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蕩天困神戟則改掃爲砸,仿若一根大棒子一樣狠狠的當頭砸下,兩名鳳族強者強救,可老子豈能如你們所願?

“砰!”

這一擊包含我憤怒的全力一擊,三名鳳族強者聯手也不過堪堪的抵擋住,但身子卻還是被我砸的猶如炮彈砸向地面,老子見狀一不做二不休,身子也彈射而出,蕩天困神戟則直奔三人而去!

“爾敢!”

鳳族後來的十位強者本聽了鳳行的話,想要佈置大陣隔絕雷劫之力,但此時哪還有心思去佈置,要是被我追上,鳳族就要損失三名強者了!要知道,一個達到妖皇境的強者,豈是那麼容易培養的?整個鳳族也不過幾十位。

十道龐大的力量緊追我身後,我雖然感覺到了,但卻並未回頭,而是嘴角帶起一絲冷笑,我這冷笑不是沒有原因,因爲我一直在計算時間,沒有人比我更清楚,天劫需要醞釀多久!

“不好!”

這十個鳳族強者追到我身後不遠時,一股龐大的威壓由天而降,導致他們身形一頓,可他們在想躲避卻已經來不及,只見一道粗如水缸的巨型雷霆狂轟而下!

這道雷霆仿若感受到了這十人的氣勢,所以似乎比我預想的還要強大,閃電般出現在十人的面前,十人也明白逃是逃不掉的,只能咬牙的全力回身打算擊破這道雷霆!

“轟!”

雷霆仿若有靈性,知道十人的綜合實力一般,所劈下的力量也強大的讓人窒息,饒是十人強大至斯,也被這道雷霆劈的吐出一口鮮血!

而這僅僅是第一道雷霆,緊隨其後便會有第二道,直至第六道,天劫已經撲捉到了他們的氣息,這六道雷霆,他們想躲避都躲避不了!

而我則是冷笑的看了一眼,身形爲停直奔已經撞在地面的三個鳳族強者,蕩天困神戟在三人驚恐下,刺入其中一個鳳族強者的心窩!

“噗!”

蕩天困神戟快速的又被我拔出,當我想在擊向其他倆個強者時,卻發現他們已經躲得遠遠,見狀不由心裏一瞬間感嘆,達到妖皇境的強者看來真不是那麼好殺的!

而我這時並未繼續追擊,他們倆人也不敢再向我動手,而空中正在拼了命抵擋第二道雷霆的十位鳳族強者,此時便苦逼了!

一個個的被接二連三的雷霆劈的鮮血彷彿不要錢一樣的狂噴,而頭髮則一個個都被劈的爛了,在第五道雷霆結束,第六道雷霆在醞釀時,這十個鳳族長老,已經有七個無法再保持飛行,而往地面墜落。

我本想趁機殺死他們,可是我卻不知爲何感覺到了遠處正有一個強大的人在趕來,而且這股氣息隱隱的有些熟悉,所以我並未輕舉妄動,也不敢離開,我一旦離開這裏便要獨自承受這最後一道天劫!

“嗡!”

就在我思想閃動之間,我發現居然以整個鳳城爲根基一道無形的阻隔之力瞬間升起,在場的鳳族妖族見狀全都彷彿鬆了口氣!

見狀我則心下開始忐忑,這肯定是驚動了整個鳳族的強者,不過想想也是正常,這鳳城發生這麼大事,要是還驚動不了他們,那纔是怪了!

“帶長老們去休息!”

一個猶如黃鶯一般動聽的聲音傳入整個鳳城,而鳳族的妖族聽到聲音自然是個個欣喜,而我聽到這個聲音,則只能膽戰心驚了!

這聲音正是鳳族的鳳皇鳳九兒,鳳九兒的身影在遠處幾乎眨眼間便來到了我身前,鳳九兒一雙杏鳳眼看着我,眉頭微皺,事已至此,本魔皇豈會怕她,便嘿嘿一笑道:“那個,不好意思,這一出來便引來天劫!”

“哼,你倒是命大,進入禁地居然能活着回來,更是提升了修爲!”鳳九兒看着我的目光驚訝一閃而過,便冷笑道:“不過,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挺過這最後一道雷劫!”

“哈哈,誰說我要自己挺了?”

話落,本魔皇身形一閃而逝,下一刻已經出現在鳳族的妖皇宮,鳳九兒見狀俏臉色變,大怒道:“爾敢!”

“哈哈,本魔皇有什麼不敢的!”我此時便站在妖皇宮上空,感受到第六道雷霆即將劈下,而且這第六道雷霆絕對是我的一次生死危機,當下便對出現的鳳九兒道:“嘿,要麼你殺了我,然後雷霆劈向你鳳城,到時候就是不知道有多少鳳城妖族會被這一擊劈的灰飛煙滅!”

“要麼,你就先幫我抗下這雷劫!”

我一臉無賴的看着鳳九兒,鳳九兒此時銀牙咬的格格直響,但她還真就不敢動我,因爲她一動我,雷劫必然捕捉到她的氣息,到那時,雷劫威力不可想象! “我要是施法,必回被劫雲所捕捉到氣息,到時恐怕連我都保不了你!”我聞言臉上冷笑,心中則早已盤算好,嘿嘿一笑道:“你不幫我也可以,只要你許下承諾,我渡過天劫,不爲難我,放我離開,我便自行渡天劫!”

“休想!”

鳳九兒早就知道自己鳳族被我殺死不少人,此時豈會同意,可是看到我故作無賴狀的道:“那既然左右是死,還不如不反抗了,任憑雷霆劈死,到時候還有不少妖族跟我陪葬,總好過我人死!”

“你!”

鳳九兒聞言氣的牙齒差點咬碎,可她又無奈,只能悻悻的對天空發了誓,對於她的誓言我倒是沒有任何懷疑,達到她這種身份,是不會食言的!

“轟隆!”

鳳九兒話一落,雷霆便轟擊而下,而我其實早已蓄力等待,就知道鳳九兒不會不顧鳳城妖族的死活。

面對這比前五道都要粗多的雷霆,我心中也沒多大的信心,不過沒信心不代表我會逃避,本魔皇雖說出生草莽,可性格卻是一項迎難而上!

“破!”

一聲震天長吼,我身形被銀色和黑色所籠罩形成一個循環在我頭頂不停的盤旋,這道法術是小黑所教,利用雷霆之力擊潰體內殘存的神力,這樣我日後也會少了一項後患!

我手持蕩天困神戟,一衝而起,眨眼之間便與雷霆撞擊在一起,巨大的力量碰撞讓周圍的建築物紛紛的倒塌,饒是鳳九兒這麼強的妖族都得退避,更不用說鳳城其他妖族了!

“轟轟轟!”

強烈的力量對撞產生震耳欲聾的音爆,而整個人都被這最後一道雷霆擊飛,狠狠的砸向地面,這一下要是撞實了,縱使老子身體強悍,估計也要去了大半條命!

但是此時我體內早已沒有絲毫力量,根本就無法阻止即將面臨的命運,無奈的閉上眼睛等待強烈撞擊!

“唳!”

一道仿若鷹的叫聲傳入我耳中,下一秒我便覺得我落在一個軟軟的背部,艱難的回頭便看到一隻黑色巨大蒼鷹一飛沖天而去,鳳九兒眼見蒼鷹離去,卻並未阻攔,只是眼神中帶着一種不知名的神色!

鳳族的強者想要追擊,卻被鳳九兒喝止,所有鳳族的強者都很不解的看向鳳九兒,但鳳九兒卻並未解釋,而是用淡淡的語氣,卻毋庸置疑的命令道:“收拾一下殘局!”說完鳳九兒便飛向破損不少的鳳皇宮,雖說我抵擋了第六道雷霆,鳳皇宮還是被餘威震的倒塌不少!

“鷹天嘯?”

我艱難的坐起,此時的我實際已經受了傷,因爲本就與鳳族強者大戰一場就消耗了近一半的力量,隨後迎接這最後一道雷霆,更是讓我力量消耗一空!

“魔皇大人,你沒事吧?”

鷹天嘯說着話,但並未停止飛行,聞言我微笑道:“沒事,就是受了點傷!待我修煉一下,鞏固一下剛剛突破的境界!”

“好,魔皇安心修煉便是!”

鷹天嘯說完便繼續飛行,而我也並未問他爲何會在此地,便陷入了修煉之中,現在我純粹的修煉魔皇經,妖界的妖氣不停被我吸入體內轉化成黑暗之力。

經過幾日的不停修煉,我發現此時體內仿若一個海洋一般,好像隨時都可吸取周圍的力量爲己用,但隨即我便也想通了,或許這便是達到第六重後的一種能力吧!

“鷹天嘯,你降落吧!”

鷹天嘯聞言點了一下巨大的鷹頭,便俯衝而下,巨大的衝刺讓空中的氣壓拂面而來,我卻站在鷹天嘯的背上,一點不適都沒有,心中倒是升起一股豪氣!

“妖界,本魔皇滿血迴歸,顫抖吧!哈哈!”

“嗖!”

就在我張狂的大笑自語時,鷹天嘯突然升空,差點把我從這上萬米的高空摔下去,雖說摔下去我也能自己飛行,但還是會有點突然,我一驚的道:“鷹天嘯,怎麼回事?”

“魔皇大人!我們已經到了羽皇地界,你如此呼喊,恐怕會引來一些強者的圍攻!”鷹天嘯的巨大鷹頭看不出表情,但語氣卻很無奈,聞言我悻悻一笑道:“嘿嘿,有點得意忘形,我們還有多久能回到鹿川城?”

“以我的飛行速速,七日左右!”

“那我們還是下去休息一下吧,你連日飛行都沒有好好恢復力量!”

“好!”

我與鷹天嘯對完話,便俯衝而下,在一處密林中顯露身形,而鷹天嘯則也化成他人形樣子,我微笑道:“你儘快恢復力量,我們在這休息一日便出發!”

“好!”

鷹天嘯並未多說,便躍上一顆樹頭盤膝開始修煉,鷹天嘯本就是妖界的妖族,修煉的自然也是妖界功法,體內也是妖力,所以恢復起來要比我快很多。

我此時體內力量充沛,便爲鷹天嘯護法,左右無事,便抓了幾隻兔子扒皮烤了起來,待我吃完這隻兔子,鷹天嘯居然就醒了過來。

“你醒了,正好,來吃兔肉!”

鷹天嘯聞言便來到我身邊坐下,我遞給他一隻烤熟的兔子肉,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鳳皇城裏?”

我終究是好奇鷹天嘯爲何會出現在鳳皇城,要說他專門爲救我,打死我都不信,還有我就是好奇,鳳凰城明明就有一層無形的阻隔之力,他是如何帶我離開的?

鷹天嘯聞言則是陷入沉默,良久都沒有說話,我也並未催問,因爲我感覺到自己彷彿問了什麼不該問的事情!

“其實,我的仇人,便是鳳皇城的一位長老!”

“什麼?”

聞言我一驚,既然是鳳皇城的長老,實力最差也已經突破到妖皇境了,就算鷹天嘯也是妖皇境想要殺死對方報仇,那也是天方夜譚,別忘了鳳皇城可不止一個妖皇境的強者,而是數十個!

“嗯,這件事說起來話長。”

鷹天嘯點點頭,面色有點痛苦的緩緩說出來,原來他本身就是出自鳳皇城,但是他猶豫不是鳳族,但卻喜歡上一個鳳族的女子!

鳳族是有規定的,鳳皇城內妖族除非達到妖皇境,否則是不可能跟鳳族通婚的,之所以有這個規定,便是鳳族一直想要開啓血脈傳承!

而鷹天嘯當時只是一隻小妖,實力只能說是炮灰,更何況他喜歡上的鳳族女子,卻是鳳族長老的女兒,這名長老幾千年前便已經是妖皇境,他怎麼可能允許自己女兒嫁給一個外族的鷹天嘯?更何況鷹天嘯實力低微!

然而這名長老的女兒卻也喜歡鷹天嘯,倆人雖受到鳳族的阻止,甚至鷹天嘯差點便被殺死,最後還是被這女子苦求鳳皇,才被允許放逐到鳳皇城所統治之外。

鷹天嘯被驅逐出鳳皇城,並未真的離開,而是想盡一切辦法想要救出那名與他相愛的鳳族女子,可他實力那麼低,想要進入鳳城,甚至進入鳳皇宮救人,根本就不可能。

於是鷹天嘯便在鳳凰城外苦等機會,可他等到的並不是機會,而是一個他昔日好友傳來的消息,一個對他來說猶如晴天霹靂的噩耗,那名鳳族女子在其父的逼迫下嫁給了一個妖皇境的強者,這名強者也不是鳳族,但因爲其實力強大,所以才被其父親許配給他!

“唉,自古多情空遺恨,到處都是老逼幫子散鴛鴦!”

我不由的詩興大發感嘆了一句,鷹天嘯停頓了一下,便又繼續爲我講述他那悲慘的故事! 鷹天嘯得到這個消息自然是悲痛欲絕,之前的山盟海誓歷歷在目,他甚至走火入魔,差點便一命嗚呼,但幸好其好友把他救回,而後鷹天嘯便發誓要修煉到強大,然後回來搶走心愛的女人!

可是老天彷彿就是在玩弄他,這一去便是千年,這一千年的時間,對於鷹天嘯來說是漫長的,彷彿一瞬間,又彷彿過了萬年!

他遊歷整個妖界,雖說也歷經無數兇險,也無數次在生死邊緣徘徊,但他憑藉心中的一股意志,硬是修煉到了妖皇境!

但僅僅憑藉妖皇境的修爲,他依舊是無法帶走心愛的女人的,畢竟鳳皇城裏強者無數,可就算如此,他依然偷偷的返回鳳皇城,利用昔日的關係偷偷進入鳳皇城。

他也見到了昔日的愛人,可千年時間對於修煉者而言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這名鳳族女子早已是幾個兒女的母親,她如何能跟隨鷹天嘯離開?

鷹天嘯聞言豈會甘心?千年的苦修,只爲今日帶走心愛的女人,可卻聽聞心愛的女人不願意跟隨自己走,他的心又一次遭受打擊。

可能是這名鳳族女子見到自己深愛的人如此心便軟了,也不知道怎麼的居然又改口和他走,但卻在即將離開鳳皇城時,被這名鳳族女子現任丈夫發現了。

一場悽慘的大戰在鳳皇城外展開,鷹天嘯終究不敵鳳族女子現任老公所帶來強者的圍攻,被擊成重傷!

鷹天嘯眼看便要身首異處,鳳皇鳳九兒卻適時出現,這名與鷹天嘯相愛的鳳族女子見到鳳九兒,便猶如見到救星,苦苦哀求鳳九兒,鳳九兒似乎與她感情破好,最後還真放了鷹天嘯,可鳳族女子卻沒那麼好運氣了!

鳳九兒饒是鳳族鳳皇,她也不得不顧這名鳳族女子老公的感受,這名鳳族女子在苦苦哀求鷹天嘯離開後,便自覺的自殺了。

鷹天嘯實際看到了這一幕,他很想也一死了之,可是接下來的事,讓他不得不強自讓自己活下去,曾經幫過他的好友一族被屠!

兇手便是他相愛女子的男人在查到他們幫過鷹天嘯,心中怒火無處釋放,便舉起屠刀屠殺了鷹天嘯好友整整一族!

聽到這裏,我能感受到鷹天嘯的氣息有點暴躁,似乎心中正有一股仇恨之火在燃燒,我急忙大喝驚醒了鷹天嘯,鷹天嘯略帶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忙壓住怒火。

“你的仇人叫什麼?”

“黃戰!”

鷹天嘯咬着牙齒吐出這倆個字,我也能看得出來這叫黃戰的人在他心中是多麼想殺掉!我拍拍鷹天嘯的肩膀道:“天嘯兄,我也不瞞你,以我現在的實力,想要殺死這個叫黃戰的妖族,並不難,可要想在強者無數的鳳皇城內,殺死人在全身而退,可以說幾乎不可能!”

“不過,有一點你放心!”我眼神露出堅定的神色,看着鷹天嘯道:“你既然已經歸順於我,那麼這個黃戰必須死!”

“魔皇,你所說的我明白!”鷹天嘯,嘆口氣道:“這也是爲何,這些年我蟄伏在落雨城的原因!”

“按你方纔所說,似乎鳳皇並不想殺你!”

我看着鷹天嘯,鷹天嘯苦笑搖搖頭道:“這點倒是真的,那日若她想殺我們,我根本就帶不走你!”

“呃!”

聞言我倒是忽略了這點,只是以爲鳳九兒是在履行諾言,此時既然知道鳳九兒認識鷹天嘯,那日鷹天嘯帶走我,她有豈會認不出來?

鷹天嘯看着我,突然嚴肅的道:“魔皇,我知你所來妖界是爲了再次讓妖界臣服,可以你現在的實力,卻是難以做到!”

“這點,我知道!不過,本魔皇也在提升修爲,也並不是很着急收服妖界的四皇!”我聳聳肩,遂後道:“雖說我有轉輪王,五大殭屍王,甚至也可以收服一些妖皇境的強者,但是對付四妖皇中的一個,倒是有勝算,但要是對付四妖皇,卻是隻能逃之夭夭!”

“魔皇,若你想提升修爲,我倒是想到一個地方,只是那裏的危險性可是很大的!”鷹天嘯看着我,聞言我對危險性自動忽略了,而是驚喜問道:“什麼地方?”

“北冥!”

“那是什麼地方?”

我不解的看着鷹天嘯,我對妖界知道的並不多,轉輪王又不在身邊,自然只能看向鷹天嘯詢問,鷹天嘯聞言吸口氣道:“那是妖界極北之地,哪裏暗無天日,裏面有各種強大的遊魂,更是有一些不知道留下來多久的禁法,饒是四大妖皇這種強者,也不敢輕易涉足,至於北冥深處,還沒有人進入過!”

“你去過?”

我敏銳的發現了鷹天嘯所說的關鍵,鷹天嘯看着我點點頭,道:“沒錯,我去過,差點便死在那裏!”

“這麼說來,這個北冥只要運氣好,倒也不會有生命危險!”我心想,本魔皇可是運氣好到保鏢的人物,應該不會出事,更何況我現在真的想快速提升修爲,靠修煉不知道得幾百上千年,唯有去撞撞運氣!

“嗯,這件事暫且放下,待我們回到鹿川城以後,在做決定!”

我倒也爲魯莽的現在就去,畢竟我要回到鹿川城見見轉輪王,五大殭屍,麒羊,鹿川等,免得他們在爲我擔心!

我和鷹天嘯休息過後,鷹天嘯化作蒼鷹我便坐在他背部,瞬間變直衝雲霄,達到萬米高空,看的老子不由感嘆,有時候做一隻妖怪也挺好的,至少本體牛逼啊!

“咻!”

就在我和鷹天嘯飛了兩天後,一道由妖力凝聚的攻擊由地面直衝向鷹天嘯,能把力量實質化,甚至射出萬米的,可想而知對方應該也是個很強的妖怪!

但是這攻擊還不能傷害到鷹天嘯,鷹天嘯一蒲扇翅膀便躲開,可老子不幹了,老老實實的趕路,也有人敢招惹老子,在鳳城受得氣還沒有發泄完呢,既然你撞上門來,那就別怪老子無情!

“鷹天嘯,下去看看是什麼妖怪,敢如此無禮,說不得本魔皇得教訓他一番!”鷹天嘯聞言心有同感,他一代妖皇境強者,居然被偷襲,如何能不氣?

“媽的,就是你這個禿驢牛妖偷襲老子?”

我和鷹天嘯落下後,鷹天嘯便化作人形與我快速的尋去,便見到一個光着腦袋,頭上兩隻牛角的妖怪,手拿一把鋼叉,身後站着上萬的妖兵,看着我倆!

“放肆,居然敢罵大王爲禿驢牛妖!”

一個修爲不算低的妖兵手拿一把鋼刀指着本魔皇囂張的叫囂,可還沒等老子說話,便見到這禿驢牛妖啪的一巴掌,就把那妖兵打飛,然後滿臉堆笑的道:“兩位,我方纔只是在練功,不是故意的!”

聞言我和鷹天嘯對視一眼,心中都對着牛妖的反應能力和無恥豎起大拇指,偷襲就是偷襲,此時卻說成練功,你媽比的練功你往天上射毛?這時感受到我和鷹天嘯的強大了,便改口了,我草泥馬啊!

禿驢牛妖還真是有一個特殊的本領,在近距離能感受到對方的實力是比自己弱還是強,他在我和鷹天嘯一出現,便直接感應到了!

“不是故意的?哼哼!”

我冷笑的轉了兩圈,看的禿驢牛妖心中七上八下的,良久我撇撇嘴道:“真他媽無趣,本以爲遇到個硬茬子,能練練,想不到遇到這麼一個軟蛋!”

“說的是,說的是!”

禿驢牛妖忙不矢的擦汗,他向來膽小,方纔要不是鷹天嘯飛的太空,讓他誤以爲是一直修爲不高的妖怪,打死他纔不敢動手! “鷹天嘯,你決定吧!”

面對這種膽小的妖怪,我瞬間便無感了!鷹天嘯聞言則是搖,那意思我也明白,那就是他也懶得動手。

“這位大王,你就好心的當我老牛是個屁,放了吧!”

禿頭牛妖看着鷹天嘯可憐巴巴的,就差沒滴下眼淚了,我看的好玩,鷹天嘯則也是莞爾不已,我便道:“算了,念你修行不易,這樣吧,你便歸在我的麾下吧!”

“啊?”

禿頭牛妖聞言一愣,我見狀臉一黑道:“怎麼?不樂意啊?”

“樂意,樂意!”

禿頭牛妖忙不矢點頭,那眼神中居然是激動,看的我都認爲剛纔是不是錯怪他了,是不是看到我們太過強大,打招呼又聽不到,便故意引起我們的注意?

“你叫什麼名字?”

“牛魔王!”

我本是隨便一問,可這禿頭牛妖說出的名字卻嚇了我一跳,我驚訝道:“你是牛魔王?那這裏是什麼地方?”

“積雷山啊!”

牛魔王詫異的看着我,我可是出生在都市,我可是看過西遊記的,可沒想到卻在妖界遇到了牛魔王,可這牛魔王實力有點低啊,而這居然是積雷山!

“好,記住,我乃魔界的魔皇,張亮!從今以後,你便跟着我混吧!”我拍拍牛魔王的肩膀,牛魔王受寵若驚的點頭呼喚:“牛魔王,拜見魔皇!”

“參見魔皇!”

牛魔王都拜了,他身後那上萬的小妖也立馬拜倒在地,看得我這個心血澎湃,隨便遇到一個妖怪,居然是牛魔王,就是不知道和西遊記裏的牛魔王有什麼聯繫了!

我和鷹天嘯沒有在積雷山多做停留,牛魔王也只是我心血來潮,反正殺他也沒意義,打他更沒意義,還不如收做手下,讓他在這積雷山發展實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