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葉簡汐噗哧笑出聲。

沈母也點了點漲的臉通紅的沈瑤,說:「你啊,真是沒心沒肺,我們大家為你擔心,你自己倒好,一個人在房間里快活逍遙。」

沈瑤吐了吐舌頭,摟住母親,說:「我最小嘛,大家寵著我一些是應該的。」

沈母無奈的搖頭。

和沈瑤在房間里說了一會兒話,那邊沈老太太派人過來,催促葉簡汐和沈母去前廳用餐。

葉簡汐明白,這是沈老太太不想讓自己多跟沈瑤接觸。

也沒有再跟沈瑤談下去。

反正她只是想確定下沈瑤的安慰,既然沈瑤好好的,那其他的可以在電話里說。

看著葉簡汐和母親一起離開,沈瑤站在門口依依不捨的送兩人走。

等兩人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在視野里,沈瑤鼻子酸澀的差點落下淚來。

用力的吸了口氣,才把眼淚逼回去。

她才不要流淚。

流淚了,不正好讓奶奶看不起她嗎? 第1126章好戲終於要開場了

回到沈家的客廳,沈老太太狀似無意的問了句:「瑤瑤那丫頭沒說什麼讓你不高興的話吧?」

葉簡汐笑了笑,「沒有。」

沈老太太鬆了口氣,招呼所有人開始用餐。



王家。

王景炎派出去打聽安墨卿具體情況的人都無功而返,這讓他變得有些焦躁。因為沒辦法確定安墨卿的身體狀況,他就沒辦法對安家的人下手。

萬一這次安墨卿只是詐病,故意設下陷阱,引誘那些想對王家不利的人,那他這個時候撞上去,無疑會成為安家重點打擊的對象。

可如果安墨卿真的是重病,他錯過了這個時機,那就再沒機會對付安家的人了。

王景炎不由得後悔,當初不應該信誓旦旦的跟王東擎許諾,自己會對付安墨卿和安老爺子兩人,不然自己也能有個退路。

現在話已經放出去了,就算不想做也得做了。

明天就是安家宣布和慕家結親的日子,今晚是最後下手的機會。

王景炎打定了主意,拿起電話撥通了手底下的人號碼。

正準備對那邊說話時,顧明珠走進了房間,她手上拿著一束百合,嘴角噙著笑意,看起來格外的開心。

王景炎按住了電話,說:「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還有這花是誰送的,不會是哪個野小子,敢覬覦我王景炎的女人吧?」

王景炎的女人?

自己什麼時候成了他的女人,她怎麼不知道?顧明珠稍斂了笑意,抬眸說:「是我給三嬸買花的時候,順道買的一束,想著你這幾天心情不好,給你拿過來的,怎麼你不喜歡?」

王景炎聽到顧明珠把自己放在心上,胸中的不悅稍微放寬了些,但揪住顧明珠的話里的重點,又問:「不管你送我什麼,我都喜歡。只是,你跟三嬸什麼時候走的這麼近了?」

「前幾天,我去逛街的時候,碰到了三嬸。」顧明珠斜了一眼王景炎,把百合花插在花瓶里,繼續說:「我跟家裡的人搞好關係,還不是為了你以後好能繼承王家?你用得著像審犯人一樣審我嗎?不放心的話,盡可以派人監視我的一舉一動。」

王景炎有些心虛。

他的確有些不放心顧明珠,最近明珠在王家混的如魚得水。好多以前跟他老死不相往來的人,都跟她走的挺近的。

心裡的直覺告訴他,任由明珠發展壯大,她會不受自己的掌控。

所以,不得不盯緊一些。

可他也不想逼顧明珠逼的太緊,讓她離開自己。

王景炎沒再繼續追究下去惹顧明珠不愉快,討好的笑著說:「我這不是關心你嘛,三嬸那個人聽說是不好相與的主兒,我怕你跟她走得太近會吃虧。」

顧明珠聞言,心裡冷笑,可臉上卻帶著甜美的笑容,「好了,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了。嗯,對了,安家那些事情,你辦的怎麼樣了?明天可就是訂婚晚宴了,你再不出手,等安家和慕家聯合了,要把天寶要回來,那可難如登天了。」

「我這就吩咐手下的辦事,你放心,我保證把事情辦的妥妥帖帖。讓你離王家的當家主母更近一步。」

「那你快一些,我可等著呢。」

顧明珠說這句話,略帶撒嬌的語氣,配合著她的神情,不由得讓王景炎有些蕩漾。

有那麼一刻,王景炎想不顧一切把這株帶刺的玫瑰給壓在身下,好好的發泄心裡的火氣。

可他最終還是克制住了。

拿起電話再次撥通了,對電話那邊發號施令。

顧明珠把最後一支百合花插進花瓶里,身上那道火辣辣的目光隨之移去。

她抬眸看向王景炎,見他背對著自己,正在說話。

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

好戲終於要開場了。



傍晚時分——

葉簡汐和慕洛琛從沈家離開,沈老太太提出要親自送他們離開,被慕洛琛再三推辭了。

坐上車,慕洛琛微微放鬆了身體,依靠在車座上,問:「阿瑤怎麼樣了?」

「我看她氣色挺好的,想來沈老太太沒虧待她。」

葉簡汐邊回答邊從車裡的小型移動冰箱里,拿出一瓶水,遞給了他。今天吃飯的時候,沈家老爺子沒少灌慕洛琛酒,他有一段時間沒喝這麼多酒了,肯定難受的緊。

慕洛琛半闔著的眼帘,睜開了一些。

擰開水瓶蓋,沒有直接喝,而是重新塞到葉簡汐的手裡,眼神迷離的望著她。

「你喂我喝吧,我頭暈。」

葉簡汐聞言,面龐上染了一抹淡紅,看上去有些小小的害羞。微微撲閃的大眼睛,瞅了眼前面開車的司機,又有些懊惱。伸手捶打了下慕洛琛的手臂,說:「我看你哪裡是頭暈,分明是沒臉皮了。想喝水就自己喝,想讓我喂你,乾脆別喝了。」

慕洛琛垂下眼帘,看著丟到自己懷裡的冰水,嘴角微微一勾,揚起了一抹淡笑。

「那好吧,你那麼狠心,我只好自己喝了。」

他低沉的聲音夾雜著委屈,手上的動作卻毫不含糊,優雅的捏住水瓶,湊到瓶口,輕輕的抿了一口。

冰冷的液體沖淡了腸胃裡火辣辣的感覺,慕洛琛感覺舒服了很多,慢慢的繼續嘬飲著。

那不急不緩的模樣,好像他喝的不是水,而是玉液瓊漿。

喝得差不多了,他放下水瓶,啞聲讚歎了一聲:「真好喝。」

葉簡汐:「……」

懶得理醉酒的男人,她別開腦袋看向車窗外。

六點多的天空,夕陽將歇未歇,殘留的光束將天邊染成了絢爛的紅色。層層疊疊的橘色雲朵,遠遠的看起來格外的美。

葉簡汐看著,看著,不由得有些出神。

慕洛琛望著她的側顏,伸手想把她肩頭滑落下的披肩拉回去。

然而手剛碰觸到葉簡汐的肩頭。

手機忽然嗡嗡的震動了起來,他的手頓了頓,收回來從兜里掏出手機。

看到是安老爺子打來的,慕洛琛被酒精熏的有些犯懶的身體立刻緊繃了起來。

「喂,安爺爺,有什麼事嗎?」

接通電話后,他剛問出口,電話那邊便傳來了一聲槍鳴,緊接著是安老爺子的驚怒聲:「阿琛,我在通州這邊遇襲了,你現在立刻帶人過來!」

慕洛琛俊美的面龐,霎時變得冰冷無比:「是。」

薄唇里吐出一個字,電話掛斷。

葉簡汐察覺到車裡的氣氛不對,回頭看向慕洛琛,見他神情緊繃異常,出聲問:「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安爺爺碰到一點麻煩,你先回去,我去幫他。」

慕洛琛沒有告訴葉簡汐真實情況,以免她擔心。

葉簡汐心頭有些亂,可畢竟經歷過那麼多的大風大浪了,自然而然的點頭,說:「你把我放在路邊吧,我打的士回去就成,這裡離安家也不遠了。」

慕洛琛不放心她獨自回去,但事情緊急,也由不得他再做周全的安排。

於是,他留下司機陪著葉簡汐回安家,自己一個人開車去通州那邊。

……

葉簡汐站在路邊,看著慕洛琛的車消失在視野里,纖瘦的手指緊緊地握在了一起,到底安老爺子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慕洛琛這麼著急?看他開車的方向,好像是要離開市區。

可老爺子這幾天不是都留在市中心嗎?怎麼忽然跑到郊外去了?

僅憑著慕洛琛通話時說的隻言片語,葉簡汐自然沒有猜測到什麼實質的內容,只能跟司機一起打的士,儘快回到安家。

半個多小時后——

葉簡汐趕回安家,問了家裡的傭人管家去哪裡了,結果傭人說,半個小時前管家已經離開了。

時間恰好跟慕洛琛走的差不多吻合。

葉簡汐心知管家是幫慕洛琛了,挽了挽唇角,讓傭人下去了。

家裡除了管家,沒第二個人能知道安老爺子的下落,葉簡汐沒再找人,走進了客廳。

客廳里,天佑、天寶和妞妞三個小傢伙,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在玩國際象棋。天佑幫著天寶,跟妞妞打對手,妞妞眼看著就要輸了,氣的把棋子都掃下了棋盤:「你們兩個對付我一個,勝之不武!我不跟你們玩了!」話說著,餘光里瞥到葉簡汐進來。

妞妞哼了聲,站起來撲到葉簡汐懷裡,撒嬌:「姨姨,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不是說好了,早點回來,帶我去醫院裡看爹地嗎?」

葉簡汐把她抱起來,有些吃力的說:「路上耽擱了點時間,咱們現在就去,順便給你爹地、媽咪帶晚餐,好不好?」

「好!」

妞妞水靈靈的大眼睛完成了月牙。

葉簡汐抱著妞妞,走到天佑、天寶跟前,問:「等下媽媽要去醫院,你們要跟著一起去嗎?」

天寶張嘴說:「想。」回答完之後,又下意識的看了眼天佑,注意到天佑沒有想去的意思,他小小的肩頭垮了下,說,「媽咪,我還是跟佑佑在家裡一起玩吧。」

葉簡汐點了點頭,說:「那好吧,你們留在家裡乖乖的,等下媽媽回來陪你們。」

葉簡汐話說完,又看了眼天佑。

妞妞摟著葉簡汐的脖子,朝著天佑吐了吐舌頭,一臉得意。

天佑冷著一張小臉,別開了腦袋。

葉簡汐見狀,不由得覺得好笑。這臭小子,即便答應了她要跟妞妞定親,可還是別彆扭扭的,用實際行動來告訴她,他是真的不喜歡妞妞。這還真是跟洛琛一個性子,半點都不肯委屈自己。得虧著現在天佑還小呢,這要是長大了,依著洛琛那個脾氣,這娃娃親她就是按著他的腦袋,他也未必肯。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再不過去醫院那邊,景颯颯要挨餓了。

葉簡汐也就間哄天佑,而是讓傭人把飯菜準備好,一手提著食盒,一手牽著妞妞,坐上了安家去醫院的車。 第1127章吐血

醫院。

葉簡汐牽著妞妞的手,走到病房門口,問了守在門口的護士,安墨卿和景颯颯今天的情況,得知平平順順的鬆了口氣。

打從開始籌辦定親宴會開始,她就吊著一口氣,生怕自己還沒準備好,安墨卿就這麼去了。

好在這期間雖然安墨卿的病情反反覆復,但總算挺到了這一天。

只要再等一晚上,明天他就能看到妞妞和佑佑定親了。

葉簡汐敲了敲病房的門,站在門外等了大概六七秒,才推開房間的門走進去。

景颯颯一動不動的坐在病床邊,目光緊緊地鎖定在安墨卿的身上,整個人像是化成了一座雕像般。

「媽咪。」

妞妞放開葉簡汐的手,跑到她身邊,小聲叫了聲。

景颯颯仿若未聞。

葉簡汐見多了景颯颯這種情況,嘆了聲氣,走到景颯颯身邊,拍了下景颯颯的肩膀,稍提高了些聲音,說:「颯颯,我跟妞妞來看你了。」

景颯颯這才像是回過神來,轉動著僵硬的脖子,看向葉簡汐和妞妞。

「哦,你們來了啊,怎麼都不叫我一聲?」

妞妞委屈的說,「媽咪,我剛才叫了你,你沒搭理我。」

景颯颯愣了下,低聲說:「抱歉,妞妞,是媽咪的錯,媽咪沒有聽到你說的話。」

「看在媽咪道歉的份兒上,我就原諒媽咪這一次,不過下次不許再理我咯。」妞妞乖巧的說著話,目光落在安墨卿臉上,小臉有些皺巴巴的說,「媽咪,爹地還在睡覺他?他什麼時候醒來?上次,他說要帶我去迪士尼玩,還沒去呢。」

景颯颯聞言,眼睛有些泛紅的說:「你爹地是個大懶蟲,整天就知道睡覺,我們不理他了,好不好?等有時間,媽咪帶你去迪士尼玩。」

「好吧。」妞妞點點頭,又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戳了戳安墨卿消瘦的臉頰,嘀咕道:「爹地,你聽到媽咪說的話沒?你再不醒來,我們就不帶你去迪士尼了,把你一個人丟在家裡,沒人陪你玩了。」

景颯颯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淚,刷的一下涌了出來。

不敢讓妞妞看到,她把妞妞抱的緊緊地,壓在自己的胸口。

「媽咪,你抱我抱的太緊了。」

妞妞掙扎著,想要出來。

景颯颯卻把她往懷裡按的更緊:「妞妞,媽咪有些冷,想抱抱你,一會兒就好。」

妞妞安靜了下來:「那好吧,媽咪不冷了記得放開我哦~」

「嗯。」

景颯颯抱著妞妞,淚流不止。

葉簡汐掏出手帕,默默地擦去她臉上的淚痕。

過了好一會兒,景颯颯才止住淚,放開妞妞。

妞妞盯著景颯颯紅彤彤的眼睛,似是知道她哭過了一樣,眉頭稍微擰了下,然後圍著景颯颯轉,哄她開心。

景颯颯無論如何都開心不起來,可為了不讓妞妞傷心,只能勉強自己露出笑臉。

葉簡汐把食盒打開,說:「吃點東西吧,明天還要舉行晚宴,你今天不吃好,休息好,可沒體力支撐得了明天一整天。」

景颯颯:「謝謝。」拿起筷子,食不知味的開始用餐。

只吃了幾口,便感覺胃裡已經飽了,景颯颯停了筷子,不想再吃下去。

可抬眸對上葉簡汐和妞妞四隻緊緊盯著她的目光,景颯颯微微的吐了口氣,又繼續吃飯。

硬逼著吃下了一碗米飯。

景颯颯放下碗筷,喝了幾口熱水,喉嚨里堵塞的感覺終於消去了些。

這是她這幾天來吃的最多的一次了。

葉簡汐鬆了口氣,把碗筷收拾好,準備叫傭人拿去清洗時,忽然聽到景颯颯低聲問——

「爺爺今天還沒過來,他是有什麼事情嗎?」

葉簡汐身影頓了下,回答道:「我聽洛琛說,好像是有什麼事情,具體的不太清楚。 全球崩壞 不過,再大的事情,明天的晚宴爺爺也會出席,你明天不就可以見到他了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