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葉飛說完便是掛掉手機。

「裝模作樣的東西,就你這樣的還給黃藥師打電話,你給黃藥師當尿壺黃藥師都嫌你臟。」

那個女人再一次叫囂著,覺得葉飛實在太能裝模作樣了。

「裝腔作勢,你還叫我師傅?呵呵,待會我就弄死你的家人,十五分鐘后,你就等著你家人的死訊吧,先讓你家人死,再讓你死!」

張佳樂發完信息后,便是倒退著,生怕葉飛再出手,剛才那一巴掌,讓張佳樂知道他打不過葉飛,嚴格打不過,他多半也打不過。

「他真的是黃藥師的兄弟,剛才和黃藥師拜把子了。」

此時許久未說話的嚴雅莉說著。

「賤人,胳膊肘還往外拐,別他媽的說話了。」

嚴格憤怒的對著嚴雅莉說著,他受不了嚴雅莉維護葉飛,嚴雅莉看著嚴格,她沒有說話,唯有內心的刺痛,他們之間,就連這點信任都沒有。

「嗡嗡嗡!」

就在此時,天空之上,一聲聲轟鳴聲傳來,透過窗戶,無數架直升機飛旋而下,細數之下足足有三十多架,直升機上帶著機膜,機膜上畫著煉丹協會的專用標誌。

「嘩啦啦!」

直升機落在桃花島后,無數人便是從上面下來,一個個都是穿著白衣白褲,頭上帶著圓頂帽子,十分瀟洒,一個個看起來氣質非凡。

「哈哈哈,你完了,你完了,我好兄弟教導員來了。」

嚴格看到外邊的陣容,便是哈哈大笑,此時一百多人紛紛都沖了進來,走廊內一片白花花的人影,一個男子走在前面,他長的凌厲非凡,渾身消瘦,身上的肌肉都很完美,一身白色的衣服讓他成為全場最帥的小夥子。

「嚴格,師父今天沒空,讓我來了,到底是誰啊,敢給我煉丹協會的人帶綠帽子,找死。」

那白衣男子霸道的說著,一身羈傲不遜,宛如出鞘的凌厲寶劍一般。

「是我,怎麼了?」

葉飛轟然站起啦,對方陣容這麼大,葉飛也不會認慫,本來不是自己的錯,偏要這樣對待自己,現在也該為自己討公道了。

在這個世界上,很多時候道理是沒有用的,相反權利和錢才有用,只不過書上總是說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根本不是,是有錢走遍天下都不怕!或者是拳頭足夠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偏偏,蘇雪珍還真就不信這個邪:「好呀,我倒是要看你怎麼把我們趕出去,不過在著之前,跟你交個底,這次商會會長,沒準兒還就是我們蘇家,你最好是想想清楚,不要回頭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程苒像是聽到了一個極好笑的笑話一般,卻沒有著急反駁蘇雪珍,而是順著她的話說。

「對呀,你們蘇家是要當商會會長的,那可不能招惹,要不,等等一會兒投票,看看你們能不能當的上。」

反正她現在也不急,有時候當頭棒喝並不能夠給人最致命的打擊,反而是後知後覺那種痛,才最能致人於死地,最能擊中對方的要害。

蘇雪珍對於他們能夠當上商會會長可是很有自信的,就連父親都說給呂會長塞了不少好處,他要是不兌現承諾,他們也有辦法讓呂會長吃不了兜著走。

更何況,父親已經承諾呂會長,等他們蘇家當上商會會長,以後少不了呂會長的好處。

在場的都是生意人,誰都不會跟錢過不去。

蘇雪珍似乎又重新給自己找回了自信:「那是當然,等會兒,就讓你看到我們的成功,然後,你就可以滾出這裡了。」

程苒譏誚出聲:「那咱們拭目以待。」

投票時,大多數的人還是投了蘇家,因為這是呂會長提前布置好的,他也的確收了蘇志成不少好處。

蘇志成看著自己的票蹭蹭的往上漲,心裡越發得意,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

蘇雪珍雖然此刻還是有些狼狽,但是一想到等會兒就是她們蘇家大放光彩,狠狠碾壓程苒的畫面,她臉上的笑容越發得意。

誰知道到最後一刻即將就要宣布蘇志成就是新一任商會會長時,莫名其妙台上響徹起一段錄音。

「呂會長,這可是你答應我的,千萬不能食言,這一次的商會會長,我一定要拿下,等我坐上這個位置,以後好處肯定是少不了你的。」

「放心吧,蘇董事長,我都已經交代好了,不過這次這個價格,是不是應該再上調一下,畢竟我下面還要打點那麼多人,落我手上,也就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了。」

「呂會長,等我當上新一任會長,肯定是少不了你的好處,又何必急於這一時呢。」

「那不行,我可以在這裡跟你保證你能夠當上,但是你萬一到最後,你食言了,那我可真是找不到地兒哭,咱們商人,看重的都是利益,人情什麼的就別拿出來說了。」

「行吧,那我再給你五成,你看可以嗎?」

「那咱們合作愉快。」

這段錄音播放結束后,整個現場就跟沸騰了似的,徹底炸開了鍋。

「什麼情況,這是走了內部通道,都提前商量好了的?」

「這裡面不是蘇志成跟呂會長的聲音嗎?我說剛才他那個女兒這麼信誓旦旦的說內定,看來是砸錢砸出來的。」

「我們申請重新投票選舉,讓蘇志成徹底從會長選拔裡面除名,這樣的人,怎麼能夠擔起商會會長的重擔,現在就開始賄賂,這以後豈不是沒有公平可言了。」

「對,我們集體抗議,剔除蘇志成選拔會長的名額。」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開始反抗這次投票結果,蘇志成的臉此刻也變得比豬肝色還要難看。

他急忙起身跟大家解釋道:「這段錄音肯定有問題,你們相信我,肯定是有人想要陷害我。」

蘇雪珍突然站起身,指向了程苒:「一定是程苒,一定是她!」

程苒面對蘇雪珍的指認和誣陷,非但臉上沒有半點慌亂,還鎮定的不像話,依舊穩坐如鐘,冷冽的眉眼間還帶著不加掩飾的嘲弄。

蘇雪珍觸及到程苒這雙眼睛,頓時彷彿覺得自己在她面前像個跳樑小丑似的。

蘇志成這個時候也只能順著蘇雪珍的話,把這個鍋扣到程苒頭上,不然讓這些人知道他真的賄賂過呂會長,以後怕是再也沒有機會進入商會會長的選拔。

「對,程苒剛才就跟我女兒大放厥詞,還信誓旦旦的說自己刻意讓我們滾出這裡,現在不就應驗了她剛才的話嗎?」

蘇雪珍這會兒更是順勢而上,堂而皇之的把這個帽子扣在程苒頭上。

「就是,堂堂封家的少奶奶竟然還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簡直可恥!」

「我封墨燁的太太,也是你這等下作的人來評判的嗎?」

突然間,一道頗有氣勢的聲音在大廳響起,所有人的目光都順著看了過去,大門口,男人一身黑色西裝,襯的他整個人越發欣長筆挺,精緻的五官在這一刻變得嚴肅又鋒銳。

蘇雪珍看到封墨燁的時候,心裡咯噔一聲,她現在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為什麼要讓封墨燁看到她這麼狼狽的樣子。

這一切全都是因為這個程苒。要不是她跟自己動手,自己好好的妝能成這個樣子嗎?

心裡的嫉妒,憤怒,在見到封墨燁時全都爆發了出來。

封墨燁走到程苒面前,上去就直接握住了她的手,兩個人十字相扣,態度已經說明一切。

他冷冷的掃了一眼蘇志成跟蘇雪珍,英俊的眉心已經覆上了一層陰鬱之氣。

「這個錄音,是我發的,難道說,蘇伯父還要懷疑我不成,我封墨燁至於用這些錄音來造謠陷害你嗎?」

程苒聞言,下意識的抬眸看向他,震驚,詫異,全都在這一刻浮上心頭,透過她的眼神傳遞出來。

她明明可以自己解決的,而這個錄音也的確是自己早就讓賀川準備好的。

可是他這樣明目張胆的維護自己,讓她的心跟著漏掉一拍,他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似乎都在向自己傳達一個訊號。

就是不論你做出什麼過分的事,哪怕這個事情在別人眼裡是不可行的,他也會毫不猶豫的,站在她的面前保護她。

就像現在明明這個錄音,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放出來,在所有人的認為下,她就是來挑撥是非,搗亂的,可是封墨燁還是在沒有弄清楚這個事情之前,站在了她這邊。

這種被偏愛的感覺,讓她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可能是從來沒有一個人會像封墨燁這樣。

蘇雪珍看到封墨燁如此袒護程苒,甚至在事情都沒有搞清楚就這樣義無反顧的站在她這頭,心裡越發不爽。

她迫切的想要在程苒面前扳回一局。

下一秒,蘇慧珍踩著高跟鞋跑到封墨燁身側,滿臉泫然欲泣的表情,聲音更是委屈的不行。

「燁哥哥,你不要相信這個女人,她很會裝的。「 李星星聞言,仔細打量老太太。

帶了一點兒滬上的口音,言談舉止落落大方,眉梢眼角很自然地流露出一股高貴優雅氣質,衣着打扮也比較時髦,皮棉鞋、呢大衣、圍着大披肩。

她突然想起爺爺說過,有一部分混跡在黑市裏的買家家庭條件很好,有祖產的那種。

像私人企業轉為國營或者公私合營,國家會補償給他們一大筆錢。

他們手裏有錢,不習慣有限的糧食供應,經常在黑市裏買高價糧,而且專買細糧。

猶豫了片刻,李星星低聲道:「我不要錢,我要老物件,你有嗎?有就換,沒有就算。」

爺爺曾說,這個時代在後世最值錢的是珠寶玉石和古董字畫,升值空間巨大,那些有祖產的人家手裏肯定有,她就試探一下。

老太太疑惑了一下,「老物件?」

李星星點頭,「對,老物件,珠寶玉石為主,古玩字畫次之。你要是有的話,我就拿一些細糧來換,我手裏有大米麵粉挂面雞蛋紅糖糕餅,本來是探親用的,但親戚沒打招呼就離開了。先說好,不能拿假貨糊弄我。」

她不是不清楚古董的巨大潛力,關鍵是她對自己的鑒寶技術不太自信。

她穿越時,古董升值到了一個恐怖的價位,動不動就幾千萬上億的古董不是她所能接觸到的,那種頂級的珠寶在她的生活中也不存在。

但是,她經常看到相關新聞。

與其有可能買到一文不值的假古董,不如專心購買金銀珠寶。

老太太雙眼發亮,「嘿,幸虧我做了兩手打算,黑市裏一直有收老物件的人,就是給的價格很低,低得令人髮指。」

就算生活艱難,依然有很多喜歡古董的人,尤其是幹部和知識分子。

他們的收入和供應標準比較高。

可是,民以食為天,再有人喜歡,現如今在黑市裏也不如現糧食或者糧票吃香,所以在黑市裏願意收老物件的僅僅是極小一部分。

老太太說完,把李星星拉到角落裏,四顧無人,從身上掏出一個小布袋子,倒出一大把珠寶用手托著,珠光寶氣,「都是金的,你隨便挑,黑市行價是五斤粗糧一個,五斤細糧兩個,你要是給我二十斤大米或者麵粉,我全給你。」

珠寶體積小,一手捧著十一二件,都是小件,黃金底托,有鑲紅藍綠寶石的,也有鑲嵌綠翡翠的,也有赤金累絲沒有鑲嵌的。

李星星看不出古董的真假,卻辨別得了珠寶的質量。

爺爺教過她。

寶石和翡翠的品質都非常不錯,看着很通透,就是老工藝打磨得不夠出彩。

李星星拿起其中一個戒指,心裏衡量了一番。

五斤粗糧的黑市價大概值十塊錢,不算鑲嵌的寶石翡翠,一個戒指光三四克的金子重量到銀行就能兌十塊錢以上,一對耳環的重量也差不多,對方一手共有七個戒指和兩對耳環,還有一個吊墜上面鑲嵌一塊指肚大小的紅寶石。

老太太輕嘆道:「國家禁止個人私藏黃金或者交易黃金,鼓勵老百姓以金銀兌換紙幣,導致珠寶古玩急劇貶值,但喜歡的大有人在,黑市中暗中交易的不在少數。」

「之前帶的一點東西已經賣出去了,你稍等我一下。」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那,是沒的談了?!」

此刻,蔣一南聲音凝厲,死死盯着寧緣…!!

唰!

寧緣渾身都是一顫,被這道眼神,嚇得後退了幾步…!!

「電話給我!」

此刻,蔣一南猛然一步踏前,直接搶走了手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