,旁邊的張兵抹了一把冷汗,也趕緊的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老大,怎麼了?你認識那個人嗎?」

唐胖子也看到了金小寒和張兵,眼裡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金小寒並不是數學院的,而且蕭易和金小寒的矛盾衝突。他也並不是很了解,再加上金小寒經過半年之後,變化也挺大的,所以,他對於金小寒。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

「嗯,一個老熟人。」

蕭易回過神來,望著前面金小寒的背影,眼裡閃過了一絲寒光。

「老大,那傢伙看起來很拽呀,要不要我們上去收拾教訓一下他?」

在之前的時候,唐胖子便感覺到。對面的那個傢伙的眼神,並不是很友善,和蕭易好像有些不太對勁的樣子,聽到蕭易的話語。唐胖子立時便完全確定了,蕭易和對面的那傢伙,確實是不對路的,他的眼眸之中。立時便閃過了一絲寒光。

自從堅持練了蕭易教給他的那些柔術之後,他的身手。在普通人之中,也算得上猛男一個人,普通三兩個壯漢,都不在他的話下,他的自信心,也是大大的增加,也是越來越大膽,越來越不怕事兒了。

更何況,他的身邊,還有一個蕭易這樣的高手,他自然更加不會知道怕為何物。

「算了,一個跳樑小丑而已,不必理會,走,咱們去喝咱們的酒去吧。」

蕭易收回自己的目光,淡淡的笑了一下。

在剛才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蕭易確實有一種要直接上去,收拾這個討厭的傢伙的衝動,剛才金小寒望向他的時候,眼裡的那種仇恨的光芒,他自然是看得見的,不過他對這個倒不在乎,他要來報仇的話,他有大把的手段,讓他知道死字怎麼寫,他之所以動殺手,主要還是擔心他對王青青不利。

但是終究,他還是忍住了,這裡畢竟是z大,還是盡量不要在學校裡面搞出什麼事來的好,而且,暫時的情況,他也相信,就算是金小寒想要打王青青的主意,也絕對不是這麼容易的,他安排去照顧王青青的老男人,可不是吃素的,如果他敢去打王青青的主意的話,絕對會夠他喝上一壺的。

哼,金小寒,不管你回來幹什麼,但是你最好老實一點,若是敢再次去打青青的歪主意的話,我絕對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在收回目光的一刻,蕭易的心中,一道殺機,一閃而過。

「行,走,喝酒去!」

唐胖子雖然實力大漲之下,自信心漲了不少,倒也不是那種爭勇好鬥的人,見蕭易好像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唐胖子便也不再說什麼,哈哈一笑,便回到了喝酒的事情上面,搭著蕭易的肩膀,便向著前面走去。

……………………………………………………

k歌之王ktv。

是z大附近眾多ktv之中的一家,由於對於消費群體的精確位,設定出來的滿足符合學生群體的消費價格,以及花高價打造的較好的音響設備效果,再加上一些比較行之有效的營銷手段,令得它非常快速的,便在學生群體之中,打響了名氣,打開了一片的市場,自從開業以來,幾乎每一天,生意都是火爆的。

而今天,隨著一部分學生期末考試的結束,生意更是火爆非凡!

很多的學生們,都選擇在這個時候,約出來ktv吼上幾嗓子,一是發泄一下之前一段時間,繁忙的複習,以及考試的過程之中,積壓的那種巨大的壓力,二來,很重要的一點,也就是,期末考試結束了,便意味著,一個學期結束了,暑假到來了!

暑假到來,很多的學生們,都是要回家的。

在z大上學的這些學生們,大多數來自於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這就意味著,在接近兩個月的時間裡,大家也算是小告別了。

這個時候出來k歌一下,吼一下,聚一下,也算是大家互相告個別的意思。

坐在k歌之王最大的百靈包廂,王青青的神情,顯得有些不太自然,和很多女孩子一拿起麥,就脫不開手,對於唱歌這項活動熱衷得要命不同,對於唱歌,王青青其實非常的不感冒,由於從小便沒有什麼條件,所以,她在聲樂上,從來都沒有怎麼接受過訓練和學習,唯一上過的音樂課,就是在小學二三年級的時候,學校開設的。

但那個時候,她們村裡根本就沒有什麼好的音樂老師,那僅有的幾堂音樂課還是一個由原來教數學的退休老師教的,那個老師根本也不懂什麼音樂,只是按著他自己的意願,教了她們學著唱了幾首我愛祖國,五星紅旗之類的老歌,小時候,她倒是還沒覺得什麼,就這些歌她也學得津津有味,非常認真,後來她長大一些,自己聽了一些原唱帶才發現,那老師教的那幾首歌,簡直就是改編版。

後來年紀漸大一些,她喜歡聽聽音樂,但是更主要的精力,幾乎全都放在學習上,對這些東西,也沒有什麼興趣。

一直到上了大學之後,她才跟著同學們第一次進入這種叫做ktv的新生事物,第一次進ktv,她根本就渾身不自在,不習慣,一直坐在角落裡,什麼都不懂,後來,在同學們的熱情邀請和不斷的鼓勵之下,終於生平第一次拿了麥,滿臉通紅,弱弱的唱完了一首她很喜歡的,隱形的翅膀,結果同學們雖然很給面子,很禮貌的給了掌聲,但是她還是很敏銳的感覺到,眾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

當她的一個舍友回去把她用手機錄下來的錄音播放給她聽的時候,她簡直窘得都想要鑽地洞去了,整首歌幾乎沒有一處在調上的。

從此,她的心中,對於唱歌這種活動,便有了心理陰影。

後來她雖然也幾次在同學過生日什麼的,進過ktv,但是基本上都不再唱了,即便是最後逼不過,非要拿麥,她也非常的消極,非常的擔心,很少有認真唱,只是隨便的哼一下,帶過去就算了。

如非必要,她一般是絕對不會進ktv的。

而今天,她更是真的完全不想過來的,因為今天剛剛考完試,她知道蕭易也是剛剛考完,她本來是要和蕭易好好的聚一下,一起吃個飯,聊會兒天的。

但是奈何宿舍的朋友,以及班上的那些同學們熱情相邀,而且,她還不得不過來。

因為,今天,他們的這一場聚會,k歌的主要主題,除了是慶祝考完試之外,就是慶祝她的腿上的傷,康復良好,歡迎她回歸到學校來。

同學們如此熱心,專門為她舉辦活動,讓她如何能夠拒絕呢?她甚至連拒絕都說不出來。

本來,她是想要邀請蕭易也一起過來的。

她覺得蕭易可能會喜歡唱歌也不一定。

但是可惜的是,蕭易竟然告訴她,他也和她一樣,對於唱歌根本就不感興趣,根本就不會唱歌,五音不全,而且,直接告訴她,他正好在陪著一個朋友吃飯喝酒,沒有辦法過來,直接斷了她想要把他拉過來作伴的念想。

和王青青一樣,不喜歡ktv的,還有老男人。 (第二更!)

————————

在一進入ktv之後,他便佔據了一個有利的地位,直接坐到了包房的椅子旁邊的一個角落之中,彷彿成了一個影子一般的靠在了後面的牆根,眯起了眼睛,像一個疲憊的老人一般,好像開始打起了盹來一般,完全被包房裡的學生們忽視掉了。

只有極為認真的去觀察他的人,才會發現到,他的那雙微眯的眼眸之中,不時的閃過的一道道的寒光。

「青青,來一首吧!」

很快,在幾個超級麥霸們吼了幾首歌之後,那些學生們,也很快便把氣氛搞得熱烈了起來。

同時,那些麥霸們,也終於注意到了神情不自然的坐在人群之中的王青青,想到了她才是今天的主角這個事情,熱情的把麥給她送了過來,向她發出了邀請。

「我不會唱歌,我就不唱了,你們唱吧。」

王青青連忙慌亂的拒絕著。

既然知道自己不擅長唱歌,唱得不好聽,王青青自然也不想去出醜,更不想去強姦自己的這些同學們的耳朵。

「來一首嘛!」

「青青,不要這樣嘛,今天你可是主角哦,一定要來一首的!」

「就是啊,青青,來一首嘛,唱得好不好聽沒有什麼所謂,大家出來玩嘛,關鍵是要玩得開心,而且,唱歌這種東西,你一定要多唱,不要害怕,多唱一下。就好聽了,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

「…………」

那些同學們卻並不打算這麼輕易的放過王青青。一個個的熱烈的繼續的邀請著。

「那個……」

王青青本來就不是那種很善於拒絕別人,口才很好。伶牙俐齒的那種人,看著面前那些同學熱情的面容,王青青的臉上,一下子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為難的神色,從心底中,她真的是不想去獻這個丑,但是同學的這種熱情勁兒,他又沒有辦法去拒絕。

「來吧,青青。來一首你最喜歡的隱形的翅膀。」

比較熟悉王青青的一些同學再次加了一把勁,直接把歌都點好了。

「我……」

「來一首,來一首!」

王青青還要再說什麼,一群學生們忽然似乎商量好了似的,同時喊了起來。

「我……我唱……我唱還不行嗎!」這突然其來的一出,讓原本就有些慌亂的王青青,嚇了一跳,旋即,她的臉上的神色。變得更加的慌亂了起來,最後,咬了咬牙,她還是鼓起勇氣拿起了麥。

「好!」

見成功說服了王青青。讓王青青開始開唱,那些學生們,頓時響起了一陣勝利的呼聲。同時幫王青青按下了音樂開始鍵。

伴著音樂的響起,王青青的整個神經。頓時一下,完全的繃緊了起來。握著麥克風的手,也開始變得有些顫抖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盯著前面的屏幕,使勁的想要看著前面的字,看著字前面的那個開始的標記,只待那個標記一到字的部分,就開始唱起。

包廂之中,那些學生們也全都從剛才的起鬨之中靜了下來,目光望著王青青,等待著他的開唱。

「怦!」

就在王青青無比緊張的準備開唱,在包房裡的那些學生們,豎起了耳朵,準備聽王青青唱歌的時候,一個怦然的巨響,忽然之間,從門口傳了過來。

這一聲巨響,非常的響,響得甚至,超過了那音響的音樂的聲音。

包房裡的所有原本正聚精會神的準備聽王青青唱歌的學生們,幾乎都在瞬間,將目光望向了前面的包房門口,王青青的目光,也瞬間從那個巨大的屏幕上,轉移向了門口。

在看清楚門口情形的一刻,所有人的臉上的神色,頓時全都不由得呆住了。

只見包房的那扇厚重的,具有嚴密的隔音效果的大門,整扇都倒在了地上,是的,就是倒在了地上,而不是被推了開來。

而包房的門口,站著兩個少年。

「金小寒?」

好一會,眾人才把目光從那扇大門上移了開來,帶著內心無與倫比的震憾,望向了前面的大門,待到看清楚站在門口的兩人的身形之後,眾人的內心的震憾,瞬間全都化為了一片的驚慌。

「各位,不好意思,剛才一不小心,沒有收住力,力量沒有控制好,把門給推壞了,沒有打擾到各位吧,哎,這個ktv,也真是太差了,這門也不會弄結實一點的。」

金小寒的目光,望著前面那些學生們臉上震驚,慌亂,害怕的神色,眼角,勾起了一抹得意,嘴角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把門直接推倒,自然不可能真的是因為他控制不住力量,以他現在的實力,也根本就不存在什麼不能控制力量的問題,只是,他需要這樣的出場效果,他需要這些人對他的這種敬畏的心態。

至於一扇門么,像這種不上檔次的ktv的門,能值多少錢?損毀的費用,賠給他們就是了!他根本就不在乎錢。

「金小寒,你來幹什麼!」

王青青的臉色一沉,「這裡不歡迎你!」。

「青青同學,大家好賴是一場同學,你這樣也太讓人傷心了吧。」

金小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委屈的神色地道,「人家可是在聽到你和同學們在這裡唱歌之後,就趕緊的趕過來了。」。

「是啊,金少一聽說說青青同學在這裡慶祝,就趕緊趕過來了。」

旁邊的張兵趕緊的加了一句,以盡自己作為一個忠實小弟的職責。

「金小寒,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事情,我不說,你應該自己清楚,少在這裡裝,在這裡噁心人了。」

王青青冷冷的望著金小寒和張兵的拙劣的表演。

「青青,我知道,以前,我們之間,是發生過一些誤會,我也知道,原來我在追求你的過程中,確實用了一些不太恰當的手段,但是那主都是因為,我實在太喜歡你了,如果我的那些行為,給你帶來了一些傷害的話,我在這裡,為我以前的那些所作所為,正式的向你道歉,誠摯的道歉!」

金小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的神色,眼睛緊緊的盯著王青青。

不得不說,他的這一番表演,真的很逼真,一些原本心中全是對他反感的學生們,心中對他的印象,都有一些改觀了。

如果不是王青青對於金小寒的了解,實在太深刻了,而且,他對她的那種傷害,實在太深刻,根本就是沒有辦法原諒的話,她可能都會被他所打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