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葉雄的車子在前面急轉,準備追上去問個清楚,哪知道對方反應非常快,在他轉彎的時候,車子直接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離開。

這種情況,葉雄知道肯定出事了,開著車子緊追其後。

兩輛車子在馬路上飛快狂奔,進行追逐大戰。

眼見就要追上,突然斜地里衝出兩輛黑色車子,向葉雄夾來。

重生九零學霸辣妻 居然還有支援。

兩輛車子車窗搖了下來,露出兩個戴著頭罩,只露出一雙眼睛的男子,舉起輕機場朝葉雄一輪掃射,密密麻麻的子彈壓得他抬不起頭。(未完待續。) 不過轉瞬之間赤目狼群便已如潮水般由四面八方湧入人群之中,一眾真修隨即而動,三尺劍鋒閃動,各色法杖疾揮,道道光華閃爍,陣陣疾風呼嘯。哀嚎與慘叫此起彼伏,血雨腥風撲面而來。

人群之中瞿門兩位姨母並四位女婢手中長劍疾馳,閃展騰挪間任那群狼兇殘,卻也傷之不得。

妙渡大師手中青木禪杖舞得嚯嚯生風,將一隻只赤目凶狼擊倒在地。

而五環城寨的那六位同門則背身而立,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圓圈,彼此照應,毫無破綻,任由外面狼群往來衝突卻也傷不得六人分毫。

許玉揚見此情形心中不免偷笑:呵呵看來這幾位也絕非泛泛之輩,似乎全然不必自己出手相助。

雲舒卻冷哼一聲:「玉揚未免高興的太早,這才剛剛開始,要是就這幾隻餓狼怎麼可能將就令照航師傅與瞿姥姥有來無回?」許玉揚撇撇嘴不再說話

另一側曲文、段平兩柄銀劍舞得嚯嚯生風,早已不知斬殺了多少餓狼。

連海城中的真修大能雖然能在群狼護得自身周全,然而一眾普通的門人弟子卻早已支撐不住,他們雖然也有人揮劍相迎,也有人在地上拾起了燃火木棍,進行抵禦,但怎奈身行略顯笨拙,稍有不慎便落入狼口,此時已有數人命喪狼口,更有十幾人被赤目餓狼咬傷,拖倒於地慘叫連連。

許玉揚見此情形不免心驚膽戰,雖然之前許玉揚已經經歷過幾人死傷,而且又見識過一眾邪祟鬼怪,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被動物活生生的撕咬致死。

陣陣血腥之氣撲面而來,痛苦而又無助的哭號求救之聲此起彼伏。許玉揚只覺胸中一陣乾嘔,不由得眼角竟已掛上點滴淚痕。

東方輝帶著梁健、何俊率一眾白衣子弟手提長劍結隊殺出,長劍所過斬殺群狼無數,將那一眾受傷之人悉數救出護在身後。

許玉揚見此情形心中稍安:看來這位東方城主還是有些擔當的,危難之時還能救助眾人!

正在此時許玉揚耳畔之中忽然傳來陣陣低沉的嗡鳴之聲,許玉揚不免心頭一驚:這聲音怎得如此熟悉,自己似乎曾經聽過!

抬頭之時卻見密林之中,現出無數細小的紅點,許玉揚大吃一驚驚呼道:「不好這裡竟然還有那赤目血蝠。」

然而許玉揚話音未落,那數以千萬計的赤目血蝠便已伴隨著陣陣嗡鳴之聲向人群撲來。

密林之中立時傳來一聲陰鬱尖銳的狼嚎,伴隨著陣陣哀嚎,那一眾赤目餓狼立時向後退卻,消失在密林之中。

剩下十數只受傷染血的同伴只能在地上苦苦哀嚎,不過轉眼間便已化作那一眾赤目血蝠的腹中美食。

此時這密林之中已滿是血腥之氣,人血,狼血早已分不清楚,那一眾蝙蝠在本能的驅使下瘋狂的開始了自己的獵捕行動。

兩點紅光閃過,一名由於斬殺餓狼而身上染血的映日城弟子被一隻血蝠落在肩上,當即發出一聲慘叫。黑寂之中許玉揚瞧得真真切切,那赤目血蝠的血口一張,露出四隻獠牙。

月色之中一道殷紅血線噴起多高,隨即便有無數只赤目血蝠撲到了那名映日城弟子的身上。

那人立時嚎叫著載倒在地,轉瞬間身上便已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赤目血蝠,這些嗜血如命的惡魔一個個爭先恐後的向其瘋狂咬去,片刻間這名映日城的弟子便已化作一堆白骨。

身邊眾人見此情形無不驚愕,只這一愣神的功夫便又有十數人被咬翻在地,隨之成群結隊的蝙蝠便落在了這些人的身上,不過轉瞬之間,血蝠散去,地上便只剩下一堆白骨。

許玉揚見此情形不免更覺驚愕,之前在青岩洞中所見那赤目血蝠肆意掠食邪祟之時許玉揚雖然也覺驚懼,然而那畢竟乃是些墜入魔道的邪物,已經不能稱之為人。

而今時今日卻見到一個個活人被啃食得只剩下一堆堆的白骨心中當真又驚又怕,眼前一黑險些暈倒過去。

便是旁邊的黃三郎見此情形不由得亦是一聲驚呼:「他娘的怎得又是這些冤家,難道最近咱么就跟這些個傢伙杠上了不成!」

說話之時,身上現出一團白光將許玉揚、胡慧娘盡數包裹其中,那一眾赤目血蝠撞在白光之上不能通過,只得轉身復又撲向其他獵物。

此時五環城寨的六名同門所結陣型卻仍未亂,仍是彼此背向相靠,手中六隻法杖杵在地上,現出六道光華彼此鏈接,最終形成一個六面型的光陣將其六人護在其中,一眾赤目血蝠雖然來勢兇猛卻也無法衝破這面光陣。

妙渡和尚此時身上也已現出一團金光將自己護在其中,卻也無事。

東方輝、梁健帶領著門下弟子形成一道劍陣卻也護得周全,其餘曲文、段平等一眾真修各自現出護體光華,倒也能夠支撐。

瞿氏姐妹身上紅光纏繞護住自身,手中長劍盤旋,化作兩團劍網將身後四名婢女護住,雖然一時間也還周全,然而只怕時間長了也難支撐。

而其餘那一眾修為偏低,尚未修出護體光華的一眾玄修以及普通們人早已有多人葬身蝠腹,哀嚎與求助之聲不絕於耳。

許玉揚見此慘劇心中不免起急,急忙哀求道:「神仙姐姐求你快想個辦法呀!能不能幫幫他們,不然的話只怕這些人一會就要被吃沒了,咱們也不能置之不理呀!」

胡慧娘杏眼圓睜,身為仙界祭祀自然不會放任這一眾畜生妄傷人命,立即懸身躍出黃三郎所結光圈,到在當場。

只見這位絕世美女將右掌掐做指訣端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詞,片刻后左臂向空中一指,一道赤紅烈焰從天而降,落在地上,而後「轟」的一聲,向外猛的一涌,烈焰翻滾而出,轉瞬間便已形成一個直徑二十餘米的碩大火球。

赤焰所過之處半空之中的那萬千隻赤目血蝠立時便已化作縷縷黑煙飄在半空之中。

而東方輝、妙渡等一眾生人則只覺一陣灼熱在身上一閃而過,隨即便發覺自己已然毫髮無損的被火球罩在其中。

火球之外萬千血蝠則繼續撲來,只是剛剛觸及那赤焰火球便立時被燒成一道黑煙。

眾人見自己身在這碩大的火球之中再不受到血蝠攻擊即便各自收了道法,這些位連海城中不可一世的真修大德此時有的跌坐在地,有的則以手中長劍、法杖杵在地上瑟瑟發抖,有的則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回想起剛剛那慘烈情景,再看看地上的堆堆白骨,眾人心中無不驚懼,各個不寒而慄。

燈筆 葉雄伏在車子里,突然一下急剎。

兩輛車子頓時沖在他車子前面。

葉雄抽槍便射,把子彈打光,只聽聞轟的一聲響,前面一輛車子被打爆輪胎,直接翻倒在路邊。

這時候,另一輛車子急剎,從車上下來一名戴著頭罩的黑衣男子,跑到翻倒的車子里,想把裡面的人救出來,但是嘗試幾次都沒能拉出來,於是抽槍砰砰開了兩槍,這才上車離開。

等葉雄跑到那裡的時候,車裡的男子已經被自己人殺掉了。

葉雄一腳狠狠地踢在車子上。

他飛快掏出電話,打給鳳凰,把事情經過一遍。

「什麼,華瑩瑩被抓了?」鳳凰大驚。

華瑩瑩不但是基因研究員,更重要一,她還是國安局長華安民的女兒,如果她被抓了,那得引起多大的轟動。

「她的電話打不通,**不離十。」葉雄將事情簡單一遍,急道:「你快通知龍在天,讓他派人封鎖全城道路,我去找白白,一定要將瑩瑩救出來。」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開著那輛破爛不堪的車子,朝家回去。

十幾分鐘之後,葉雄回到家裡,楊心怡正在客廳看電視,見他狼狽不堪地回來,嚇了一跳,連忙問他怎麼回事。

「白白呢?」葉雄急問。

「應該在樓上跟唐寧玩。」楊心怡緊張地問:「到底出什麼事了?」

「我一個朋友被抓走了,要白白找出他的下落。」

葉雄簡單解釋一下,直接跑到上樓,進入唐寧房間。

房間沒人,浴室傳來水聲。

由於焦急,葉雄沒想那麼多,走過去將浴室門打開,突然發現一具完美無瑕的身體就這麼暴露在他目光之下。

唐寧一絲不掛地在浴室里洗澡,由於天冷,裡面還瀰漫著水霧。那水珠沾在身上,讓她看起來如同赤果天使一樣,身材怎麼一個完美了得。

葉雄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淡淡道:「沒事,繼續。」

完,他落荒而逃。

半晌之後,浴室里傳出一個高分貝的尖叫聲。

「有什麼好叫的,又不是第一次看見。」

葉雄自言自語,很快就在房間床底下找到白白,提著它耳朵出去。

白白睡得正香,被人提著耳朵,正想發飆,睜眼看到是葉雄,頓時就沒了脾氣。

葉雄提著白白耳朵,飛快下樓,揚長而去。

一幢花園洋樓。

一名身穿夜行服,帶著頭罩的男子背著華瑩瑩走進客廳,放到地上。

「井田姐,人抓來了。」

黑人男子對著脆坐在地上的一名穿著紅色和服的女子道。

女子一看就知道是島國女人,童顏***年約二十二三歲左右,眼睛之中滿是傲慢的殺氣。

「尹賀君,沒留下蛛絲馬跡吧?」井田季子問。

「在半路被那個華夏男人發現,我們犧牲了一位武士,才逃了出來。」黑衣男子道。

「廢物,我不是讓你千萬別讓人發現嗎?」女子怒吼。

「是。」

「你確定沒跟蹤?」

「姐放心,我們的車子轉過幾次,絕對不會有人找到這裡來。」黑衣男子保證。

「那就好。」女子滿意地了頭,指著華瑩瑩:「把她弄醒。」

「是,姐。」

黑衣男子走過去,掏出一瓶葯,在華瑩瑩鼻下放著。

華瑩瑩幽幽醒來,面前是一個大大的客廳,自己躺在地上,面前坐著兩個人。

其中一名穿著紅色和服。年約二十二三歲左右,滿臉殺氣。另一名穿著黑衣,看向自己的時候,目露穢色。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

華瑩瑩想站起來,發現全身發軟,又栽倒在地上。

「你別管我們是什麼人,只需要知道我們需要什麼就行了。」島國少女拿起旁邊一個本子,扔到華瑩瑩面前:「併發症疫苗寫下來,你能活,不寫,死。」

華瑩瑩明白了,對方目的是併發症疫苗。

「資料不在我身上。」華瑩瑩回道。

「不需要詳細,只需要知道重,以我們島國科技,能舉一反三。」

「我寫不出來。」

啪!

一巴掌狠狠甩在華瑩瑩臉上。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有一千種方法能讓你死去活來。」島國女子怒道。

正在這時候,旁邊黑衣男子即里咕咕地起來,一邊,眼神一邊瞄著華瑩瑩。

「我手下很喜歡你,他嘗試過的華夏女人很多,老師,醫生,明星,空姐,學生,什麼都嘗過,就是沒嘗試過科學家,如果你不好好合作,我就將你送給他。」島國女人。

華瑩瑩頓時臉色慘白。

「我寫。」

基因疫苗非常複雜,隨便寫些東西上去,他們未必知道。

想到這裡,華瑩瑩拿起筆,寫一些奇怪地東西上去。

寫完之後,島國女子將資料遞給旁邊的黑衣男子,用島國話著什麼,然後黑衣男子就出去了。

「我都寫了,你們可以放過我了吧?」華瑩瑩問。

「先傳回去,讓我們的人看看,可以,就放你。」島國女子。

五分鐘之後,黑衣男子回來了,一進來就瞪著華瑩瑩,跟島國少女嘀咕地起話來,少女聽了之後,頓時臉色陰鬱起來。

「敬酒不吃吃罰酒,她送你了。」

黑衣男子頓時十分興奮,居然當著島國少女的面脫起自己的衣服,片刻只剩下一條褲叉。那島國少女似乎一兒都不覺得難為情,不但沒有離開,反而十分有趣地看起來。

「你想幹什麼?」華瑩瑩大驚。

「姐你放心,她會實話的。」

黑衣男子狠狠撲過去,準備撕起華瑩瑩的衣服。

突然一聲慘叫,卻是華瑩瑩激動之下,狠狠一口咬在男子手臂上。

「八格。」

黑衣男子正準備狠狠一巴掌甩過去,突然聽聞樓下傳來一片慘叫聲。

「報告姐,那個華夏男人闖進來了。」一名手下衝進來報告。

「這麼快就找來了,有本事,他帶多少人來?」

「一個人。」

島國女子走到旁邊牆上,將一把通體紋路的武士刀拿下來,冷冷道:「出去會會他,看看他是不是傳那樣有三頭六臂。」

黑衣男子不甘地看著華瑩瑩,這才穿起衣服,吩咐一名手下:「看著她,等老子宰了那混蛋,再回來慢慢弄她。」

華瑩瑩抱住胸口,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未完待續。) 「就是這裡了。」

看著面前這幢帶著歐式風格的洋房,葉雄眼睛咪了起來,一鼓殺氣釋放出去,車子之內的氣溫,彷彿寒了幾分。

嗚!

車子如同一頭猛獸,撞飛別墅面前的鐵門,直接衝進去。

影子組織的人措不及防,當他們回過神來,準備還擊的時候,車子已經撞飛好幾個人,頓時一片慘叫聲傳來。

砰砰!

有人開始抽槍射擊,這些影子組織的人,身上全都帶著槍,見有人膽敢殺進來,毫不猶豫反擊。

葉雄沒理會那些人,腳下繼續猛踩油門,朝別墅大門開去。

只聽聞砰一聲巨響,大門直接被撞飛,車子開入一樓別墅大廳。

那場面怎麼一個火爆了得。

「保護姐。」

「抓住他,別讓他衝進去。」

「殺啊!」

一樓大廳里站著十幾名蒙面的黑衣武士,全都被突然衝進來的車子嚇了一跳,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紛紛抽出身上的武士刀。

咣咣咣!

刺眼的刀照亮了整個大廳。

葉雄慢慢從車上下來,目光如電般落到面前十幾名握刀的武士身上,臉似寒潭之水。

從面前這些握刀的黑衣武士的動作,他一下就看出是島國武士的風格,聯想到鳳凰過的影子組織,他知道自己找對了,華瑩瑩就是被這群人抓走的。

葉雄正準備強攻,突然從樓上走下兩人。

下來的是一男一女。

女的二十二三歲左右,個子不高,白嫩的臉上像瓷器娃娃一樣美,胸部高高聳起,跟島國電影的極品女優差不多。

她穿著紅色和服,赤著腳,手上握著一把通體紋路的武士刀。

臉上是一副傲慢的神色,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她雙目如同閃電一般落到葉雄身上,在打量著他。

另一個是黑衣男子,臉容削瘦,正是先前葉雄開車迎面看過的那個男子,他手裡同樣握著武士刀,一臉冷傲。

「我的人呢?」葉雄盯著島國女人,冷冷地問。

看得出來,這女人應該是這一行人之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