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葉雄暗暗心驚,從來沒有跟自己同階的人,能感覺到他的靈識窺視,這是第一個。

「怎麼了?」艾琦琪問。

男子用靈識掃蕩一遍之後,說道:「沒什麼,可能是太警覺了。」

「坐吧!」

艾琦琪指著客廳上一張椅子說道。

等陳平芝坐了下來,艾琦琪這才問道:「讓你辦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辦妥了,我得到了令牌。」

陳平營芝從身上將一塊散發著光芒的虛無令牌拿出來,放到桌面上。

艾琦琪將虛無令牌拿過來,看了一眼,問道:「一次性的?」

「沒錯,是一次性的,書館第四層是聖殿學院的禁地,只有院長跟兩位副院長有令牌,別人的進去必須要這三人恩准,進去之後,只能看,不能帶走任務資料。」

「不能帶上,那可以用水鏡記錄嗎?」艾琦琪問。

「不行,書館第四層全都在水鏡的監視之下,一旦發現抄錄或者東西帶出去,會受到非常嚴厲的處罰。」說到這裡,陳平芝疑惑地問:「艾姑娘,你到底想在書館第三層查什麼資料?」

「我想知道,關於夢幻女神伊夢的下落。」艾琦琪說道。

聽到伊夢這兩個字,葉雄雙耳瞬間就豎了起來。

聖殿學院書館他在資料上看過。

書館一共分為三層,第一層,初員學員可借閱;第二層,中級學員可以借閱;第三層,高級學員可以借閱,等級非常分明。至於第四層,資料上沒有提到,從目前兩人的談話大概可以猜測,這第四層,應該是放著一些禁書。

艾琦琪想查伊莎的資料,但是沒有資格進入第四層,所以只能請求陳平芝。

「伊夢可是聖界的禁忌人物,連提都不許提,你想知道她的資料幹什麼?」陳平芝震驚地問。

「這點你不必問,我需要你找出他的資料即可。」

「我這次去找羅副院長拿令牌,是想知道關於地魔咒的破解之法,副院長知道我在抓捕一名會地魔咒的人,才給我資格進入第四層查看,如果我看了別的資料,羅副院長一定會知道的。」陳平芝不太情願地說道。

「我不會讓你白白冒險的,你不是說喜歡我嗎,只要你幫我辦到,我就成為你的女人。」艾琦琪說道。

陳平芝目光露出震驚之色,他非常疑惑地望著艾琦琪問:「這個女人到底是誰,值得你為此負出嗎?」

「你別管她是誰,我只問你,願不願意幫我?」

陳平芝目光之中,露出猶豫之色。

「向我表白的時候,你不是說過願意為我做任何事情,死也願意嗎?」 神級系統之商女重生 艾琦琪說這話的時候,聲音之中,帶著冷嘲:「怎麼現在讓你幫我做這麼一樣小事情,都不願意了?」

陳平芝猶豫了很久,終於搖了搖頭,說道:「對不起。」

他心裡很清楚,這樣做會有什麼下場,哪怕羅副院長很看重他,哪怕他是整個聖殿學院最天才的弟子,第一學員,都不會有好下場。

這裡是聖殿學院,是皇城腳下,律法高於一切。

說完這句話,陳平芝就轉身離開了。

看著他那背影,艾琦琪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說什麼愛一個人能為之付出一切,都是放狗屁。

在危險跟生命面前,愛情都是可以放棄的。

「陳平芝,做不到的事情以後別隨便說出來,省得讓人嘲笑,滾。」

艾琦琪說完,手中一道光芒落到禁制上,將禁制打開。

陳平芝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他根本沒有想到,一道人影,悄悄跟在他後面。

離開艾琦琪的洞府之後,陳平芝朝自己的洞府遁去。

半小時之後,他回到自己的洞府,打開禁制地進去。

錯愛:拿什麼來愛你 在禁制開啟那一剎那,突然背後一道攻擊無聲無息地傳來。

重生后我在大佬面前拽炸天 等陳平芝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他的身影狠狠地落到裡面的地上。

陳平芝正想反抗,發現面前人影一閃,一隻腳已經踩在他的胸口上,脖子上架著一把元氣凝成的劍。。

偷襲無聲無息,速度如此之快,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之內就控制了自己,整個聖殿學院,這種實力屈指可數。

「你是誰?」陳平芝震驚地問。 來人身穿黑袍,全身都沒入黑袍之中,看不到模樣。

整個人身上,散發著森嚴的氣息。

「把令牌交出來。」葉雄沙著嗓子命令。

「什麼令牌?」

「進入書館第四層的令牌?」

剛才葉雄一直在打探,現在終於得知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伊莎的消息,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

「你怎麼知道我身上有令牌,是艾琦琪派你過來的?」陳平芝恍然大悟。

「廢話多過茶。」

葉雄飛起一腳,直接將他打暈,然後從身上掏出一顆丹藥,塞進他嘴裡,讓他無法在短時間之內醒來。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雄這才從他身上搜出一個儲物戒,很快就從裡面搜出了學員證跟進入第四層書館的令牌。令牌他剛才看過,自然不會拿錯。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雄這才將陳平芝的身體剝得只剩下一腳褲叉。

對著他的身體縮骨易容起來,片刻之後,葉雄就易容成一個跟陳平芝一模一樣的人。

妖族煉體術,果然實用無比。

對著水鏡仔細打量,覺得沒什麼破綻之後,葉雄這才朝書館的方向遁去。

書館的方向地圖上有,只是由於來得太倉促了,葉雄還是第一次來。

已經是深夜,書館依然燈火通明。

半山之上,有一座書館,面積非常大,覆蓋幾公里。

哪怕是深夜,出入的學員都不少。

在聖界,修士習慣用書籍記錄,哪怕是各種各樣的大神通,也是用書籍記載。

「陳師兄你好。」

「陳師兄。」

「陳師兄好。」

進入書館的一路上,有很多人都向葉雄打招呼。

可見,陳平芝赫赫有名。

面對這些人,葉雄只是微微地點頭,一句話都不說,說話有可能會露餡。

好在這些人全都是打招呼,沒有一個人纏著他。

片刻之後,葉雄就來到了書館一層。

門口有禁制,禁制上面有個學員證的放入位置。

葉雄從身上將陳平芝的學員證的拿出來,隨著身影一陣光華流傳,他的身體沒了進去。

進入一層,他沒有停留,直接下二層,三層,每一層的入口都有禁制。

到達第三層之後,已經沒有下第四層的通道了。

葉雄暗暗頭疼,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他根本就不知道進入第四層的入口在哪。

怪自己出手太快了,早知道就先別打暈陳平芝,問清楚再說了。

第三層有四排書架,每一排上面都擺滿了書。

神通,法寶,煉器,人物史……等等,各種各樣的資源都有。

葉雄隨便在神通架上翻看一下,發現上面的很多神通都非常厲害,哪怕是合體境界都適用。

果然是,到達什麼程度,就能接觸多少東西。

單是這神通架上的一門神通,如果流落到小星球,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風浪,有多少人搶奪,血雨腥風。

葉雄一邊隨意翻著,另一邊用佛門慧眼掃蕩著周圍的一切,尋找第四層的入口。

足足找了半個時辰,都沒有找到,倒是一名弓背的掃地老者,吸引了他的注意。

老者身上氣息極弱,按元氣的表現來看,只是一名普通的金丹修士。

但是在慧眼之下,他的元氣底蘊根本就藏不住。

合體巔峰境界,比陳平芝,元氣底蘊還要強大得多。

此人在此,絕非偶然,如果葉雄猜得沒錯,他便是看守書館第四層入口的人。」

他上前幾步,走到那老書面前,從身上將學員證跟令牌遞了過去,什麼話都沒說。

老者看了學員證一眼,又看了令牌一眼,本來彎著的腰直了起來,說道:「隨我來。」

葉雄點了點頭,跟在他後面。

走到牆角,老者在上面摸索了一下,只聽聞輕微的機關聲音傳來。

面前牆上出現一個小小的洞口,能容一個人走進去。

葉雄走下樓梯,來到一道淡藍色的禁制面前。

將令牌放到禁制上面,隨著禁制一道聲音響起,禁制出現一個入口。

「你要找到東西,在裡面第一個書架第三層第五格,除此書之外,任何書籍都不能碰,也不能帶出去……你有十分鐘時間查閱。」一道合成的蒼老聲音傳出。

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 葉雄走進去之後,轉身一看,發現禁制之上有一個數字。

三百,二百九十九,一百九十八,時間在跳著。

葉雄一眼望去,只見面前擺著五排書架。

每一個書架,都是由防火防蟲防腐的材料組成,上面的書,質地像是柔軟的金鉑一樣,不能輕易毀掉。

第一排書架,最頂層第一本,《地獄禁咒》。

第二排書架,最頂層第一本,《角星隱辛》。

第三排書架,最頂層第一本,《甘珂殺人回憶》。

第四排書架,最頂層第一本,《煉丹秘術》。

第五排書架,最頂層第一本,《天城慘案》。

大凡書館,都是按類別排烈的,如果葉雄猜得沒錯,第三書架,應該是記著一些禁忌人物的傳記,伊莎的資料,很有可能就在這個架上。

葉雄走到第一個書架,找到找三層第五格,很快就找到了《地魔咒解密》的書,翻開來看。

果然,紙張是金鉑的,放多久都不怕。

他掃了一眼四下黑黝黝的牆,似乎是用特殊材質所鑄,中間應該還有警報,一旦觸及,馬上就會被發現。

下次想神不知鬼不覺地進來,比登天還難。

葉雄目光乳白之色閃爍,半空之中的隱形水鏡,無所遁跡。

他在這裡的一舉一動,全都記錄在水鏡之中。

葉雄想來想去,都想不出神不知鬼不覺地朝資料盜走的方法。

禁制上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半了。

這點時間,找書都不夠。

「人不瘋魔枉少年。」

葉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自己做事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畏手畏腳了。

那個膽大包天,無所畏懼的男人,去哪裡了。

怎麼修為越精進,人越膽小了?

他身體突然散發出無數的黑氣,剎那間,將整個書館籠罩。

隱形水鏡在黑霧之下,什麼都看不到了。

下一刻,葉雄伸出右掌,一股恐怖之極的吞噬之力產生。

嘩啦啦,轟隆隆,五排書架,以及書架上所有的書籍,全都被吸進了儲物戒之中。

「老子回去慢慢找。」

葉雄將儲物戒收起來,化成一道流光,從禁制出去。

嗡!!

禁制直接將他彈飛出去。

禁制關閉了,這下麻煩了。 葉雄凝聚佛魔掌,一掌轟出,擊落到禁制之上。

轟!

地動山搖,整個禁制一陣動蕩。

強大的波盪,席捲整個密室。

讓葉雄震驚的是,哪怕在如此恐怖的波盪之下,四周牆壁依然沒有被摧毀。

剛才這一掌,若是轟在外面,整個聖殿學院都能轟成廢墟,可見這第四層書館的防禦恐怖到了什麼地步。

「我就不信,連一個禁制都破不開。」

葉雄眼芒閃爍,脾氣上來了。

下一刻,他將落日弓聚出。

拉弓凝箭!

佛道魔,三元箭凝聚而成。

比起佛魔箭,三元箭威力更勝一籌。

這可是連伊莎都能傷的箭,他就不信,破不開一個禁制。

手中光芒大盛,下一刻,啾一聲細響。

三元箭落到禁制之上,高速旋轉起來。

就像鑽頭鑽在金屬之上,瞬間,火光四射。

當然,這些不是火光,而是元氣跟禁制的碰撞,發生的元氣之光。

幾秒鐘之後,只見聞啾一聲細響。

就像子彈射破玻璃一樣,禁制上面露出一個小孔。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