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藍雪這身長裙的背後還有著三顆暗扣,前面兩顆她已經解開了,最後一顆卻是解不開。

方逸天一看,原來是紐扣上纏上了裙子的線條,因此藍雪才解不下來。

方逸天將這顆暗扣解開,頓時,後背上的長裙便是朝著兩邊拉開,裸露出了藍雪那雪白後背,看著端是誘人之極。

方逸天輕嘆了聲,說道:「還真是白皙嫩滑啊,我現在終於是知道人比人氣死人這句話了。」

「啊?你說什麼啊?」藍雪一怔,忍不住問道。

「跟你這雪白的肌膚比起來,我的皮膚就像那老樹皮一樣,粗糙之極,你說,是不是人比人氣死人啊?」方逸天笑道。

「噗嗤……」藍雪禁不住一笑,沒好氣的瞪了方逸天一眼,說道,「你那皮膚就不要拿來說了,再說了,女孩子的皮膚能跟你比嗎?你那皮膚簡直比牛皮還厚!」

「嘖嘖……說得也是,還是咱家老婆的皮膚吹彈得破啊,看來我還是撿到寶了!我摸一下不打緊吧?」方逸天厚著臉皮,湊過臉去問道。

「什麼?你、你……你走開,當初可是說好了,我現在可不是你老婆,你這分明是非禮良家少女!」藍雪漲紅著臉,羞澀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要誘惑我啊?」方逸天好整以暇的說道。

「我誘惑你?才沒有呢,我什麼時候誘惑過你?」藍雪氣呼呼的說道。

「諾,你讓我過來幫你解衣扣,這可是很明顯的暗示哦,我又不笨,還以為我是個不解風情的人啊?」方逸天笑了笑,冷不防的直接將藍雪懶腰抱了起來。

「啊……你、你怎麼抱起我來了?救命啊,你快放我下來,不然我可要喊非禮了!」藍雪修長的玉腿亂蹬著,一陣手舞足蹈,誇張的說道。

「師太,你就從了老衲吧,就算你喊破嗓子也沒人來救你!」方逸天嘿嘿笑著,將藍雪抱到了床邊上,讓她躺在了那張柔軟的大床上,而後便是帶著一絲壞笑的凝視著她那張絕美的玉臉。

藍雪有點急促不安而又心跳急促的躺在床上,宛如一汪深潭的美眸輕輕流轉,幽幽地定格在了方逸天的身上,接觸到方逸天看向的那狂熱熾烈的目光時心中更是一羞,沒好氣的說道:「你、你幹嘛這麼看著我啊?難不成我臉上開花了?」

方逸天搖了搖頭,繼續用一種極其深情的目光凝視著藍雪的玉臉,語氣低沉而又略顯傷感的說道:「我只想好好地看著你,我怕,我怕以後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藍雪頓時一怔,起初看著方逸天那懶散而又無賴的樣子心頭一陣怦然心動,可轉眼間,卻是看到這個混蛋的目光變得那麼的深邃傷感起來,說話的語氣更是黯然傷神,特別是最後那句話,不知怎麼的,瞬間觸及到了她心中那根敏感的神經。

她臉色一慌,連忙從床上坐了起來,美眸中儘是慌張之色,她禁不住的急聲問道:「方逸天,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以後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難道你要離開我嗎?」

方逸天輕嘆了聲,別過眼去,眼中流露出一絲的無奈與落寞,他語氣一沉,緩緩說道:「藍雪,這一次,我並不想離開你,可是,我卻不得不離開。知道我以前為什麼總是逃避你嗎?因為我不想拖累你……」

「逸天,你、你到底怎麼了嘛?你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啊,你不要這樣嚇唬我好不好?」藍雪心中一急,貼身上來,纖纖玉手抓住了方逸天的右臂,語氣著急的說著,眼眸中都急得快忍不住泛出淚花來了。

庶子奪唐 嘿嘿……雪兒,你還是上當了啊!方逸天別過頭來的眼中閃過一絲的好笑之色,這一刻他都忍不住想笑出聲來了。

可他還是忍住了,深吸口氣,回過頭來凝視著藍雪,臉上儘是一副沉重之色,緩緩說道:「雪兒,或許你不知道,我、我身懷絕症,能活一天是一天,指不定明天或者下一個明天就要……哎!」

「什麼?」藍雪嬌軀一震,美麗的眼眸中滿是震驚而又著急的看著方逸天,眼眸輕輕一眨,似乎是隱隱發出淚花出來。

「方逸天,你、你說的是真的嗎?為什麼我不知道? 江山為聘之冷麵帝皇天價妃 你是故意騙我的對不對?」藍雪慌張的搖晃著方逸天的手臂,語氣中略帶哭腔的問道。

「我……我不是怕你傷心才瞞著你嗎?其實我想過了,我自己並沒有白來這人世間走一回,至少我有著一個全世界的男人都羨慕艷紅的好老婆!只是……我一直有個遺憾,就是我至今都還沒跟我這個美如天仙的好老婆那啥過!」方逸天說著嘴角邊終究是忍不住的泛起一絲的笑意,故作可憐的說道,「所以說老婆啊,你能不能今晚就滿足了我這個心愿?這樣我也就無怨無悔了!」

起初藍雪聽著方逸天的前半句話一顆芳心揪緊著,擔心不已,可是,越是聽到後面越覺得不對勁,直至最後,看到自己這個混蛋老公嘴角邊忍不住泛起的那絲壞壞的笑意的時候,冰雪聰明的她頓時反應過來,自己的這個混蛋老公是在尋她開心!

「你、你……方逸天你好壞,你故意騙我的……嗚嗚嗚……你這個壞蛋,害人家都提心弔膽起來了……」藍雪忍不住捶打著方逸天的胸膛,一頭扎進了方逸天的懷裡,忍不住的喜極而泣的說道。

方逸天也是忍不住的一笑,摟著藍雪的腰肢,說道:「我說的可是真的,指不定明天我真的是……所以說嘛,好老婆,你今晚就乖乖的從了夫君吧!」

「你、你還說,你這個壞蛋,我掐死你!」藍雪仰著一張隱有淚痕的笑臉,嗔聲的說道。

突然,她口中禁不住的嬌呼了聲,竟是看到了自己的這個混蛋老公那重重的身體朝著她壓了過來。 勾起自己的嘴角,冷笑了一聲之後訪問著她說道:「喜歡我的人從這裡都可以排到外太空去了,你算哪根蔥?如果每一個人都像你這樣瘋狂的迷戀我,那我每天簡直不用活了。

而且現在已經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是我討不討厭你,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現在看見你就噁心!」

顧可彧有些懷疑江映寒是不是學過心理的,他邊說著還邊朝司念逼近,由於身高優勢一下子氣勢上就佔了上風,一字一句的對著司念說道,那些話就像是落在了司念心中。

司念嚇的往後退了好幾步,最後隨著江映寒的話音落地,她整個人的情緒也立馬崩潰了,更是捧著自己的頭驚聲大吼了一句,隨後就跌跌撞撞的跑到了編輯旁邊。

人在發狂的時候力氣都會成倍增長,司念現在發起瘋來江映寒根本就拉不住。

「你把剛剛那段戲給我刪了!刪了它!聽到沒有?把它們刪了!」

司念衝上前去拍著編劇面前的桌子,對他恐嚇的說道,更是眼珠子一轉,又有些癲狂的說道:「不行!只要關於他們兩個人的親密戲全部都給我刪掉!就算是一點點接觸都不可以!」

編劇好歹也是寫過許多優秀劇本的,言語之豐富,言辭之犀利,完全不是平常人能夠招架得住的。

他半靠在椅子上邊兒低垂著眉眼,看著司念就像是看一條瘋狗一樣不屑地說道:「我說這位小姐,你要是有病就趕緊去醫院吧,別在我們劇組裡邊發瘋。」

「你……!好啊,你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司念一時間語塞,伸出手來拍著桌子,臉色鐵青著繼續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呢?怎麼敢這樣跟我講話?!」

「夠了!你現在還有臉說這樣的話,你不嫌丟人我都替你感到害臊!」陸季延走上前去,這個就沒法對司念說道。

隨後打量了她一番,繼續講道:「你也不看看你現在變成了什麼模樣,哪裡還像一個大家閨秀,幸虧爸爸不在這裡,要不然估計又要被你氣得病情加重!」

「呵!你這個野雜種,你有什麼資格來說我?」司念直起身子來,轉過頭看著陸季延就諷刺的說道。

「啪!」一陣清脆的巴掌聲立馬劃破了天空,隨著陸季延的這一巴掌,司念立馬被打的臉都偏轉到一邊去了,頭髮更是遮住了臉上的表情。

陸季延打完之後就走到她面前,對著司念冷聲冷氣的說道:「我一直不跟你計較,是因為打心底里還把你當做我的妹妹,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可以一直容忍你的行為,而且也不是你一再放縱的資本。」

「你今天竟然敢打我!」司念抬起頭來捂著自己紅腫的臉蛋兒,對著陸季延狂躁的怒吼著。

「野種!我說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你難道可以不承認嗎?我告訴你這一切都是事實,你今天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馬上就回去告訴爸爸,讓他立馬就讓你滾蛋!」

「司念你現在簡直無可救藥了!都到了這個時候,你怎麼還有臉再提爸爸,他要是醒過來看見你這個樣子說不定又會氣病過去。

你以為我真的害怕你在他面前胡說八道些什麼嗎?我告訴你我根本就不怕,但是我覺得你還是不要這麼做好,好歹也是為了他的生命安全著想。」

陸季延諷刺的說完之後又瞪了一眼司念,隨後就向著顧可彧走了過來。

顧可彧在一旁氣的手指甲都快鑲嵌進肉里去了,看著司念恨不得衝上前去把她那張臉蛋兒撕個稀巴爛。

她之前已經說過很多次了,讓司念注意自己的言行,千萬不要再次侮辱陸季延,沒想到她今天竟然這樣口不擇言,還是說出了這樣的混賬話。

顧可彧真的非常用力在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了,如果不是現在身在影視城裡外邊還有許多八卦記者,她說不定真的會衝上前去,好好的暴揍司念一頓。

重生之攜手 雖然陸季延本人已經給了司念一個小小的教訓,但是顧可彧覺得遠遠不夠,她心中那股濁氣始終堵塞著的,根本就不能夠暢快!

司念被這一巴掌徹底打醒了,她沒有像之前那樣撒潑鬧騰了,但是她也沒有覺得丟人離開了劇組,只是像之前一樣厚著臉皮跟在江映寒身後。

她好像完全把自己的尊嚴給丟棄了一樣,不管江映寒臉上表現出多麼厭惡的神情來了,司念也只當做沒有看見。

劇組因為這個插曲徹底也被打亂了節奏,大家沒有緊接著拍戲,只是各自到了休息區裡邊等待著,顧可彧轉過頭去看著陸季延,他冷著一張臉薄唇緊抿,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顧可彧抓過他的手,才發現陸季延的手掌涼的嚇人,這對他這種身體素質的人來說很少有這種時候。

顧可彧緊緊握著他的手,心裡就越加心疼起來了,司念剛剛說出來的話說不定在心裡邊已經壓抑許久了,她看著陸季延的那個眼神就好像是厭惡的不得了。

她現在有些憎惡自己剛剛為什麼沒有動手,眼睜睜的看著司念對陸季延做出了這種無法原諒的事情,心中那股火也越躥越高了,今天如果沒能得到發泄,說不定自己回去就會被氣得口吐鮮血。

現在周邊有好多工作人員向著顧可彧他們都投過來了,好奇又帶著審視的目光,她不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和司念再發生肢體上的拉扯,顧可彧只好往後退步兩下,向著小文使了一個眼色。

這丫頭非常有眼力勁兒,從頭到尾都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以至於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對顧可彧來說剛好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現在自己不能動手,那不如讓小透明小文上去好好教訓一下司念,也算得上是為今天這件事情畫上一個句號。

顧可彧給了她一個眼色之後,小文就慢慢的點了點頭,更是挪動著自己的步子閃身到了司念背後,趁著大家都沒注意的時候面無表情的就伸出腳來,對著司念身下那把椅子重重地踢了一腳。 藍雪嬌呼一聲,她可沒想到方逸天會有這麼無恥舉動。

她突然覺得,一開始讓這個混蛋過來幫她解衣扣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分明就是引狼入室嘛!

「你這個壞蛋,故意說那種話騙我,讓我著急,現在又欺負我!哼,真以為我好欺負啊,我明天就給我爺爺打電話,正好前天爺爺打電話給我說他想過來看看我呢,我明天打電話讓爺爺過來,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我!」藍雪哼了聲,俏臉嫣紅著,端是嫵媚誘人之極。

方逸天聞言后卻是大吃一驚,忍不住問道:「雪兒,你爺爺他要過來?不是吧?你騙我的是不是?」

「我騙你幹什麼,我爺爺說他也是很久沒見你了,想過來看看呢。」藍雪一臉認真的說道。

方逸天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藍老爺子要是過來了……那自己還得了?保準是一天沒什麼事,天天坐著聽藍老爺子的訓斥得了!

說起來藍老爺子對他可是知根知底,對他的底細一清二楚,當初正是藍老爺子舉薦他進入到了獵豹特種部隊,而後去了華國龍組之後藍老爺子也是知道的,正是暗中有著藍老爺子這層關係,華國龍組以及國安部對他都是極為重視。

不過他的突然歸隱並沒有告訴藍老爺子,事後藍老爺子肯定是知道這件事,到時候又要詢問這方面的事了。

「雪兒,你看你爺爺歲數也大了,你還讓他路途遙遠的過來幹什麼啊,就讓他在京城頤養天年唄,你說是不是?」方逸天一陣心虛,連忙說道。

「不行,誰讓你欺負我來著?爺爺來了正好為我主持大局。」藍雪嗔聲說道。

「喂,你可別不講理啊,我、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方逸天心中一陣委屈,說道。

「哼,你還有臉說,那你現在是幹什麼啊?」藍雪嗔了聲,說道。

「我、我……」方逸天一看此刻的情形,他正壓在藍雪身上,臉上不由得一陣尷尬,笑了笑,說道,「你覺得這就是欺負你啊,好啊,那讓你欺負我回來吧!」

方逸天說著身子一翻,讓藍雪在上面壓著他,不過他的雙手還是緊緊地攬著藍雪那纖細柔軟的腰肢。

「你、你……我才不要這樣欺負你呢,最後還不是你佔盡了便宜!」 法武封聖 藍雪沒好氣的笑了聲,而後說道,「喂,你是不是很害怕爺爺啊?」

「怎麼能說是害怕呢?那是尊重,也是為了他老人家的身體著想啊,萬一來這邊他水土不服,如何是好?對不對?怎麼說你爺爺也是國家的功勛,換句話說,那可是保護的對象呢,折騰不得啊。」方逸天說道。

藍雪聞言后禁不住的笑了笑,笑得有點狡黠。

方逸天看著藍雪臉上的笑意,心思一轉,而後便獰笑著說道:「好啊,雪兒,你剛才的話是騙我的對不對?哼,你居然敢戲弄我,看我怎麼懲治你!」

方逸天幡然醒悟,覺得藍雪剛才那番話是為了他剛才戲弄了她一番之後的報復,便伸手一個勁的瘙癢著藍雪的腰肢。

藍雪嬌軀頓時一陣陣酥麻難耐的感覺,她忍不住開口笑著,嬌軀扭動,閃躲著方逸天的瘙癢。無奈方逸天力氣太大,她怎麼也躲不過去,她便只好開口求饒的說道:「不要啊……你快住手……哈哈哈,癢死我了!你這個壞蛋,准許你說話騙我就不許我騙你啊!你快住手啊……」

藍雪一番求饒未果之下只好拿起武器自衛,接連的對方逸天攻擊起來。頓時,兩人便在床上翻滾著。

突然,在嬉鬧中,藍雪身上的裙子的裙帶頓時下滑,又在方逸天不只是有意無意的一扯之下,藍雪身軀春光乍泄,就此呈現大半!

方逸天的目光頓時發獃了起來,只覺得眼前所看到的是這世間最為美好的東西了,竟是那麼的神聖而又誘人!

方逸天還是第一次目睹藍雪峰前風光,一時間整個人都怔住了,真是太唯美了,像是那綻放的雪蓮,唯美中帶著極盡的聖潔之態。

藍雪也是一怔,身體都僵硬了起來,腦海中轟的一聲炸響,一片空白,她沒想到自己這會兒竟是春光大泄起來,她還是第一次在一個男人面前如此的暴露,雖說這個男人是自己認定了的老公,但她心中還是感覺到羞澀之極。

她反應過來之後輕咬著下唇,美麗的臉上儘是羞羞答答之色,正欲伸手將裙子拉上來,不能白白便宜了這個混蛋。

可這時,方逸天卻是厚顏無恥的抱住了她的嬌軀,輕輕地吻了她的玉臉一下,而後便是柔聲的說道:「雪兒,好啊你,竟敢如此的挑逗我,看我怎麼懲罰你!」

「啊……」

藍雪嬌呼一聲,可這時,容不得她反應過來,方逸天已經吻向她。

「嗯,唔……」

藍雪輕呼幾聲,而後她的嬌軀逐漸的酥軟了下來,一張粉臉嬌紅欲滴,媚眼微閉,那微微顫動的嬌軀更是惹人憐愛。

藍雪的腦海里一片空白,她禁不住的泛起了絲絲異樣之極的感覺,心思禁不住的一陣蕩漾起來,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不經意間,內心深處緊鎖著的那一絲慾望衝破了囚籠,洶湧而出,淹沒了她的身心。

呼吸越來越急促的她芳心不由得一緊,心想著難道這個混蛋真的是要付諸行動了嗎?

可是,一方面她覺得她都沒做好準備,另一方面,她卻又有種控制不住的衝動。

這種感覺可謂是矛盾無比。

藍雪顯得有點急促不安的想著,對於方逸天,她無疑是真心真意的愛著的,她也並不反對婚前性.行為,只是,這一切她都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的準備,此外,她還覺得自己沒跟方逸天的情感發展到那麼深的層次。

一時間,藍雪的心中禁不住的矛盾了起來,從方逸天那粗重的喘息聲中她能夠知道方逸天此刻正處在一個亢奮巔峰,她不忍去拒絕方逸天,但卻又不希望方逸天這樣,因此顯得矛盾之極。

而這時,方逸天突然停了下來,而後便是好整以暇的看著藍雪,臉上帶著一絲壞壞的笑意。 藍雪原本是心情極為矛盾的,可這時,竟是看到方逸天停下來了所有的動作。

藍雪心中一怔,心頭隱隱有些失落之下她睜開眼眸看向了方逸天,便看到了這廝臉上那副泛著絲絲壞意的笑臉。

藍雪心中嬌羞不已,嗔了聲,幽怨之極的瞪了方逸天一眼,說道:「壞蛋!哪有你這麼欺負人家的!」

「我這不是懸崖勒馬,還沒欺負嘛!」方逸天淡淡一笑,伸手在藍雪那張白皙光滑的臉上輕輕刮弄著。

藍雪嗔了聲,而後便是忍不住的一笑,輕聲問道:「你、你是不是很想啊?」

「很想?想什麼啊?」方逸天饒有興趣的問道。

藍雪一怔,臉上更是羞紅,這傢伙還可惡了,居然還裝作一臉糊塗的樣子,自己都這樣說了他還裝作不解,真是氣人!

藍雪哼了聲,別過頭去,似乎是不好意思看方逸天了。

方逸天笑了笑,捏了捏藍雪的臉蛋,笑道:「喲,老婆,你是不是思春吶?」

思春?藍雪一怔,而後便是漲紅著臉,伸手捶打了方逸天幾下,沒好氣的說道:「我才沒有呢!要說思春也是你,哼,大尾巴狼!」

方逸天一笑,俯下身,嘴唇貼著藍雪的耳畔,輕聲說道:「我家老婆還真是冰雪聰明啊,一眼就看出我思春來著!我還真是思春了,還嚮往春天呢,可惜,春天還很遙遠,你說呢?」

方逸天那若有若無的吹進耳畔的氣息,攪得藍雪芳心一陣紊亂,嬌軀上忍不住的泛起絲絲麻痹酥軟的感覺,她心神一盪,自然是聽出了方逸天的弦外之音,狡黠的笑道:「是啊,春天還很遠呢,現在才是夏天,不是么?」

「夏天好啊,酷熱的夏天正好摩擦出璀璨的火花,老婆,要不咱倆試試吧!」方逸天一笑,觸碰向了藍雪的耳垂。

「嗯……」藍雪忍不住的嚶嚀了聲,媚眼含春的瞪了方逸天一眼,輕聲說道,「壞蛋!你就知道戲弄人家!」

方逸天一笑,輕輕地吻住了藍雪的俏臉,說道:「今晚的戲弄到此為止吧,很晚了,你也該休息了!」

「呃?你、你要走了?」藍雪忍不住下意識的問道。

「捨不得我走啊?行啊,今晚我全程陪你吧!」方逸天笑道。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藍雪語氣一慌,嬌羞的說道。

「傻瓜,逗你玩呢!我相信,只要有足夠的耐性,春天是不會遠的,對不對?我也說過,我是不會強求你的,我會等你情願的那一天!」方逸天笑了笑,而後便是深深地看了眼藍雪,說道,「休息吧,小傻瓜,不然明天起來可就是熊貓眼嘍!」

「我也該回房休息了,今天還真是累!」方逸天伸展了一下腰身,便走下床,跟藍雪說了聲晚安之後便走了出去,輕輕地關上了門。

藍雪看著方逸天逐漸走出去的身影,心中一陣百感交集,內心深處泛起一絲溫暖的涌流,她輕輕一笑,喃喃自語的說著:笨蛋!我情不情願還要我自己說出口啊?你就不會問我?真是大笨蛋,呆木頭!

藍雪說著淺淺一笑,只覺得被方逸天吻過的地方隱隱留下一絲淡淡的煙草味以及他身上的氣息,原本想洗個臉再睡她突然改變了想法,只想保留著方逸天身上這絲淡淡的氣味隨著她沉沉入睡。

她走下床,換上了一身寬鬆柔軟的睡裙,這才走回到床上,輕輕地拉上薄被,嘴角邊洋溢著一絲淺淺的笑意,合眼睡去。

……

方逸天走回到了自己的房子,身上的衣服一脫,便躺在了床上。

他還沒睡,兀自還在抽著煙,房間里沒開燈,漆黑中唯有他手中香煙那忽明忽暗的炙熱煙頭。

這時,他放在床頭上的手機突然想起,暗黑中他皺了皺眉,三更半夜的,誰打電話過來?

他拿起電話一看,竟是慕容晚晴撥打過來的電話,他怔了怔,難不成這個成熟性感的美麗御姐想要跟他午夜談情不成?

「喂?還沒睡?」方逸天懶散的問了聲。

「還沒呢,晚會結束了,剛回到家,正躺在床上,臨睡前給你打個電話,今晚真是謝謝你了。」慕容晚晴那柔美甜膩的語氣傳來。

「誒,大半夜的打個電話過來就是為了說聲謝謝?還以為你寂寞難耐,無法入睡,這才找我傾述思念之情呢。」方逸天淡淡笑道。

「你……哼,誰對你思念了,還真是厚臉皮!」慕容晚晴禁不住嬌嗔說道。

「我臉皮要是那麼厚,今晚早就狼性本色,吃定你了!好了,你也該休息了,對了,回來的時候我把摩西欲圖對你不軌的事跟藍雪說了。當然,我跟你合作的事沒告訴她。」方逸天低沉說道。

「哦,好吧,方逸天,還真是謝謝你了,相關的資料我明天秘密送給你,表面上,你我不要有太多的往來,這樣也不會引起我大伯安插在我身邊的姦細的注意了。」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慕容晚晴說道。

「行!至於謝謝先免了,等你那天相通了,樂意了,對我有了獻身精神再談謝謝吧。」方逸天淡淡笑了笑,抽了最後一口煙,悠然說道。

「你……你就不能正經點啊,真是的!」慕容晚晴語氣禁不住羞澀的說道。

「哈哈,我要正經起來就不是人了!晚安,美麗成熟的慕容小姐,你真的是很美麗,三圍也很出色!拜拜!」方逸天笑了笑,便掛掉了電話。

手機一扔,卷著被子倒頭就睡了。

也不知道電話那頭的慕容晚晴聽到他這番話後會作何感想。 「啊!」

司念的尖叫聲再次劃破了天空,她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屁股著地更是來了個四腳朝天。

這個狼狽的模樣逗得劇組裡邊的工作人員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畢竟司念剛剛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撒潑耍橫,大家都巴不得看她笑話。

她漲紅著一張臉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周邊也沒有人去攙扶她,司念站起身之後覺得自己實在是容顏受損,所以抬起手來,對著旁邊的梁銘思就惡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你剛剛怎麼不把我給拉著?!」

「……」梁銘思完全就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他剛剛只是笑了兩聲沒想到就已經成了炮火,轉過頭來這一巴掌就結結實實的落在了自己的臉上。

他的臉色垮了下去神情也陰沉起來,但是動了動自己的嘴唇什麼話都沒說,只是把頭給低了下去。

梁銘思現在在娛樂圈裡面已經快沒有任何地位了,他和顧可君兩個人好不容易才傍上了謝青青這個金主,又怎麼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去得罪她的掌上明珠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