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蕭瀟嫌棄的把人臉大花推了回去,「長的太丑,吃了怕倒胃口。」

蕭瀟不吃,遲墨和大白也就不想吃了,本來還留了整朵當點心的,聽蕭瀟這一說,遲墨直接把人臉大花丟在了赤翎鷹跟前,都不吃了。

「我看這附近還有不少靈藥,我去找找看,你們等我會兒。」不吃花就沒事幹了,遲墨決定在附近找找還沒有其他靈藥。

「一起去。」聽遲墨要去找靈藥,蕭瀟條件反射般蹦了起來,語氣堅決的說道。

遲墨朝大白丟眼色,大白老爺全然沒收遲墨童鞋丟過來的眼神,跟在蕭瀟屁股後面拍著爪子道:「一起去一起去,我要吃肉!」

後面那句是對遲墨說的,剛說完,大白就後悔了,因為他看到遲墨瞪來的惡狠狠眼神,覺得要吃肉這三個字還是對自家主子說比較有用。

於是,大白老爺換上一副諂媚的表情,抱住蕭瀟的腿,用自認為萌萌噠的聲音道:「小九,我餓了,我要吃肉!」

看著腿上的這一坨掛件,蕭瀟默默的點了點頭,「好,吃肉。」

話音剛落,剛才還在瞪眼的遲墨童鞋,瞬間換上了另一種表情,抱住蕭瀟的另一條腿,「姐姐,我也餓了,我也要吃肉!」

蕭瀟扶額,帶著兩個小蘿蔔頭最杯具的事就是,一個撒嬌答應了,另一個就跟著打蛇上棍一起撒嬌。

「好好好,吃肉!」帶著兩條腿上的掛件,蕭瀟無比艱辛的往前走著,說好的找靈藥呢?說好的找肉吃呢?怎麼都掛她腿上了?!

沒走出多遠,蕭瀟就看到了長成一小片的靈藥,看清那一小片靈藥后,蕭瀟的眼睛瞬間就亮了。

細長的葉片,中間一縷金色貫穿整張葉片,一條根分長著數十結,每一個根結上都長著兩片細長的葉子,正是他們找了許久的玄絲草。

蕭瀟的眼睛亮了,遲墨和大白的眼睛更亮了,守著玄絲草的是一隻身披白羽,額頭有三縷金絲延伸至脖頸上的六級靈獸金碧鶴。

金碧鶴的窩就在這片玄絲草的附近,此刻,那隻正在單腿獨立,閉目養神的金碧鶴已經被到來的三個小傢伙驚醒了。

看著眼前突然多出來的三個小傢伙,金碧鶴不見絲毫的緊張,紅寶石般的眼珠子轉了轉,突然發出一聲長嘯,身形一動,如風般速度極快的沖向了蕭瀟。

看到向自己重來的金碧鶴,蕭瀟哈的一聲笑了出來,拍了拍大白的腦袋道:「看,肉上門了。」

大白抱著蕭瀟的腿,露出半張大臉,笑的眼睛都變成大月牙了,然後,蕭瀟腿一抬,直接把皮糙肉厚的大白老爺當暗器給甩了出去。

心裡想著吃肉,臉上自然而然的就流露了出來,被當暗器甩出來的大白老爺直接變成了留著口水,一臉饞像的撲向了金碧鶴。

金碧鶴是以速度著稱的一種靈獸,全速展開的時候,就算是同階修為也只能看到一道白光閃過,根本捕捉不到它的身形。

速度快有快的好處,有好處自然就有了弊處,這不,大白老爺被當暗器甩出來后,速度極快的金碧鶴就一息的時間,直接撞在了皮糙肉厚的大白老爺身上,然後,被大白那一身肥碩的肉給撞的倒飛了出去,啪啪啪連續數聲,撞斷了無數根大樹后,最後一腦袋扎在了一株大樹的樹榦上。

「額,我還沒動手呢,怎麼這麼快就解決了!」蕭瀟抓了抓臉,她的天絕殺陣才剛出來呢,這都還沒用上呢,怎麼就被大白給撞暈過去了呢!

大白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撿撞暈的金碧鶴,還不忘回頭補充一句:「你的天絕殺陣一出,還吃什麼肉啊,大家喝西北風算了。」

大唐之稱霸全球 蕭瀟訕訕的收起了劍陣,回道:「我這不是在練手嘛!不練熟悉了,回頭打起來可就吃虧了。」

「有你練的時候。」大白拎起金碧鶴重重甩帶了地上,招呼遲墨幫忙。

遲墨正忙著采玄絲草,蕭瀟擼著袖子上去一起幫忙,只一會兒的功夫,這一小片玄絲草除了新長的嫩芽沒摘外,那些距離成熟時間比較近的根葉都被連根挖起放進了須彌戒中。

採摘完玄絲草,當然就要著手收手金碧鶴,開始吃肉了。

三人分工明確,大白生火,遲墨片肉,蕭瀟烤肉,忙了一刻鐘的功夫,被烤的金燦燦的金碧鶴肉新鮮出爐了。

就在三人你一口我一塊吃的正嗨的時候,一個火紅的身影嘭的砸在了他們跟前,定睛一看,竟然是倒栽蔥的赤翎鷹。

「小赤赤,來一起吃肉啊。」蕭瀟招呼赤翎鷹來吃肉。

倒栽蔥的赤翎鷹腦袋還沒從地上拔出來,身子已經往傳來蕭瀟說話聲的方向躲了,還在土裡的腦袋瓮聲瓮氣道:「快快,跑啊!」

「跑啥?不就是來了一堆肉嘛!」大白老爺啃完爪子里的肉,舔了舔嘴巴,意猶未盡道。 金碧鶴肉還沒吃個盡興呢,這不,就有一堆肉送上門來了。

摔了個倒栽蔥的赤翎鷹已經被啊自己的腦袋從土裡拔出來了,縮在蕭瀟他們的身後,特別的小心翼翼,一臉瞅著不對就要跑路的架勢。

送上門來的肉數量不多,但質量卻不差,比起金碧鶴來,只好不差。

來的是一小波靈獸,足有十隻,修為基本上就在五級靈獸之間,領頭的那隻稍微高一點,是六級靈獸暗烈蠍,全身漆黑如墨,閃閃發亮,其外殼就是盔甲,防禦力極其的可觀。

看到暗烈蠍,遲墨咂了下舌頭,興奮道:「不錯不錯,暗烈蠍的肉聽說最是鮮嫩可口了,正想抓一隻來嘗嘗呢,沒想到就送上門來了。」

全身氣息都收斂的滴水不漏的遲墨和大白,在對面那一小波靈獸面前看來,就跟修為低弱的人修沒差別,聽到對方說自己肉質鮮美,領頭的暗烈蠍嘿了一聲,嗓子里發出「呼呼」的破風聲,好像在嘲笑對方的不自量力。

無定山脈中,如果碰上人修,都需要提防一二,若是碰上靈獸,那簡單,直接開打就是了,根本就沒道理好講的。

不過,像九鱗蟒那種膽小想逃的也不在少數,像赤翎鷹這種神經大條的,基本上也不少;若是像暗烈蠍這種帶著小波人馬來的,一來占著數量的優勢,二來占著修為高的好處,自然是得先打過了。

蕭瀟還沒聽明白暗烈蠍嘴裡發出的『呼呼』聲是什麼意思,就看到大白老爺在一旁一副擼袖子的模樣,低吼了一聲,作勢就要撲。

赤翎鷹見蕭瀟一臉茫然,在後方小聲的解釋著:「他們在罵你們小癟三,是雜種。」

嘿,我還沒開罵呢,他們就敢先罵我們了,簡直就是作死啊!蕭瀟也跟著擼袖子了,果然這群靈獸是欠收拾的。

「咦,為什麼他們說話跟你們說話不一樣?」擼袖子的時候,蕭瀟還不忘問了一句,同樣都是無定山脈的靈獸,怎麼就分上不同口音了?!

赤翎鷹雖然還不會開口說話,但他用獸語說出來的語調和詞句跟人修沒太大差別,但對面這波靈獸就不同,他們說的,蕭瀟完全沒聽懂啊!

「陣營不同,當然地域不同,說的話也就不一樣了!」赤翎鷹給出了非常有力的解釋。

陣營?蕭瀟抓了抓頭,哦對,無定山脈在打群架搶地盤,這搶地盤的當然是要分陣營了,但是,地域這種劃分……好吧,就當不同地域有不同口音吧,反正南莽跟西漠就有說話的口音。

蕭瀟一拍腦袋,哀嚎了一聲,「說好的不撞槍口上被人當槍使的呢,結果自己就這樣給撞上去了!」

不等蕭瀟擼完袖子,對面那波靈獸已經按捺不住,領頭的暗烈蠍發出一聲『桀』的怪叫,身後的九隻靈獸直接一哄而上,亂的不行,卻儼然是一副打群架的架勢。

打群架什麼的蕭瀟才不怕,咱就是打群架過來的,一人打一群,不要打的太嗨!

才剛掐訣還沒喚出天絕殺陣呢,遲墨和大白的聲音同時響了起來,「留全屍!」

好吧,留全屍,既然留全屍吃肉,那隻能用龍雀狂刀了,腦袋什麼的,就算砍掉了不能吃也沒事,反正沒多少肉嘛!

黑色的刀鋒被亮了出來,一出現,四周空氣都壓抑了許多,赤翎鷹怔了一下,不由分說,直接撒腿就跑了。

被龍雀狂刀黑色刀身上散發出的凶煞戾氣給嚇的,對赤翎鷹來說,它情願呆在看起來最危險的大白老爺身邊也絕壁不呆在看起來安全無害的小蘿莉身旁,因為那刀看起來實在太攝人了。

龍雀狂刀的這一重變化是蕭瀟也沒有想到的,但是,儘管龍雀狂刀刀身上散發出來的戾氣非常的攝人心魄,但蕭瀟卻是歡喜的,因為她的刀,正在慢慢的顯現出它真正的威力,作為主人,是由衷的歡喜和開心。

龍雀狂刀上一片金色的細鱗被隱匿的黑色的刀鋒上,除了蕭瀟根本沒人能看到那片金色細鱗下那條淡金色的龍紋。

十隻五六級靈獸一窩蜂的沖了上來,對上蕭瀟他們仨加上赤翎鷹,正好蕭瀟他們仨分到了三隻,赤翎鷹獨自對付一隻。

跑到大白老爺身邊躲避的赤翎鷹被一條血莽給瞄上了,說來也奇怪,九鱗蟒會往赤翎鷹的窩裡鑽,這血莽就喜歡往赤翎鷹的身上咬。

蕭瀟揮刀砍退一隻撲過來的陰蛛,看到往赤翎鷹身上纏的血莽,忍不住笑出了聲,「小赤赤,你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大補藥啊,怎麼這些蛇啊莽啊都想咬你。」

赤翎鷹伸著利爪,對撲過來的血莽又是抓又是擰,面色猙獰的大吼道:「因為是天敵!」

好吧,這個解釋還真是無法反駁,誰讓赤翎鷹跟血莽和九鱗蟒都是天敵呢!

回過頭來,陰蛛已經噴出一大片陰寒之氣,落在蕭瀟的腳下,陰氣逼人。

我真的成過仙 陰蛛想著就憑自己這陰寒之氣,怎麼也能將那白白嫩嫩的小丫頭給凍個半死,半天都不能動彈,心裡美滋滋的想著能吃上一頓鮮美的肉了,結果,陰蛛口中的蛛絲才吐到一半就吐不出來了,它看到站在陰寒之氣上的那個小丫頭,竟然全然一副沒感覺到陰寒之氣的模樣,甚至還靈活的避過了巨尾蜥橫掃來的一擊,然後就見她手中黑色的長刀揮起,一刀斬落了巨尾蜥那條綠且巨大的尾巴。

被斬落了尾巴的巨尾蜥吃痛大吼一聲,扭轉身子就倒撲向了蕭瀟,結果,前腳剛踩在陰寒之氣上,因為撲過來的速度太快,後腿連帶著尾巴整個倒翻了過來,蕭瀟哈哈大笑著,手起刀落,一刀就把那頭巨尾蜥劈成了兩半,綠色的血液濺了一地。

被綠色血液濺到身上,陰蛛才徹底反應過來,口中的蛛絲被凝成一道細長帶著刃刺的長鞭,狠狠甩向了蕭瀟。

一刀劈掉巨尾蜥后,蕭瀟避開陰蛛甩來的長鞭,已經撲向面前那頭碧靈虎,白色的虎身上一條接著一條的碧色條紋醒目異常。

碧靈虎稍稍後腿了半步,低低吼了一聲,身子一抖,身上一條碧色條紋化作一道青色罡風,砸向了蕭瀟。

青色罡風來勢洶洶,一道砸出后,緊接著就又跟上了一道。

碧靈虎知道對方不好對付,不直接拿出底牌來,只怕自己也會跟巨尾蜥一樣被對方一刀給砍了。

碧靈虎想的沒錯,蕭瀟提著龍雀狂刀當然是為了砍了,不砍個爽那還能叫砍嘛!

刀還沒落下,身後帶著陰風的長鞭已經甩過來了,堪堪避過了甩過來的長鞭,蕭瀟一扭手,即將斬落的刀鋒被她生生扭轉了過來,一刀斬向了陰蛛。

陰蛛反應極快,八條腿發出沙沙的聲響,瞬息間就退出了十丈遠,正好避過了龍雀狂刀斬落的位置。

以為已經躲過一劫的陰蛛還沒來得及笑出聲,便聽到一聲「咄」,一道藍色的光從天際砸落而下,連躲都來不及躲,正正劈在了陰蛛的身上。

陰蛛本就是陰寒屬性的一種蜘蛛,而藍雷卻是能克一切陰邪之物,不用說,蕭瀟全力一擊的玄雷真訣,直接把陰蛛劈的四腳朝天,死的不能再死了。

玄雷真訣一出手,正在跟遲墨和大白苦戰的剩下的最後兩隻靈獸,一隻暗烈蠍,一隻燕影貂和碧靈虎同時怔了怔,隨即,三隻靈獸的反應變成了神一般的一致——齊齊向後一跳,撒腿就跑。

三隻靈獸向三個不同方向逃走,遲墨和大白各追了一個方向,蕭瀟也沒放走碧靈虎的打算,邁著小短腿飛快的追了上去,一邊追一邊揮著龍雀狂刀一路砍。

無定山脈中林木密布,熟悉山林地貌和路線的逃起來很快,不熟悉的追起來只能全靠速度了,蕭瀟速度是不慢,但比著碧靈虎這種風系屬性的靈獸,速度自然是要差上了一些,於是,蕭瀟也不掩藏身形了,揮刀就一路砍了過去,砍的碧靈虎又是跑又是跳,就差張嘴罵娘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砍了一路樹木的蕭瀟終於還是把跑的慌不擇路的碧靈虎的給順利砍了,再還沒被碧靈虎這方其他靈獸發現動靜前,裝起碧靈虎的屍身就原路返回了。

蕭瀟只走了小半段路,赤翎鷹載著遲墨和大白已經照著蕭瀟砍出的路線找過來了,飛在半空的赤翎鷹一邊降下身形一邊發出嘖嘖的聲響,愣是沒蹦出一個字來。

「你這砍的也太大開大合了吧,都砍出一條大山谷了。」待蕭瀟跳上赤翎鷹的後背,大白老爺才出聲道。

「我也不想的啊,那頭碧靈虎太能跑了,跑的又那麼快,不砍樹我追不上啊。」蕭瀟攤手,她也不想搞出那麼大動靜啊。

「砍到了嗎?」相比看出一條大山谷來,大白老爺更在意的是即將到嘴的虎肉是不是沒了。

蕭瀟從儲物袋裡拎住碧靈虎,笑眯眯道:「看,不錯吧,我可是用刀背砍的,腦袋都還在呢。」

遲墨上前捏了捏碧靈虎的腦殼,腦殼已經被蕭瀟敲碎了,無奈道:「腦殼都敲碎了,還不如直接把腦袋砍下來算了。」

樓乙 「你要腦殼有用處嗎?」蕭瀟伸手摸了摸碧靈虎身上油光發亮的白皮毛,想著要不要扒了這虎皮帶回去給師父當椅墊。

「也沒多大用處,就是想看看它腦袋上有沒有青靈罡氣。」遲墨聳肩道,見蕭瀟摸碧靈虎的皮毛,二話不說掏出刀就開始剝皮。

赤翎鷹耳朵尖的不行,飛的那麼快都能聽到自己身後說話的聲音,還不忘給遲墨解答道:「青靈罡氣?這東西早就沒有啊,要有也只有我們尊上身上可能會有。」

「你們尊上是誰?」蕭瀟閑來無事,聽赤翎鷹這麼說,就順嘴問了句。

「我們尊上就是狐族的少主啊!」說到尊上,赤翎鷹就得意的不行了,好像尊上就是他們赤翎鷹一族似的,嘰哩哇啦的講了一大堆,但講的什麼,蕭瀟一句都沒聽進去,因為蕭瀟的思緒已經被那句狐族少主給帶跑了。

遙記得當年,她在銅爐城的山中摘野果時遇到的那個少年,長且卷翹的睫毛,像把小扇撲閃撲閃的;少年腦袋上頂著一對白色毛茸茸的耳朵,伸手摸上去的時候還會輕微的抖動一下,還有他身後那條又大又軟的尾巴,摸上去就像棉花糖一樣,只讓人覺得又香又甜。

她的小白哥哥,到底去了哪裡?! 赤翎鷹載著蕭瀟和遲墨大白一路兜兜轉轉的又飛了半個多時辰,在大白第十二次問他是不是想吃他們做的烤肉后,終於找到了蕭瀟指定的地點。

看著底下那個指定的地點,赤翎鷹內牛滿面,它真的不是想吃烤肉,它是真的沒找著指定地點,它也不想這樣大張旗鼓的飛在空中被另一方的妖獸看見,然後給打下來啊!

可事實是,蕭瀟指的這個點,還真不是什麼好地方,因為那裡正插著一面黑底畫著獸頭的旗子,那不是他們這一方妖獸的旗幟,若不是赤翎鷹載著蕭瀟他們找回家的路,還真發現不了這裡竟然藏了一隊兵馬。

看清那面黑底獸頭旗子后,赤翎鷹哭了,而大白老爺直接一句『卧槽』蹦出嘴了。

那底下,竟然聚集了一大隊兵馬,浩浩蕩蕩,足有近萬隻靈獸!

這麼多靈獸聚集在一起,膽小的嚇都給嚇死了,蕭瀟膽子比較肥,往下湊看了看,看清那群靈獸的修為後,鬆了一口氣,還好,修為不高,除了領頭的那隻看起來高一些外,基本上就是在五級六級的修為之間。

「這麼多的五六級靈獸,不好打啊!」摸著下巴,蕭小蘿莉一臉正經的開口道。

遲墨看了一眼,道:「看樣子應該是做奇兵用的,還在訓練,速度點還是能搞的。」

遲墨說的比較直接,開口就是幹掉對方這隊兵馬,不等蕭瀟回答,大白老爺已經點頭了,「敢在咱地盤屯兵,搞不死它們!」

赤翎鷹接嘴道:「這裡是我們尊上的地盤……」

大白老爺瞥了赤翎鷹一眼,一臉的蠻橫道:「我說是我的地盤就是我的地盤,有意見叫你們尊上過來跟我說!」

赤翎鷹哭,叫尊上來說,它這種小嘍啰連尊上的面都求不到,哪還有那個能力叫尊上來跟您老大爺說啊!

「既然是你們的地盤,那過去叫他們讓路好了,我只要找到我要找的東西就好了。」蕭瀟摸著自己滾圓的手指,在想,這赤翎鷹怎麼這麼膽小,都在自己地盤上還這麼慫。

「是我們的地盤,但那堆兵馬不是我們的。」赤翎鷹聲音有些顫抖,已經帶上了一絲哭腔,他在想保險起見還是給上頭傳個訊息吧,雖然絕對會被對方發現自己傳出的訊息。

「不認識啊?不認識好辦,幹掉完事,正好本大爺也餓了。」大白老爺舔著嘴巴道。

撇開一臉憋屈的赤翎鷹,瞅了眼底下那群五六級靈獸,大白老爺磨著牙對蕭瀟道:「我要吃肉!」

蕭瀟點頭,「我也想吃了,看底下有好幾個品種的肉挺不錯的,記得打包帶走。」

「吃不過癮可打包,絕壁沒問題。」大白老爺哈的一聲笑出了聲,從赤翎鷹背上站起身,抖了抖腿,又扭了扭滾圓的腰肢,然後縱身一躍從赤翎鷹背上跳了下去了。

大白下去后,蕭瀟掏出龍雀狂刀和遲墨一起也一併跳了下去,臨行前蕭瀟還不忘對赤翎鷹叮囑了一句:「你自己回去吧,不用挂念我們。」

三個小小的身影隱沒在了無定山脈茂密的樹林中,赤翎鷹眼睛尖的很,它清楚的看到黑夜中,那三個身影直接跳進了那堆兵馬靠外圍的位置,然後三個傢伙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了!赤翎鷹在心裡嘆了一聲,真是仨個子小也沒腦子的傢伙,然後自認為有腦子的小赤赤扭轉身形如利箭般沖了出去。

赤翎鷹足足飛出了近百里的距離后,才往自己所在的營地傳『在山脈中心地段發現敵兵』的訊息。

赤翎鷹所在的營地是總陣營下的一個專門用來偵查哨營,被喚作黑風寨,而赤翎鷹在黑風寨中地位並不高,加上它神經大條,實力平平,在黑風寨在里並不顯得有多出彩,這一次,它的傳訊實在是有些令人意外。

很快,赤翎鷹就收到了黑風寨中它的上級的回訊,問他為何會出現在山脈中心地段。

原本這個時候,赤翎鷹是在自己窩中休憩的,但他運氣不好,窩被蕭瀟給佔了,又被蕭瀟他們拉著當坐騎飛出來找什麼傳送法陣了。

赤翎鷹硬著頭破向自己的上級解釋了下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因為它被三個小傢伙綁架了,但是他們又不是敵方的人,現在已經跳進敵方兵馬所在區去了。

然後……赤翎鷹便被自己的上級給訓斥了,不是敵方的人就敢載著他們滿山飛?!還想不想當在哨營幹了,不想干就滾蛋!

小赤赤很委屈,它也是被逼的好嘛,雖然對方是拿著九鱗蟒來引誘它的,說到九鱗蟒,赤翎鷹用翅膀狠狠拍了自己的腦袋一下,差點從天上栽了下去,因為它才想起沒管對方要九鱗蟒!

哎呀,真是虧大了啊!心裡一陣懊惱后,小赤赤想了想,敵方的確是偷偷潛入到他們的地盤了且還是在山脈的中心地段,不說尊上知道后是否會大發雷霆,單說它還沒要過來的九鱗蟒,可不能這樣沒了啊!

我假裝會異能 於是,神經大條,缺了一根筋的赤翎鷹就越級上報軍情了,在它看來,這不僅是大功一件,它還有機會要回自己的九鱗蟒,不然還要它一個人飛進敵方兵馬中向那三個煞神要嗎?!鴨梨太大,干不出來啊!

越級上報完軍情,赤翎鷹也不幹等著,直接在敵兵駐紮的外圍區域飛行巡視了起來。

才在外圍兜了小小小半圈,赤翎鷹已經看到密林中的那三個煞神的身影了。

一隻全身雪白大的像豬一樣的貓,把自己的爪子當棍棒使,一邊捶一邊發出哈哈的大笑聲,笑聲如魔音,下爪卻毫不留情,一爪下去,血肉橫飛,到處都是殘肢斷臂。

個子小小的奶娃子的兇殘更不虞那隻像豬一樣的白貓,就見他手起手落,金色劍羽化作漫天金星,爆射向四周,一支支劍羽瞬間洞穿一隻靈獸的身體,沒有血跡飛出,只有一個手指粗細的小洞,從前至后,貫穿而過。

那個長的白白嫩嫩,笑起來甜甜的小丫頭,輕輕鬆鬆的扛著一柄比她身子大了兩倍的黑色長刀,長刀未動,周身淡藍色的短劍早已盤旋而開,所到之處盡化齏粉,簡直就是一個移動的人形殺陣。

蕭瀟三人向前推進的速度極其的快,因為蕭小蘿莉急著回家,沒空跟這群只知道打群架搶地盤的靈獸廢話,加上對方也不肯讓路,那好嘛,直接幹掉就是了,不管是無定山脈還是西漠南莽,只要是在女媧仙界,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她現在的拳頭足夠打翻眼前這群小嘍啰了,而且正好可以試試她的天絕殺陣,何樂而不為!

三個小傢伙只花了一刻多鐘,就把眼前這群足有萬隻的靈獸給幹掉了大半,剩下的那些,正在邊退邊打,至於領頭的早被大白給幹掉裝儲物袋裡等著帶回去吃肉了。

一刻多鐘的功夫,赤翎鷹的越級上報軍情已經被上頭收到了,而那邊派出的飛行靈獸也正在來的路上,但是,看眼前這情形,赤翎鷹覺得不用等自家大軍底下那仨個傢伙都已經把那大群敵兵幹掉了,想想就毛骨悚然,實在是太兇悍了!

赤翎鷹急啊,它在想要不要直接飛下去管他們要九鱗蟒呢?!要是他們不給把它也給宰了烤肉吃怎麼辦?這風險太大了,擔不起啊!

就在赤翎鷹糾結的腦袋上的毛都要白了的時候,扛著龍雀狂刀的蕭瀟已經看到了它,還朝它揮了揮手,嚇的小赤赤菊花一緊,險些從上空栽了下去。

「小赤赤,你怎麼又回來了,不用送不用送啦。」蕭瀟還有閑功夫跟赤翎鷹打招呼,另一邊遲墨正在埋頭找傳送法陣。

赤翎鷹只覺得自己腿軟,它能說自己想起九鱗蟒還沒拿,所以折回來找他們的嗎?!

「來來來,幫我們找找找傳送陣法。」遲墨不客氣的招手道。

大白老爺流著哈喇子在挑好吃的肉,見赤翎鷹戰戰兢兢的飛下來,隨手丟了一隻他看不上眼的妖獸過去,「給你的。」

一看有肉,赤翎鷹開心的不行,一爪抓住大白丟過來的那隻六級靈獸,樂的它連九鱗蟒都給忘了。

有了肉,赤翎鷹幹活都積極了,壓低身形在半空中飛找著。

作為哨營里的哨衛,赤翎鷹的主要工作是巡視和檢查是否有陣法禁制,所以它找起陣法來也是熟門熟路。

但是,就是這樣的熟門熟路,找了半刻鐘都沒找到那個所謂的傳送陣法,赤翎鷹鬱悶了,難道自己最近修為後退了,連陣法禁制都發現不了了?!

遲墨找了片刻后也放棄了,對蕭瀟道:「我覺得這陣法應該還是跟你的雷靈氣有關係,你感覺下空氣中是否有隱藏的雷靈氣。」

蕭瀟從戰場上退下來,周身的天絕殺陣還在旋轉著,劍身上淡藍色的光被她凝成了一線,細且長,直衝天際。

雷光衝上天際,黑漆漆的夜空中靈氣突然劇烈的鼓盪了起來,就在蕭瀟納悶的時候,夜空中的雲涌動聚集了起來,雲越聚越多,顏色也從原本的黑色變成了藍色,一道道雷蛇從雲中砸落而下。

雷雲凝聚成巨大一團的時候,遠在千里之外的一處簡易的小院中,屋門被吱呀一聲推了開,一襲白布長袍的少年從屋中步了出來,望向雷雲凝聚的方向,眼中帶著幾分迷茫,心頭被什麼東西輕輕觸碰了下,讓他感覺到,在雷雲的那個方向,有他牽挂的所在。

只是片刻的迷茫,少年眸中光亮乍現,身形徒然拔起,面上帶著掩不去的笑,向著雷雲凝聚的方向沖了過去。

雷雲凝聚成巨大的一團后,一道藍色的光從雷雲的正中心落了下來,蕭瀟就站在光束的位置,然後朝正在挑肉吃的大白招手,未了還對赤翎鷹道:「你快走吧,我們也要走了。」

赤翎鷹還沒答上一句好,就被遲墨童鞋一腳給踹的倒飛了出去,遠遠傳來小正太清亮的聲音:「送你一腳,不用謝。」

光束逐漸收攏,站在光速中的三個聲音漸漸模糊了起來,遠處還有赤翎鷹的哭嚎聲,「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