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若是被系統0250知道白溪丸內心的想法,只怕系統0250會氣的電擊十級拋向白溪丸,絲毫不留情面。

畢竟系統0250的主要任務可不是看著白溪丸肆意的浪,而是完成指定的任務而已。

只是此時的系統0250自然是不知道的,它此時聽到白溪丸的話,頓時涼涼的道:「你的確沒有理會,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碰到女主殺人,第二次的時候,碰到女主殺龍,兩次見死不救,還將主要的主力給自然的前奏,她要是對你有好感那才不是正常人。」

聽到系統0250的話,白溪丸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一臉尷尬的笑道:「我這叫做不惹事,你怎麼能夠這麼說我呢,而且我已經將歐陽柯帆的心愿完成了一半,等到歐陽家徹底消失,再和雲中晨回到雲家,那麼任務應該就算是徹底的完成了。」

白溪丸說道這裡,還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一臉終於完成任務,簡直是太好的神情,讓系統0250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拍過去!

這就叫做任務完成?她這是得多天真?

自己說什麼就信什麼?!

系統0250頓時覺得自己鴨梨山大,居然這麼誘拐一個「小朋友」朝著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而系統0250還得慢慢的將「小朋友」給從歪路上給糾正過來……

想想就覺得好心累呀!

系統0250隻得循循善誘道:「白溪丸,你回到雲家之後有什麼打算,畢竟歐陽柯帆的心愿如果是家的話,到底怎麼樣才算是標準?!」

系統0250絕對不會直接的告訴白溪丸,和男主在一起才算是正確開啟任務的正確道路。

因為它怕把眼前這個單純的宿主給嚇走。

它難得的跑去總結了一下宿主之前的任務,發現宿主除了單純的吃玩以外,對於感情之事那是一個白痴。

沒見男主們對宿主的表情里,更多的是無奈(系統0250認為的)?!

白溪丸一臉被系統0250問倒的表情,他不滿的滾了幾圈,好在大床比較大,不然的話,只怕白溪丸會從床上掉下來。

系統0250等著白溪丸開竅,可是等著等著,系統都差點要以為白溪丸發獃忘記這件事情了,就聽到白溪丸道:「對呀!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系統0250,你覺得什麼樣的家才算是完整?!」

白溪丸問這句話的時候,雙眸閃閃發光,一臉的期待和疑惑,哪怕她看不到系統0250,但她的雙眼依舊看著天花板,此時正期待著系統0250的話。

因為白溪丸真的很想要知道,系統0250這個數據的結論到底是什麼樣的!

系統0250這一下子真的被問倒了。

因為在它的數據里,家這個詞有太多的定義,給太過籠統,它心裡有種直覺,若是此刻胡亂告訴白溪丸家的定義是什麼,一定會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那樣的感覺太過強烈,讓系統0250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 此時的系統0250根本就不知道,這不是因為它的直覺,而是因為它根本就說不了!

白溪丸沒有聽到系統0250冰冷的聲音,內心冷笑不已,但到底沒有為難系統0250.

畢竟以後的日子,白溪丸還需要它。

白溪丸可憐兮兮的道:「你不理我了嗎?其實我不想知道,我們還是討論一下,怎麼完成任務比較好,這樣對我們都很好的。」

聽著這麼天真的話語,系統0250也回過神來,它語重心長的道:「白溪丸,你千萬不要在別人面前露出這樣的表情,不然的話,你遲早有一天會被人賣了,我有一個提議你看看怎麼樣?」

雖然是提議,但系統0250的語氣里沒有絲毫的情緒,反倒有一股篤定的意味。

白溪丸非常好奇的睜著大眼睛,語氣帶著疑惑的道:「你說說什麼提議,我看看我能不能夠完成。」

是的,白溪丸完成的標準就是看看能不能完成,若是不能夠完成,她就會可憐兮兮的纏著系統0250,硬要系統0250提意見。

若是白溪丸不滿意,她就會非常認真的抗拒,而系統0250卻是拿白溪丸沒有絲毫的辦法。

剛帶著宿主的時候,哪個系統不是千方百計的樹立自己友好和諧,又遵守原則的形象?

所以系統0250還真的拿白溪丸沒有辦法。

系統0250假意斟酌了一番,這才說出自己的真實目的:「你可以請教一下雲中晨,想必她會有不一樣的看法,而且你之前不是住在藍家很久嗎?你現在仔細回想,你當時的感覺是什麼樣子的。」

雲中晨不過是順帶的,藍家的藍凌燁才是系統0250隱晦提出的重點。

系統0250專心致志的看著白溪丸臉上的表情,它突然發現,不管自己找了什麼樣的角色,她們的身上都有白溪丸的影子,這都不是重點,而是因為系統0250總是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就好像此時此刻,白溪丸就是歐陽柯帆,歐陽柯帆就是白溪丸。

塗山藍藍就是白溪丸,白溪丸就是塗山藍藍……..

這樣詭異的感覺讓系統0250總是看著白溪丸的時候,覺得自己恍若在夢裡的感覺,這讓系統0250總是有一種不安。

可是它捉摸不清楚那股子不安到底源頭在哪裡。

白溪丸聽到這話,腦海里自動的閃過藍凌燁冷漠異常的臉,猶如夜空神秘的雙眸似乎是一對漩渦,正不著痕迹的將對視的人輕而易舉的捲入其中,吃的連渣渣都不剩。

她的臉上閃過一抹恍惚和追憶,純澈無辜的黑眸失去了神情,空洞的看著眼前的天花板,腦海里全是和藍凌燁相處的點點滴滴。

越是回憶,心就跳的越快。

白溪丸的眼底閃過一抹痛苦和抗拒,她掙扎著對系統0250道:「我早就忘記了是什麼感覺了,你還是提別的建議吧。」

系統0250暗道果然如此,不過見白溪丸這樣的神情,它倒是覺得事情還會轉圜的餘地,因為除了痛苦和抗拒,白溪丸的雙眸里唯獨沒有一樣。

那就是厭惡。

系統0250趁著白溪丸情緒不穩的時候,不著痕迹的問道:「你真的不喜歡藍凌燁嗎?」

白溪丸被這話問的立馬僵住了身體,一臉被系統0250牽著筆直走的樣子,她臉上的表情痛苦又不知所措,還有一縷茫然從眼底劃過,這樣的神情落在系統0250的眼裡,自然是知道了一切。

它假裝不知白溪丸的痛苦,語氣無辜的繼續道:「我們剛做任務的時候,你在風仁帝都學院里懲罰了歐陽華業,若是沒有藍凌燁幫你處理,只怕你不會相安無事,當你把劉彬打趴下的時候,若是沒有藍凌燁,只怕你連學院大門附近百米都出不去,若是沒有藍凌燁,你又哪裡有這麼舒適的住處生活?」

白溪丸胸口劇烈起伏,她搖著頭,一臉痛苦茫然的喝道:「別再說了!你越是這樣說,就顯得我越是像個小人!我才不要這樣做!」

這般說著,白溪丸不停的重複著不要幾個字,臉上的表情變得難以接受,她突然喃喃道:「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才不要和藍凌燁談戀愛!」

說到最後,白溪丸語氣更是帶著哭腔,讓系統0250啞口無言。

它絲毫沒有想到,白溪丸居然油米不進。

油米不進就算了,撒嬌撒潑什麼的樣樣在行。

就如同現在,哪怕自己在白溪丸的腦海里說話,只怕白溪丸會自動略過自己的聲音,不斷的在內心裡重複這句話,讓系統0250隻覺得一陣無力。

不過它的目的達到了不是嗎?!

白溪丸哭了好一會兒,這才閉上了眼睛,開始沉沉睡去,而在白溪丸的房間陽台的地方,此時正站著一個人影,他的隱藏在黑暗的角落裡,冷漠又落寞的背影在夜幕的星光,和城市的燈光里若影若現。

當聽到白溪丸的呼吸聲平緩的時候,人影轉過身來,借著窗帘將自己的身形掩蓋完全,他輕手輕腳的來到了床邊,看到了因為哭泣而雙頰微紅的少年。

他的睫毛很長,睫毛上更是掛著一滴眼淚,慢慢的因為主人的動作滑落了眼角。

雙峰微微一聳,他似乎睡的及其不安穩,嘴巴無意識的微張,露出小巧的舌尖,只見他輕聲的呢喃道:「藍凌燁,我才不是小人。」

藍凌燁明明不過是一個晚上,一個早上沒有見到白溪丸,他卻感覺度秒如年。在他坐在沙發上等著消息的時候,他的腦海里,每一刻都閃過白溪丸的一顰一笑,如同蝕骨的思念不停的侵蝕自己的心,變得那樣的難熬。

他很想很想他的柯帆。

藍凌燁看著白溪丸睡得不安穩,右手伸出將他眼角的眼淚拭去,這才小心翼翼的想要撫平他眉宇間的痛苦和難過。

當他聽到白溪丸睡夢裡的話,心不禁覺得好笑,哪怕他不知道白溪丸夢見的是什麼,但他卻清楚的感覺到,從白溪丸的嘴巴里聽到自己的名字時,自己的心是怎樣的歡心跳躍,又是那樣的快樂。

那樣的感覺,讓藍凌燁捨不得離開。

他的雙眸緊緊凝視著白溪丸的面容,右手從他的雙眼裡往下滑。 藍凌燁心裡掙扎又渴望,但他知道,他不能這麼做。

他沉默片刻,內心深深一嘆,再感覺到門外的保鏢時,直接輕手輕腳脫下鞋子,然後右手牢牢的用床作為支點,輕鬆的越過白溪丸,這才小心翼翼的將白溪丸給抱起來。

他輕撫著白溪丸的後背,看著他雙眸漸漸舒展,心這才鬆了一口氣。

而他的雙眸正痴痴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只見他似乎是感應到了自己的存在,還不等自己將他抱過來,只見他自發挪動到自己的身側,雙手雙腳並用的抱住自己。

若是沒有昨天的一切,藍凌燁的心情肯定沒有今天那麼的強烈。

但當聽著白溪丸拒絕的話語,無情的雙眸時,再看到他自發的抱住自己的那一瞬間,他只覺得自己的心連日來的痛苦糾結,複雜的心緒被輕易的撫平。

而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開心。

他緊緊的抱住白溪丸,下巴蹭著白溪丸的頭頂,心只覺得很滿足。

不管白溪丸醒來以後結果如何,但在現在,眼前的少年還是自己的,那就足夠了。

系統0250沉默的看著藍凌燁的動作不發一語,不過對於身為男主的藍凌燁,他卻是多了一絲警惕心。

因為在藍凌燁和白溪丸獨處的時候,系統0250也絲毫沒有察覺到藍凌燁內心的真實情感,也或者是因為藍凌燁隱藏的太好了。

直到藍凌燁失控吻上了白溪丸的那一刻,系統0250呆若木雞,絲毫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也正是從那一刻開始,系統0250也清楚的看到,藍凌燁對待白溪丸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的。

也對於藍凌燁的強大而感到了一絲不安。

它眼睜睜的看著藍凌燁各種調戲白溪丸,白溪丸還不自知,玩網游的時候,那樣不顧一切的瘋狂,還有眼裡風雨欲來的暴風雨,都讓系統0250本能的打了一個寒顫。

所以當現在看著藍凌燁又不經過白溪丸的同意動手動腳的時候,系統0250表示已經習慣了。

系統0250從來沒有哪一刻覺得其實任務很簡單就能夠完成,但也沒有哪一刻覺得,男主是那麼的可怕。

它突然想到,若是白溪丸在一開始做任務的時候,就對男主表白或者有所謂的感情時,會不會任務不出三天,輕而易舉的就能夠完成?!

原諒系統0250這麼做白日夢,實在是藍凌燁的表現大大的刺激到了系統0250。

藍凌燁享受著難得的清凈時分,就感覺到房門外有一道腳步聲,他的雙眸一暗,突然想起來自己調查的一件事情,距離白溪丸和雲中晨上飛機的時間就快要到了。

那麼在門外的雲中晨,自然就是為了接白溪丸離開A市的。

他絲毫不介意自己也離開A市,但藍凌燁介意的只是,眼睜睜的看著心愛的人離開自己。

藍凌燁雙拳緊握,控制住內心咆哮的惡魔,想要將白溪丸拖入地獄的瘋狂,他猛地閉上眼睛,告訴自己要冷靜,這才慢慢的平復自己的內心。

正是因為知道白溪丸以前所受的苦,藍凌燁才會對待白溪丸更加的小心翼翼,更別說白溪丸還有抑鬱症這個病症所在。

更是讓藍凌燁對待白溪丸小心翼翼,很怕到時候自己一個沒做好,白溪丸就做出什麼偏激的事情來。

而昨天晚上已經失控了一次,這一次,藍凌燁雙眸堅定又溫柔的看著睡著的白溪丸,嘴角溫柔的一勾,無聲的做著口型道:「柯帆,你終究是逃不掉的,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說完這話,藍凌燁這才小聲的站起身,仔仔細細的查看著白溪丸,發現沒有露出一處肌膚之後,又輕撫白溪丸雙唇上已經結痂的傷口,藍凌燁這才滿意一笑,等到整理好著裝以後,這才轉身朝著房門口走去。

雲中晨原本想要敲門的,但她還沒有抬起手來,就見房門口自動的打開,她下意識的疑問是白溪丸打開門,臉上早已揚起了燦爛的笑容,只是當雲中晨瞧見走出來的人時,嘴角頓時一僵,雙眸更是不可置信的盯著這人氣瞧。

她非常好奇一件事情,為什麼明明是白溪丸的房間,居然會走出這個人?!

天呀,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在做夢。

然而,藍凌燁才不會給雲中晨在做夢的機會,他揚起溫暖得體的笑容,輕柔的語氣就好似見到了老朋友一般,只見他道:「雲小姐,好久不見。」

雲中晨警惕的看著藍凌燁,直接無視藍凌燁,雙腳踮起腳尖想要往裡面看,哪裡知道藍凌燁絲毫沒有給雲中晨看的打算,直接用他高大威猛的身軀擋在房門正中間,將裡面所有的光景遮擋的嚴嚴實實。

見到藍凌燁的動作,雲中晨更是氣的不打一處來,她咬牙切齒的低聲道:「藍凌燁,你為什麼會在柯帆的房間里!」

雲中晨說的很小聲,她有點擔心白溪丸還在睡覺,一點都不敢打擾到他睡覺。

可是她又看不慣藍凌燁,誰讓藍凌燁為了將自己兒子引出來,居然用自己作為要挾?!

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白溪丸滿臉蒼白的跟著自己走出來的時候,雲中晨在心裡就已經記恨上了藍凌燁。

因為若不是藍凌燁,自己的兒子怎麼會受到傷害?!

雲中晨其實是非常好脾氣的,只要不觸及到她內心唯一的逆鱗,她對於誰都是非常和善的,唯獨除了藍凌燁。

若是之前還有感激的成分,那麼現在,她對待藍凌燁,只有防備心這一項了。

藍凌燁友好一笑,聽到雲中晨的話,也跟著壓低聲音道:「柯帆想我了,我自然過來。」

聽到這麼曖昧的一句話,雲中晨嚇的睜大雙眼,心裡更是升起一股子怒火,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心裡的猜測居然成真了。

她瞪著藍凌燁,見他笑的如同狐狸一般,道:「厚臉皮,柯帆今天可是要和我去N市的,你若是不肯直說,拿柯帆當做擋箭牌做什麼?!」

雲中晨直白的說道,她倒要看看藍凌燁到底想要怎麼樣!

有種直接說服自己讓自己兒砸留下呀!

真是在天上就沒下來過的太子! 當藍凌燁和雲中晨的戰場從白溪丸的房門口轉移到別處之後,只見原本睡的痴痴的男孩突然睜開了雙眸。

男孩慢吞吞的坐起身,感應到房門裡只剩下保鏢以後,嘴角輕柔的一勾,他在內心呼喊道:「系統0250,你出來,我們商量一件事情唄。」

系統0250見此,直接問道:「宿主,你要商量什麼?」

白溪丸嘻嘻一笑,臉上帶著無所謂的神情,他歪著頭,疑惑的道:「我很好奇你的幸福值到底是怎麼定義的,不過也猜出來一些了,是不是得攻略男主,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和男主結婚才算是完成任務?」

系統0250倒是沒有想到白溪丸居然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不過它也不會表現出來,而是反問道:「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宿主,你要離開男主我沒有意見,只要不影響任務就行,你覺得怎麼樣?」

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白溪丸可是知道,這不過是表現詢問,實際上,白溪丸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不過為了任務,他還是想要詳細的了解一下系統0250說的幸福值到底是什麼。

他道:「那麼宿主的心愿就算是附帶的嗎?」

系統0250倒是沒有想到白溪丸居然變得這麼聰明了,該說是反應過來了,它語氣冰冷的解釋道:「這是你使用原主身體的代價而已,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我們系統負責將原主的靈魂送走,而你的任務則是完成原主的心愿而已,這其實很簡單,當你逆襲男主以後,你的人生不是跟開了外掛一樣嗎?」

白溪丸倒是沒有想到系統0250居然這麼說,他內心暗暗皺眉,嘴角反而揚起一絲笑意,單純的道:「的確是很有道理,我之前就將你的話一直記著,可是總理解不了,不過現在聽到你的話,我倒是撥開雲霧了。」

系統0250的心瞬間放下了大半,心裡道這才是正確的反應,不過因為剛才被白溪丸嚇了一跳,系統0250對白溪丸還是有一點防備的。

他不著痕迹的道:「我很明確的告訴你了,你難道不是一直都是往這個方向走的嗎?」

白溪丸有些不好意思的撓頭,笑的見牙不見眼的道:「我其實就是覺得藍凌燁人特好,我剛過來的時候不是麻煩事特別多嘛,就想著認個大哥好靠大樹……」

靠大樹…….

系統0250無語片刻,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缺心眼的宿主,不過缺心眼也有缺心眼的好處,它將事情繞回原點,奇怪的問道:「所以宿主是想要和我商量什麼嗎?」

白溪丸隨意的撥弄頭髮,臉上帶著肉眼可見的可憐和不忍,他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有沒有能力讓雲中晨遇到真命天子,再重新有一段生活?這也算是原主的心愿,說是家,要親生父母一起生活,組成一個完整的家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辦法了。」

看著白溪丸純澈無垢的雙眸,閃過一抹善良的神色,讓系統0250著實嚇了一跳,它語氣有些沉重的提醒道:「宿主,我勸你還是不要在世界里留情,更不要對這裡的任何人產生多餘的情感,不然到最後,你就不能夠成為優秀的任務者,我們之前的關係也會消失的。」

系統0250突如其來的沉重語氣,讓白溪丸神色之間微微一愣,坐在大床上的他滿臉驚愕,溫暖的陽光灑進來,讓原本就生動的男孩變得溫暖可愛。

白溪丸忍不住為自己辯解道:「這不是多餘的感情,我身為人,人和人之間的交流,你若不是真心的,別人自然是會感應到的,所以當脫離掉這個世界以後,我的那些情感,自然就會煙消雲散,系統0250,你這是大驚小怪了。」

聽到這話,系統0250非但沒有放鬆,反而沉聲問道:「你確定真的可以做到這樣?我倒是覺得,人類的情感最複雜,而你若是沉溺進去,對於你反而是有害無一利,我這是為你好,你要想想,若是在某個世界愛上了一個人,漸漸的忘記了自己的使命,最後迷失在世界里無法走出,哪怕身為我,也沒有辦法將你拉出來。」

系統0250沉默片刻,補充了一句:「畢竟,這是得靠你自願的。」

它見過太多的任務者因為人類的七情六慾而一次次的導致失敗,最後消失在世界漩渦里,任何人都無法將他們拉出來。

而它們安排的任務,也隨之失敗,如果說人類丟失的是他們自己的靈魂,那麼系統們,丟失的是任務的難度,它們需要處理的東西太多,要將任何有風險的事情全部處理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