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葉簡汐聞言,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之後查理被送到了急救室,葉簡汐打電話給查理隨行的人,讓他們過來照顧查理。

等他們的人來之後,她起身準備離開病房。

可就在這時,查理忽然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嘴裡低聲呢喃了一句:「別走……」

葉簡汐的腳下一頓,回過頭看向查理。

卻見他根本沒有醒來,只是閉著眼睛,無意識的說出了那兩個字。

葉簡汐有些出神。

溫如意回過頭,看到葉簡汐在發獃,不由得抬手,輕輕的碰了她一下。

葉簡汐回過神來,動作輕柔的拉下了查理的手,而後對溫如意說:「我們走吧。」

溫如意什麼也沒說,跟著她一起出了房間。

刀鋒紀 到醫院外面……

容子澈和沈清華還在等著她們,沈清華開口說:「嫂子,我送你回醫院吧。」

葉簡汐剛想點頭,就聽溫如意搶先道:「我和簡汐一起回去,沈少,你和子澈一起走吧。」

說著,溫如意走到沈清華的車前,打開駕駛座的門,把他拉了下來。

沈清華一頭霧水。

溫如意卻自顧自的坐上了駕駛座,系好安全帶后,對簡汐說:「上車。」

葉簡汐踱步上了車。

沈清華見溫如意發動了車子,知道她不是開玩笑的,不由得急了:「溫如意,你開我的車,不用經過我同意嗎?」

回復他的是一聲嗡鳴,伴隨著這聲嗡鳴,黑色的車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度,很快消失在了視野。

「喂……」

沈清華朝著車子消失的方向大喊。

容子澈緩緩地把車開到他跟前,說:「上車,我送你回家。」

沈清華翻了個白眼,邊走到副駕駛座邊說:「你看看你把她都慣成什麼樣子了,這麼任性。」

容子澈瞥了他一眼,說:「如果她真的被我慣成這樣就好了,如意她是跟嫂子有事情要說。」

沈清華嘴角往下一彎,他就沒見過,上趕著慣人的。

沈清華看著車前面,猶豫了下問:「我前兩天聽說,你要跟顧明珠解除婚約,是為了她嗎?」

「你聽誰說的?」

容子澈面色變冷。

沈清華摸了摸鼻子,說:「你別管我聽誰說的,你就告訴我,是不是吧?」

解除婚約的事情,是他聽容老說的。

葉簡汐丟了之後,他帶著人去找,容老暗地裡給他打了電話,說是給他一些人,幫他一起找。

他當時就覺得奇怪,因為容老要增援人,直接給子澈不就得了,幹嘛要經過他?

捎帶問了一句,他才知道,子澈要跟顧明珠解除婚約,把容老給氣著了。

兩爺孫鬧矛盾好幾天了。

他當然不敢當著容子澈的面,提起容老的事情,否則被哄下車了,他得大半夜站在路邊等車。

容子澈好一會兒,才回答他:「是,我對她沒感覺。」

沈清華搖了搖頭說:「說什麼沒感覺,其實還不是因為那位?」

那位自然指的是溫如意。

「你現在管事情,管到我頭上了?」容子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沈清華說:「我可不敢,我只是有些感慨罷了。」

的確,溫如意的確是個好女孩。

可她比起顧明珠,真得方方面面都不如。

尤其溫如意根本不喜歡子澈,而顧明珠卻對子澈死心塌地。

沈清華真的一度以為,子澈已經忘記了溫如意,準備和顧明珠好好的過日子了。

沒想到,臨了了,又鬧成這樣。

他們三個人,一個兩個感情都不順,難道是遭了詛咒嗎?

沈清華摸了摸自己的臉,長嘆了一聲,說:「阿澈,我覺得真是天妒英才,尤其是洛琛,都被老天妒的沒了……」

想到慕洛琛,沈清華的臉色,又暗淡了幾分。

容子澈猛地踩了剎車,側首看向身邊的人,說:「再胡說八道,就出去。」

沈清華見他是真的冷了臉,忙圓場:「好,好,是我胡說八道,你趕緊開車。」

容子澈定定的望著沈清華好一會兒,才開了車。

溫如意開著車,想把葉簡汐送回到醫院。

可快拐彎向醫院的時候,葉簡汐忽然開口說:「別去醫院了,如意,我去你那裡休息一晚吧。」

她不想再住在醫院裡了,因為那裡有不好的氣息。

溫如意猶豫了兩秒,改變了方向。

車子緩緩地向著她的公寓而去。

到了公寓,兩人進了房間后,溫如意拿了雙拖鞋,放到葉簡汐跟前說:「你換了鞋子,在客廳里休息下,我去給你煮碗面。」

「我不餓,你不用煮了。」

葉簡汐邊說著邊換拖鞋。

「你不餓也得給我吃,你看看你現在都瘦成什麼樣子了?還有人形嗎?簡汐,別忘了,你答應過我,要好好的活著。」溫如意話說到最後,聲音忍不住的上揚。

葉簡汐手頓了兩秒,而後繼續穿鞋,說:「好了,你不用生氣了,去煮飯吧,我吃還不成嗎?」

溫如意這才滿意的轉身去煮飯。

葉簡汐換好了鞋子,走到沙發跟前坐下,一個人靜靜的發獃,時間不停地流逝,可對她來說,什麼感覺也沒有。

溫如意很快把面做好,然後端了出來。

她做的是荷包蛋面,這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飯菜。

「吃吧,不吃完不許睡覺。」

「嗯。」

葉簡汐微微的笑了笑,端起面開始吃。

可剛吃了一口,胃裡就一陣翻江倒海,身體本能的排除進食。

她很想吐了,但視線觸及溫如意滿含期待的目光,又強迫自己吃下去。

一口,兩口……

每一口她都裝作吃的很香。

很快一碗面下去。

葉簡汐把空碗放在桌子上,說:「都吃完了,現在我可以去睡覺了嗎?」

溫如意滿意的笑了笑說,「好,去睡覺吧。」

葉簡汐起身,往客房走。

走到客廳里,她關上門,迫不及待的往衛生間走。

到了馬桶跟前跟前,她無力的蹲在地上,哇的一聲,把剛才吃下去的面,全部都吐了出來。

酸腐的味道迅速的在衛生間里瀰漫,葉簡汐按下了沖水的按鍵。

把吐出來的東西,全部沖走。

「簡汐?」

溫如意的聲音在卧室門口響起。

葉簡汐捂著抽搐的胃,慌亂的站起來往洗手池邊走,接了一捧水漱口后,才回答她的話:「我在這裡。」

溫如意走到衛生間門口,聞到一股酸酸的味道,眉頭皺了起來:「你剛才吐了?」

「沒有啊,你想什麼呢?」

葉簡汐故作輕鬆的說道。

溫如意上前一步,攥住她的手,說:「簡汐,你別騙我了。」

葉簡汐的笑容漸漸的斂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她低聲說:「如意,我是真的吃不下東西,或許過段時間就好了。」

她已經很久沒吃東西了,都不記得上一次吃東西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現在,她每次吃東西,都會嘔吐出來。

像是身體本能的排斥這些東西。

溫如意淚水在眼裡打轉,她知道前段時間,簡汐一直靠著輸營養液維持生命。

可她消失了兩天了,如果她一直吃不下去東西,那她這兩天都沒吃東西?

如果是真的……

她真不知道,簡汐是怎麼度過這兩天的。

「傻瓜,哭什麼。」

葉簡汐見她又落淚,拿了紙巾擦去她眼角的淚水。 溫如意接過紙巾,自己擦去眼角的淚水,說:「你吃不下去東西,我去那些葡萄糖喝,總不能什麼都不吃。」

說著,不等葉簡汐說話,她便轉身去了客廳。

葉簡汐望著溫如意的背影,嘴角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

溫如意很快把葡萄糖拿過來,親眼看著葉簡汐喝下去,她緊張的問:「有沒有感覺到不舒服?」

「沒有。」

葉簡汐淡笑著說。

溫如意舒了口氣,說:「你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說。」

「嗯。」

溫如意看著她幾秒,又拿出自己一套新的睡衣,遞到她手裡,說:「你先洗澡吧。」

葉簡汐接了睡衣后,去了洗浴室。

溫如意在卧室外面,等著她洗完澡出來,這才徹底的放心,「那你好好睡覺,有事情記得叫我。」

「嗯,我記得了。」

葉簡汐掀開被子,躺在床上。

溫如意關上燈,走出了房間。

咔嗒一聲……

房間里陷入了黑暗,葉簡汐睜著眼睛,卻一點睡意也沒有。

她怕自己睡著了,又會做惡夢。

夢裡很多很多的鮮血,她不知道那些血是誰的……

是阿琛的嗎?

可為什麼他不肯出來見她呢……

葉簡汐腦子裡不停地胡思亂想著,大腦發燙到快要爆炸了。

溫如意半夜起來,想要看看葉簡汐有沒有睡覺,走到門口的時候,卻發現裡面隱隱的射出了光線。

她胸口一滯,輕手輕腳的打開了門。

房間里的燈光大亮,葉簡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起身,身著一身單薄的睡衣,坐在了飄窗上。

飄窗外面的窗戶打開,風吹進來。

她白色的髮絲,隨著風起舞著。

可這些都沒有打擾到她,她只是靜靜的望著窗外的方向,那麼專註,甚至沒有注意到房間里來了人。

溫如意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隱隱的看到萬千燈火里,最引人注目的那個紅色的尖塔……那是簡汐和慕洛琛以前住的別墅的方向。

她在看著他們曾經的家。

溫如意鼻子酸澀的緊,她走到飄窗跟前,「簡汐,睡不著嗎?」

葉簡汐身體微微的顫動了下,過了一會兒,她轉過頭說:「嗯,在想一些事情。」

「想什麼?」 以身試愛 溫如意順著她的話問下去。

「在想……人沒了之後,會不會變成星星,會不會有來生存在,如果沒有……那麼人活一輩子,不是有太多的遺憾嗎?」葉簡汐低聲的喃喃。

溫如意咬著下唇瓣,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葉簡汐見她不說話,笑了笑說:「算了,就當我胡言亂語吧。」

人怎麼可能會有來生,科學家不是已經證明了嗎?

她希望有來生,不過是給自己一個寄託罷了。

若是有,她願意用一切,來換和他的重逢。

可這些,不過是奢望罷了……

葉簡汐想要從飄窗上下來,可坐得太久了,手腳麻木到了極點,她身體一歪,差點跌下來。

溫如意連忙扶她坐穩。

葉簡汐揉了揉自己發僵的胳膊說,「真是老了,坐一會兒,身體就僵硬了。」

她說著話,滿眼的滄桑。

可事實上,她才不過二十多歲。

溫如意幫她揉胳膊,說:「汐汐,我相信,人死後是會變成星星的,尤其是洛琛,他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嗯……」

葉簡汐悶悶的應了一聲。

過了一會兒,葉簡汐感覺手腳都回暖了,對她說:「好了,如意,你回去休息吧,我這次保證,會好好休息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