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蘇寒點點頭:"我們來了,你嚇壞了吧,帶我們去看看小凜!"

路紫蘇點點頭,轉身帶著他們向著醫院裡面走去。

可能是見到親人了,路紫蘇的感情,有點收不住,她伸手拉了拉百葉的手,低聲:"百葉姐,都是我不好,不然的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百葉很難過很難過,可是,她更清楚,無論發生什麼事情,蘇凜肯定會沖在妹妹前面,保護她的,這是人之常情,怪不得紫蘇。

而且,最重要的是,紫蘇最後救了蘇凜,當時的情況,具體怎麼樣,除了昏迷的蘇凜,恐怕沒有人知道。

百葉輕聲安慰路紫蘇,她的聲音,也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哭腔:"沒事的,你不用自責,有些事情,怪不得你!"

因為不能讓小白看出來什麼異常,就算是心裡難受到崩潰,百葉也強裝著。

蘇寒來的時候,已經給路紫蘇打了招呼,讓她在小白面前,不要透露蘇凜的病情,盡量能瞞著就瞞著。

路紫蘇也不傻,而且,她也非常疼愛小白,自然是能注意,就盡量注意。

蘇凜下午的時候,已經被轉移到普通病房了。

小白和百葉進去看他,蘇寒和路紫蘇,守在外面。

路紫蘇將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訴蘇寒,包括藍心月的出現,以及藍清風今天的到來。

蘇寒若有所思:"出現最巧合的人,其實就是藍心月和藍清風,紫蘇,你有沒有覺得?"

路紫蘇連連搖頭:"大哥哥,我知道你很謹慎,但是,你不要懷疑他們,我相信心月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次的事情,其實都賴我,如果小哥哥不陪著我出來的話,或許,就能夠躲過這一劫!"

路紫蘇說著,神情變得難過不已。

蘇寒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傻丫頭,你在說什麼呢?你生病了,我跟小凜作為你的哥哥,帶著你去訪病尋醫,再正常不過了,而且,一些事情,是命中的劫數,有時候,不是你在不在那個地方,就能躲過的,小凜的事情,哥哥也很傷心,但是,我們必須堅持著,不能讓這個家,因為悲痛散掉,知道嗎?"

路紫蘇重重的點點頭:"我知道了,大哥哥!"

蘇寒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其實,他很想去看看蘇凜怎麼樣了。

可是,他也想給百葉留出一點時間,讓她和孩子,好好的看看蘇凜。

畢竟,百葉和蘇凜半年前雖然住在一起了,但是,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和好。

這一次,蘇凜出事,恐怕她比任何人都要後悔吧。

她不僅難過,還痛恨自己為什麼沒有早點跟蘇凜和好,如果蘇凜醒不過來,這恐怕會變成她一輩子的遺憾吧。

蘇寒無奈的搖搖頭,耐心的在外面等著。

百葉走進病房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崩潰了。

可是,因為有小白在身邊,她只能壓抑著感情,只能紅著眼睛,默默的看著蘇凜,一句話也不敢亂說。

她笑的痛苦悲涼,卻又勉為其難:"小白啊,爹地現在只是暫時的睡著了,醫生說,我們每天過來跟爹地多說說話,就能把他喚醒了,這段時間,我們就留在醫院裡,陪著你爹地,好不好?"

小白重重的點頭:"媽咪,你放心吧,小白一定會非常聽話,直到喊醒爹地為止!"

百葉難過的點了點頭,揉著小傢伙的難道,將頭扭在一邊,眼淚守不住的流下來。

生怕自己在小白面前露出馬腳,百葉迅速的站起來,連小白看都不敢看:"小白先陪著你爹地,我去趟衛生間。"

百葉說完,快速的起身,向著外面走出去。

看她的背影,幾乎是落荒而逃。

小白慢慢的收回目光,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蘇凜,伸手想去抓他的手,卻發現,他的手被包紮的嚴嚴實實。

小白很難過,可是,他現在不敢表現出來,因為媽咪隨時會回來,媽咪看了他哭,會更難過的。

爹地一定是受傷了,而且,還是受了很嚴重的傷。

小白鼻尖紅紅的,低著頭,眼淚掉在了床單上,瞬間不見,他低聲糯糯道:"爹地,你一定要早點醒過來啊,媽咪很難過,小白也很難過,小白半年前,才好不容易盼回了媽咪,小白不想再做個沒有爹地的孩子了,你和媽咪,難道就不能都陪著我嗎?小白真的很難受,爹地,你醒醒好不好啊!"

小白剛說完,就聽見門響了,他趕緊擦了擦眼淚,轉身看著門口。

蘇寒打開門走進來了。

看見小白紅紅的眼眶,蘇寒心疼不已,這個孩子太聰明了,而且早熟敏感,他們就算是盡量瞞著他,他怕是也能猜到一些吧!

蘇寒無奈的嘆口氣。

小白乖巧的開口道:"大伯,你來了!"

蘇寒點點頭:"嗯,我來看看你爹地,小白是不是哭了?小白不要難過了,你爹地很快就能好起來了的,小白是男子漢,不能哭的,知道嗎?而且,你現在不論是哭,還是說話,你爹地其實都是能聽到的,不想讓你爹地難過到醒不過來,小白就不能哭,好嗎?"

小白重重的點點頭:"我是男子漢,我不哭!我會乖乖聽話,等著爹地醒過來!"

蘇寒努力擠出一絲笑容:"這才是好孩子,你出去找你媽咪吧,大伯跟你爹地說兩句話!"

小白聽話的點著小腦袋,向著外面走出去。

看到病房的門,再次關上,蘇寒這才無聲的嘆息,默默的看著病床上,神色憔悴的蘇凜。

蘇凜臉上沒有傷,可是,蘇寒知道,他身上受了好多傷,他是很艱難的,才挺過來的。

蘇寒走近蘇凜的病床前,緩緩的開口:"小凜啊,你知道嗎?這次來冰島的飛機上,我突然想起好多以前的事情,尤其是我們還沒有認回爹地的時候,每天都盤算著,不要讓爹地欺負媽咪,最後知道了他其實就是我們的親生父親,我們兩個人,當時其實都很想認他吧,那種渴望又害怕的心情,真的很奇妙,你知道嗎,我還想到我們兩個人互換身份,在爹地面前裝黑客,現在想想,爹地肯定一早就發現了不對勁,畢竟,你跟我的性格,完全就是兩個人,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我們一起經歷的,我一直相信,我跟你,還有紫蘇,都是爹地媽咪的驕傲,我們會一直讓他們驕傲下去的,可是,這段時間,都是怎麼了,接二連三的出事,先是紫蘇,現在又是你,你知道嗎?知道紫蘇生病的那天早上,我整個人昏昏沉沉的,都不知道怎麼從她房間里走出去的,現在你又出事了,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你醒不過來,我到現在都瞞著爹地媽咪,不敢告訴他們這件事情,你知道嗎?如果你能聽見我說的話,就早點醒過來,好嗎?" 外頭的喧囂聲最後讓皇帝也忍不住出去一看究竟。

他站在廊上,習慣性的先找白千帆,幽暗的夜色里,他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白千帆站在最前面,不時升騰的焰火照亮了她喜笑顏開的臉,那些亮光映在她的眼眸里,匯成最璀璨的星,讓他砰然心動,一時間竟是看痴了。

有人悄悄走過來,向他行禮:「皇上。」

皇帝收回目光,扭頭一看,是史鶯鶯。

他微微一笑,「杜夫人找朕有話說?」

史鶯鶯沒想到皇帝一眼就看穿了她的來意,乾脆開門見山:「皇上的心結解開了么?」 蓋世小村醫 她是個細心的人,所有的人都出來了,唯獨皇帝和杜長風坐在屋裡沒動,杜長風為什麼不出來,她知道,但皇帝沒出來是為什麼?

她不放心,站在遠處探頭張望,看到皇帝和杜長風在說話,雖然皇帝讓杜長風復了職,也允許他們夫妻來臨安定居,但到了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不比在西北自在,諸事皆要小心,不然怎麼說伴君如伴虎呢,那畢竟是掌握天下人生死的國君啊!

「杜夫人這話什麼意思?」

「皇上還記得那年杜長風想跟皇上一起去南原救娘娘的事么?」

「記得。」

「我以為那次之後,皇上的心結就已經解了。杜長風證明了他自己。」

皇帝有些好笑,「你怕朕給杜將軍小鞋穿?」

被皇帝看穿,史鶯鶯也不怕,她本來就是個直性子,「近來有些傳聞,皇上肯定也聽說了,說杜長風帶兵逛窯子,還有夜闖城門什麼的,其實都是事出有因。」

「什麼原因?」

「為了我。」

皇帝哦了一聲,「原來是為了杜夫人,看來杜將軍護妻心切啊。」

史鶯鶯迎著他的目光,「若是娘娘受了欺負,皇上也一定會這麼做。」

皇帝笑了一下,沒接茬,他如今沒有這個機會,因為沒有人敢欺負白千帆。

「你的意思,朕明白了,朕不是昏君,對杜長風還是心裡有數的,不然,也不會讓賈桐邀你們兩口子過來,千帆念舊情,只要她高興,朕便高興。」

史鶯鶯聽他這樣說,懸著的心落了下來,來的時侯很忐忑,她對杜長風自然是放心的,但皇帝在這方面相當小氣,在一起聚會,難免有眼神的交匯,她是真怕惹出什麼事端來。

她傾低身子,「請皇上不要怪罪,是鶯鶯太唐突了。」

「你護夫心切,朕能理解。」皇帝微微一笑,轉了話題,「聽說史老闆在臨安城開了兩間商鋪。」

「是,一為酒樓,一為綢庄。」

「生意可還好?」

「馬馬虎虎過得去吧。」

「當年你把驛站打理得很好,朕看得出來,史老闆是天生的商人。」

「謝皇上誇獎,鶯鶯愧不敢當。」

「明年有什麼打算?」

史鶯鶯愣了一下,不知道皇帝怎麼對她的生意感起興趣來了,「如果時機成熟的話,我還想多開幾間鋪子,形成規模后,生意會好做一些。」

「想法很好,京城是東越最繁華的都城,只要有想法,生意很好做,但也很難做,你懂朕的意思么?」

「鶯鶯明白,京城的水很深,競爭也很大。」皇帝的話點到為止,她明白,京城藏龍卧虎,也魚龍混雜,她只是一個外鄉人,要想在京城真正立足還很難,她要出頭,畢定會觸及某些人的利益,比如:謝靖宇。

「經商有經商的規矩,成也好,敗也好,只能靠自己,你明白么?」

「鶯鶯明白。」史鶯鶯想皇帝大概是不希望她藉助於杜長風職務的便利來為自己辦事,但皇帝看錯了她,她史鶯鶯從來就沒想過要靠誰,從始至終,她靠的只有自已。

「請皇上放心,鶯鶯懂規矩。」

杜長風坐在屋裡,不時探頭往外看一眼,心裡很是納悶,皇帝和史鶯鶯倒底在聊什麼,聊這麼久?

皇帝是出了名的愛妻典範,對任何女人都不感興趣,這會子怎麼有雅興和他媳婦攀談上了,難道……

他坐不住了,起身往外走,可千萬別是他想的那樣,墨容澉要敢窺視他的女人,管他是不是皇帝,照打!

他剛出去,皇帝卻提腳下了台階,往人群那邊去了。

他悄悄走過去,在史鶯鶯耳邊突然喝了一聲,嚇了她一跳,反身就掄拳打,「發什麼神經,嚇死人了。」說完意識到自己說了不吉利的話,又連呸了好幾口。

杜長風問,「皇上跟你說什麼?」

「沒什麼。」

「沒什麼說這麼久?」

史鶯鶯看他臉色尚可,但語氣有些沉,不由得好笑,「怎麼,吃醋了?」

杜長風哼了一聲,「你小心點,皇上那人……」說了一半打住了,倒底是皇帝,不好編排。

史鶯鶯故意問,「要是皇上看上我了,怎麼辦?」

杜長風臉色一變,繼而又笑,「怎麼可能?你比娘娘漂亮?」

史鶯鶯二話不說,當胸一拳,扭頭就走,卻被杜長風往回一拖,抱了個滿懷,「在我眼裡,你是最漂亮的。」

史鶯鶯剛還惱怒,聽到這句,立刻拔雲見日,卟哧一笑,將他推開,「去你的。」

夫妻兩個正耍花槍,突然聽到那頭傳來一陣歡呼,原來是寧九和賈桐在比賽點煙花,看誰點的又快又多。

地上擺著兩個用煙花圍起來的圈,每個圈大概有七八個煙花。寧九站在圈外,凌波微步,快得讓人看不清楚,只有猩紅的香頭在暗色中劃出道道紅光,博得眾人一陣叫好。

賈桐一看就是個投機取巧的,他站在圈內,軌徑小,只要轉動身子,便可以點著煙花,但他只想著圖快,沒想到當煙花被點燃后,一個個打著哨聲往上升,把他困在裡邊了,火樹銀花噴涌而出,亮晶晶的焰光飛濺,賈桐躲來閃去,樣子狼狽極了,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最後是寧九踢倒一個煙花,他才從缺口出來,身上煙薰火燎,袍子上被灼出了細細密密的窟窿,惹來綠荷好大一個白眼,賈瀾清跟著他娘一起翻白眼,只有賈小朵不嫌棄,笑嘻嘻跑過去抱住他的腿,「爹,棒棒!」 「叩叩叩……」沒一會,車門傳來敲門聲。

許衛開了車門,見馮少啟帶著簡語之站在門口,「這是?」

「暫時照顧一下簡小姐。」說完后,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讓簡語之上車。

聽到人過來了,木小寶想下床,但是在腳探出床邊緣的時候,木小寶立即收回了腳。

上車后的簡語之到周圍的人打量自己的眼神都帶著不太友好的態度,她能理解他們對自己的敵意,簡語之並未過多解釋,而是先去和木小寶打招呼。

看到人過來了,木小寶假裝托腮看窗外,餘光一直在注意過來的人。

「你好,你就是小寶吧。」

回頭瞥了眼過來的人,「哦,你好。」

木小寶一回頭,簡語之就愣了一下,怎麼木兮長得像她大哥和二姐,這個木小寶也像她們簡家某個小不點?簡語之一臉好奇盯著木小寶看。

被簡語之盯著看的木小寶生怕簡語之看出他和老紀長得像,趕緊用手捂著臉,「老馮,你帶她回來幹嘛啊?」

「寶少爺,紀總出來之前,簡小姐可能需要在這裡休息一會。」

這個老馮,氣死他了,居然把這個壞女人帶回來,哼!「噢,是嗎,那你就去前面坐著吧。」說完后,木小寶立即轉身用背對著簡語之。

長得像,但是脾氣不像,她們簡家那個小不點要乖很多,感覺木小寶特別親切的簡語之笑著問了句:「小寶,我肚子餓,你這裡有吃的嗎?」

小寶?

小寶也是她可以叫的?

跟她媽咪搶老紀,居然還登堂入室問他有沒有吃的!

這簡直就是太……

不對,要吃的是吧。

木小寶嘴角勾起一抹壞笑,回頭望著簡語之,「有啊。」木小寶一臉熱情,爬下床。

木小寶態度轉變,從冷淡到熱情,把車裡的幾個人嚇了一跳。

帶著簡語之坐下后,把一桌子容易上火的零食都推到簡語之面前,「這些,都是我最愛吃的零食,通通都給你,不用客氣。」

「謝謝你。」完全沒注意到木小寶在耍小心眼的簡語之,肚子餓到直打鼓,拿起零食就拚命墊肚子。

許衛和夏明義坐在木小寶身後看著簡語之,呂鋥凉拉著馮少啟下車,遞了眼裡面,「我說老馮,你幹嘛把她帶回來,你沒瞧見現在外面都在議論紀總和這位簡小姐的事情,你這不是明擺著讓寶少爺跟著難過嗎?」

馮少啟抱著胳膊,望著車裡一臉笑容在看簡語之的木小寶,「你與其擔心寶少爺,倒不如想想那位簡小姐上火說不出話,南家怪責到咱們頭上來。」

聽到這話的呂鋥凉趕緊看了眼,結果一下就對上木小寶那頗有深意的笑容。

「我怎麼瞅著,寶少爺怪可怕的。」

他已經親眼見證了這位寶少爺的可怕,終於能理解當初費亦行被整到住院是怎麼回事,「你今天才知道?」寶少爺要好相處,紀總至於,給手底下那些平日里會跟寶少爺有接觸的保鏢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工資?

「老馮,我說你怎麼把人領回來,你這不是缺德嗎你。」嘖嘖嘖,瞧寶少爺那幫忙開袋遞零食的樣子,簡直就是太殘忍了。

「你以為我想,她像怨鬼纏身,甩都甩不開。」

喲,這形容詞,怎麼讓他嗅到了一絲微妙的氣息,「我說老馮,那位簡小姐,該不會是喜歡你吧?」

「怎麼,跟費亦行打交道多了,你也被費亦行傳染到長舌婦的病?」他和簡語之,不是一路人,怎麼可能。

「話可不是這麼說,為什麼,她光跟著你,不跟著別人,我說老馮,說不定這就是你前世欠下的債,今生找你來討了。」老馮要能和這位簡小姐在一塊,那可是飛上枝頭變孔雀了。

馮少啟一臉不耐煩,直接用胳膊把呂鋥凉撞開,「滾一邊去。」

不就是開玩笑,至於那麼用力。

呂鋥凉揉了揉自己被撞痛的胸口。

未免呂鋥凉再呆在這裡,說些有的沒的惹他嫌,馮少啟只能把人支開,「太太還沒出來,你去瞧瞧。」

「好。」正好,他也能找個借口離開,他可不想被人追究責任。

坐在簡語之對面的木小寶,笑得特別燦爛。

吃啊,吃啊,吃多點。

長多點痘痘,這樣就會變成醜八怪,看你還怎麼跟他媽咪搶老紀。

……

準備離開的喬隱,見木兮獨自一人往某個方向走去。

就在喬隱準備收回目光繼續前行時,緊跟木兮其後推著垃圾車身穿保潔衣服的人腳下穿著一雙皮鞋。

和保潔員該有的打扮截然不同的裝束引起喬隱的注意。

喬隱立即跟了過去。

光顧著跟人的木兮完全沒注意周圍的環境,一直跟到樹林裡面,那個身影突然就從眼前消失了,急的木兮四處找人,「小寶?」

「小寶?」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