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葉天壓下心中的悲痛,反過來安慰她道:「不,這怎麼能怪你,要不是東方極這老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而且那女道居然高高在上,但她似乎對嫣然還不錯,不僅說嫣然為徒,而且還怕她孤獨,連帶著弄露娜一起接過去。

所以嫣然在那蓬萊上的生活上,倒是不用擔心,一定會過得很好的,反倒是我們自己,現在要趕緊回去了。

加速修鍊,儘快的提升修為,你在最短的時間內,去到蓬萊,接回嫣然,不要讓她等太久了!」

「嗯!我會的,哥哥!我一定會努力修鍊的!」 潛行謀殺 愈秀兒堅定的點了點頭,「到時候我陪著你一起去那個什麼蓬萊,將嫣然姐接回來!」

「好!兄妹齊心,其利斷金!」葉天大笑道。

這時候,之前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小狐狸再次出現,幾下便竄到葉天的肩膀上。

葉天笑了笑,摸了摸小狐狸的頭,帶著愈秀兒往山下而去,向著江陵市市區而去。 就在葉天即將下山,回市區的時候,作為人群當中的圍觀者之一,葉軒仍在御雷峰的一處角落中。

此時,葉軒正捧著手提手機,瘋狂寫著什麼。

若是有人在這裡湊上前去,一看就會發現,那上面寫著的居然是關於葉天的事情。

這帖子中的內容,用著一種葉天兒時夥伴的身份,講述著葉天從小到大的一些事迹,並且明確的寫出葉天從小隻是一個普通人的事實,疑惑於葉天為什麼會突然之間變得如此厲害。

將這份帖子發上論壇之後,葉軒退出論壇,換了一個賬號,遇有繼續上的武者論壇,在上面又寫開了一個帖子。

這一次,帖子的內容則和葉天沒有關係,是關於各種能夠讓人迅速提升實力的寶物。

葉軒寫在這個帖子中的這些寶物,當中有一些純粹是杜撰傳說,而有一些則得到了驗證。

之後,葉軒再一次重複之前的操作,在開了另一個帖子,帖子的內容則是分析葉天的實力增漲速度。

隱隱約約的指出,葉天的實力之所以會如此快速的增長,是因為他得到了某種寶物。

如此一來,在這第三篇帖子出現后,於是便將前面沒有關聯的兩篇文章聯繫在了一起。

而因為葉軒用的是三個賬號,寫帖子時的文筆又各不相同,這都沒有人懷疑這三個帖子之間是同一個人寫的。

葉軒將第三個帖子發上去后,得意的冷笑道:「呵呵,葉天,你不是名聲遠揚嗎?那我就給你添油加醋,讓你的名聲傳得更遠,傳得天下皆知吧!」

最後,他找來了論壇上的水軍,開始瘋狂的推高這三個帖子。

無論在什麼地方,水軍這種存在都是不可能沒有,只是付出的價格不同而已,這點夜深還是承受得住的。

很快,本來在今天這件事情之後,這個論壇上便儘是關於葉天的話題。

葉軒發上去的三個帖子中,那兩個關於葉天的帖子,但沒有水軍的情況下,已經被直接刷到了千樓了。

就算是那寶物帖,雖然只有幾十了,但一大半都和葉天有關,大部分的評論和葉天是不是有什麼特殊寶物有關。

如此一來,在水軍的推波助瀾之下,這帖子的增長速度更加的快了。

很快,在這樣的操作之下,便幾乎將所有論壇上的武者集中到了這三個帖子中,議論起了關於葉天實力的話題。

「那個葉天的實力居然這麼強,我想一定是有寶物的,之前有一個帖子上,不提及過了嗎?這天下間可是有不少的增長實力的寶物啊!」

「說的沒錯,一定是這樣子的,否則這個葉天如此年輕,而且三個月之前,從來沒有關於他的事迹,怎麼突然之間名聲鵲起,橫行南武林無敵手了!」

「現在這葉天何止是橫行南武林無敵手,恐怕橫行整個華國都鮮有敵手了啊!要不是得到什麼寶物,他怎麼可能在這樣的年紀,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你們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突然間有人會將葉天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和寶物連接在一起,而且在同近乎同一個時刻出現這幾個帖子!」

「你傻啊!今天發生了這樣大的事情,誰都會往這方面想啊!有什麼可奇怪的?」

「不錯!也不知道這葉天的寶物究竟是什麼?居然能夠讓他的實力增長得如此之快,要是我能弄到手,那該多好啊!」

「還是別做白日夢了,還是好好想想自己該怎麼修鍊吧!」

……

帖子中類似的評論不少,其中雖然有些人看出了端倪,但很快被淹沒在了大部分人的評論當中,沒有激起任何的水花。

如此一來,關於葉天實力能夠如此迅速增長,和某件神奇的寶物有關,一下子變成了定論。

隨後,在這樣的定論下,關於葉天的寶物是什麼的猜測,開始變得越來越離譜。

從法器、靈器到法寶、靈寶,甚至是仙器神物,更有甚者連小說中的先天靈寶、至寶之類的,也一併給扯出來了。

不得不說,武者們在想象力方面,也是不比普通人差多少啊!

論壇在自己的攪動之下,形成了這樣的定論之後,葉軒自然無比的得意,他知道只要這個定論一出,慢慢的便會傳播出去,從而傳到了那些大門派或大能耳中。

正所謂財錦動人心!

這樣的定論,不僅適用普通人,更加適用於修真者!

甚至可以說,相比普通人而言,修真者對於財帛更加的看重,到了動輒分出生死的地步。

之所以修真者,在民間會有淡泊名利,無視財錦的印象,不過是因為這些普通玩意對修真者沒有任何用處。

要是把那名利財帛一換,換成了修真者需要的丹藥寶,你再看那些修真者還能不能淡泊處之。

恐怕今天剛知道你有這樣的東西,晚上就能潛你家,將與全家盡滅,搶過寶物了。

是的!現實這麼殘酷和冷血!

所以葉軒知道,葉天能夠如此迅速的提升實力,究竟是不是真的身懷無上寶物,他日後的日子是別想好過,那些大能一定會找上他的。

就算他不會被那些大能找到,也需要東躲西藏,到時候自然就沒辦法靜心修鍊,實力也就要停滯。

只是葉軒恐怕不知道,他猜到葉天有寶物一事,雖然接近事實。

可他卻完全不知道,葉天這件寶物要發揮作用,根本不需要靜心修鍊,只是需要不斷的搞事情。

而葉天剛從波斯回來的時候,其實正愁著沒辦法去搞事,畢竟目前他能搞的事,都已經搞得差不多了。

如今,帝都他又暫時不想去,其他的好像沒什麼地方可以讓他搞事了。

可葉軒這一手,卻無形中正好給葉天解決了煩惱,讓他不需要去找別人搞事,自然有人送上門讓他繼續裝逼搞事。

從而賺取更高的逼格,讓他的實力進一步增強,然後接著等人送上門搞事,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簡直是完美。

若是知道會這樣的情況,恐怕自以為得計的葉軒會直接氣吐血了,大罵這天下哪有這種不怕搞事,反而還唯恐天下沒有事情可搞的寶物啊。 此時,御雷峰發生的事情,經由武者論壇傳遍了華國,甚至是海外各大勢力。

「好像……難道真的是他的兒子……」

位於帝龍谷,已經出關的秦非聖看著武者論壇上,關於御雷峰的影像,目光聚在葉天身上,眼中有些複雜。

劍羽宗內,劍羽宗的掌門和各峰長老聚在一起。

劍羽宗掌門指著葉天的照片,說道:「各位,此子先殺我門內弟子,又殺我長老,此仇不共戴天!

更有傳聞,此子能夠有如此快的實力增長,乃是因他有寶物在身,所以我要求你們立刻出動,殺了這人,將其寶物帶回來!」

劍羽宗其他六峰的長老齊聲應道,隨即轉身離去。

在帝都,皇宮之內,一個身穿龍袍之人正坐小池前的亭子中,在他身邊是一個鶴髮童顏的道人。

龍袍之人開口說道:「如今天地巨變已至,又多出葉先生,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你說葉先生會不會便是那預言中的變數,我們要不要處理掉他!」

第22個男特助 道人笑道:「陛下,既然是變數,那就有他存在的意義,否則何來變之一字?」

龍袍之人說道:「可我們不出手,也會有其他人出手的!」

「無妨,只要不是我們出手就行!其他人出手,若是成功了,那這變數自然就不是變數了,也就無需多想!

若是不成功,那這變數自然就是變數,就算我等出手也是沒辦法成功,反而會引來天怒的!

別忘了,這一以千年為期的棋局,本來就很遭天怒,我等只能小心翼翼,萬萬不能再亂來啊!」

龍袍之人笑道:「也是,那便這樣吧!繼續任由下面的人去做,我等靜觀就行!」

道人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的點頭。

從始至終,這兩人的話語就像在打謎題一樣,讓人看得雲深霧裡,卻又能夠感受到那話中的可怕。

同樣在帝都,做為柱國世家之一,而且排名前三的許家,其住宅之豪華奢侈,也就是僅次於皇宮了。

在底座之後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的殿堂中,一位身穿雍容華貴衣飾,雖然年已紀過四十,單看外表卻絕對不會超過三十的貴婦人,正憤怒地將手中的價值數萬的頂你筆記本電腦砸碎。

當下,貴婦人恨恨道:「該死!怎麼會這樣?那個葉先生居然便是那個雜種,這根本不可能啊!

我明明給那個雜種下了十年的毒,那都足以毀掉他的根基,讓他別說是修真的,就連武道都不能,他怎麼可能還能成為修真者的?

而且之前被趕出葉家的時候,我明明讓人去看了,他完完全全就是個普通人而已,我也才放心的讓他被趕出去!

可怎麼才三個多月,他就一躍而起,成了那聲名鵲起的葉先生,實力竟是達到了恐怖的鍊氣八層!

這實力,可是比有著太一珠的我兒還強啊!不可能啊!難道……難道是那個負心人留給了這雜種無上的寶物嗎?」

說到這裡,貴婦人停了一下,突然滿臉猙獰的雙手拍在桌子上,那紅木製作的桌子頓時四分五裂。

下一刻,只聽她完全沒有貴婦人形像的咆哮道:「可惡!憑什麼!憑什麼!同樣是你的兒子!

你卻留給那賤人的雜種一件寶物,卻什麼也不給我兒子,憑什麼!你個負心人,我不會原諒你的!

還有那雜種,我一定要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絕不能讓他活著!」

咆哮過後,貴婦人對著外面叫道:「來人,給我傳令下去,讓影鬼全部出動,趕去海西,將那個雜種葉天的人頭給我取回來!」

外面應了一聲,隨後便有腳步聲離去的聲音響起。

「呵呵……人鬼可是老娘親自組建的暗殺部隊,原本是要留給我兒子,用來讓他接掌葉家家主后,清除那些不聽話的人的!

這次就先用你這雜種的人頭來血祭吧!呵呵……負心人,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道你死了沒死!

要是死了的話,看到你兒子被我送下去和你團聚,不知道你會有什麼想法!哈哈哈哈……一定很精彩吧!」

貴婦人瘋狂的大笑著,顯得無比的猙獰恐。

同樣是十一柱國世家,作為排名靠後的葉家,雖然住宅的佔地面積也是巨大,很明顯沒有許家那麼的金碧輝煌了。

好在,作為家主住的小樓,還算是環境最為優美。

這時候,一個僕人打扮的老者匆匆進了小樓,迅速的上了樓梯。

到了二樓,老者來到一個坐在搖椅上,氣勢不凡的老人身邊,恭敬說道:「老爺,關於小少爺的事傳來了!」

這個氣勢不凡的老人不是別人,正是葉家當今的家主,葉天和葉軒的爺爺葉戰。

葉戰應道:「嗯?葉天?」

「是的!」老者說道,「之前在江南名聲鵲起的那個葉先生,果然便是小少爺!」

葉戰頓時從搖椅上坐起,神情肅穆的問道:「什麼?那個葉先生真的是葉天!

這怎麼可能,他可是中了毒,根本不可能修鍊!

國民老公抱抱我 就算能夠修鍊,也不可能在這樣短短的兩個月時間裡,達到這樣的境界!」

老者神情複雜的說道:「老爺,事情千真萬確,那葉先生確實是小少爺啊!而且……而且……」

葉戰的神情變換著,眉頭緊皺道:「而且什麼?別吞吞吐吐的,快說!」

老者說道:「就在不久前,江陵市那邊傳來消息,那個要挑戰葉先生的東方極,以及帝龍閣派出去的三大高手,以及一個突然出現的外國佬,五大練氣七層巔峰的高手聯合,都……都敗了!」

砰的一聲,葉戰猛的站了起來,強烈的能量炸開,身下的搖椅頓時分崩離析,滿臉的震驚。

當下,他激動的抓著老者,厲聲道:「這個消息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啊!老爺!」老者面露痛苦之色的說道,「這裡之前我們安插在龍牙戰鬥小隊的成員,發回來的消息!

如今除了秦家的秦壽升外,其他四個高手盡皆死在小少爺的手中,小少爺的實力至少有練氣八層啊!」 葉戰鬆開了抓住老者的手,臉上的神情無比的複雜,有驚喜,有後悔,甚至還有一些許的恐懼,顯得無比的古怪。

老者看著葉戰的臉色變化,他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小心的問道:「老爺,眼下小少爺今非昔比,我們葉家也今非昔比了。

眼看著柱國世家排位戰已經追了,這次皇室發布的新規則,只允許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一代的人參加,老一輩不允許出手。

如今除了葉軒小少爺外,我們葉家年輕一代便再無天材,在排位戰之前,我們還需要經過介紹其他省級家族的車輪式挑戰。

據說這一次,其他省級的家族當中,有幾個可是培養出鍊氣六層的年輕高手,單單葉軒少爺一人,恐怕是守不住的啊!」

停了一下,老者看了看葉戰的臉色,雖然顯得陰沉,但並沒有憤怒的樣子,這才鬆了口氣,又繼續說下去。

「既然小少爺已經崛起,而且實力如此高強,我覺得我們可以將小少爺接回來,到時候別說應付挑戰,單單排名就能大大提升啊!」

葉戰沉默了一下,說道:「別忘了,當初葉天會被趕出去,可是我默認的,你以為他會那麼輕易的就回來嗎?」

老者連忙說道:「當初……當初我們那麼對小少爺,小少爺也許會記恨在心,但這也是有苦衷的啊!

在少爺和少夫人失蹤后,許家的排名、實力一下子升到了我葉家之上,當年會出現那檔子事,也是為了保全家族的無奈啊!

我想只要我們說開了,小少爺一定會原諒我們的!只要老爺同意,我現在就去海西,就算跪地磕死在小少爺面前,也要讓小少爺回來!」

「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家族,哪裡需要他一個小輩原諒!」葉戰手一擺,淡然的說道,「就讓他恨我、恨葉家吧!

就讓我背起所有的過錯,讓葉天繼續恨我,這樣到時候他回到帝都,自然能夠強勢接掌過葉家。

也只有這樣,他才能夠強勢的清洗將那女人這十幾年裡,給葉家帶來的烏煙瘴氣,讓葉家重煥新生,這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老爺……」老者哀聲道,「您何必這麼辛苦啊!」

葉戰擺了擺手,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你也準備一下,回去收拾收拾行李,明天我會公布將你除名,並且全國通緝你!

惡魔總裁的定製寵婚 有了這樣的名頭后,你去海西,葉天一定會收留你,到時候他回來接掌葉家之後,有你這樣的老人在,才能夠順利的理清葉家的內外之事!」

老者激動道:「老爺,我不走,我跟了你四十多年了,從小到大的,我怎麼可以走?」

葉戰沉聲道:「不是因為你跟了我這麼多年,名為主僕,實為兄弟,我才將這事託付給你!」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