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蕭怒故作渾噩,拘謹地將蒲團拿到屋子一角,小心地盤坐下去。

「如春生,下品法寶,凡仙日常修鍊打坐專用,此寶能自動調節周遭氣溫,增強修士血液循環,梳理修士經絡,淬鍊丹田法力!由人類煉器大師華春製作。」

瞬息間,神魂中梳理出身下蒲團的訊息,讓蕭怒一愣。

原來,這竟然是一件專供凡仙打坐修行的下品法寶!有這樣一件下品法寶,修鍊起來簡直如虎添翼事半功倍啊!

盤坐上去后,蕭怒只感到自己渾身如浸泡在仙氣充盈的溫暖泉水中,三萬六千個毛孔無不舒暢到了極點。

但他強忍著,沒敢運轉功法,可瞬息后,丹田卻生出他始料未及的奇異變化,讓他驚喜萬分。

自從在龍魂凼晉陞到化神巔峰,新開闢出神宮世界后,他就感覺到丹田中半玄力半法力,成為了他很大的羈絆。

也因如此,何等強大的『馭仙訣』施展出來也只得一點點威能。

他目前最為渴望的就是,如何將丹田力量淬鍊成純粹的法力——至於道力,他根本不敢奢望。

也就是這麼片刻的功夫,如春生已經發生了神奇的作用,讓他氣血自動澎湃流動起來,而丹田駁雜的力量則被緩慢地微不可察地淬鍊著,想著精純的法力方向邁進!

「一定要得到一個這樣的法寶,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就是不知煉製這件法寶的華春大師究竟是何人,這個凡仙男子又是從哪裡得到的呢?」

正思潮起伏間,蕭怒忽然感覺到屋內異香四溢,好似憑空多出千萬種奇異花瓣在漫天飛舞,一道淺紅色的倩影聘聘婷婷出現在他的面前,目光落在來人面上,蕭怒只感到呼吸一緊! 這是一個一身超然出塵氣質的絕美婦人,容顏姣好,淺紅宮衣長裙下,白皙肌膚若隱若現攝人心魄。百度搜索:58看書雙眸好似具有神奇的穿透能力,顧盼之間,蕭怒竟有種被看得通透的不妙感覺。

梅若雪。

蕭怒只從小公主口中得知,梅若雪身不由己,使得小公主身上的噬神魅毒發作,才會壓制不住最終魔化。

蕭怒並不知道,梅若雪後來成為了聖山新一代聖女。

他一直耿耿於懷此事,畢竟,好友趙啟明深愛著梅若雪。

諸侯!

當日蕭怒玄星境修為,直面木松部長老會、小頭人等一眾凡仙的審問威壓,也沒有這麼不堪過,他根本想不到,自己已經修鍊了『混沌輪迴訣』,修為晉陞到了化神巔峰,但在這個美婦面前,自己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對方想要滅殺自己,絕不會比碾死一隻螞蟻更費勁。

中年美婦直視著蕭怒,極其冷漠地說道:「年輕人,哪裡學到的匿形術,敢在我面前賣弄?信不信我讓你真的做一輩子矮人?」

不得不說,經歷了無數風雨後,蕭怒的心志已經成長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高度。換做其他人,此刻早已慌作一團了,但他卻並未驚慌失措,而是立即從如春生上不舍地起身。

事到如今,蕭怒只能搏一搏,雖然他萬分不情願,非常不想暴露來自蠻荒天的身份。

「你小子,竟敢戲弄老夫,看我不收拾你!」凡仙男子臉上有些掛不住,嘴上罵著,抬起手掌作勢要打蕭怒。

蕭怒面上波瀾不驚,其實只感到背脊冷汗直流。

凡仙男子卻比蕭怒更加震驚。

最讓他吃驚的是蕭怒居然已有化神巔峰修為,神海開,法力初成,還豢養起了下品法寶,不足二十歲的骨齡,又是一個跟自己一樣的人類,怎不叫他吃驚?

一想到這個,他就覺得蕭怒能夠煉製出極品丹藥,沒有什麼可值得稀罕的了,若是蕭怒無特殊的本事,也絕不會來的了虛垣界。

此念一生,林飛立即將神魂威壓鎖死蕭怒,令其不能妄動分毫,這才趕緊傳音美婦道:「主人,此子會不會是老家來的?會不會是哪個勢力的探子姦細?」

就聽美婦不屑地傳音道:「咱們既然敢呆在虛垣,豈會懼怕誰來刺探?誰來都是有來無回結局,你怎麼越發活回去了?」

美婦眼波如水,淡淡掠過蕭怒,又傳音道:「此子並未蛻凡,看舉止也不像是老家那邊的人,你難道看不出,他是真正的人類么?待我來問問,他究竟來自哪裡,把此地禁制隔離了吧!」

美婦這才看著蕭怒笑問道:「年輕人,什麼丹娃恐怕不是你的真名吧?」

美婦不以為意,眼珠一轉道:「哦,你姓蕭?這蕭家人還真是了不起,我認識的姓蕭的,就沒有一個平庸之輩。蕭怒,老老實實告訴我,你來自哪裡?別跟我說,你就是在虛垣界出生的!」

他把心一橫,坦然道:「晚輩不敢隱瞞,晚輩的確不是虛垣界人氏,大半年前,誤打誤撞,與幾個同伴從蠻荒天一條虛空通道,僥倖到了這裡。」

又如何被木松部大佬們奪走了拾取到的幾十件下品法寶,被遣送到龍魂凼等死,而他又是如何利用與生俱來的強大的契約術之能,扭轉乾坤,逃出蜀巴平原,來到了這裡。

蕭怒躊躇片刻,坦然道:「浩然訣!」

林飛和美婦不約而同地倒抽了一口冷氣,面現驚容。

半響,美婦和林飛才恢復平靜,美婦目光灼灼,盯著蕭怒問道:「你是從何學得浩然訣的?據我所知,蠻荒天沒有浩然門人已有數千年之久了……」

林飛和美婦聽得如痴如醉。

他能領悟獲得浩然訣,也在情理之中。

蕭怒喜滋滋地問道:「侯爺前輩……」

「啊?你就是華春大師?那件如春生就是您煉製的?」蕭怒驚呆了,指著牆角那件下品法寶如春生大聲叫道。

蕭怒紅著臉,謙虛地道:「晚輩十分僥倖,也就是這雙眼睛有這點小本事,哪裡敢妄稱什麼慧眼?」

直至此刻,他方真正相信,蕭怒之前跟他說的,並非虛言。憑他這個本事,已經類似於凡仙的某種神通,勘破尋常藥草的玄奧,哪裡有什麼問題?

他想起主人的種種際遇,不免暗自心情忐忑起來。

蕭怒精神一振,整理了一下思緒道:「侯爺前輩……」

這一嗔,簡直風情萬種,連不諳風情的蕭怒心中都不免一盪,林飛更是禁受不住,面紅耳赤地別過頭去。

「哎!」這一刻,華春嬌顏如有千萬朵桃花盛開,笑得格外嫵媚。 帶著赤甘鯛和「獨角獸角」回到家,千葉小百合她們還沒有回來。

李學浩先把解凍的赤甘鯛處理好,之後帶上「獨角獸角」來到二樓的房間。

先在房中布置了一個鎖靈陣,他握著「獨角獸角」盤膝坐下,這次他沒有以神識探入,因為他知道那不可能成功。

手上的這根角質物,可不是獨角獸的角,而是一根龍角。至於龍角為什麼會是圓錐形的而非類似鹿角那種,幾千年來又沒有人見過真正的龍,或許本來龍角就是這樣的,也有可能是變異的龍角。

至於從龍角上感受的熟悉氣息,那是獨屬於海龍女的,此前李學浩跟海龍女的靈骨打過交道,所以絕對不會認錯。也就是說,這是海龍女的龍角。

還有一點可以證明,澤井夫人說,這是從北海道空運過來,而海龍女的水晶宮就在北海道那裡,只是一條普通的魚居然吞吃了這根龍角,這種「運氣」,也算萬年難得一遇了。

龍角裡面的靈氣幾乎沒有,但是神識卻極其強大,這也是李學浩之前以神識探入而瞬間招致反彈的原因。

不過幾乎沒有靈氣存在卻是它唯一的弱點,李學浩看上了它的神識,如果能稍微煉化,那雖然無法直接增進他的境界,但卻可以強化他的神識,使得神識能覆蓋更寬廣的範圍,延伸到更遠的地方。

以龍角上的神識,居然一點也不弱於他現今的神識,如果能夠將其全部煉化,那等同於讓他的神識增長一倍以上。

所以龍角之於他,就跟龍丹一樣的是「大補之品」。

雖然神識無法探入,但李學浩準備用靈氣引導,將龍角里的神識一絲一絲地抽出來,加以煉化之後就是他的神識了。

趁著離千葉小百合幾人回來還有一段時間,他正好可以煉化這根龍角。

盤膝而坐的李學浩將龍角置於掌心中,雙手合攏,匯聚全身靈氣,流向掌心之中。

隨著靈氣滲入龍角裡面,龍角就像久旱的土地,拚命吸收起這股難得的「甘霖」。

李學浩不由大驚失色,這根龍角吸取靈氣似乎是無極限的,不斷將他匯聚於掌心的靈氣吸入其中,他就算想要控制一下也無法做到。

靈氣越聚越多,進入龍角里也越來越多,李學浩無可奈何,甚至連動一下都無法做到,這時候就算後悔之前的貪婪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靈氣一點一點地流入龍角裡面。

或許會被吸干也不一定。

李學浩不想坐以待斃,他極力控制靈氣的匯聚速度,甚至以神識去刺激龍角,但神識剛一觸碰到龍角,就被立即彈開,根本達不到刺激的程度。

就當身體內的靈氣流失了超過八成,李學浩終於感受到了龍角傳來的那股「飽意」,它似乎「吃飽」了,吸取靈氣的速度越來越慢,最終徹底停了下來。

這讓他重重地鬆了一口氣,雖然流失了過多的靈氣,但他可以通過修鍊彌補回來,只是這個彌補的時間要足夠長。

所幸人還在,所以這點不算什麼。

當然那這件事也給了他一個深刻的教訓,果然,貪婪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李學浩苦笑了笑,把龍角放在地板上,再也不敢打它的主意了,一下子實力損耗了七八成,甚至連要做到御劍飛行都有困難了。

他倒沒有拿龍角出氣的念頭,心裡奢望或許能從它那裡把靈氣拿回來,只是在沒有萬全的準備之前,他不會再用靈氣去對它做什麼,說不定它又餓了,把他剩下的靈氣給一口氣「吃」光了。

搖了搖頭,李學浩準備撤去鎖靈陣,然而身體剛有所動作,卻見放在地板上的龍角突然自己豎了起來,粗的一頭向下,尖端向上。

緊接著,一股巨大無匹的威壓從龍角上散發出來。

李學浩頓時渾身一緊,極度危險的感覺讓他頭皮忍不住發麻,心念一動,仙劍被他抓在手上,這是目前他唯一能自保的方式。

不過巨大無匹的威壓並沒有持續多久,僅僅是幾秒鐘的時間就消失了,李學浩也暗暗收起仙劍,卻見龍角的尖端冒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煙霧,隨著煙霧越聚越多,漸漸地,擴散成了一個直徑在一米左右的圓形「幕布」,就像顯示屏一樣,呈現出了一個畫面。

畫面中,似乎是在一個漆黑幽深的洞窟裡面,可以聽到很有規律的「滴答」「滴答」的聲音,似乎是什麼液體從頭頂上的鐘乳石滴到地上所發出的。

李學浩神色一震,這是……玄光術!

玄光術,那是一種可以隨時隨地跟人通話見面的神通,就跟可視電話一樣,哪怕遠隔萬里之遙,只要心念一動,就可以跟對方聯繫上。

當然,像這種神通,以築基的境界,肯定是無法發動的,至少也要金丹以上。不過哪怕是金丹期,也不是可以隨意發動的,李學浩瞬間想到自己之前被吸收的那八成靈氣,估計就是耗費在這個玄光術上。

「道友,久違了。」一個似遠似近的聲音從「幕布」裡面傳出來,可惜看不到人,以李學浩的眼力,也無法穿透那漆黑的洞窟。

聲音溫和而威儀,帶著女性特有的嬌柔,卻又不失清脆,似乎可以讓人想象說話的人是個年紀並不大的女人。

而且用的是純正的漢語,儘管帶著一點聲調上的不同,咬字卻非常清晰。

「你是,龍女?」李學浩瞬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心中漸漸平靜下來,如果是海龍女跟他「視頻」通話,這就一點也不意外了,畢竟剛剛他拿的就是龍女的角。

「是的,道友,我堅持不了太多的時間,我希望道友可以幫我一個忙。」似遠似近的飄忽聲音說道。

「請說。」李學浩稍微猶豫了一下說道,如果是力所難及之事,他肯定不會傻傻地答應。

只聽飄忽聲音說道:「我被困在一處禁地,望道友助我一臂之力,脫困后,必有厚報。」 蕭怒一五一十,把自己近期的打算,結合蠻荒天的危機,一一坦誠告知華春。

華春聽罷,嗟嘆一聲道:「想不到,神域星河四大界之一的蠻荒天,竟衰敗至行將崩毀的境地,當年,若不是那些傢伙為了報復,遣人下界策劃張羅驅逐了浩然門,也不至於給蠻荒天招來這場浩劫。一飲一啄,豈非天意?」

說到這,看著蕭怒一臉讚許:「你年紀輕輕,卻宅心仁厚,難怪能領悟到浩然門的精髓,單是匿形術的造詣,就已經登峰造極,連林飛都能瞞住,由此可見你當屬浩然門萬年不遇的奇才了!林飛,你去把他的同伴接過來安排一下。」

林飛喏了一聲,轉身之際,卻又有些遲疑,似乎有些不放心地問了一句:「主人,您是打算把那件事的真相告訴他嗎?」

華春未知可否,冷哼了一聲。

林飛慌忙如飛而去。

蕭怒看得出,華春威嚴甚大,以林飛的修為,完全可以在虛垣界縱橫馳騁了,卻在華春面前怯弱如一隻見到貓的老鼠。

華春虛空一指,如春生便挪移到蕭怒身後,她輕聲道:「坐下說話吧。」

蕭怒依言乖覺地坐下,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他知道,這個自稱與蕭家淵源很深厚的女人,來歷絕不簡單,甚至很可能就是來自風月天。卻不知她為何要帶著一幫強大的凡仙手下,蟄伏在這方矮人為尊的世界。

就聽華春嘆息了一聲道:「蕭怒,據我對浩然訣的了解,神紋與神通息息相關,如我所料不差,你至少得到了兩道神紋吧?一道,成就了你的煉丹之術,一道,讓你獨具慧眼,我猜得可對?」

蕭怒一本正經地道:「春姨,其實我通過了浩然門留在世間的考核,已被確認為第七代大弟子,僥倖得到了好幾道神紋,您所說的,只是其中之一」

數百年來的驚駭加起來,也沒有今天來得多。華春只能哀嘆蕭家果真是個盡出妖孽的所在。

她恢復鎮靜后問道:「那你可知,我為何會呆在虛垣么?」

蕭怒恭謹地道:「晚輩不敢妄加揣測。但晚輩知道,春姨可能來自風月天,呆在虛垣界,或許另有要事。」

「不錯,你猜得很准,你春姨我的確是來自風月天,這件事說來話長,容我慢慢告訴你。」

華春似乎忽然間陷入回憶之中,微微閉上了雙目,蕭怒安靜地等著,也不催促。

半響,華春才沙聲道:「蕭怒,神域星河有四重天界,你已經去過蠻荒天,你也穿越過沌圩,可你恐怕不知道,沌圩有小千世界無數,沌圩雖在神域星河內,卻又自成天道規則,超脫於神域星河,所以,多少年來,風月天無數凡仙、人仙窮盡心思,竭力想要探索沌圩的奧秘。」

頓了頓,又道:「探索沌圩,實際上就是探索它內里的這些小千世界。它們或聚集死氣,毫無生息,或如虛垣這般寬廣博大,資源富庶,這些小千世界,鮮有人仙境之人出現,卻也不容風月天人仙進入,所以,就像虛垣,便有『元嬰化神滿地走,凡仙稱諸侯』的說法。」

聽到這裡,蕭怒有些困惑。

雖說虛垣的確物產豐富,可

(本章未完,請翻頁)畢竟不是正常人類佔據的位面世界,如果說風月天仙修們所謂的探索,實際上就是進行資源的掠奪,那勢必會爆發無數的戰爭,譬如虛垣界,矮人們豈能容許外人掠奪走他們掌控的一切?

假若真是如此,那沌圩這些小千世界,凡是有生命存在的,多半都生活著像矮人這般的異族。但按理說,風月天資源品級要比這些小千世界高得多,如果掠奪資源是他們前來探索的最大目的,這似乎不怎麼說得通呢。

蕭怒做過一件事。

在玄星界構建傳送陣,去往蠻荒天,這件事的難度之大,基本上算他生平做過的最難的一件事了。可想而知,春姨這樣的風月天仙修,不管是來虛垣,亦或是去別的什麼位面世界,所付出的代價絕對不小。這些代價,難不成能用掠奪到的資源來彌補?

注意到蕭怒表情的異常,華春柔聲問道:「蕭怒,你在想什麼?」

蕭怒老老實實說出自己的疑問。

華春讚許地點點頭道:「你倒是真有一顆七竅玲瓏的心,也罷,索性我今日就將這其中的秘密告訴你。」

蕭怒全神貫注,生怕自己疏漏了半個字。

「蕭怒,修仙是為求長生,神域星河,關於永生之門的傳說記載著無數。我輩的最大心愿,就是邁入混沌天,期待自己有朝一日修得圓滿,親手觸摸到那扇永生之門。可是,千百萬仙修,又有幾人能見到它呢?莫說永生之門,就連混沌天也進不去,你可知為何?」華春緩慢地說道。

蕭怒搖搖頭。

華春翹著蔥白的手指,捋了捋鬢角,這才又道:「仙修,需從凡仙一步步晉陞到人仙、真仙、金仙,到了金仙層次,就得築道基,養道心,生道力,唯有三者皆備,方有可能渡過天劫考驗,進入混沌天,得大自在,才有機會見到永生之門!在擁有道力的仙修眼裡,管你是凡仙、人仙,抑或是真仙、金仙,皆與螻蟻沒有差別。道基、道心、道力,長生三要素,世人又稱其為神性。故而,神域星河流傳這樣一句話:得神性者得永生。」

蕭怒心跳驟然加快了許多倍,他如遭雷擊。

難怪,曾經叱吒風雲的燕青雲、熊博,心甘情願成為他星河圖中的兩顆仙星,難怪,幾乎知道些箇中奧秘的人,獲悉他悟道者的身份,便誓死追隨不離不棄,譬如血月。

一切都緣於神性。

正因為自己身上的神性,才有了之前的諸般際遇。如今他才明白,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些人若不是碰上自己,根本與神性無緣,自然毫無機會見到永生之門,而追隨自己,則至少有一點希望。

不想永生的仙修,絕不是真正的仙修,用這句話來形容他們,真是太恰當不過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