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葉浪又不是傻子,王光這話什麼意思,他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看著這個滿腦子齷齪思想的學生,葉浪想了想,然後對王光微微一笑說:「哦,原來是這樣啊,知道關心同學可是好事情,這樣吧,咱們好長時間沒聊過了,你晚上和柳櫻雪幾個人來趟學校食堂哈,我請客。」

老師請學生吃飯,這種美妙的事情,王光還真沒遇到過呢。

「葉老師,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葉浪信誓旦旦的說。

王光當即咧開嘴笑呵呵的說:「好啊,那今天晚上葉老師您就要破費了。對了,請我們全班還是?」

葉浪嘿嘿笑著順著王光望了眼,直言道:「好啊,既然你想要讓我請你們班裡所有人,那我就請唄。」

王光連忙笑道:「哈哈,好,那就這樣說定了,今天晚上我們不見不散哈。另外,我可要給咱們班這些人都說說,今天下午都別吃飯了,等晚上的大餐。」

「行,沒問題。」葉浪不管王光說什麼,他都是滿口答應。

等王光離開之後,旁邊上官麟雪帶著幾分好奇問:「葉浪,你不是一直都窮瘋了嗎?這次怎麼有錢請學生吃飯了?」

「窮是窮了點,但是請學生吃麵條的錢還是有的。」

在葉浪賤兮兮的說完這話后,上官麟雪當即反應過來,看著葉浪急忙問:「你快點給我們說說,你到底打算做什麼?」

葉浪神秘兮兮的笑著說:「等晚上你們就知道了。」

大團建,雖然有些不順利,但總算是結束了。

學生返回校園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鐘。

因為是半封閉式管理,所以大部分在校學生,都是要在學校里上晚自習的。

不過因為大團建才剛剛結束,學校發布通告,今天晚上不用上晚自習,學生可以在校園內自由活動,或者去宿舍休息,晚上九點半準時睡覺。

這樣一來,葉浪自然有了請客吃飯的時間。

八點鐘,學校食堂還有三個窗口開放。

葉浪找到其中一家,和老闆談好之後,便選好了位置安靜的等待。

凌菲和上官麟雪兩個人,自然不會錯過這種看熱鬧的好機會。

不一會,在王光和張宇兩人的帶領下,二八班除過在家休養的王炳山還沒來,其他人全都來了現場。

「葉老師,您這當保安看來賺了不少錢啊。」李建哲剛走過來,便咧開嘴笑著調侃起來。

葉浪看到這小子此時鄙視的目光,恨不得直接將這小子一巴掌給呼死。

不過,因為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便強忍著心頭的怒火,對其微微一笑說:「還行還行,大傢伙都來了吧?」

柳櫻雪還在為白天的事情生悶氣,與劉蕊兩個人坐在一邊角落處,低著頭好像在想什麼。

但大部分人,還是紛紛開口答應起來。

「來了。」

「必須要來啊,咱們葉老師請客吃飯,我們怎麼能錯過呢?」

「老葉啊,今天晚上我們可要讓你大出血啊。」

「都給我好好說話啊,你們可要鬧清楚,你們都是學生,誰要是嘴裡不乾不淨的說話,老子發起飈來,連自己都害怕。」

葉浪丟下這番話后,在場的學生,還真被唬住了。

畢竟,葉浪的厲害他們不是沒見過。在加上今天葉浪追著老虎玩的事情,也算是給他們提了個醒。

紛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后,葉浪便對旁邊上官麟雪笑了笑說:「上官老師,您給那邊窗口說一聲,可以上菜了。」

上官麟雪起身,迅速朝著窗口位置走去。

而葉浪,則站起身來,對旁邊的王光笑道:「王光,你過來一趟,你就坐在我旁邊吧。」

王光點點頭,喜笑顏開的來到了葉浪身邊,就像是古代被翻了牌子的妃子一樣開心。

不一會兒,上官麟雪走過來,盤子里,居然端著總共四碗麵條。

放在桌子上后,葉浪將手搭在王光的肩膀上,嘿嘿笑著說:「王光,這頓飯是老師請客,但老師窮啊,這個你們都是知道的。沒辦法,我就選你當咱們班這次被邀請的代表吧。」

王光有點懵圈了,看著桌子上滿滿當當四碗麵條,他苦著臉笑道:「老師,這是幹什麼啊?既然請客吃飯,就算是麵條,我想大家也不會介意的,來吧同學們,葉老師請大家吃麵條了,一人一碗哈,都別客氣,誰今天晚上要是客氣,我跟誰急。」 王光話剛說完,葉浪便直接出手,一巴掌打在了王光後腦勺上。

「我剛才說什麼來著?不要讓你們說話嘴裡不乾不淨,你們就是不聽對吧?」

王光頓時傻眼了,轉過頭來,盯著葉浪滿是不安道:「葉老師,您怎麼還打人啊?」

葉浪攤開手,故作無奈的說:「額,我打人了嗎?誰看見我打人了嗎?」

這幫學生,貌似覺察到了特殊的味道。

坐在不遠處角落裡的柳櫻雪,這會兒居然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

劉蕊坐在柳櫻雪旁邊,咯咯笑著說:「小雪你快看,葉老師給你報仇呢。」

柳櫻雪臉上露出一抹紅暈,看似不好意思的對劉蕊抱怨道:「瞎說什麼呢?」

「本來嘛?嘻嘻,小雪,你說葉老師對你這麼好,他是不是看上你了?」劉蕊又來了一句。

柳櫻雪臉蛋兒更紅了,狠狠瞪了眼劉蕊后,沒好氣的說:「你要是還敢瞎說,我以後就再也不理你了。」

劉蕊嬉笑著,繼續目不轉睛的看著葉浪這邊。

在眾多學生紛紛搖頭后,王光也是無語。

而葉浪,則繼續笑道:「王光同學,老師的面子你難道都不給嗎?這樣吧,我知道讓你代替這些同學每個人吃一碗面你肯定吃不完,你就代替咱們班上每個同學吃半碗吧。」

王光差點吐血,眼淚汪汪的對葉浪道:「葉老師,葉大神,我錯了還不行嗎?每個同學半碗,那也要二十多碗啊。我怎麼能吃的完啊?」

葉浪安靜的坐在自己椅子上,順著王光打量了眼后,反問一句:「你不是特別關心咱們班某些同學的健康問題嗎?還打算給人家晚上下面吃,你這樣好學生,我作為你們的前班主任,不好好感謝感謝你行嗎?」

「老師,我……」

「你什麼你?你吃還是不吃?」葉浪說著,兩根手指捏住了一根筷子,手指稍微用力,筷子直接成了牙籤。

王光看的膽戰心驚,見葉浪將手再次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王光心想好傢夥,這王八蛋要是手腕子稍微用力,那自己還不得咯嘣屁了啊?

「吃,老師,我吃……嘿嘿,您別生氣哈,不就是吃面嗎?」

說著,王光急忙端起眼前一碗麵條,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第一碗結束,葉浪又遞給王光一碗,微微一笑道:「好吃嗎?」

王光點點頭,現在就算是屎,他也只能說好吃了。

「嗯,那繼續吧。」

第二碗麵條結束之後,葉浪又遞給王光第三碗,同時對旁邊上官麟雪微笑著說:「瞧瞧,你把班上學生餓成什麼樣子了?兩碗麵條,不到五分鐘就吃完了,快點去,讓師傅再弄四五碗。」

王光眼淚都快下來了,心裡不斷罵著:「老子這是餓了嗎?這都是你逼的好不好?」

第三碗麵條,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王光往嘴裡賽一口,葉浪便在旁邊笑呵呵的問一句:「好吃嗎?」

王光除過點頭之外,別無他法。

很快,當葉浪將第五碗麵條遞給王光的時候,王光轉過頭,看著葉浪抹著眼淚說:「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吃麵條了,葉大哥,饒了我這次吧……」

「這是吃麵條的事情嗎?呵呵,我可以很認真的告訴你,這不是吃麵條的事情,來吧,繼續吧,看來你還沒意識到自己犯了什麼錯。」

「你乾脆殺了我算了,有你這麼玩的嗎?」王光忽然暴走,站直了身體,對葉浪大聲呵斥。

葉浪早想到按照王光的脾氣很可能會走到現在這一步,只不過沒想到會這麼晚,他心想看來自己還是高估了這群小牛犢子的膽量。

「王光同學,請你說話注意點,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當然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找死的話,我可以滿足你,但並不是在校園。」葉浪冷冰冰的對王光道。

王光聽到這話后,瞬間慫了。

好不容易鼓起來的勇氣,居然被葉浪一個眼神,給打回了娘胎里。

「老師,我錯了,我不是東西,我承認我滿腦子裝了些齷齷齪齪的東西,但是我保證從今天開始,我好好學習,我天天向上。」

葉浪望了眼眼前四個空蕩蕩的大碗,於是便笑了笑說:「你真的不打算吃面了嗎?」

「不吃了,我這輩子絕對不吃了。」丟下這話后,王光猛地轉身,看著身後這幫同學擲地有聲的說:「你們都給我記住了,從今以後誰要是敢在我面前說吃面這兩個字,我弄死他先人板板。」

話音剛落,張宇站出來微微一笑說:「我說王光,就這點出息嗎?不就是四碗麵條嗎?就能將你嚇成這樣?」

「滾蛋,你少在這裡給老子幸災樂禍。」王光手指著張宇,破口大罵。

而張宇,自然也不甘示弱,冷笑著說:「怎麼的?難道你現在還打算打我啊?你看看你現在就像是懷孕七八個月的孕婦,我覺得你還是照顧好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吧。」

葉浪本打算王光認錯了,這件事情就結束了的。

但現在,張宇居然冒出頭來,看樣子,自己要是不讓張宇也嘗嘗吃面的滋味,還真有點說不過去呢。

帶著這種想法,葉浪便起身來到張宇旁邊,笑呵呵的說:「你也想吃點對吧?好啊,那邊剛端過來了四碗麵條,你也吃點吧。」

相對王光,張宇倒是很識時務。

「嘿嘿,葉老師,我錯了,我和王光是同學,我們應該互幫互助的。」說著,張宇來到王光對面,大鞠躬,彎腰九十度。

「王光,對不起,我錯了。」

這情形,讓葉浪倒是想起了上次這兩人相互認錯的場景。

但可惜的是,每次兩人都是這樣,治標不治本啊。

對此,葉浪其實也沒辦法。畢竟一個人看另外一個人不爽,很可能就算是對方做出多讓人感動的事情,也一樣改變不了對方心中的看法。

想到這點,葉浪便嘆了口氣說:「同學們,我早就給大家說過,咱們二八班是一個整體,缺了誰都不行。可你們就是不聽,算了吧,我說這些也沒用,你們以後就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 誅神總部,江一臉上掛著開心的微笑。

這次泰斗莽撞,導致泰斗比他們預期還要早從紫禁市消失,這絕對是值得讓人興奮的事情。

楚歡坐在旁邊,挑著二郎腿,手裡拿著一支香煙朝著旁邊劉拓望了眼道:「兄弟,這次你們幹掉了多少人?」

「不多不多,也就十七八個吧。」

「嘿,可以啊,不過我比你們能多點。」楚歡略顯得意的笑著說。

就在此時,旁邊余天笑了笑說:「你們兩個有我這次的功勞大嗎?」

被余天這麼一問,楚歡和劉拓兩個人全都看上去有些不爽了。

「曹,合著我們兩個人還沒你一個人做的事情多啊?」

被楚歡這麼一問,余天便忙開口嘿嘿笑道:「沒有沒有,我不是聽你們兩個人在這裡爭執不休嗎?所以……」

「閉嘴!」楚歡和劉拓兩人斬釘截鐵道。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一把推開。

龍一從房間進來后,眼珠子通紅,就像是兔子的眼睛一樣。

江一看到,忍不住問:「你這是怎麼了?」

「昨天晚上幫總閣主值班了。」龍一苦著臉說。

「值班?你給他值班幹什麼啊?」

「沒……沒什麼,總閣主有點事情,所以讓我先代他值班的。」龍一急忙說。他可不想熬了一整夜剛到手的十幾塊錢這麼快就被江一給沒收。

江一見狀,也沒過多詢問,然後便語重心長的說:「現在我們在紫禁市的大局已定,從今天開始,我們誅神就要全力發展經濟了。總閣主從國外回來后,安排了我一件事情,讓我在國內招聘十幾名建築方面的人才,同時考慮好讓一個人出國把持大局,在這裡我想了又想,還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所以將大家召集在一起,好好商量商量。」

聽到這裡,幾個人面面相覷。

如果是去那些發達國家,這幫小子肯定會爭相恐後過去,但是去弧邦國這種地方,他們誰都不想去沒事找事。

江一見大家不說話,於是便對旁邊龍一笑了笑說:「一哥,我覺得這件事情您絕對能拿下,您自己覺得怎麼樣?」

龍一這次又不是沒去弧邦國,一頓烤全駝,就讓龍一對弧邦國記憶猶新,現在還跑去,這不是找虐嗎?

「一姐,我的能力你也知道,照管逆鱗都已經讓我心力俱疲了,更別說是出國照顧這麼一大攤子事情了。」龍一急忙找借口推脫。

「太子,你半天都沒說話了,怎麼樣?這件事情你要不要過去嘗試嘗試?」一姐微微一笑問。

太子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一姐,暗夜的兄弟們現在只認我這一個大哥,我走了,我怕您指派的兄弟過去,我手下這小癟犢子不服管教呀。」

「劉拓,你呢?」

「我?哈哈,一姐哈,你可真看得起我啊,我過去了,你確定我能將生意做好嗎?」

「楚歡……」

「我更不行了,劉拓比我更有能力,他都不行,我更加不行了。」

聽到這些借口之後,江一笑了笑,無奈嘆了口氣道:「既然這樣,看來只有我親自去一趟了。」

此話一出,在場這些兄弟開心的差點沒跳起來,紛紛喜笑顏開的說:「真的嗎一姐?哈哈,那我們送您。」

「您先別著急,我這就給您找輛車送您去機場。」

「額?你們這……」江一有點懵了,心想怎麼看樣子,這些兄弟們巴不得她現在就走啊?

豈不知,這些人,還真恨不得江一現在就走了。

身為誅神總管賬務的大佬,江一將手下這幫人的腰包弄得和她白皙的臉蛋子一樣乾淨,縱觀全世界的老大,有那個和他們一樣窮的?

可沒想到,就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聲槍響。

眾人頓時警覺起來,太子猛地站起身來,警惕性的朝著外面望了眼,低聲道:「出事了。」

江一則急忙說:「帶上傢伙事,快點出去看看!」

一聲令下,這幫人紛紛帶上自己的武器,朝著門外沖了出去。

誅神總部樓下,院子里此時站滿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快,便有兩個年輕小夥子沖了過來:「一姐,出大事了,我們一個兄弟中槍,直接被打死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