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藍河聖女也道:「此間諸多機緣,原本就該屬於我們,似你們這等卑賤之人不配擁有。

現在本聖女給你們一個機會,立刻滾出去,否則,殺——無——赦。」

當時是好大的脾氣。

林昊點頭贊了一句:「不錯,脾氣比本帝都大,難得是居然還活到今天沒被人打死。」

剛說完就被靈月牽住了手,靈月小聲道:「還是走吧,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拿下這樣東西,而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會有更多的人從前殿來到這裡。」

這話十分靈驗,剛說完就有人進來了,一個,兩個,三個,不知不覺靜室里便顯得有些擁擠。

最後,古玄聖子古玄聖女並肩走了進來。

氣氛頗顯微妙!

這個時候都知道中殿沒東西了,都知道眼前這團灼眼紅光是這中殿唯一的機緣所在。

雖然誰都沒說,可事實上,誰都不想放棄。

持續的靜默后,古玄聖女率先開口:「諸位還請移駕它處,此處乃是我古玄聖地的人率先發現,機緣自當屬於我古玄聖地。」

又目光冷淡吩咐靈月道:「靈月,你也下去,你的任務已經完成,這裡沒你什麼事了。」

當真諷刺。

外人都還沒趕走,便迫不及待開始打臉自己人了。

言罷,居然還拿出一條上品靈脈要賞給靈月,羞辱之意十足。

這時古玄聖子也淡然道:「靈月,你先下去吧,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此間之事已經與你無關。」

靜!

這一刻所有人都靜靜看著,有的心中嘲笑,有的偷偷暗喜。

靈月倒沒怎麼生氣。

有些事一開始很不習慣,氣得想死,可十多年過去,早習慣了,也早看淡了。

挽住林昊胳膊,她笑道:「既然他們樂意爭,那就讓他們爭去吧,我們走,說不定前面還有更好的機緣等著呢!」

此言一出,古玄聖女第一個忍不住嘲笑出聲。

林昊也沒動,道:「你不是很喜歡這樣東西嗎,幹什麼不要了?」

靈月白眼:「我倒是想要啊,可是你看這些人,他們會給我機會嗎?」

好像也有道理。

話音剛落,林昊還沒來得及開口,場面迅速升溫。 「不錯,到底是曾經的聖女,有自知之明!」

「哈哈哈哈,說得沒錯,如此機緣,豈是爾等想要就要的?」

「在場諸位不是聖子就是聖女,都是肩負著聖地興衰,大氣運加身的人物,你們憑什麼跟我們爭?」

「識相就速速離去,否則別怪我等不客氣。」

「……」

眾人紛紛開口譏諷,狂笑之聲此起彼伏。

說著說著,彷彿林昊靈月二人已經完全不存在了一般,忽然這些人自己鬧起來了。

「不論是什麼,我藍河聖地要定了!」

「是嗎,正好我黃土聖地也想要,不如就劃下道來,我等一決雌雄?」

「稍安勿躁,此處乃是我古玄聖地的人發現,論理,該當屬於我古玄聖地,諸位就不要爭了。」

「……」

旁若無人,直接開始爭奪戰利品歸屬。

被人羞辱,又遭如此漠視,靈月心裡極不好受,可她也明白事情不可為,不想在這裡添堵,便道:「我們走吧,讓他們自己爭去,反正最後也未必能討得了好。」

意思是這是一個局,不用較真,現在得意的人未必能夠得意到最後。

林昊卻沒有要走的意思,笑道:「看看,反正時間還長,看看他們會不會打起來。」

簡直就是無聊透頂。

靈月無語道:「不好吧,你難道真的一點不擔心,畢竟那張無敵已經進去了啊!」

林昊笑道:「沒事,我知道張無敵已經進去了,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已經到了中樞。

搞不好他現在就在看這裡面的情況,或許這青雲殿中所有的一切都呈現在他眼皮子底下。」

「啊?」

靈月驚呼:「那麼厲害,那我們呢,他是不是也看見了?」

林昊搖頭:「不會,我不想讓他看見,所以他看不見我,也不知道我來了。」

又道:「你也一樣,你跟我在一起,他便看不到你的情況。」

太神奇了,簡直不可思議。

想來想去,靈月還是無法理解,便道:「行吧,就聽你的,大不了就陪你一起死。」

就這麼說著,很快一群人的爭論也有了結果。

到底沒有大打出手,這些人選擇了十分和平的方式,大家一起參悟禁制,等破開之後,其中的機緣各憑本事。

「看沒打起來呢,現在是不是應該出去了呢!」靈月有些幸災樂禍。

林昊有些失望,搖頭道:「居然沒打起來,真是讓人掃興啊!

既然如此,那走吧!」

說著,抬手一招,瞬間一群人打算共同參悟的禁制破碎,緊跟著紅光一閃,一條散發著龍威的火紅色長鞭落到林昊手上。

人群還在發獃,他抓住鞭子重重一揮,瞬時「昂」的一聲,聲波在靜室狹小的空間回蕩,衝擊著精神與靈魂,令人頭暈目眩,搖搖欲墜。

等到人群恢復過來,林昊靈月二人早已不知所蹤,火龍鞭也跟著跑了。

這個時候古月聖女一群人極度惱火。

壓根兒就不去想太多,壓根兒就不去理會為何林昊能抬手破去禁制,極度的憤怒之下,一群人凶神惡煞沖了出來,想都不想,直撲後殿而去。

就在一群人離開之後不久,原先靜室隔壁,靈月悄悄探出頭,滿臉錯愕。

「走了!」

「真的走了誒,全都去了後殿,為什麼他們這麼笨?」

滿臉驚奇,同時又十分高興。

林昊斜覷一眼:「你覺得你比他們聰明多少?」

「我……」靈月滿臉羞紅,很快又笑了,得意道:「我比他們聰明多了。

我知道你在說我笨,可我也有我聰明的地方啊,至少看男人這方面,他們都比不上我。」

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卻也著實俏皮動人。

林昊深以為然,一本正經道:「說得也對,你看男人的本事比他們強多了。

行,既然你這麼誇我,那這條鞭子就賞給你了!」

話語間毫無留戀,火龍鞭直接丟了過來。

靈月接住,喜出望外,「奴家多謝相公賞賜。」

美滋滋,都開始學唱戲了。

說著來到林昊身後,摟著他的腰,貼耳嗤嗤笑道:「相公,晚上圓房啊?」

林昊反手一把將她撈到前面,大手往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道:「你還是先想想怎麼得到這條鞭子的認同吧,雖然東西給你了,但未必它願意認同你當它的主人。」

既然有器靈,那就註定了是個雙向選擇,而非單方面滴血認主。

這一點跟普通法寶靈器有著本質的區別。

靈月也不敢怠慢。

她很中意這條鞭子不假,可這條鞭子未必就看得上她。

通常器靈都很倔的,看上則已,若看不上,它們寧可選擇自我泯滅意識,也不會屈就。

是以雖然火龍鞭已經到手,但要說真正屬於她,未必。

情況也的確不太妙!

以龍族的高傲,別說區區一個偏遠星球的前聖女,就是修真界中央那種聖子聖女,也未必看得上。

努力溝通了好半天,嘗試了不知多少次,靈月一直被拒絕。

尤其最後一次,直接被精神攻擊了,七竅出血,面如金紙,慘不忍睹。

服下丹藥,勉強穩住,靈月苦笑道:「看來我是沒這個命了,枉費你一番苦心。」

內心還是很沮喪的。

遇上一個如此大方的男人,偏偏她卻掉鏈子,給到手裡的東西都撿不起來,她感覺自己特別沒用。

似乎早就料到會是這樣,林昊一點不奇怪。

隨手度入一些真元,讓靈月快速恢復過來,他淡然道:「臣服,或者毀滅,二選其一,你自己選!」

靈月一臉懵,完全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直到某一刻,手中火龍鞭傳來一股恐懼與臣服,她才驚醒過來。

「它願意接受我了!」

「林昊,它真的願意接受我了!」

「我好開心,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開心得不行。

頭顧不得滴血認主,她一把將林昊推翻,而後坐了上去,親吻有如雨下。

看她有些沒完沒了了,林昊戲謔道:「你有那麼急嗎?

要不現在就脫,直接在這裡圓房?」

啐!

臭流氓,你才急!

靈月滿臉通紅,怒挺胸脯道:「圓房就圓房,不敢是孫子。」

她就一孫子,說完就提著鞭子溜到一邊去了。 青雲殿有前、中、后三殿,三殿之外,還有一處神秘的中樞大殿。

中樞大殿,控制一切的中樞之所在,通常隱藏得很深,更有強大的禁制籠罩。

如此情況下,除非知道確切的路線,並能破除禁制,否則想要進去根本不可能。

如林昊所言,張無敵此刻便在中樞大殿。

中樞大殿的一切比之前中后三殿還要令人瞠目結舌,毫不客氣的說,就是地面與柱石的材料價值,就足以讓一處修真聖地傾家蕩產。

此刻他正在努力掌控中樞大殿。

他不是不知道此刻外面在瘋搶青雲殿中的天材地寶諸多機緣,但他並不在意。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他會成為青雲殿的主人,一旦成功掌控中樞大殿,那麼外面的一切都是他的,所有人的性命都將由他來主宰。

這件事原本也沒什麼難度,因為這裡原本就是為他準備的。

在那仙君殘魂的幫助下,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他便得到中樞大殿認同,繼而成為主人。

他也沒急著動手。

左右一切都是他的,根本不可能逃得過他的手掌心,他準備先好好看看戲。

若是有機會,戲耍一下也不錯,畢竟這是一群聖子聖女,戲耍他們的機會可不多。

也不需要出去,中樞大殿中央石台上,一具空空如也的水晶棺槨上空,赫然漂浮著一枚透明的水晶球。

水晶球籠罩著白光,表面不斷有畫面閃過,靈識覆蓋上去,他便能隨心所欲看到殿中任何一個角落的情形。

一路看過來,結果還是頗為意外。

前殿空了好理解,畢竟前殿只是存在一些人仙之器級別的存在,而這些聖子聖女的資質,接觸過的東西,早就達到這個層面。

真正讓他意外的是,中殿居然也空了。

中殿可都是地仙之器級別的存在啊,而且都是十分稀有的,如何可能這麼快被人收取?

「難不成現在的聖子聖女都這麼厲害了?」

心中狐疑著,說不清為何,他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不過這種預感也就那麼一剎那的事,很快就消失了,歸根結底,他並不認為會有什麼意外。

而今他已經掌控中樞大殿,只要他願意,隨時可讓那些聖子聖女去死,他並不覺得會有人對他構成威脅。

視線從中殿移開,直接來到後殿。

這下終於有人了,不論是最初最近來的一批人,還是那些後面跟進的,幾乎所有人都在這裡。

奇怪的是,似乎在尋找著一些什麼,有些人看上去特別憤怒。

不過最終這些人還是安靜下來,開始分散到後殿為數不多的幾個靜室當中,開始參悟禁制,準備奪取機緣。

「沒意思啊,居然不先打一場!」

「不過沒關係,很快你們就會打起來了,希望到時候不要殺得太凶,真要鬧出人命就不好玩了!」

嘴角掠起一抹殘忍的笑,喃喃自語間,張無敵念頭一動,而後悄悄的,後殿幾間靜室里,原本牢不可破的禁制居然悄悄開始瓦解。

感應到這種變化,頓時人群大喜。

「禁制鬆動了,禁制鬆動了!」

「天仙之器,必定是天仙之器!」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若能得天仙之器,放眼整個修真界,也必定有本聖子一席之地!」

「如此逆天機緣,必定因本聖子而降,任何人等不得爭搶,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

地仙之器級別的存在已經很讓人喜出望外了,而今眼看著天仙之器級別的機緣即將揭開面紗,如何不喜出望外,如何不欣喜若狂?

這個時候,不僅僅最早進來那批人,就連後面追著過來的古玄聖子等人,也不自覺將先前的事情遺忘,轉而目光熱切期盼著最終仙緣的降臨。

也就這個時候,成功讓火龍鞭認主的靈月隨林昊一起進到後殿。

本以為會有一場惡戰,結果後殿裡面冷冷清清,一個人都沒有。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反倒是四角往外延伸,四個地方有一股股強大的真元波動傳來,給人的感覺似乎十分興奮。

靈月也不傻,知道那些人肯定都去探尋機緣了,同時也知道這裡存在的機緣必定還在極品地仙之器之上。

這個時候她也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去,便問林昊道:「我們要不要去爭一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