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葉簡汐的臉色瞬間難堪了下來,那個孩子對她來說是禁忌。

「好啦,媽,你別在心裡挂念這事了。我不提她,還不行嗎?」妞妞知道,母親心疼她,年紀輕輕地就生了寶寶。

可血濃於水,她對那個寶寶,還是抱著莫名的好感。

葉簡汐道,「清歡,不是媽不想替她,是你還年輕。留那個寶寶在身邊,會耽誤你一輩子的。」

「嗯,媽,我知道了。」

妞妞微微垂下了眼帘,掩去了所有的情緒。

葉簡汐心疼的撫摸女兒的頭髮,將她抱在了懷裡。

說起來……

那個孩子,算她第一個外孫女呢。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倘若孩子是光明正大出生,她非常樂意將孩子接回慕家。

可偏偏是妞妞未婚先孕的產物。

這要是接回慕家,以後那些人,不得戳著妞妞的脊梁骨,罵她不檢點嗎?

她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兒,過飽受非議的生活。

……

葉簡汐最後,還是陪著妞妞去商店買東西了。

妞妞逛了一會兒,跟她說自己要去衛生間。葉簡汐派了兩個傭人跟著她。妞妞讓傭人留在了外面。

而她進入衛生間,徑自走到了最後一格。

打開格子門,只見傅靖安端坐在馬桶蓋上,恭恭敬敬的等著她。

「你的病好了?」

「馬馬虎虎。」妞妞心急的問,「傅靖安,你不是跟我說,你知道喬崢在哪裡嗎?」

她不相信喬崢已經死了,一定在某個地方等著她。

他還沒告訴她,他們之間發生的故事,怎麼可以離開呢?

傅靖安不答反問,「清歡,難道你不想知道,我是怎麼活著回來的嗎?」

他費勁千辛萬苦,死裡逃生回來見她。

可她呢?

問都不問一句,只想知道喬崢的死活。

傅靖安的心,此刻涼了個通透。 第2058章雙生花:跟我結婚,我告訴你,他在哪兒

妞妞聽到他的問話,意識到自己太急切了,深吸了口氣,道:「抱歉,我的時間有限,只想著自己的問題了,沒關心你。靖安,你是怎麼回來的?我對我父親和文達熟的所作所為感到抱歉,真是對不起。」

傅靖安冷聲道,「我被打的脊椎骨斷裂,丟到了深山老林里。他們要我被狼崽子,活活的撕吃了。 註定和你在一起 可是,老天又眼,讓一對路過的爺孫倆,救下了我。我後來做了手術,才勉強恢復了健康。」

妞妞面露震驚和羞愧,不自覺的低喃:「對不起……」

「對不起有用,還要法律做什麼呢?清歡,你父親和周文達手上,沾染了無數的鮮血,他們不是神,是魔鬼。他們這麼對我,我大可以選擇去告發他們,可我沒那麼做,你知道為什麼嗎?」傅靖安瞪著通紅的眼睛,癲狂的抓住了妞妞的胳膊。

妞妞有些排斥他的突然靠近,想要往後退,可衛生間就那麼大點的空間,能退到哪裡去呢?

「靖安,我可以彌補你。麻煩你不要這樣。」

妞妞道。

傅靖安將她的害怕盡收眼底,嗤笑了聲,說:「彌補?怎麼彌補?我可是差點死在他們手上,難道你要給我錢嗎?我告訴你,我根本不想要錢。」

「那你要怎樣?要我殺了我爸和文達叔嗎?我做不到,你心中的憤恨,若是無法排解,那就殺了我吧。」妞妞相信報應,也知道殺人不對。可父親和周文達,都是為了她才會做那些事。

她不能看著傅靖安報復他們。

「我殺了你,也無法泄恨。」傅靖安咬著牙,湊到妞妞的臉跟前,說:「不過,你嫁給我,倒是能化解我們兩家的恩怨。」

妞妞眉頭一皺,推開了傅靖安。

「靖安,我拿你當朋友,別說這種話。」

她不喜歡傅靖安,面對他,沒有一丁點的感覺。

哪怕之前,他欺騙她,說他們是戀人,她也沒任何感覺。

傅靖安低笑了起來,眼眸里儘是自嘲,「朋友?我可不想跟你做朋友,別一廂情願了。」

妞妞望著充滿陌生的傅靖安,沉默了片刻,道:「我之前,還覺得是我爸誤會了你,你不是壞人。可是……我現在相信,我爸的說法了。」

此時此刻的傅靖安,和偽裝出來的傅靖安,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她真的錯了。

妞妞決定,不再跟傅靖安繼續談話,手搭在門把上,欲出門。

卻聽身後的傅靖安,說:「沒錯,我是壞人。可是,你不想知道喬崢的事情了嗎?還有你跟他的孩子,也不想接回自己身邊撫養了嗎?清歡,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你踏出這裡,你永遠都不會知道真相。 總裁的天價契約 你全家的人都不會跟你說一句實話。」

妞妞邁開的腳步頓住了。

喬崢兩個字對她來說,完全是一種魔咒。

只要聽到,心臟的某處就一陣陣的揪痛。

傅靖安早就料到了妞妞的反應,從衣兜里,掏出了一張照片,塞到了她手裡,「喬崢還活著,你想見到他的話,就嫁給我。當然,是跟我假結婚,圓了我一個念想。等你父母對你稍微放鬆了警惕,我便送你去跟喬崢團聚。他一直在等著你跟書瑤。」

妞妞展開手心,看到照片里的一個陽光帥氣的男孩子,正咧著兩排潔白的牙齒,笑的燦爛。

這就是喬崢嗎?

眼淚不知不覺得充滿了,模糊了視野。

她趕緊眨了眨眼睛,把淚水擠出去。

再次看清楚喬崢的容貌,妞妞視若珍寶的將照片,貼到自己的臉頰一側。

傅靖安見狀,心頭一陣氣悶。

她那麼愛喬崢。

即便想不起關於他的一切,依然本能的眷戀他。

真是痴情!

可惜,再怎麼深愛喬崢,那個人也死了!

她,註定是他的!

傅靖安道,「你自己做出決定,要不要答應我的條件。記住了,你只有三天時間做決定,三天後,你親口告訴我,你的答案。」

「你還沒跟我說,喬崢究竟是怎麼回事。」妞妞行知道,喬崢的一切!

傅靖安張嘴,欲說什麼。

可就在這時,慕家的傭人走過來,敲了敲門,問:「小姐,你還好嗎?」

傅靖安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並示意妞妞說話。

妞妞竭力自然地回答:「嗯,沒事,我這就出去。」

「哦。」

傭人見她沒事,又退了出去。

妞妞擦乾臉上的淚痕,低聲道:「傅靖安,你要把關於我和喬崢的一切,都發到我手機里。我要清楚地知道點點滴滴。」

傅靖安沒回答她的話。

妞妞打開門,走了出去。

……

洗了把臉,跟著傭人回到了葉簡汐身邊。

葉簡汐見她眼睛有些紅,問:「你剛才是不是哭了?」

「沒呀,我洗了把臉,可能刺激到眼睛了。」妞妞挽唇笑著,抱住了母親,問:「媽,你挑選了什麼禮物?」

「你看……」

葉簡汐把禮物遞給她看。

妞妞假裝認真的對比禮物。

……

買好了東西,兩人回到醫院裡,妞妞覺得不舒服,躺回床上休息。葉簡汐吩咐都別去打擾她。

妞妞這一睡,睡到了第二天早晨。

她睜開眼睛,迎上母親擔憂的目光,微笑著說:「媽,別擔心,我沒事的。」

「餓不餓?我準備點東西給你吃吧。」

「嗯,我想喝松仁五穀粥。」

「好。」

葉簡汐出門去準備東西。

妞妞偷偷地把手機拿出來。

簡訊箱里,已經有傅靖安發來的幾條消息。

他斷斷續續的講述,她跟喬崢發生的事情。妞妞看著簡訊,將腦海里曾經閃過的熟悉畫面,羅織成了一串相關聯的事情。

原來……

喬崢真的是她喜歡的那個人。

自己怎麼能把他忘記了呢?

妞妞哭的不能自已,大腦隱隱的作痛起來,她怕自己發病,趕緊把手機藏了回去。

可剛放好,眼前一黑,整個人都失去了知覺。

幾秒鐘后——

妞妞再次醒來時,踏著拖鞋,走下了地板,嘴裡碎碎念道:「阿崢,我來找你了。」

恰好葉簡汐和傭人走進來,看到妞妞這般模樣,明白她發病了。

葉簡汐趕緊把粥放下,拉住了妞妞。

「清歡,乖。」

「媽,阿崢呢?我要去找他。他等著我呢,還有書瑤……」妞妞仰著小臉,迫切的說。

之前,妞妞也曾當著她的面,提起過書瑤。

可葉簡汐不知道,書瑤就是妞妞的孩子,只以為是她某個好朋友。

現在明白了,書瑤這兩個字的意義。

葉簡汐更是心如刀絞。

自己好好地清歡,變成了現在的模樣,都是經歷了那些糟心的事。

她不會讓清歡,再承受任何悲慘的事情了。

葉簡汐抱住妞妞,道:「清歡,不要去找他們了。留在媽媽身邊,媽媽會好好地照顧你的。」 第2059章雙生花:我想跟他在一起

「媽,阿崢沒有死,我要去找他,他在等著我呢。」

妞妞機械的重複。

葉簡汐哪裡敢撒手,只能一遍遍的安撫。

……

終於,哄妞妞睡著,葉簡汐的眼睛都哭腫了。

傭人遞過來熱毛巾,讓她擦臉。

葉簡汐搖了搖頭,說:「不用。」

她承受的這點痛苦,算得了什麼呢?

她的清歡受的更多。

葉簡汐坐在妞妞的病床跟前,不願意離開。

慕洛琛過來勸她,道:「你守著清歡,只會累垮自己的身體。簡汐,別再為難自己了。」

「我不走,我若是走了,清歡肯定會受到更多的折磨。」她要時時刻刻的陪在妞妞身邊,提防那些壞人。

葉簡汐覺得,自己之前做的不到位,才會令妞妞這般。

她根本無法原諒自己。

慕洛琛勸了幾次,不管用,便命傭人,把妞妞旁邊的床位收拾好,讓葉簡汐跟妞妞一間病房。

好不容易弄好了,葉簡汐渾渾噩噩的睡去。

慕洛琛看著神色憔悴的妻子和女兒,眉心擰成了川字型。

……

三天的時間,眨眼便過去。

傅靖安不停地催促,妞妞給出明確的答覆。妞妞在清醒期間,問他,喬崢不是乘坐飛機,出了事故嗎?官方媒體都報道了,他有什麼證據,能證明喬崢還活著。

事情已經到了這步天地,傅靖安根本吝嗇於偽裝,直接把自己的計劃說出來:「因為那場事故,是我謀划的。喬崢根本沒乘坐那架飛機,只是被我的人帶走了而已。至於所有人都認為,他在那架飛機上死了,則是因為我把他的東西,丟在了飛機上。」

妞妞寧可相信傅靖安說的是實話,也不願意相信喬增死了。

「你想要證據,我可以給你。但在那之前,你要跟你父母說,你喜歡我。記住了,一定要他們相信,你的確喜歡我。別給我摻雜水分,否則,你父親看出什麼端倪,對我下毒手,那喬崢也活不了了。」傅靖安惡劣的低笑道,「清歡,忘記告訴你了,喬崢之前為了救你,雙眼瞎掉了。沒有人的協助,他哪裡都走不了。」

話說完,傅靖安掛斷了電話。

他根本不用多說,妞妞知道該怎麼辦。

妞妞握緊了手機。

跟父母說,自己喜歡傅靖安嗎?

不……

她一點都不喜歡傅靖安,甚至厭惡他的真實面目。

可若是不聽他的話,喬崢怎麼辦?

妞妞猶豫不定。

「姐姐,喝甜湯。」

蓁蓁端了一小碗甜湯,點著腳尖,走到了她跟前。

妞妞不著痕迹的把手機藏起來,而後端了甜湯,小口的抿。

蓁蓁趴在床前,盯著她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