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莫尚北走進包間的時候看到那個獨坐在裡面的人,心情很是不爽。

「莫總。」倒是寧遠希很是隨和的跟他打了招呼。

莫尚北嗤笑道:「寧總,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你到底要幹什麼?」

寧遠希有一瞬間的錯愕,隨即看向他問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哼,什麼意思?你纏著我的女人問我什麼意思?」

看著莫尚北冷冷的眼神,寧遠希微微低了低頭,一時沒說話。

自從看了關於她的材料,他就知道有莫尚北這麼一個人的守護,當然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就知道了,只是突然間的被這麼一問,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隨即寧遠希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笑道:「何小姐氣質出眾,能結交這樣的朋友是我的榮幸。」

「怎麼?不敢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莫尚北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問道。

寧遠希頓了頓直視著他,說道:「想認識便去認識了。」

「呵,她可不是隨便什麼樣的人都能認識的,寧總還是認識別人去的好。」

寧遠希看著他的眼神,道:「莫總管的也太寬了,不知道何小姐知不知道。」

「她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我倒是知道。」莫尚北轉著手上的杯子,輕蔑的看著他:「難得寧總親自來參加競標,這標就給了你,沒什麼事就別再異地亂逛了,改回哪回哪。」

寧遠希聽著他的話,眉毛一挑看著他,笑道:「莫總真是愛開玩笑,莫不是以為何小姐就值這個標?」

莫尚北聽完,蹭的起身,桌上的茶杯也因劇烈的震蕩摔了下去,一聲清脆的響聲蕩漾開來。 「你他媽說什麼!」莫尚北上前一把揪住寧遠希的衣領,眼神惱火,似他敢多說一個字就要將人活剝了一般。

寧遠希看著他扯著自己衣領的手,手背青筋暴起,男人已經盛怒,卻也是不怕的開口道:「你不用這樣,剛才不過就是你的意思,我表達了出來。」

「混蛋!」莫尚北一拳揮來,毫無徵兆的砸落在寧遠希的臉頰上。

「嘭」的一聲,寧遠希跌撞在一旁的椅子上,整個人連帶椅子又向後倒去。

聽見包間內的聲響,守在門外的兩人助理對視一眼,直接推開了門,看到倒在一旁的寧遠希,助理大呼一聲,上前要將人扶起。

「出去。」寧遠希推開他,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看著手上的一抹血漬,他眸光微閃,站起身。

鬆了松襯衫衣扣與領帶,剛上前一步就被助理拉住了。

寧遠希回頭看了眼再次出聲:「出去。」

助理抿了抿嘴,最終還是出去了。

莫尚北看著站在身旁自己的助理也示意他出去,助理看了看現場,最終覺得還是自家總裁不吃虧,便轉身出去了。

門再次被關上,寧遠希活動了活動筋骨,微微笑道:「真是好久不活動了,今天倒是可以放鬆放鬆了。」

莫尚北聽著這話火氣更大,眼神微冷的盯著他嗤笑一聲:「哼,放馬過來!」

兩人身體素質都是從小練出來的,你一拳他一掌的倒是不相上下,扭打在一起一時半會誰也占不到便宜。

站在門外的兩位助理,互看一眼,眼中儘是蔑視之意,互看不上眼,在聽裡面的動靜,也不知道到底誰佔上風,心下都想著自家總裁肯定不差。

裡面扭打在一起的兩人,就在莫尚北一個沒注意到的時候,寧遠希的拳頭直接揮了過來,一圈打在他高挺的鼻樑上。

瞬間鼻血順著流了下來。

疼痛襲來,剛一捂上鼻子,就感覺有股溫熱的液體流了出來,手一擦,定眼一看,血?。

莫尚北疼的深呼一口氣,拿起餐巾紙擦了擦鼻子后,再次擺出一副打架的陣勢。

「你是有多羨慕我高挺的鼻樑?竟挑著好地方下手,呵。」或許是打久了,心裡那股怒火有些消退了,此時看到鼻血並沒有震怒,而是不屑的諷刺道。

其實就是想表達你不如我,所以羨慕嫉妒恨的凈往我的優點上打。

寧遠希挑挑眉看著他並沒有因為流鼻血而炸毛的樣子,接道:「也就是說我這張臉是讓你羨慕嫉妒的發狂了?所以上來就毀我容?」

「哈。」莫尚北聽著他反將一軍,當時就嗤一聲笑出來,簡直強詞奪理,還敢說自己這張臉比自己好?

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再次襲了上去,直到一聲熟悉的鈴聲響起,莫尚北頓了下,也就片刻再次挨了寧遠希一拳。

本想還回去的莫尚北,眼神微轉,當即停下手,去外套兜里找了手機出來,看著屏幕熟悉的名字,唇角揚起來。

當著寧遠希的面接聽起來:「小言,想我了?」

何清言聽到聲音后,楞了一下,看了眼屏幕後再次放回耳邊道:「你怎麼了?」突然改變的態度有些不太習慣。 莫尚北拿著手機,雙眼挑眉卻是看向寧遠希,一副得意的樣子,對著手機道:「小言,剛才不知道哪來的瘋子上來就打了我兩拳。」說著還表示了一下,當下就聽到:「嘶,好疼,這會臉也腫了,嘴角還流著血」

一聽這個,何清言不淡定了,電話里傳來了她火急火燎的聲音:「什麼?被打了,你怎麼樣了?在哪呢?」

莫尚北笑看著寧遠希,道:「雙環宴。」

「等我,很快到。」何清言說完就掛了電話,急忙起身往外走去。

寧遠希站在旁邊清楚的聽著何清言的焦急,看著莫尚北道:「你就是這麼利用她的?」

如果是小瑩在身邊,他絕對不會利用她,不會讓她擔驚受怕,他會盡一切努力去呵護她,他真的捨不得她焦急擔心。

莫尚北本來得意著的神色在聽到寧遠希冷冷的一句話下來,就像是被澆了一盆涼涼的水,揚起的嘴角再次搭了下來。

「呵,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馬上給停下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寧遠希拿起衣服,看了他一眼,直接邁步走了出去。

看著他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莫尚北氣的咬牙切齒,雙拳狠狠的砸落在牆面上:「可惡!」

離去的寧遠希並沒有走遠,取了車子,就停靠在附近,果不其然,不多時,就見何清言從計程車上下來,急忙進了大廳。

直到再也見不到那個背影,寧遠希回過神,靠在椅背上道:「走吧。」

莫尚北此時已經換了一間乾淨的屋子,何清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他有些疲憊的靠在一旁。

她瞧瞧的走近蹲在他的面前,看著他腫起來的臉頰,輕輕伸手觸摸了一下。

「嘶。」閉目的莫尚北睜開雙眼,看到眼前人後,因疼痛皺起的眉頭也疏散開了。

「怎麼打成這樣?」何清言心疼的看著他問道。

「沒事,不要緊的。」莫尚北想笑一下安慰她,可一扯動嘴角就疼的倒吸氣。

直到寧遠希走後,他也漸漸冷靜下來,想著他的眼神、他的話,利用她?自己這樣做是在利用她?

他承認剛一接到她的電話的時候,心下一轉就想到讓那個男人看看他們的關係有多好,清言會對他多緊張,可是他沒有想要利用她,沒有,他只是想讓他知難而退,別再纏上他的清言。

「你怎麼了?」何清言看著呆神兒的男人問道,很少見他會走神,這到底是怎麼了?

「沒事。」誰知莫尚北只是微微一笑,便將她摟入懷中,在她的發間蹭了蹭,彷彿這樣才安心一般,這讓她心裡多少有些不放心。

擁抱的姿勢維持了一會,莫尚北帶著她起身,柔聲問道:「想吃什麼?」

何清言看著他搖了搖頭,看著嘴角的淤青嘆口氣:「先去處理一下吧。」

「好。」莫尚北點點頭,牽著她的手離開了。

到了醫院,何清言接過身旁醫生的東西,輕聲道:「我來吧。」

燈光下,何清言拿著鑷子輕輕的點在他腫起的臉頰上,一雙清澈又認真的眼神一絲不苟。

那樣的她看起來更加美麗動人,讓他更加想要將她呵護在懷。

「我們結婚吧。」

低沉的嗓音響在額前,何清言的手頓了頓,抬頭看去。

明眸投來無聲的詢問,莫尚北嘴角揚起,一雙手覆蓋在她白嫩的雙手上,再次說道:「我們結婚吧。」 何清言靜靜得看著他,隨即低下頭繼續擦著道:「這到底怎麼弄的?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莫尚北差異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她竟然轉移話題了?

心裡突然慌了起來,以前她絕對不會這樣,為什麼現在提到結婚,她竟然要轉移話題?

「清言,你看著。」莫尚北抓著她的胳膊,兩人四目相對。

「我說我們結婚吧。」

何清言看著她淡淡的笑了笑道:「我聽到了,不急。」

不急?什麼意思?

「怎麼不急?為什麼不急?」

何清言能明顯感覺到他的慌亂與緊張,可是,她沒辦法答應,莫奶奶不會答應,眼前又是相親的問題,這個節骨眼上她應不下來。

「等你的事情解決清楚了,我們再談。」何清言推開他的手,繼續拿著鑷子一點點給他上藥。

莫尚北看著她像是沒事人一樣的神情,便冷靜下來了,她這是因為自己相親的事所以才會沒答應?而不是因為寧遠希那個男人?對,肯定不會是他!

「好了,這兩天多注意,每天按時上藥,過兩天消腫了,淤青也下去了就好了。」何清言邊說邊收拾著手頭上的東西。

莫尚北起身看著她不緊不慢的動作,嘴裡的疑問始終沒有問出來。

「走吧。」

「去哪兒?」

「當然是吃飯了,你還沒吃呢吧?」

莫尚北搖了搖頭,確實沒吃,不過也不餓。

「就去附近的西餐吧。」

「好。」

兩人並肩走了出去。

到了地方剛點上餐何清言就接到了鞏凡的電話。

「你回來了?什麼時候回來的?」何清言欣喜的問道,因為她能聽出鞏凡其實很開心的。

「要不要過來吃點東西,我們也剛點上。」

「不了,剛到家,太累了不想動,你們吃吧,改天聚聚。」

「好,等你電話。」

掛了電話,何清言一臉的笑意,莫尚北剛喝一口水,看著她臉上的笑也跟著笑起來:「就這麼開心?」

當初鞏凡的事情鬧得她也跟著煩躁,現在解決了,她也放心了,她是打心底里為這個閨蜜著想。

「那當然了,鞏凡這傢伙的事解決了我心裡的大石頭也放下了。」

莫尚北看著她眼神里都帶著笑,頓了頓還是開口了:「既然她的事情解決了,你也沒什麼煩惱了,想想我們的事吧。」

剛才還眼帶笑意的她在聽到這個以後,眼神明顯的暗淡了下來,他看的真切,眉頭微皺。

她是一個遵從內心的人,不會為什麼事妥協,到底是什麼成了她內心的牽絆,讓她一再的轉移?

「飯來了,嘗嘗這個。」

看著她繼續笑語盈盈的幫他夾菜,莫尚北莫名的感覺心疼,只是再也沒有開口了。

他知道只要是她認定的,他不開口她也會主動提出,但是她不說的,他是問不出來的。

兩人靜靜地吃著飯,偶爾聊兩句,一點沒有了往常的氛圍,這般壓抑又生疏的氛圍,讓莫尚北心裡更加恐慌起來。

飯後,莫尚北上前牽住了她的手:「我們走走吧。」

何清言看著他微微一笑道:「好。」 醫院裡,肖揚在前走著,卻是時不時的扭頭跟後面兩人說著話。

田葉兒挽著衛蘇的胳膊,挑眉看著肖揚道:「行了,你就別貧了,我家小姐姐能放那小纖一馬已經夠給你面子了,怎麼連這點面子也不想要了?」

肖揚訕訕的笑了笑,他可真是苦呀,自家裡知道他們認識后,就天天催著他來磨人情,可也正是知道這兩人的性格,他自是不敢多說什麼,省得在惹的人厭煩,能看在朋友的份上答應小纖半月後出來就不錯了。

「田葉兒,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你就這麼想我?我這天天陪在你們身邊,也幫你打了不少掩護吧,我可是真心實意的,再說了在那邊的事,我也記在心上了,真的感謝你。」

田葉兒無所謂的聳聳肩道:「就當你真心實意好了,我小姐姐好不容易出院了,晚上不慶祝慶祝?」

「那是當然,我早就訂好房間了,就等你們一句話了。」

「還有你那自作多情的莫總,要不是他搞這麼一出,我小姐姐要受這罪?自那天來過一次,你們那個莫總可再沒來過,也真是個挺絕情的傢伙。」

「剛好,今晚上給你們介紹介紹我這幾個兄弟,還有我姐,你不是一直想見見我姐嗎?今晚上都介紹給你認識。」

田葉兒一聽,眼球滴流一轉,看了眼衛蘇,點點頭道:「那就晚上聚聚。」

肖揚本是來接衛蘇出院的,順便也告訴她們一聲幫她準備的聚餐,看著田葉兒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心下也放心了,他也不太摸得准這個田葉兒的性子,誰知道她會不會拒絕,反正說是給衛蘇準備的,可那衛蘇全然聽她的,哎,這丫頭可不是省心的主。

晚上,雙環宴

田葉兒因為很是期待他們口中的何清言,所以一早就跟衛蘇來到包間等著了,接著便是肖揚跟陸銘隨後到,約么過了15分鐘后,莫尚北簽著何清言的手推開了門。

當何清言進門的瞬間時,就感覺有雙眼睛死死盯著自己,心下好奇,便看了過去,跟那人直直對視上。

見是個挺喜慶的女孩,便回應了一個淡淡的微笑,只是看到女孩身旁一頭短髮顯得幹練的人時,目光略微停留了片刻,這個莫不是他們口中的衛蘇?隨即點個頭示意了一下便被莫尚北拉著坐了下來。

田葉兒自始至終一雙眼睛就盯著何清言,直到她坐下后,仍是很好奇的看著她,注意著她跟陸銘和肖揚的談話。

心下有些讚賞,乍一看還真是跟那個小纖有些像,只是兩人身上的氣質完全不同。

眼前這人完全是從內而外的清淡,舉手投足淡然從容,絲毫沒有矯揉造作,更沒有一些人榜上大款后的恭維,反倒是讓人覺得她身處這些富家子弟中間,不卑不亢自然而然的態度更像是大家閨秀。

腦子裡立馬浮現出那個小纖炸毛的樣子,嘴巴立馬撇起來,一聲「嘶~」傳了出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呀。

正在說話的幾人同時看向田葉兒一臉嫌棄鄙夷的神情看著何清言,不由的皺起眉,尤其是莫尚北,看著她那個樣子,手中的杯子啪的一聲壓在桌上。 震得田葉兒當即回過神來,看著眾人的神情,露出一抹天真可愛的小臉,很是自然隨意的說道:「肖揚,不是我說你,你那個小纖姐姐可是比不上眼前這位清言姐姐,這長得像氣質卻天差地別,趕緊讓你家小纖跟著清言姐姐學學,虧了她還是韓家千金,真是。。。丟臉,呵呵。」

這句話轉的很是漂亮,何清言在心底里默默點贊,這女孩可是真聰明。

不過隨即便聽到田葉兒的驚訝聲:「這是被人打了?」剛才一直盯著何清言看了,沒注意到,沒想到他堂堂莫氏總裁也挨揍了,只是誰這麼大膽子?

陸銘看了肖揚一眼,沒說話,這件事來之前都通氣了,只是肖揚忘了告訴田葉兒了,而且他也沒想到這女人竟然當面問了。

肖揚尷尬的輕咳一聲,當即出聲轉移話題:「田葉兒,小纖怎麼說也是我姐姐,你這話說的過分了啊。」

「過分嗎?還是你覺得你家那個小纖比我這清言姐姐好?」田葉兒笑盈盈的反問道,肖揚一時瞪了瞪眼道:「竟還看不出你還有這麼一手,不過你要失算了,我跟我姐可是實打實的情感,可不是你這一兩句話就能挑撥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