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葉雄不敢跟杜月華出真相,怕她擔心。

「真是的,把我的衣服給弄髒了。」杜月華氣乎乎地。

然後,當著葉雄的面,她把衣服脫了下來,走到旁邊的衣櫃里,拿件新衣服換上。

葉雄離開那麼多時間,她不換衣服,偏偏等到他回來再換,意思再明白不過了。

如果葉雄此刻沒什麼反應,估計她又胡思亂想,以為葉雄對她冷淡了。

再,看到她只穿內衣的豐滿成熟的身體,葉雄也確實躁動了。

先別想那麼多,快樂一下再吧!

葉雄走過去,從後面抱住杜月華,嘴巴朝她脖勁吻去。

……

半個時之後,隨著杜月華幾聲壓抑不住的高叫,兩人總算心滿意足。

杜月華倒在他懷裡,有不願意起來了。

她真希望他不離開,一直陪在自己身邊。

但是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葉雄手指劃過她滑嫩的皮膚,腦海里還在回想著剛才的瘋狂。

不得不,他身邊四個女人之中,杜月華是最懂風情的,在她快樂之餘,還不忘記讓他快樂,讓他有種帝皇般的享受。

看了下時間,差不多是唐寧放學的時間,葉雄站了起來,開始穿衣服。

看著他穿衣服,杜月華臉上露出一陣失落。

每次**之後,她感覺這種落差特別大。

「悠悠跟她爺爺去鄉下了,這陣子不在家。」杜月華突然道。

她的意思再明白不過,想讓葉雄晚上去她家陪她。

葉雄雖然很樂意,但是不能,因為楊心怡隨時會有危險,他不能這麼自私。

不去的話,杜月華又會很失望。

他頓時為難起來。(未完待續。) 以前,葉雄從來不覺得,女人多是一種負擔,現在他總算感覺到了。

蕭芳芳得沒錯,男人有一個老婆,一個情人就夠了,再多就累了。

「華姐,這陣子不太方便。」葉雄艱難地道。

杜月華臉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她真的很希望能跟葉雄在家的房間之中,毫無顧忌地歡愉一場,而不像現在在辦公室裡面偷偷摸摸,連聲音都要克意壓抑。

一場淋漓痛快的****之後,相擁而睡,那種感覺多麼幸福!

可惜,對於她來,這是一種奢望。

看著她的模樣,葉雄覺得很心疼,又不知道怎麼安慰。

突然,一種十分敢大的猜想在他腦海生起。

如果華姐跟心怡住在一起,那就不用顧此失彼了。那樣的話,兩個女人都可以保護起來,而且誰需要他的時候,他可以第一時間慰藉。

這種齊人之福,他做夢都想嘗試,這是每個男人的夢想。

但是楊心怡會接受跟杜月華住在一起嗎?

肯定不會,她們住在一起,不吵架才怪。

不管了,先試一下,不行的話,再想辦法。

「華姐,有件事我想跟你一下,今天在你身上划的那個男人,不是惡作劇,而是他對我的警告,同樣的警告,他也在心怡身上做過。」葉雄。

「什麼,那怎麼辦?」杜月華急道。

被壞人盯上,不怕,那是假的。

總裁愛我多一點 「我現在有個想法,希望你能搬到我家住,這樣我才能保證你的安全。」

我在深淵做領主 聽到這裡,杜月華頓時就臉紅了,哪裡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壞蛋,想享齊人之福吧?」她哼道。

「我是為了保證你的安全,你跟心怡分開,我都不知道分神保護哪一個才好。」葉雄解釋。

「我倒是沒什麼,只是你家那個,她有可能答應嗎?」杜月華問。

葉雄犯難起來,這還真是個大問題,以心怡那種性格,會答應自己把情人帶進家門?

而且家裡還有一個隨時煸風火的姨子?

葉雄頭疼了,這一還真不好辦。

重生之妃本純良 杜月華看出他的擔心,幽幽道:「你自己想辦法,不過我事先聲明,沒解決矛盾之前,我是絕對不會搬進去住,我可不想被人罵得狗血淋頭。」

「我會服她的,等我消息。」

去接唐寧的路上,葉雄一直在想辦法,怎麼服楊心怡讓杜月華搬進來。

想來想去,想到逐個擊破的辦法。

如果直接跟兩女商量,鐵定沒戲,只有搞定姨子,把她的嘴堵住,讓她不亂話,不煸風火,楊心怡才有可能鬆動,不然的話,他甭想成功。

不多久,就來到了江南大學,唐寧在校門口等侯。

「寧,你表姐還沒忙完,要不咱們先找個地方喝東西。」葉雄問。

唐寧一雙大眼睛,骨碌碌地在他身上轉來轉去,看個不停。

「有你這樣看人不帶眨眼睛的嗎?」葉雄被她看得有心虛,色厲內荏地:「你不會對我有什麼企圖吧,我提醒你,我是你表姐夫。」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唐寧問。

「我能有什麼目的,就是時間還早,想請你喝東西,不想去的話,那算了。」葉雄表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

「前面有間休閑吧,去那坐坐吧!」唐寧提議。

片刻之後,兩人進入休閑吧之中,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這吧就在學校附近,進來的大多數是情侶,成雙成對,洋溢著青春氣息。

坐在這裡,葉雄感覺自己就成了一大叔,有不習慣。

唐寧了杯木瓜牛奶熱飲。

葉雄狂汗。

都木瓜牛奶喝了豐胸,比較多女生喝,但是姨子這規模還喝這個,合適嗎?

「寧,表姐夫對你怎麼樣?」

「馬馬虎虎,過得去。」

「那現在表姐夫有難,需要你幫忙,你是不是一定會幫?」

「這要看什麼問題,如果你讓我幫你做對不起表姐的事情,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唐寧事先聲明。

「其實,對不對得起,要看什麼角度。」

「你不會是想甩了表姐吧?」唐寧瞪開眼睛。

休妻也撩人 「我對你表姐的感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輩子是絕對不會放棄她的。」葉雄認真。

「有什麼事就直了,扭扭捏捏,還是不是個男人?」

「杜月華,你還記得吧?」

「記得,你在外面的老情人。」

「我最近被一個對頭盯上了,他用你表姐的安全,跟杜月華的安全威脅我。現在她們兩個都有危險,我又分身乏術,所以……」

「所以你想把杜月華接回家裡住,一起保護她們的安全?」唐寧打斷他的話,接著下去。

「聰明,一猜就中,果然是美貌跟智慧並重的奇女子。」

「表姐夫,不得不,你這方法真是太爛了。你不就是想光明正大擁有兩個老婆,有空會玩一個p***我你花心就花心,能不能再賤一,你覺得我表姐有可能同意?」

葉雄的臉瞬間就黑了,一個女生,把p**掛在嘴上,是她思想太開放了,還是自己的思想太落後了。

就算有這想法,她有這念頭,就不能爛在心裡,非要出來。

「孩子家懂什麼,別胡八道,我是真的出問題才想這樣做,不然的話,我才不冒這種危險,萬一她們打起來,我怎麼辦,不是找死嗎?」葉雄道。

「她們真的有危險,你沒騙我吧?」唐寧緊張地問。

「你覺得我有可能用這些事情開玩笑嗎?」葉雄非常認真地:「唐寧,幫表姐夫一個忙,要什麼,你直接開口,只要我做得到,一定幫你做到。」

「真的?」

「必須真的。」

「那……如果我要你呢?」

葉雄的臉,綠了。

撲哧!

唐寧笑了起來,道:「我就是逗你玩的,用得著那麼緊張嗎,你可是我表姐夫啊,我怎麼可能有那種想法呢!」

葉雄鬆了口氣,:「你也知道你表姐那種性格,想要她答應,比登天還難;而且有你這個整天跟我作對的姨子煸風火,那就不可能了。」

「所以你準備逐個擊破,把我幹掉先?」唐寧問。

幹掉?

葉雄的臉又黑了,她怎麼話老帶起自己的不良幻想。

她到底是不經意間的,還是自己想太多了?(未完待續。) 許玉揚忽然聽見頭頂傳來一陣陣「吱吱吱,吱吱吱」低微而又尖細的嚎叫聲。

這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熟悉卻又那麼的陌生,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來何時聽到過,於是急忙抬頭觀瞧。

卻見在洞府上面的那無數個黑漆漆的懸洞中竟然同時的亮起了一對又一對的小紅點。

且懸洞中的這成雙成對的小紅點越來多,越來越亮。

七界傳說前傳 終於府壁上的無數個懸洞都已經被那些成雙成對的紅光布滿。

看著眼前的景象許玉揚不免心中發怵:這,這是怎麼了?這都是什麼呀?

正在許玉揚倍感驚奇之時卻忽聞巨齒天蓬再次發出一聲尖銳無比的嘶鳴。

尖銳的聲音瞬間傳遍整個山洞。並在在洞府之中疊疊回蕩。

緊接著便是一陣陣「嗡嗡」的振翅之聲。

那些懸在洞府之中的千千萬萬隻紅點,成雙成對的旋轉了一百八十度。而後開始緩緩移動。

看著眼前的一切許玉揚不免頭皮發麻,我的天呀,這都是什麼呀,怎麼感覺自己似乎被萬千隻眼睛注視著一般,渾身的不自在。

不由自主的又向黃三郎的身邊靠了一靠。

「砰」的一聲,一隻只二十厘米大小,生著赤紅雙目的黑色蝙蝠匯聚成一道道黑煙由洞壁上那萬千懸洞之中涌了出來,一併向黃三郎與許玉揚撲了過來。

許玉揚雖然心裡早已有所準備,但是看著眼前成千上萬隻赤目紅瞳,向自己瘋狂的撲了過來心中怎能不怕?

不經意間發出一聲「啊」的一聲驚呼。

而黃三郎面對眼前的一切卻似乎顯得格外鎮定,攔在許玉揚的身前,將左臂往空中一指。

「呼「的一聲左腕白金鐲上閃出一道白色光罩,將自己與許玉揚二人罩在其中。

借著光罩上的耀眼白光許玉揚可以清晰的看見一群群生著赤紅雙目的黑色蝙蝠,呲著獠牙血口飛身撲在光罩之上。

看著這些面目猙獰,幾近瘋狂的醜八怪許玉揚心中不免又生出幾分怯意。

然而此時生死攸關無論如何許玉揚也不敢將指訣鬆開半分。

看著那成群撲來的蝙蝠雲舒亦是恨的咬牙切齒,「對付這種成群結隊的小東西慧娘姐姐的三昧真火最管用了。」

黃三郎呲牙一笑:「雲舒說的是呀,對付這種東西火攻最妙,而此時慧娘不在。不過三爺自有辦法。」

雲舒急忙問道:「三爺有何妙計?」

黃三郎道:「哎,雖然這些東西與三爺同屬鼠族,但是茹毛飲血卻是這些畜牲的本性。」

許玉揚嘴角立時掛上一絲壞笑,「三爺高見。」

言畢之時卻見掌中長劍疾揮「呼」的一聲一道金色劍氣由白光中揮灑而出,犀利劍氣湧出十數米遠。

「噼噼啪啪」立時間便有無數蝙蝠被劍鋒所傷,紛紛墜落於地,哀嚎不已。

半空之中其他的蝙蝠聞到血腥之氣,立時再不受巨齒天蓬的驅使,而是依從本能的召喚紛紛撲向落在地上的同類。

成群的蝙蝠扇動著翅膀向地面上撲去。

洞府之中立時傳來陣陣得嘶吼與哀嚎之聲。

巨齒天蓬見此情形又急又氣,口中厲聲罵道:「你們這群沒用的東西。」

不過轉瞬之間被雲舒斬落的那數十蝙蝠便已千萬隻同類啃食殆盡屍骨無存。

雖然知道弱肉強食乃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則,但是看著眼前這同類相食的驚悚一幕許玉揚還是覺得腹中傳來一陣陣的不適感。

眼見著一群群的黑蝠在將同類送入肚中之後仍然如饑似渴般的向著自己撲來。

許玉揚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懼,驚呼道:

「雲舒,三爺你們能不能想想辦法呀?玉揚可不想喂蝙蝠。」

雲舒冷笑一聲,開口道:「這裡的食物有的是,他們還輪不到拿你來做食物。」

許玉揚聞聽此言頓時一驚,還未等她明白過來言中何意。卻見雲舒身形一轉,手中長劍再次湧出一道金光劍氣!

只是此次不是再向空中的蝙蝠斬去,而是「嗡」的一聲斬向身後的那一眾邪祟怪物。

一眾邪祟急忙閃避,然而雲舒神君這一道金光劍氣攻勢凌厲,眾怪物局堆而立,如何閃避?

劍氣劃過,便已有無數只邪祟怪獸為劍氣斬中。

這些邪祟雖然生得與蝙蝠有幾分相似,但他們的本質畢竟還是人。

只是因怨生恨,墜入魔道,這才幻化成了這人不人,鬼不鬼,似獸非獸的怪物模樣。

但畢竟修行尚淺,尚未脫離肉身。

此時或死或傷,在地上黑壓壓倒了一片。

雖然這些邪祟怪獸在混沌的驅使下傷人飲血,但是他們還有自己的底線。

就像肖總,不到萬不得已,不到實在把持不住的時候他是不會去吸血的續命的。

而王傳祥更是寧願偷取醫院血庫里的血漿用以續命,卻也不曾吸食過活人鮮血。

這洞府之中的邪祟雖然各個都是沾染過血腥的但是他們畢竟還知道同類不能相殘的道理。

所以此時見同道受傷倒地,心中只是懼怕雲舒會再次出手,傷了自己的肉身,於是紛紛向後退避。

而半空中正在向黃三郎與許玉揚撲來的那些蝙蝠卻非如此。

它們只是動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