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蘇拾並不在意這些,她在趕路,沒工夫搭理他們。

鎮子上,西邊是集市,蘇拾學著集市上的人,在路邊擺了攤,鋪了一層布,她把背簍里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

旁邊擺攤的是個老婦人,她賣的是土豆和胡蘿蔔,這年頭,這東西,說真的不值錢。

「小姑娘,你這東西怎麼賣?」

蘇拾的蘑菇,個個看著厚實飽滿,還有那張獸毛,看著就很暖和。

蘇拾回頭看她:「您看著給。」

「你這蘑菇不會有毒吧?」蘑菇這玩意,對普通人來說,還是很罕見的,因為他們不會分辨什麼有毒,什麼沒毒。

蘇拾:「我已經處理過了,沒毒。」

老婦人看她一個小姑娘,也沒坑她,拿了一大堆的胡蘿蔔和土豆,和她換了一些蘑菇。

之後,陸陸續續又有人來找蘇拾換,也有人花銀子買。

不一會時間,蘇拾收了有二十個銅板。

她對這個時代的銀子沒什麼概念,但應該不少吧?

「小姑娘,你這獸毛不錯,怎麼賣?」

「看著給。」

男人摸了摸獸毛,眯著眼,很享受的樣子,這狼毛,一看就是真的。

「二十個銅板。」

蘇拾揪了一根狼毛給他:「一根,給你。」

她不傻,蘑菇木耳不值錢,所以,這些人找她換,她沒意見,但是獸毛是真的值錢,在現代都那麼值錢的東西,動輒上萬的價錢,在古代,二十個銅板?

她今天出來,主要就是賣它的。

一根狼毛都是給他臉了。

男人的臉有些不好看。

「你也不看看你這毛多假,我給你二十個銅板,已經是很高的價錢了,擱到別人身上,一個銅板都不會施捨你!」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插了進來:「二兩銀子,買你的獸毛。」

嗬——

眾人倒吸口涼氣。

紛紛看向來人,是顧家二郎——顧驚鴻。

這是蘇拾穿越后第一次碰到原書男主,長的確實不錯,長發束起,穿著青衫,外頭披了大氅,抵禦了所有的寒風。

他面容清秀,是個俊雅的公子哥。

蘇拾緩緩開口:「四兩銀子。」

顧驚鴻還沒說話,站在他旁邊的小廝就先受不住了,眉眼一豎,憤憤道:「你這是什麼毛,我家公子願意給你二兩銀子,已經是很大方了。」

「而且,因為你,我家公子昨天還差點錯過了考試,這你又怎麼算,本來就是你欠下的,現在竟然還坐地起價!」

言外之意,就是讓蘇拾別不識好歹,這都是她應該的!

蘇拾半眯著眼,欠?

呵——

「六兩銀子。」

「你別太過分。」

「八兩銀子。」

蘇拾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要的多,她和顧瑾跋山涉水的爬了一座山,扒下了狼毛,路費和手工費得有吧。

顧驚鴻神色不變,只是發現,蘇拾看向他的時候,眼底的那種光不見了,沒有了那種迫切的追求,她很平靜,平靜到可以和他在這裡討價還價。

其實他更好奇的是,蘇拾是怎麼有的這狼毛的。

這狼毛,一看就是上上等的。

「弟妹,我們是一家人,八兩銀子是不是過於貴了?」

蘇拾面無表情:「親兄弟,明算賬,買不起,那就滾。」

這個時候,想起他們是一家人了?晚了。

書里,顧驚鴻明明知道她到公主府就是死路一條,竟然還幫著公主誘惑她進去,對她表現出善意,讓她覺得自己是有機會和公主兩女侍一夫的。

原主傻,可現在的蘇拾並不傻,她很有自知之明,對於顧驚鴻,不會再有半點感覺。

甚至有點想找他算賬,不過暫時也只能先忍了。

顧驚鴻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只是情緒藏的很深,他示意小廝給銀子。

「公子,那可是八兩!」他覺得他就是把這狼毛搶走了,蘇拾也不能說他們半個字。

「給她。」

蘇拾美滋滋的收了八兩銀子,這比她想象的,還要掙得多,再加上昨天的三兩碎銀子,現在他們家有十一兩碎銀子噠。

顧驚鴻深深的看了一眼蘇拾,眼底有些疑惑,不過看蘇拾收了銀子后壓根不理他,不看他,他便沒有自找沒趣,小廝跟著他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這一早上,收穫頗豐,蘇拾將東西收拾好,路過張記糕點的時候,想到顧瑾很喜歡吃這家的糕點,便在後面排起了隊,等她買到糕點,已經是半個小時后的事了。

然後才去了別處買家用的東西了。

這一個逛下來,就有些忘了時間,等她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還沒走到家門口,就瞧見顧瑾一個人可憐巴巴的蹲在籬笆前,眼睜睜的瞅著前面,眼睛黑亮黑亮的。

像個望妻石,在他的身邊,五個小傢伙在那趴著。

一個個都是生無可戀的。

雪糰子們都要凍懵掉啦。 望江園。

整個望江園的守衛,都提升了許多。

之前是火哥帶著一些保安巡守這裡,而現在,火哥那些人都已經撤了,取而代之的,則是蘇省和廣省各大家族的人。

如今在望江園巡守的,全都是武者,實力也是不俗。

一般人,想要闖進望江園,那壓根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漠的別墅里,林漠與陳武源趙天英等人正在大廳里坐著。

陳武源已經把蘇省那邊的事情跟林漠說了一遍。

「林神醫,您說的一點都沒錯!」

「謝家這些王八蛋,果然跑去威脅我們陳家其他那些人,妄圖讓我們陳家內訌,逼迫我回蘇省!」

「哼,他們壓根不知道蘇省那邊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用這一招來逼我?做夢吧!」

陳武源大聲說道。

旁邊趙天英等人也都紛紛點頭。

在來廣陽市之前,其實他們已經安排好了一切。

留在蘇省不來的那些人,本身就已經與他們站在敵對的位置了。

這個時候,謝家想用那些人來逼迫他們,這完全就是瞎折騰嘛!

然而,林漠卻沒有絲毫的喜悅,反而是眉頭緊皺。

「這次的事情,謝家肯定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

「這一招行不通,那謝家肯定會想別的辦法了。」

林漠沉聲道。

陳武源一揮胳膊:「不管他們用什麼辦法,有什麼陰謀詭計,隨便他們!」

「我這次來廣陽市,就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

「大不了跟他們拼一場,我就算是死,也要抱著他謝家的人一起死!」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只要他們捨得拚命,我無所謂!」

「反正,不管怎麼樣,我都得讓他謝家知道。我們這些小家族,也不是他們可以隨意欺辱的!」

陳家家主,之前就是被謝家硬生生逼死的。

對於這件事,陳武源可謂是怨恨至深,所以,對於謝家,他還真是抱著拚命的心思。

林漠搖了搖頭:「陳老,我明白你的意思。」

「謝家欺人太甚,真要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那咱們肯定是要跟他們硬拼到底。」

「不過,現在還沒到這一步,咱們就不要急著跟他們拚命。」

旁邊趙天英等人紛紛點頭,他們雖然是抱著拚命的決心來的。可事實上,他們還是不太願意這樣拿命去搏!

陳武源苦笑一聲:「林神醫,我也不願意跟他們拼啊!」

「陳家這數百人,也都是鮮活的生命。」

「有機會活著,誰願意死啊?」

「可問題是,咱們這些人,恐怕也鬥不過謝家啊!」

林漠面容平靜:「陳老,不要著急。」

「之前你們沒來廣陽市,單靠我自己,還真的只能逃命了。」

「可是,現在有各位支持我,而這裡又不是謝家的地盤,我倒覺得,咱們可以與謝家斗一斗!」

眾人看向林漠,趙天英語氣有些激動:「林神醫,您……您有主意了?」

林漠淡笑:「有點想法了。」

眾人頓時都來了精神,趙天英激動地道:「林神醫,那你有幾成的把握?」

林漠搖了搖頭:「三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