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葛老站起來,鄭重道:「眾位,我知道眾位多多少少都有些顧慮,畢竟都要為自己考慮。不過,帝國有難,我等身為帝國丹師可不能閑著。倘若他日戰爭爆發,誰也沒辦法倖免。當然,我倒是希望我們白忙活一場。我希望眾位放下心中顧慮,誠心做好這件事,不辜負帝國厚望。」

眾人紛紛站起來,整齊的拱手道:「葛老放心,我等定當竭盡全力!」

看著眾人,唐宋心頭反倒有些感動。龍華帝國的國家概念雖然沒那麼強,卻也培養了不少精英。可能是因為都是靈者,知道戰爭的可怕吧……

商量好之後,眾人立即開始忙活。最主要是收緊外銷,把丹藥都往皇宮送。然後,加大力度收購藥材,尤其是往其他帝國滲透。

等眾人離開,雲藝擰著細眉低聲問道:「唐大哥,真要發生戰爭嗎?」

唐宋側頭看她那憂心忡忡的樣子,嘆息著:「丫頭,雖然我不想,但真的很有可能。」

得到答案,雲藝嘴角顫動,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她不想發生戰爭,那會死很多人。

唐宋知道她的心思,不由一笑:「傻丫頭,誰又想?可有些事不是一個人能決定。你應該清楚,戰爭並非因我而起,就算沒有我,遲早也會有。」

雲藝微微點著頭,顯得有些無力:「唐大哥,其實從那些烈日帝國間諜出現的時候,我就開始懷疑了。到後來你說飛龍門跟烈日帝國有勾結,我就知道,混亂要開始了……」 “啊,等它出來?”畫家似乎不敢相信我的話,一臉驚愕的望着我,不確定的問道。

我笑了點了點頭,說沒錯,這個女鬼這麼喜歡吸陽氣,晚上只要我們在畫室裏待着,它絕對會出來,用鬼遮眼的老辦法來吸食我們身上的陽氣。只要它現身了,我就有辦法對付它。

畫家連忙搖頭,說不行,要是出事了怎麼辦。他身上的陽氣原本就已經被女鬼吸食的所剩不多,要是再被女鬼吸走剩下的陽氣的話,那他豈不是死定了,所以他死活不肯待在畫室裏。

看他這麼害怕,我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放心,我也沒打算讓他和我一起待在畫室裏等女鬼出現,只要有個人能把女鬼引出來就行。

“晚上你就在外面的房間裏待着,我一個在這畫室裏等,除非我自己開門出去,不然不管聽到什麼聲響你都不要進來畫室裏。”我對他說道。其實打從我決定這麼做開始就沒有打算讓他和我一起待在畫室裏,一個原因是這樣做對他來說的確太危險了,另一個更爲重要的原因是女鬼要是現身了,有他這麼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在身邊太麻煩了,反正他也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一開始就讓他在畫室外面待着。

聽到我的解釋,他才稍稍沒那麼恐慌了,不過還是有些不太放心的看着我,說我一個人會不會有事。我笑了笑,讓他還是先擔心擔心自己,不用擔心我。

就這樣,我重新把那幅女子出浴圖掛回牆上,然後和畫家走出了畫室。我看了一下現在也差不多是吃完飯的時間了,於是點了兩份外賣讓人送過來。

沒多久外賣就到了,這次他可不像在冷飲店那時候對我一樣冷冰冰的,對我的態度變得十分的客氣,還搶着把外賣的錢給付了。

“大師,在冷飲店的時候是我態度不好,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一定要幫幫我。”他恭恭敬敬的把外賣遞給我,說道。

我接過外賣,點了點頭。吃完外賣休息了一會,外面的天已經黑了,我看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了,是時候準備準備了。這下畫家又開始緊張起來,一直問我是不是真的沒問題,我的耳朵都快被他問出老繭了。

在進去畫室之前,我給了他一張黃符,讓他帶在身上,這樣那個女鬼就不敢輕易的近他的身了。他一聽,急忙接過黃符,視如珍寶一樣的拿在手中,仔仔細細看了許久。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進去會會那個女鬼。哦,對了,還有你一定要記住我之前說的,除非我自己出來,不然不管聽到畫室裏面有什麼動靜,你都不能進來。”在進門之前我又對他叮囑道,要他務必不要忘了。

他連忙點頭說知道了,讓我放心。

於是我走進了畫室裏,關上了門,爲了以防萬一我還在畫室的門上貼上了一張黃符,這樣那個女鬼就只能待在畫室裏了,我對付起來也方便不少。

爲了快點把女鬼引出來,我故意沒有開畫室裏面的燈,走到那幅女子出浴圖前面做了下來,閉上眼睛假裝睡覺,其實是在養神,而且隨時注意着畫室裏的情況。

畫室裏面出奇的安靜,現在要是有一根針落到地上我都能清清楚楚的聽到,不過越是在這種環境下,人的精力也會越集中。

等了許久,還是什麼動靜都沒有,不知不覺我都快要睡着了。我心裏疑惑,難道今晚女鬼不打算行動,還是她只對畫家一個人的陽氣有興趣?但這也不太可能啊,只要是陽氣,女鬼應該都不會放過纔對。

又繼續耐心的等了一會,漸漸的,我感覺畫室開始變得有些溼熱,還聞到一股香味,等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身處一個大浴池外,浴池裏的熱氣很大,我不太看得清楚四周的情況。

我心裏暗喜,果然還是來了,女鬼已經使出鬼遮眼了,我現在看到的一切其實都是幻覺,但我暫時不會表露出來自己識破了。我假裝疑惑的四處望了望,嘴裏喃喃着怎麼回事,這裏是哪裏之類的話。

這時,我聽到了浴池裏傳來了動靜,是有人在水裏洗澡的聲音。來了,女鬼果然上鉤了。

熱氣慢慢散開,只見浴池裏一個露出玉石般潔白香肩的女人正背對着我在洗澡,她的動作優雅,每一個舉動都帶着誘人的魔力。我不禁都有些看呆了,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心裏驚愕不已。

女鬼的媚術還真是厲害,連我都差點中招了。“誰在那?”我假裝對着浴池裏的女人喊道。

那女人慢慢的轉過身來,露出絕美的容顏,對我露出迷人的笑。“來呀,下來陪陪我。”她擡起手,朝我勾了勾手,那模樣別提多誘人了。我嚥了咽口水,壓制住了身體本能的衝動。

深呼了一口氣,很快我就恢復了平靜。女人的模樣的確很迷人,但是在我看來根本比上秦筱筱,當時出現在我夢境裏的秦筱筱不知道比這女人要美上多少。

但爲了讓女鬼放鬆警惕,我還是假裝自己完全被她給迷住了,跳到了浴池裏,興奮的朝她走去。

等我走到那女人的面前,我直接就一把撲到她身上,把她抱在懷裏。抱住她的同時,我神不知鬼不覺的拿出一張黃符,貼到了女鬼的背上。

頓時我聽到女人在我耳邊發出一聲刺耳的慘叫聲,女人猛的把我給推開了,四周的幻像立馬消失了,我還身處於畫室中。而那個女鬼已經現出了原形,因爲黃符的作用身上冒着白煙,嘴裏還慘叫着。

女鬼身上衣衫襤褸,破爛不堪,頭髮十分凌亂,皮膚也不是雪白的,而是透着死灰色,她的臉更是嚇人,一半的臉都是血跡斑斑的,看着十分的嚇人。

它現在的模樣和幻境裏的簡直判若兩人,不過這次是它真正的本來面目。畫家若是看到與自己纏綿多日的竟是這般模樣的女鬼,不知道他心裏有何感想,估計想死的心都有。

“啊!”女鬼大叫一聲,向四周散發出一陣陰氣,然後轉身飛向門口,想要逃出畫室。

不過門上貼着黃符,它自然是出不去,直接被黃符給震飛了回來,重重的砸到了地上,發出一聲悽慘的慘叫聲。

“沒用的,你逃不出去的,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我走向它,說道。

誰知道女鬼用可怕的眼神瞪着我,然後揮手揚起地上放着一堆東西,向我砸來。我急忙躲開了,女鬼趁機飛回自己藏身的地方,沒想到它藏身的地方竟然是畫室裏面的一支畫筆。

女鬼飛回畫筆裏之後,畫室裏的陰氣瞬間減少了不少,我冷笑一聲,看來女鬼是徹底慌了神,竟然選擇了這麼自投羅網的方式。現在我就過去直接把它封在畫筆裏,就算是制服了它。

我走過去,嘴裏念着咒,把黃符貼在了畫筆上。做完這一切,我鬆了口氣,走去把畫室裏的燈給打開了。

經過剛剛女鬼這麼一鬧,原本就凌亂不堪的畫室,變得更亂了。算了,就留着畫家自己慢慢整理吧,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撕掉門上的黃符,對畫室外,縮在沙發上瑟瑟發抖的畫家招了招手,說女鬼已經被我制服了,讓他過來看看。畫家緊張萬分的走了過來,往畫室裏看了看。

“女鬼呢,在哪裏?”他沒見到女鬼,於是疑惑的開口問道。

我指了指那個被我貼着黃符的畫筆,說道:“女鬼被我封在畫筆裏了,相信我,你絕對不想看到它的樣子,反差太大了。”我露出極其誠懇的表情,看着他。 已經是夕陽西下,唐宋出現在寶靈方門外。

相對於萬靈方,寶靈方人少了一些。雖然寶靈方最近也開始降低丹藥價格,可因為之前的口碑問題,在帝都內的銷量還是崩盤了。

當然,寶靈方依然掌控著其他城池的主要丹藥銷量,為了不讓萬靈方在其他城池有活路,他們還學萬靈方的模式,在其他城池統一降價銷售。

抬頭看了一眼大門,唐宋不由會想到先前自己差點沒被木老頭打死在這裡。 非禮勿擾i我的壞老公 說起來,跟寶靈方的恩怨也不少,卻也算不上深仇大恨。

門口兩個侍衛見到他走來,頓時來了精神的筆直站著。裡邊出來的幾個顧客也愣了,趕緊跑出來:「唐先生,你怎麼到這……」

唐宋沒有理會他們,朝著一個侍衛拱手道:「勞煩通報萬掌主,就說唐宋有事登門拜訪。」

很是客氣的樣子,讓眾人都懵了。誰不知道唐宋跟寶靈方的恩怨,先前萬靈方與寶靈方鬧得可是一般的凶。現在,唐先生居然變得如此客氣,反倒讓人獃滯。

田園小王妃 好一會侍衛才反應過來,趕緊跑進去通報。唐宋站在門口耐心等著,他可不管別人怎麼想,既然是來商量事情,就要拿出商量的態度。一味地的強橫,成不了大事。

很快萬掌主帶著幾個人急匆匆的走出來,裡邊的顧客也都跑過來圍觀。

看著唐宋,萬掌主神色緊繃道:「你來做什麼?」

唐宋沒有急著回答,而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這才笑道:「多日不見,沒想到萬掌主倒是提升了不少,恭喜啊。」

萬掌主黑著臉冷哼:「比不得你。說吧,你來做什麼?」

唐宋微笑聳肩:「我來是有些事想跟萬掌主好好談談……嗯,代表萬靈方,也代表帝國革新院,還有龍華學院。」

這話讓萬掌主瞳孔驟然緊縮,代表帝國革新院,就意味著他沒辦法拒絕!

沉了口氣,萬掌主才側身做了個請的動作,後邊一幫人紛紛讓出道路。

唐宋這才大步走進去,裡邊人還不少,無論是顧客還是工作人員都跑過來圍觀。眾目睽睽之下,唐宋徑直的走到裡邊主廳。

萬掌主沒讓其他人進去,只是帶著幾個能說得上話的主事。反正真要打起來,人再多也沒用,這小子現在可是靈神級別。

小廝上了茶,唐宋直接開門見山:「萬掌主,我想與你商量的是關於採購藥材問題。」

萬掌主臉色一變:「你想用帝國幫萬靈方搶奪採購路線?」

唐宋卻搖著頭:「不是,我說了,我代表革新院,並非僅僅是萬靈方。」

萬掌主眉頭更是緊縮,原以為唐宋是以權謀私,沒想到竟然不是。「那你是什麼意思,為何要搶奪我們的採購路線?」

「不是搶奪,」唐宋微微抽搐,對方的怨念可真不是一般的深,「嚴格來說,是合作……萬掌主,你確定這幾人可靠?先說好,接下來我說的事涉及到帝國機密,若是有人外傳,滿門抄斬!」

萬掌主一驚,抬頭看了一眼幾位主事,這才點頭:「你放心,雖然先前有過不愉快,但只要涉及到帝國,我等自由分寸。」

得到答案,唐宋才鄭重道:「帝國,很可能要發生戰亂了……」

把事情的大概經過說了一遍,萬掌主幾人的臉色頓時變得陰霾起來。

唐宋仔細留意他們的表情,各有心思,畢竟他們不是皇宮裡的丹師。「我知道,發生戰爭其實丹藥更珍貴。但是,我希望眾位可以好生考慮,為帝國做些什麼。他日一旦發動戰爭,我想沒人能倖免。」

「所以,你想要我們的路線,加大藥材採購,為帝國囤積丹藥?」萬掌主居然變得聰明起來了。

唐宋頗為驚訝,點著頭:「是的。最好是能從其他帝國拿到更多的藥材,趁著戰爭沒有開始之前搶奪資源。一旦戰爭爆發,這些線路一定會斷掉,到時候……」

沒有說下去,萬掌主自然聽得明白。搶奪資源,這四個字足夠說明一切。

「條件呢。」萬掌主又沉聲道。

唐宋想了想,應道:「條件你們先開,我酌情商談。先說我能給的,一,煉丹術,傾囊相授;二,我盡量幫你們提升實力,是盡量,不敢保證都能提升;三,一定的錢財和丹藥償還。」

萬掌主瞳孔緊縮,凝望了一會,這才轉過頭看著幾個主事。唐宋也沒打擾他們,起身到旁邊四處走動,讓他們商量。

其實萬掌主沒有直接拒絕,已經是出乎唐宋的預料。他本以為萬掌主他們會果斷拒絕,或者直接獅子大開口,卻沒想到會這麼慎重。

商量了一會,萬掌主才喊了一聲,唐宋走過去重新坐下。

萬掌主面色依舊凝重,沉吟著:「我可以將一部分線路給你,條件是:一,煉丹術;二,如果真能提升實力,自然最好不過;三,我要你保證,日後我們寶靈方的孩子都能進入龍華學院。」

唐宋卻愣住了,驚愕的看著幾人,完全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開出這樣的條件。尤其是最後一條,打死也沒想到。

見他錯愕,萬掌主深沉道:「你真當我等沒腦子?就算你不來,帝國也遲早會來,所以不管我們寶靈方願不願意,線路都要提供一部分。而你的龍華學院,即便是戰爭,也必將是影響巨大。下一代,才是希望!」

這話可真是讓唐宋刮目相看,這還是之前自己認識的萬掌主嗎?

以前那個萬掌主做事魯莽,容易上頭。現在這個卻變得這麼深沉,搞得他都不認識了!

其實這段時間萬掌主和寶靈方都不知道秘密商討過多少次,不斷地反思總結,已經不再是以前那莽撞的性子了……

好一會唐宋才回過神,苦笑道:「你們開的條件,讓我震驚。前兩個自然沒問題,能跟我說說,為什麼非要強調第三點?你們應該知道,龍華學院並沒有設立門檻……」

「那是現在。」萬掌主打斷他的話,「如今剛起步,自然不需要門檻。但日後成熟,你不可能招收那麼多人。你的那些教材我等都研究過,尤其是煉丹術這一塊,雖然我不想承認,確實比我們的好得多。所以,我要求寶靈方的孩子能進入龍華學院學習,最好能讓我們的丹師去當老師……當然,我們的恩怨並未因此消除,只是合作。」 黃昏十分,唐宋從寶靈方出來,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怎麼也沒想到,萬掌主他們竟然會答應得這麼痛快,開出的條件也這麼簡單。不要錢財也不要丹藥,最重要的居然是瞄準龍華學院。

讓寶靈方的孩子能進入龍華學院,甚至要從寶靈方挑選一些丹師去充當老師……

這哪是條件,分明是在支持龍華學院啊!

唐宋真有點轉不過彎來,本來還想著談判會很艱難,誰曾想對方這麼快答應,搞得他都有點不知所措。

他卻不知道,等他走了之後,萬掌主幾人又商量起來了。

「掌主,我們真要支持他們?」一個比較年輕的主事沉吟著,「倘若沒有戰爭,日後豈不是便宜了萬靈方?」

沒等萬掌主回答,年邁的張主事冷笑:「你當他是什麼人?他現在是靈神,會亂說?掌主說得沒錯,倘若是真的,就算他不來,我們也必須得支持,否則帝國絕不容許我們留下,飛龍門就是最好的例子。」

「是啊。」萬掌主鄭重附和,「方才我也說了,戰爭只怕不可避免。我們寶靈方雖然不隸屬皇宮,卻屬於帝國,又如何能倖免?」

幾人頓時沉默了,只要在帝國內,又怎可能逃得過戰爭的影響?

好一會,萬掌主又道:「先前我們也說過,雖然對這小子很不爽,但他提出的一點確實是對的。教育,才是提升的根本。他那龍華學院,必將大放異彩。我們如今也是趁機派人去學習,他日偷師成功,我們寶靈方也要開一個學院……」

唐宋要是聽到這些,一定會吐血。其實早之前,萬掌主就已經在盤算開一個學院,跟龍華學院一樣!

萬掌主脾氣是很差,可他的眼光其實很毒辣。這段時間龍華學院鬧得滿城風雨,卻讓他嗅到了未來的氣息。

隨著帝國改革的力度加大,更是確信了他的想法。日後帝國之內一定會有很多個類似龍華學院的地方,只有搶佔先機,才可能生存!

這也是為什麼萬掌主強忍著對唐宋的怨念,也要把寶靈方的孩子送入龍華學院,還要派出丹師去當老師。在他看來,寶靈方的這種模式遲早要被淘汰,以後的丹藥供應絕非像現在這般容易……

因為寶靈方和萬靈方都減少丹藥供應,讓整個帝都又是一片議論。有人不滿,有人抗議,也有人猜疑,一時間流言四起。

與此同時,帝國卻不斷地加派人手進行改革,如火如荼,來得極為迅猛。稍有反抗就判罪,根本不給任何人喘息的機會,勢如破竹。

轉眼半個月過去,正當風波漸漸平息,一襲公文發布,在帝國內又掀起了軒然大波。

參軍可領丹藥!

這消息一出,整個帝國都炸了。不僅僅是因為給的丹藥比以往要多,而是因為,這消息讓很多人想到,帝國將要有大事發生。

不可能在這時候平白無故擴軍,一定是即將發生什麼大事需要籌備。

一時間,整個帝國的氣氛都變得壓抑起來,人心惶惶。皇宮卻始終沒有做出任何解釋,只是不斷地加大力度改革,不斷地招收人才。

沒人知道,其實就在帝國沸騰的這段時間,帝國暗中派了不少人出去,正在其他三個帝國大肆採購藥材,也引來了不少動靜,還讓不少人被三大帝國給追殺。

但不管怎樣,效果還是不錯,短短的半個月,藥材一批又一批的運送回國。但並非都送到帝都,而是皇宮分派丹師出去,在很多城池秘密煉丹。

而這段時間,唐宋也一直忙得不可開交。龍華學院倒是沒什麼事情需要他忙活,主要是要教導那些丹師學習他的煉丹術,教導的過程中唐宋發現自己能幫他們提升元氣純度,於是又一個接一個的提升。

再然後,唐宋又發現,除了假死丹田之外,他還真能幫正常人提升實力,只是需要丹藥輔助。於是,他就更加忙了。

這日,唐宋好不容易抽出時間,前往龍華學院看看學生,也算是給自己緩口氣。

實在是連著好長一段時間折騰,他都快精神衰竭。因為現在掌握的提升方式比較落後,他基本上也都是給靈君和靈尊提升,而且基本上就是一兩個等級的提升而已。可這種提升,對他的精神力損耗挺大,反倒是補充了不少力量。

半個多月以來,他的世界內倒是凝聚了不少水,已經有不多一立方了……

走到龍華學院門口,卻見對面的百華館內一陣熱鬧,唐宋不由停下腳步張望。透過大門,裡邊熱鬧非凡,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也沒打算過去,唐宋搖著頭轉身走進學院。剛跨過大門,對面嘭的一聲悶響,吵鬧聲忽然停下,讓他不由再次轉過頭。

神念不自主散發,很快便探查到,居然是在比武。

咿,竟然是林朗?

說起林朗,這小子進入百華館之後可謂是賣命,絕對的努力。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天賦在百華館算不上最好,所以一直都比別人用功。 來自平行世界的他 至尊妖嬈:邪妃扛上腹黑王 再加上雲藝經常給他送丹藥,這小子實力提升不是一般的快,如今已經到五段靈君,眼瞅著就要突破到靈王了。

短短的幾個月不到,居然能提升這麼多,也讓百華館內好多人羨慕嫉妒恨。而且好多人都知道他跟唐宋有關係,更是暗恨。

好幾次還有人想打壓,不曾想龍館主親自出面,之後就沒人敢胡來了。

這些唐宋都聽雲藝說過,畢竟那小丫頭三天兩頭往百華館跑,恨不得天天見到她的林朗哥哥。只是現在,林朗跟人比武,這又是為何?

不及細想,神念感應到,林朗被對方給打得倒飛了。對方應該是靈王,年紀比他打一些,手段也非常強橫。

吐了鮮血,林朗又爬起來,繼續衝上去。下方一陣叫好,百華館內尤為熱鬧。

唐宋卻皺著眉頭,神念探查下可以清晰地感應到,林朗的氣息變得狂躁,這是要走火入魔的節奏…… “你爲什麼要用黃符貼住我的畫筆?”畫家看着那支被我用黃符貼住的畫筆,疑惑的問道。

我告訴他之前我就說過了,那個女鬼並沒有附身在女子出浴圖裏,而是藏身在畫室裏的其他物體上。剛剛女鬼已經現身了,相信他在外面也已經聽到畫室裏的動靜了,只是女鬼被我擊退之後,跑回了藏身的畫筆裏,所以我纔在畫筆上貼上了黃符,把女鬼封在畫筆裏防止她在出來鬧事。

他大驚,不敢相信的看着那支被我貼上黃符的畫筆。“你的意思是,那隻吸我陽氣的女鬼,就在這支畫筆裏?”他很驚訝的樣子,似乎不太相信、

“沒錯,就在這裏面。”我點頭,肯定的回道。

現在女鬼已經被我封在畫筆裏,算是被我降服了,我讓他不用害怕。他不知怎麼的,突然認真的端詳起那支被我貼上黃符的畫筆,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問他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忽然,他激動起來,指着貼着黃符的畫筆,說道:“沒錯就是這支筆。”

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我愣住了,問他什麼意思。他看了看那幅女子出浴圖,有看了看這支畫筆,說當初自己就是用的這支畫筆畫出的女子出浴圖,他還記得很清楚。

“啊?畫筆都長得差不多,你確定?”我也很意外,再次問道。

他點頭說確定,自己絕對不可能認錯,因爲這支畫筆原本不是他的,而是他幾個月以前在外出寫生的時候撿到的。看着畫筆還挺新,用着也順手,他就帶回來了,沒想到這撿來的畫筆裏竟然有鬼,還差點要了他的命。

原來如此,我就說鬼魂怎麼會莫名其妙的跑到他的畫筆裏藏身,原來畫筆是他撿到的,這樣事情也有了合理的解釋。女鬼在他撿到畫筆之前,就已經附身在這畫筆上了,不過爲什麼會附身在畫筆,我們就不得而已,總之應該是有原因的,事情現在已經解決了,也不用再深究。

難怪女鬼會用那幅美女出浴圖來迷惑他,在他用那支畫筆作畫的時候,畫就已經被畫筆上的陰氣的給影響了,纔會造成現在的狀況,我就說怎麼覺得女子出浴圖上的陰氣和整幅畫有一種合爲一體的感覺,現在也解釋得通了。

“記住了,以後在外面撿到什麼東西都不要順便帶回家裏來了,誰知道那些東西上面會不會附着什麼髒東西。”我看着他,叮囑道。

他連忙點頭,說就算我不說他下次也不會在這麼做了,什麼東西都不會撿了。他眼神堅決,看來是記住了,俗話說的好,吃一塹長一智,他這輩子大概都會記住了。

“那現在怎麼辦,被封在這畫筆裏的女鬼怎麼處理?”他看着那支畫筆,露出恐懼之色,問道。

我笑了笑,打趣道。“要是你喜歡的話,我可以留給你,只要不把貼在畫筆上的黃符撕下來就行。”

他立馬擺手,頭要得跟撥浪鼓似的,說自己不要,讓我趕緊把畫筆帶走。我有指了指掛在牆上的那幅女子出浴圖,說那幅畫他也不要了?他也點頭說不要,總之關於女鬼的一切他都不要了。

就這樣,我收好畫筆之後,又把牆上的那幅畫給取下來收好。“既然你不要了,那這兩樣東西我可都帶走了你不要後悔。”畫筆倒是沒什麼,就是他畫的這幅女子出浴圖的確是幅好畫,把畫上的陰氣祛除了,應該能買不少錢,特別是這種曾經和鬼魂有關聯的東西,有些人就喜歡收藏這種東西。

這些事都是當初劉宇和我說過的,回去之後把這幅畫交給他處理,應該能很快找到願意收藏的買主,而且價錢絕不會低。想想自己又會在這上面賺上一筆,心裏不由的開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