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莊園佔地極大,面積達到6萬多平方米,各類建築、房間達到160多個,起居室、茶室、佛堂、劍道廳、客廳、廚房等一應俱全。整座莊園的主體建築呈回字型,在這個回字上面,又延伸出不少附屬建築,所有建築都被遊廊連接,不受風雨阻礙。

此時,正有個約莫五十歲左右的西裝男子站在莊園的大客廳前,負手眺望着眼前的庭院。

客廳二十六扇推拉門打開後全都巧妙地收納在左側,沒有門扇阻礙視線,恰好能將庭院的美景一覽無餘。庭院是迴游式的,中間有池塘,池周有小路,以一百餘塊庭院石和涼亭、小橋、石燈籠等小建築隔開,以達到移步換景的效果。此時庭院中幾棵老樹紅葉似火,煞是好看。

木屐輕踏的聲音自身後響起。

一個穿着傳統和服的男人走到客廳前與西服男並立。他面相威嚴,一看就是常年身居上位養成的氣質,細看去可以觀察到眼角的皺紋,年紀倒是和西服男差不多大。

“我們家族雖然名氣遠不如土御門家,可過去的幾任老家主在美學方面還是很有研究的,這個庭院四季之景皆有不同,算是勉強達到了道遠禪師所說的‘春花秋月夏杜鵑,冬雪融融溢清寒’,李先生以後若有空閒,可常來小住。”

“河田家主謙虛了,土御門家族不過是靠着先祖安倍睛明的諾大名聲霸佔了陰陽寮的權勢,可到了明治維新之後也還是落了個名存實亡的下場。只有你們幸德井家,纔是真正有底蘊的大家族啊。”李先生轉過身,不卑不亢地讚賞着,“此次利用殺生石松動、妖王玉藻前即將出世的傳聞,吸引日本過半數妖鬼前來,再一舉封印,此等壯舉,豈是一般家族能夠做到的?”

幸德井河田微微頷首,眼睛卻沒有多少興奮和狂熱,反而閃過一抹淡淡的悲色。

“這個封印儀式所耗甚大,家族已是傾盡全力仍然無法滿足,所幸有貴組織的支持方可完成。”

封印日本超過半數的妖鬼,這項異想天開的儀式需要八個實力強大又能精確控制魂力的高手同時出手,幸德井家雖然多年來不斷培養,加上半年前用百鬼獻祭強行拔高了一些族人、家臣的實力,至今也只能湊齊五個符合條件的人選。

剩下三人則是從華夏某個神祕論壇組織中借來的,付出自然不少。

“平等交換而已,不用在意。順便請問一下,這些人什麼時候才能恢復?”

“他們被封印儀式幾乎吸光了魂力,所以纔會如此虛弱,而且他們在接下來的三年中,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來補充加固一次封印,每次都會再次耗光自己,也就是說,三年內這些人幾乎無法再與他人作戰。”

李先生點了點頭,關於這一點在交易之初就已經計算在內,現在不過是確認而已。

“那接下來的三年裏,每次都還是我帶隊過來,貴家族如果再有什麼其它需求,歡迎隨時找我。”

幸德井河田微笑着,並不答話,心中卻暗暗警惕。

封印儀式不僅僅一次性損失了五位高手,而且在整個過程中,爲了阻止那些試圖逃竄的衆多妖鬼,家族的中下層實力也受到了一定的損傷。

這個看上去並沒有什麼能力的華夏人一下就看透幸德井家接下來的日子將是近幾十年來最虛弱的時刻。

不過他並不懂。

只要這個家族還有北田龍一和河田自己。

兩個人,足夠了。

……

紐約機場。

齊子桓站在候機廳的落地玻璃之前,看着一架飛機正在跑道上逐漸加速,準備拉昇。

“……我看見飛機從跑道上起飛,然後機艙開始震動,所有的氧氣面罩都彈了下來,我從窗口望去,能看到左邊脫落,緊接着飛機爆炸……我看得清清楚楚,就像真的一樣……”一個穿着休閒外套的短金髮男孩正在齊子桓身旁不遠處激動地向同伴解釋着什麼。

年長帶隊的女老師看着不停揮手述說的男孩,皺着眉頭勸道:“艾利克斯,不要激動!”

“去尼瑪的爆炸!就因爲艾利克斯見鬼的惡夢,我們所有人都要延遲半天去巴黎。”一個肌肉發達的褐發男孩聽不下去了,大聲咒罵着。

齊子桓對身周的嘈雜充耳不聞,專心地看着窗外的天空,彷彿在等待什麼。

飛機脫離了地面,起飛了。

“卡特!你想死就自己去死,你個混蛋!”聽到卡特的怒罵,本來就情緒失控的艾利克斯也口中咒罵,衝上去將卡特推到在地,然後兩人扭打在一起。

機場的警衛立刻趕來,將兩人拖住、分開。

“我一定要讓你賠償!”卡特雖然被警衛扭住了胳膊,但還在奮力叫囂。

“可惜你沒留在飛機上!”艾利克斯也不示弱。

飛機在空中爬升。

齊子桓默默後退了幾步。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從遠處空中傳來,爆炸帶來的聲波直接將齊子桓面前的鋼化玻璃全部震成碎片。

那架剛剛起飛的飛機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團巨大的火球,將整個夜空照得通紅透亮,機身碎片在空中散開、跌落。

287名乘客與機組人員全部罹難。

活下來的,只有8個人。

警報聲、尖叫聲、奔跑聲……機場中一片混亂。

反而是原本應該呆在那架飛機之上的幾人都是一臉不可置信地望着空中的火球,半晌都沒有回過神來。

“我……我……”

艾利克斯已經掙脫了同樣目瞪口呆的警衛,呆坐在地上,語無倫次地說着。

齊子桓微微嘆了口氣,轉身朝這幾人走來,看到艾利克斯失魂落魄的樣子,心中默默翻了個白眼。

你什麼你,你是不一樣的煙火麼?

吐槽歸吐槽,當齊子桓來到艾利克斯幾人面前時,也已經是一臉震驚的樣子。

因爲他就是第8個人。 看着夜空綻放出來的紅色火光,所有人都被震懾住了。

大家毫無例外地都張大嘴巴,臉上一副呆滯模樣,心中被生命如此脆弱的恐怖感和劫後餘生的慶幸糾結、充斥。

有反應較快的,已經面帶驚悚望向了艾利克斯。

無論是否像卡特那樣直白表現出來,其實剛纔從飛機中下來的幾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埋怨的,若不是艾利克斯一個莫名奇妙的惡夢以及隨後的大鬧機艙,他們這時本應坐在飛機上翻着雜誌,飛往巴黎。

然後,就會在這場爆炸中燒成焦炭。

自是白衣卿相 這樣一個詭異的邏輯關係在心中逐步浮現,所帶來的是一種比“我要死了”更加令人心悸的感覺。

機場的應急體系在高度運轉,很快有更多的警衛出現在這一區域,嚴肅地將他們一行8人請進了休息室裏,理由是協助調查。

沒人說話,每個人都蜷縮或者癱軟在椅子上,只有眼睛不由自主地瞟向艾利克斯。

自己的惡夢在眼前成真,這讓艾利克斯本就承擔着巨大的精神壓力,此時被衆人怪異地盯着,當下便情緒有些失控地喊道:“都看着我幹嘛?”

那名叫做柳頓的女老師沒有看他,低着頭像是自語般問道:“還有人生還嗎?”

“我怎麼知道!”艾利克斯聲音驟然擡高。

“咳咳。”坐在一旁的齊子桓清了清嗓子,突然開口,“我想我需要說一聲謝謝,你叫艾利克斯對吧,若不是你的提醒,只怕我這時已經死了。”

大家紛紛看向這個毫無存在感的東方人,這時才覺得有些奇怪。

他們幾個都是同一個學校的學生和老師,因爲艾利克斯的鬧事才被趕下了飛機,而這個東方人卻是自己默默地跟着下了飛機。

“嘿,你爲什麼要下來?”急性子的卡特問出了大家的疑問。

齊子桓臉上還帶有悲慼之色,緩緩說道:“我雖然是個紐約商人,但我祖上卻是華夏人。在華夏,我們有時會相信一些神祕的力量,比如,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如果出現了某種不詳的預兆,往往會寧可放棄也不願意去冒險。”

“你說的是陰陽占卜?”女老師柳頓知識面較廣,這時反而爲齊子桓的話提供了一個可信的註解。

“對,正是這樣。”齊子桓慢慢環視衆人,誠懇說道,“所以我在聽到艾利克斯說飛機會要爆炸之後,心中也感到不安,纔會跟隨你們一起下了飛機……艾利克斯,我得說,謝謝你的提醒,這救了我一命。”

這一番話讓心神不寧的艾利克斯平靜了一些。他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擺手說道:“不用客氣,我……嗯,我只是做了個夢,其實我也不知道爲什麼……”

“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科學解釋的。很明顯,你有一種神奇的能力,這很強大,也很危險……”

齊子桓開啓神棍模式,一通模糊不清的話加上他極具東方特徵的面龐,讓他在衆人心中的形象頓時蒙上了一層神祕感。

這個東方人,好像不簡單。

初步留下一個高人印象之後,齊子桓便閉口不言,留下空間給大家去自行想象。

休息室的門被推開,一箇中年男人走進來,打量了一眼房間情況後說道:“大家好,我是運輸管理局的工作人員。你們的家人現在都已經接到了通知,目前正在趕來,現在有沒有人需要見醫生或者牧師的?”

大家互相看看,都搖了搖頭。

“飛機是怎麼回事?上面的人呢?”柳頓問道。

中年男人嘆了口氣,用官方口徑回答道:“爆炸的原因未明,救援隊已經抵達現場,並開始海上搜索……”

他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跟在後面的另一個戴着眼鏡的男人打斷:“打擾一下,我叫溫納,這位是希瑞克。”

溫納和希瑞克上前兩步,如鷹隼般的犀利目光掃視着房間裏的人。

“我們是聯邦調查局的。”溫納接着說道,“我明白你們的心情,不過我還是需要問你們幾個問題。我相信,你們所提供的信息,不管對救援還是調查都會很有幫助。”

見到沒有人異議,兩名聯邦探員向機場方面要了一個小辦公室作爲隔離詢問室,將8個乘客挨個叫去問話。

第一個接受詢問的當然是艾利克斯。

他在起飛前就狀若瘋狂地叫喊着飛機要爆炸了,並試圖讓乘客跟他一起下機。

在現在飛機爆炸最終原因尚未確定的時候,無論怎麼看他都是最有嫌疑的一個人。

其它人都有些緊張地呆坐着等待,休息室內一片安靜。

齊子桓也皺起了眉頭,手指輕敲着膝蓋,腦袋不停梳理、歸納着關於這個世界的各種信息。

死神來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會進入到這樣一個心魔境。

按照電影的說法,這裏根本沒有鬼怪,一切都是死神在按部就班地完成自己的死亡名單。

由於這個艾利克斯能預見死亡,造成了這飛機上的7名乘客(不算齊子桓)該死時未死,於是活下來的每個人都成了現實世界的BUG,被殺毒程序一樣的死神按照名單順序製造出一系列意外事件,挨個抹殺。

閻王叫你三更死,絕不留你到五更。

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

當然,在齊子桓看來,不管這背後的力量是什麼,叫做死神都難免有些誇大了。

哪有死神會去費盡心力去製造一個個事故現場,就爲殺幾個凡人的。

別說像閻王爺那樣拿個小本子將你名字打個叉叉就定人生死的能力,至少也應該是有一些規則力量吧。

總裁的專屬甜心 至於規則力量……復聯3中滅霸的響指了解一下……

先排除掉普通人中的連環殺手與真正的神祗,那麼最大的可能幹這事的就只有三種可能。

第一是類似牛頭馬面這種基層鬼差。

許你一生安好 關於這個猜測,由於齊子桓並不瞭解地下的事兒,也無從分析。

第二就是有異能的人類搞事情。

齊子桓自己也算是有些奇怪能力的人,嚴格來說製造幾場意外不在話下,只不過還是需要利用小紙人等媒介,做不到如此不留痕跡。

最後還是回到齊子桓的本行——鬼怪作祟。

且不說能呼風喚雨的黑山老妖之流,就比如以沒有物理攻擊力而著稱的楚人美,她在凝聚怨氣後稍微挪動一些小物件還是能夠做到的。只要耐得下性子去計劃,完全可以模擬出電影中死亡現場。

當然,能有這本事的鬼怪妖魔,一般沒有閒工夫幹這事。

直接從電視機裏爬出來,把你嚇死不好麼…… 一股壓抑、沉悶的氣氛籠罩在機場休息室中。

每個人都是雙眼呆滯,表情木然,偶爾會粗重、煩躁地嘆口氣。

過了許久艾利克斯纔回到這裏,什麼也沒說,兀自仰頭看着天花板上的一處缺口發呆。

一個個輪流被叫去詢問,時間有長有短,待輪到齊子桓時,他已是最後一個。

作爲臨時詢問室的辦公室不大,不知是否出於給被詢問人心理壓力的原因,辦公室裏除了桌上略微對着門口處的檯燈,其餘光源都被關閉,正好使得坐在桌後溫納與希瑞克藏在陰影之中。

“你是叫齊子桓?坐下吧。”溫納一邊鬆了鬆領帶,一邊揚手讓齊子桓就坐。

希瑞克俯身到桌前,在一個小筆記本上作着記錄。

“麻煩說一下你的身份信息,以及搭乘這架飛機的目的。”陰影中的語氣很公式化。

“我是美籍華裔,住在紐約市布魯克林……”齊子桓從懷裏掏出證件,緩慢而清晰地回答着,“我這次是要去巴黎出差,調研當地的市場情況。”

希瑞克仔細檢查了齊子桓的證件,側着腦袋向溫納輕輕點頭。

“據機場地勤人員說,你當時檢票通過,並且已經登上了飛機,對不對?”

“是這樣的。”

“那你爲何會再次下飛機?”

齊子桓覺得陰影中溫納的臉雖然因爲光線問題模糊不清,但目光卻格外犀利。

“因爲我是華裔,在我們東方,對一些神祕現象總是會抱有敬意。”齊子桓搬出早已準備好的那一套,“如果一個事情有一些不詳的預兆,我們很多時候會寧願放棄……而且,我這次去巴黎並不是急事,晚半天時間並無大礙。”

“你在飛機上時有沒有看到什麼不對勁的事情或者人?”

“只有那個叫艾利克斯的男孩突然大嚷飛機要出事,我見他表情十分認真,心裏對這趟航班也有了些擔憂,所以猶豫了一會便跟着他們這些學生、老師一起下了飛機。”齊子桓皺着眉頭裝作努力回憶的樣子,“至於其它人,我並未覺得有什麼異常,大部分人都是嘲笑和不信而已。”

“所以你只是因爲一個男孩的一句話,就在並沒有什麼實際跡象的情況下主動離開了航班?”

溫納將椅背往後翹去,一隻手伸到燈光下,修剪齊整的指甲輕輕敲着桌子。

齊子桓探身向前,輕輕笑了笑,說道:“應該說艾利克斯那句話讓我有些不好的感覺……嗯,就是感覺,如果你去過拉斯維加斯,就應該知道有時強行忽視自己心中的感覺,往往會輸得很慘。”

溫納的手指頓了一瞬。

雖然這個東方人話裏並沒有什麼矛盾,但他主動離開飛機的行爲還是相當可疑。

當然,這次只是初步詢問,進一步的調查方向還是要等待運輸管理局那邊檢查失事原因的初步結果。

“那還麻煩你仔細回憶一下,將從檢票開始一直到下飛機後的所有過程講述一遍。”

面對這個例行公事的問題,齊子桓開始偶有停頓地詳細描述一些細節。

溫納偶爾會就一些地方提問,但大多數時候只是默默聽着。

希瑞克則是低着頭,在本子上不知寫些什麼。

不過這只是從兩個聯邦探員角度看到的畫面。

真實情況是齊子桓這會兒已經伸了個懶腰站起身來,悠悠閒閒地走到辦公桌的另一頭,拿起擺在溫納面前的資料夾細細翻閱。

裏頭大多是他們從機場方面得到的航班時刻表、機組及乘客名單等等。直至翻到最後幾頁,才找到離開飛機這八個人的系統檔案。

齊子桓從懷裏掏出一本支票簿,將其餘七人的地址電話全部抄下,又將文件夾歸位,這才施施然坐回椅子發呆。

溫納和希瑞克這時還在仔細聽着幻術裏的齊子桓講故事。

還好這不是真正的警方詢問室,否則有了監控設備就不好操作了。

又過了一陣,溫納才站起身來,右手客氣伸來。

“齊先生,暫時就到這裏了,麻煩你還是回到休息室等候進一步通知。”

“好的。”齊子桓看上去一臉疲倦地站起身,和他輕輕握手,走了出去。

溫納與希瑞克低聲交談了幾句,突然餘光瞟見桌上的文件夾。

爲什麼好像覺得位置稍微有些偏移?

NBA之眾生之上 ……

齊子桓回到了休息室時,等了很久的幾人已經開始討論飛機事故了。

“你們說會不會是恐怖分子放的炸彈?”一個叫託德的男孩問道。

齊子桓多看了他兩眼,想起他和艾利克斯關係很好,也算是因爲擔心艾利克斯而主動下機的,不過在電影中卻是第一個死者。

“哪有還沒提要求就先把自己炸死的恐怖分子。”卡特是表演型人格,任什麼話題都要參與進去。

“我覺得很可能還是機械故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