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萬一傻大姐在主子面前告一狀,那豈不是要糟?

所以愈發沒人欺負她。

傻大姐一路上和路人不斷嘻哈招呼着,快樂的什麼似得。

然而到了廚房後,傻大姐卻高樂不起來了。

因爲往日裏姑娘們吃的少,廚房每次準備飯食又都有定例,多備些都不能少一點。

所以多出來的,就會讓廚房裏的分了。

傳奇女僕傻大姐自然也能分一份,連柳家的都願意行這份好。

可今天不同。

今天老太太設大宴請東道,宴請的人又那樣多,誰知道哪個主子吃哪樣菜喜歡了,會不會再要。

因此定好規矩,備好的菜誰也不許動,除非園子裏的宴席散了纔可以。

吃不得東西,又因爲之前爲了快點來吃東西,傻大姐拼命的做事,將偌大的賈母上房的庭院清掃了兩遍,乾乾淨淨的。

費力大,餓的也就快。

這會兒子已經飢腸轆轆了。

她娘雖然心疼她,可是卻嚴厲告誡她,不許動任何裝好的菜品。

傻大姐最聽她孃的話,雖餓的不行,卻一個都不敢動。

正巧前面炒菜間來人,要傻大姐娘去前面親自裝一份剛出鍋的菜品,因爲那份菜品爲了保住香味,不好用托盤端過來。

傻大姐娘只好取了份食盒,跟着去了。

臨行前再三叮囑傻大姐,萬萬不能碰已經封存好的食盒,也不能動備品。

傻大姐怏怏不樂的應下了。

待傻大姐娘走了後,她便在一衆食盒前坐下,嗅着食盒裏隱隱散發出的香氣,口水止不住的流下。

但因爲有她孃的吩咐在,她生性簡單耿直,就算餓死也不會動一下。

偏這時,又有丫鬟送了菜品來。

卻是一套銀器廚具,和一個大壺。

丫鬟擱下後,笑着對傻大姐道:“等你娘回來了,讓她裝進大盒子裏,一會兒專有人來取。”

傻大姐應下了,丫鬟就走了。

傻大姐看着這幅銀器,面色愈發苦惱。

她並不陌生這個銀器,上一回她就幫着她娘就用這個盛過湯。

很是繁瑣,她娘這邊的活計,屬這個最讓人磨牙。

銀器分爲四副,都有一尺多長,一寸見方,上面鑿的是豆子大小,菊花的,梅花的,蓮蓬的,菱角的等三四十樣的模型。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好看,真正能用的,都是裏面的湯水,就是那一大壺雞湯。

傻大姐想不通,用碗喝,和用那麼點小丟丟的花兒喝,有什麼區別?

用大海碗喝,豈不更爽利?

她上回事後就打聽過,並不是園子裏哪個姑娘愛喝這個,也不是老太太、二.奶奶喜歡,竟是的寶二爺喜歡。

真真讓人生惱。

可惱火也沒法子,事情還是要做。

也不等她娘回來,傻大姐就用小湯勺,一點點將雞湯度入銀器裏……

傻大姐一邊做事,一邊還在想,聽人說,銀子可以試毒。

想來定是寶二爺最怕死,所以專愛用這個喝湯。

如此想來,心裏的不爽利就散了,又嘿嘿樂了起來。

她手腳麻利,做事利索,等四副銀器都裝滿了,她娘還沒回來。

她自己又取來大食盒,小心翼翼的將銀器放進去,固定好。

等一切做完後,鼻子裏滿是雞湯的香氣,肚子咕咕叫的簡直停不下來了……

她自然不敢去動其他菜品,可是,聞着濃郁的雞湯香氣,傻大姐口水吞嚥不及,都快流出來了。

她開動腦筋飛快的想着,其她菜品都可以熱了再送上去。

可雞湯必是不用。

那些小模子,丁點大小,誰要用那個喝湯,喝半年都喝不飽。

主子們只是嚐個鮮,再沒讓人再來添雞湯的道理。

如此一來……

傻大姐大臉上,眼睛滴溜溜的轉,悄悄從懷裏掏出了一個水葫蘆……

這是她平日裏裝水喝用的,今日早已將水都喝個精光。

不如,就灌一葫蘆雞湯嚐嚐。

見她娘還沒回來,傻大姐嘿嘿一樂,打定主意後,拿起湯勺,往葫蘆裏灌了滿滿一葫蘆,趕緊塞進懷裏。

剛塞好,就見她娘和好些丫鬟走了過來,因爲匆忙,也沒人理她。

爲首的丫鬟急忙忙道:“快快快,裏面要開席了,快將食盒都端了進去。三姑娘厲害的緊,誰要誤了事,仔細沒臉!”

一羣丫鬟們紛紛上手,一人拎着一個食盒又急急離去。

傻大姐怕被她娘發現端倪,趁着這個機會,也悄悄的溜了出去……

……

“嗯哼哼,啦啦啦……”

出了廚房後,傻大姐又回到園子裏,不和那些送食盒的丫鬟一道,而是上了柳堤,歡快的哼起曲來。

等到了一沒人處,才從懷裏去出水葫蘆,笑的眉飛色舞,道:“蓮蓬湯啊蓮蓬湯,寶二爺那麼喜歡喝你,今兒我傻大姐也要嚐嚐你的滋味!”

說罷,拔掉葫蘆嘴,仰頭就想喝,卻不想身邊忽然躥出一道身影來,一把奪去了她手裏的葫蘆,大笑道:“好啊!傻大姐,我就知道你偷廚房裏的吃食,不然你怎地愈發長的壯闊?

你還偷寶二爺的蓮蓬湯?”

傻大姐聞言,魂兒都快飛了,待看清來人是哪個後,才慼慼然甕聲道:“芳官,你好不好不同別個說?

這湯是剩下的,不是給寶二爺的。

俺沒偷……”

芳官聞言咯咯笑起來,道:“你還敢說沒偷?不過,不說也可以,這湯歸我了!”

傻大姐垂頭喪氣道:“歸你就歸你,喝罷了葫蘆你還我……”

芳官見她這樣,愈發高興,往日裏這傻大姐可是不怕她的,便當場仰頭,咕嘟嘟的大喝起雞湯來。

喝罷,也不還傻大姐葫蘆,竟直接丟到了河裏。

這芳官最是促狹,壞心不算,就是淘氣。

她就想逗傻大姐生氣。

果不其然,那傻大姐見用了好些時候的水葫蘆被丟了眼圈都紅了。

正要抱怨幾句就走,離這個促狹鬼遠一點,可抱怨的話沒出口,眼睛就直了……

芳官還在哈哈大笑着,卻在一瞬間,忽地從她眼裏,鼻子裏,嘴巴里,耳朵裏……

溢出一道道殷紅透黑的血來!

“啊!!!”

…… 自突然傳來厄羅斯南侵的消息,並且對方指名要賈環前往後,賈家上下,其實就已經進入了外鬆內緊的狀態。

沒人會在這個時間,大意半點。

賈環走後,青隼的大部分力量,都佈置在家裏,並且,以榮國府和大觀園爲重。

之前所有查明的內賊,全部重點留意。

不是不想清除,而是像賈家這樣家大業大僕婢多的,註定永遠不可能清除完。

與其再讓摸不着底的人進來,不如盯好現在這些“老人”。

本以爲,基本上算是萬無一失了。

沒想到,到底還是出了岔子……

看着躺在柳堤上,早已死絕的芳官,贏杏兒、卿眉意麪色難看之極。

得聞死了人,兩人就匆匆趕來,卻沒想到,竟是被毒殺。

一旁的青隼押着傻大姐,道:“公主,二鐺頭,已經問清了,芳官是喝了傻大姐從廚房裏帶出來的蓮蓬湯,當即就死了。”

聽聞此言後,贏杏兒和卿眉意兩人面色劇變,眼神中同時浮現出驚恐之色。

不約而同的同時拔步,往秋爽齋方向大步跑去。

重生之豪門學霸 ……

“姥姥不必客氣,只當在家裏。”

宴席擺設好後,賈母一行人紛紛落座。

賈母先招待客人,對劉姥姥笑道。

劉姥姥忙道:“老太太不用讓,託老太太的福,也不是頭一回來享這神仙福氣了!”

賈母等人都笑了起來,笑罷,賈母道:“如此最好,日後一年來受用一回,必能活過一百歲。”

劉姥姥最會說話,道:“那我這個鄉下老婆子還能再沾老太太的光,受用一百年!”

賈母愈發歡喜,正想再說點什麼,就見堂下四個孩子共用的小桌几上,幾個孩子嘖嘖出奇的看着盛着蓮蓬湯的湯具。

那些各式各樣的小模具,極得孩子們的喜歡。

板兒出身農莊,認得這些東西,挨個指着叫道:“這是蓮蓬,這是豆子,這是菱角……”

劉姥姥啐罵了一句,讓他安靜下來後,賈母笑道:“都是孩子,自然喜歡這些玩意兒。

咱們這些老厭物也別再囉嗦了,都動筷子吧。

這蓮蓬湯熱着喝更香甜。”

說着,又叮囑幾個孩子身後的奶嬤嬤道:“看仔細了,莫讓他們吃進嘴裏,不是頑笑的。”

幾個嬤嬤忙應下。

賈蒼一貫的照顧妹妹,先從模具上取下一個梅花小碗,只有拇指大小,遞給巴巴看着的賈芝。

賈芝接過手裏後,笑道:“真好頑,這麼一點子……”

賈蒼笑着,又取下一個菊花的,遞給了着急的巧姐兒。

巧姐兒接過後也歡喜起來。

那板兒倒不用賈蒼照顧,自己拿起了一個最大的蓮蓬,捧在手裏把玩起來。

賈蒼最後才取了個菱角的,也蠻有趣的在手上頑了起來。

身後奶嬤嬤道:“小爺,裏面盛着湯呢,這角下有個小銀紐,一按,小蓋兒就掀開可以喝了,緊好喝,有荷葉香哩!”

賈蒼聞言,咂摸了下嘴巴,端起菱角小碗,尋着那出小銀紐,輕輕一按,果然菱角蓋兒露了出來,裏面盛着盈盈一口湯……

賈蒼見之咯咯笑了起來,又幫賈芝和巧姐兒一般打開,然後舉“杯”道:“芝兒妹妹,巧兒妹妹,咱們來敬板兒一杯,他是客,咱們苗寨最好客。”

賈芝和巧姐兒聞言,一本正經的舉起“酒杯”,對板兒道:“歡迎你來咱們苗寨做客!”

這本是三人平日裏頑的過家家遊戲,這會兒耍出來,卻耍的板兒一臉懵比……

這是苗寨?苗寨是什麼鬼?

一旁的嬤嬤丫鬟們早就笑壞了,上頭大人們見三個小人兒這般正經,也都笑了起來。

劉姥姥見板兒還在發懵,氣罵道:“上不得檯面的下作黃子,沒看到幾個哥兒姐兒給你敬着,你也敢挺大個兒?”

旁人忙勸道:“再不能,多半還沒反應過來。”

板兒被罵的面紅耳赤,想要按開銀紐先乾爲敬。

可許是用力太大,銀紐被生生按死進去,起不來了,蓋子也沒起來。

自知闖了禍的板兒,再加上委屈,大哭起來。

衆人看的好笑,還得先按住要揍板兒的劉姥姥,又從其他桌几上拿了菱角,打開後給了板兒。

板兒這纔不哭了,四個小孩子在大人關注下,就要一起共飲一杯,剛端至嘴角,就見曉翠堂門前傳來一聲厲喝:

“不許喝!!”

……

夜幕漸深,夜空陰沉多雲。

皇城,紫宸上書房。

隆正帝放下手中硃筆,揉了揉眉心,問道:“什麼時辰了?”

蘇培盛忙應道:“陛下,已經辰時末刻了。

很晚了,陛下該用膳了……”

隆正帝聞言,不耐煩的皺起眉頭,道了聲:“聒噪!”

不過御案右下方的贏祥也勸道:“皇上,是該歇歇了。

灞上大營的五萬精銳大軍,藍田大營的兩萬五千大軍,再加上京營的一萬,和御林軍五千,合計九萬兵馬,昨日已經開拔。

另外,軍機閣又派八百里加急,前往武威調兵三萬,即刻開赴五原。

再加上原本長城軍團的三萬大軍,共十五萬大軍了。

我大秦武備精良,弓弩強盛,銀糧充足。

此戰必勝!

高調強寵:惡魔老公,停一停 皇上不必太過擔憂。”

隆正帝擺手道:“朕擔心的不是戰事,該做的,朕都做好了。

要兵給兵,要銀子給銀子,草秣糧食前所未有的富足。

若如此,他們還打敗仗,朕就要了他們的腦袋,然後讓十三弟做大將軍王,親自領軍出征。

早些年,先皇諸多皇子中,唯有大皇子和十三弟領過軍,立過軍功。

當初準格爾犯境,十三弟還請纓出征來着。

如今想來也不會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