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蘇泠風和墨問塵看向易水珏的眼神,出奇的一致,都是在研究他的表情和眼神,想看看他的話到底有多少可信度。

研究了片刻,蘇泠風和墨問塵終於信了,易水珏可能真的沒有說謊。

「要多久問塵才能恢復正常?」蘇泠風問。

「等他傷徹底好了,自然就恢復了!好了,沒什麼事,我走了!不要再來打擾我!」說罷,易水珏逃跑似的,快速向外面走去。

蘇泠風沒有去阻攔易水珏的腳步。

墨問塵坐在床上,耷拉著腦袋,很是鬱悶的樣子。

「問塵,你怎麼了?」蘇泠風發現易水珏的異樣,不由開口問道。

「他說……要等我傷勢徹底好了,我們才可以……在一起……」墨問塵聲音悶悶的說。

「嗯……」蘇泠風瞬間就明白過來墨問塵這句話的意思了。

易水珏說過,他所煉製的那些藥丸,墨問塵要連續吃三個月,身上的傷才能徹底好利索,現在墨問塵醒過來還不到一個月,也就是說,他們還要禁yu兩個多月!

對於他們這對兒才新婚不到一年,並且已經連續有幾個月沒在一起的小夫妻來說,這時間有點久……

「別急,以後我們還有很多時間。」蘇泠風安撫墨問塵道。

「好……」墨問塵伸手將蘇泠風攬進懷裡,在她耳邊曖昧的說道:「等為夫好了,我們把之前欠的,都補回來……」

蘇泠風聞言,驚得汗毛都豎起來了!還要補回來!那她得多久下不了床啊……

新年來臨,凌雲城裡的外來者們,已經走了大半,他們都提早趕回家過年了,還有一部分外來者在繼續堅守,很有不見到巨龍不很罷休的架勢。

蘇泠風這幾個月已經變成宅女了,窩在城主府里,陪著墨問塵,幾乎不出門。

墨問塵在城主府養傷,有蘇泠風在身邊,也宅的很安心。

易水珏和月光都留在城主府里過的新年。

易水珏本身就是個技術宅,只要有足夠的煉藥材料供給他煉藥和做新葯實驗,他可以窩在一個地方一輩子不出門!

現在,他幾乎變成城主府的專屬煉藥師了。

月光是個好動的性子,又在精靈族幽禁了幾年,可是被悶得夠嗆,這次居然又在城主府里呆了這麼久,跟著大家一起宅,司徒蕭山趕了他幾次,也沒成功將他趕走。

其實月光心裡已經接受了蘇泠風不喜歡他,選擇跟墨問塵在一起的事實,只是他就高興看見墨問塵和蘇泠風過二人世界,就想夾在他們夫妻中間礙眼,墨問塵越不高興他纏身蘇泠風,他就越在蘇泠風身邊轉悠,每次看到墨問塵黑臭著一張臉的樣子,他就覺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

這樣的遊戲,讓他有些樂此不疲了。

蘇衡在那次蘇泠風看過他之後,是真正的大病了一場,也留在凌雲城過了一個清冷的新年。

蘇泠風在那次之後,就沒有再去看過蘇衡,那次她把話說得已經夠直白了,她覺得,那些表面上的工作,也沒必要去做了。

蘇衡不會放棄榨取她可利用價值的目的,而她,因為不會去迎合,所以每每張口,必會把那位名義上的父親氣得想要吐血。

所以,不見最好。

蘇泠風一點都不在乎,外人如何看待她、評價她,只要她在意的人能夠理解她就夠了。

蘇展顏是在新年的前一天,從歷練地返回的凌雲城。

本來,他趕回來是想陪妹妹過年的。

在得知父親蘇衡還沒有離開凌雲城的時候,蘇展顏嘆了口氣,還是去了蘇家在凌雲城的別院,陪蘇衡過了一個年。

這個年,蘇展顏過的並不好,見了蘇衡,被蘇衡罵得狗血噴頭!罵他不孝、罵他任性、罵他愧對蘇家多年對他的栽培……

過了年之後,蘇衡要離開凌雲城了,最後約見了一次司徒夜藍,想勸她回心轉意,結果,再次被司徒夜藍拒絕!

蘇衡感嘆,女人絕情起來,真是比男人還要絕!當初,司徒夜藍可是那麼的迷戀著他呢……

蘇衡又要求見女兒蘇泠風,也被拒絕了,蘇泠風讓來傳話的護衛,帶信給蘇衡,信上說:「女兒不會說話,為了父親大人的健康著想,還是不要相見了吧,還有,為了父親大人長壽,以後都少見面的好。」

蘇衡看了信,氣得七竅生煙,差點背過氣去!那信被他死得粉碎,雪片似的,扔了個滿天飛! 「你你你……你就不能含蓄點么你!」易水珏真想暈死過去算了!

悲劇!他還是個純情處男呢!今天被個已婚女人看光了不說,現在還要面對跟人家夫妻討論這些,他真是吃虧吃大了他!處男傷不起啊啊啊!

「含蓄?我剛剛含蓄了,是你理解能力太差了啊。」

易水珏:易水珏被噎得沒話說了,方式蘇泠風用手指的時候,他的確沒有反應過來……

「你就不能痛快點么?廢話那麼多!」蘇泠風不耐的說道。

她心裡正在擔心墨問塵的情況呢,想快點知道墨問塵到底是怎麼了,什麼時候可以恢復等情況。

易水珏這男人,實在太磨嘰了!

「不用檢查了,他沒事!」易水珏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來。

「沒事?」

蘇泠風和墨問塵一起疑惑的看向易水珏,沒事他怎麼會不行……

「我說你們!來日方長呢,你們的日子還有得過呢,怎麼就這麼急做那種事情?也不想想,蒼梧你才醒了幾天呀!身體還虛著呢,吃得消么呢!」受得刺激多了,也就放開了,易水珏數落這對小夫妻,數落的很順溜。

早安,首相大人 墨問塵聽了這話不服氣了,接話道:「我的恢復能力很強的!」他還不至於受了點傷,就連女人也碰不得了吧!

後半句話,墨問塵看了蘇泠風一眼,就咽回去了,沒有說出口。

「哼!就是你身體恢復能力再強也不行!吃了我的葯,就得按我的路子走!」

蘇泠風聽出了易水珏的話裡有話,不由問道:「什麼意思?你在葯里加了什麼?」

「呃……也沒加什麼,就是讓他少運動,多休養而已……」

易水珏這麼一說,蘇泠風和墨問塵都明白過來了,他的葯里加了一些對x功能有影響的東西。

蘇泠風的眼睛不由眯了起來,「你是故意的?」

易水珏聞言,跳腳了,「天地良心!我怎麼會知道你們那麼等不及……那葯真的是對他的傷勢有幫助的!」

他說的是實話,可是一點都不帶撒謊的!

蘇泠風和墨問塵看向易水珏的眼神,出奇的一致,都是在研究他的表情和眼神,想看看他的話到底有多少可信度。

研究了片刻,蘇泠風和墨問塵終於信了,易水珏可能真的沒有說謊。

「要多久問塵才能恢復正常?」蘇泠風問。

「等他傷徹底好了,自然就恢復了!好了,沒什麼事,我走了!不要再來打擾我!」說罷,易水珏逃跑似的,快速向外面走去。

蘇泠風沒有去阻攔易水珏的腳步。

墨問塵坐在床上,耷拉著腦袋,很是鬱悶的樣子。

「問塵,你怎麼了?」蘇泠風發現易水珏的異樣,不由開口問道。

「他說……要等我傷勢徹底好了,我們才可以……在一起……」墨問塵聲音悶悶的說。

「嗯……」蘇泠風瞬間就明白過來墨問塵這句話的意思了。

易水珏說過,他所煉製的那些藥丸,墨問塵要連續吃三個月,身上的傷才能徹底好利索,現在墨問塵醒過來還不到一個月,也就是說,他們還要禁yu兩個多月!

對於他們這對兒才新婚不到一年,並且已經連續有幾個月沒在一起的小夫妻來說,這時間有點久……

「別急,以後我們還有很多時間。」蘇泠風安撫墨問塵道。

「好……」墨問塵伸手將蘇泠風攬進懷裡,在她耳邊曖昧的說道:「等為夫好了,我們把之前欠的,都補回來……」

蘇泠風聞言,驚得汗毛都豎起來了!還要補回來!那她得多久下不了床啊……

新年來臨,凌雲城裡的外來者們,已經走了大半,他們都提早趕回家過年了,還有一部分外來者在繼續堅守,很有不見到巨龍不很罷休的架勢。

蘇泠風這幾個月已經變成宅女了,窩在城主府里,陪著墨問塵,幾乎不出門。

墨問塵在城主府養傷,有蘇泠風在身邊,也宅的很安心。

易水珏和月光都留在城主府里過的新年。

易水珏本身就是個技術宅,只要有足夠的煉藥材料供給他煉藥和做新葯實驗,他可以窩在一個地方一輩子不出門!

現在,他幾乎變成城主府的專屬煉藥師了。

月光是個好動的性子,又在精靈族幽禁了幾年,可是被悶得夠嗆,這次居然又在城主府里呆了這麼久,跟著大家一起宅,司徒蕭山趕了他幾次,也沒成功將他趕走。

其實月光心裡已經接受了蘇泠風不喜歡他,選擇跟墨問塵在一起的事實,只是他就高興看見墨問塵和蘇泠風過二人世界,就想夾在他們夫妻中間礙眼,墨問塵越不高興他纏身蘇泠風,他就越在蘇泠風身邊轉悠,每次看到墨問塵黑臭著一張臉的樣子,他就覺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

這樣的遊戲,讓他有些樂此不疲了。

蘇衡在那次蘇泠風看過他之後,是真正的大病了一場,也留在凌雲城過了一個清冷的新年。

總裁的廉價小妻子 蘇泠風在那次之後,就沒有再去看過蘇衡,那次她把話說得已經夠直白了,她覺得,那些表面上的工作,也沒必要去做了。

蘇衡不會放棄榨取她可利用價值的目的,而她,因為不會去迎合,所以每每張口,必會把那位名義上的父親氣得想要吐血。

所以,不見最好。

蘇泠風一點都不在乎,外人如何看待她、評價她,只要她在意的人能夠理解她就夠了。

蘇展顏是在新年的前一天,從歷練地返回的凌雲城。

本來,他趕回來是想陪妹妹過年的。

在得知父親蘇衡還沒有離開凌雲城的時候,蘇展顏嘆了口氣,還是去了蘇家在凌雲城的別院,陪蘇衡過了一個年。

這個年,蘇展顏過的並不好,見了蘇衡,被蘇衡罵得狗血噴頭!罵他不孝、罵他任性、罵他愧對蘇家多年對他的栽培……

過了年之後,蘇衡要離開凌雲城了,最後約見了一次司徒夜藍,想勸她回心轉意,結果,再次被司徒夜藍拒絕!

蘇衡感嘆,女人絕情起來,真是比男人還要絕!當初,司徒夜藍可是那麼的迷戀著他呢……

蘇衡又要求見女兒蘇泠風,也被拒絕了,蘇泠風讓來傳話的護衛,帶信給蘇衡,信上說:「女兒不會說話,為了父親大人的健康著想,還是不要相見了吧,還有,為了父親大人長壽,以後都少見面的好。」

蘇衡看了信,氣得七竅生煙,差點背過氣去!那信被他死得粉碎,雪片似的,扔了個滿天飛! 最後,蘇衡要求蘇展顏跟他一起回蘇家,做回之前那個在長輩跟前孝順聽話的蘇家三少爺,結果,再次遭到了拒絕!

蘇展顏不肯回蘇家,他要在外來歷練、遊離,提升實力、增長見識!做一個不靠家族、靠自己努力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的真正男人、真正的強者!

並且,他還提出了要解除之前家族為他定下的婚約!

蘇衡好懸沒被氣死!他這是造什麼孽了他!所生的兒女,一個、兩個、三個的,都這麼自私自利,一點不以家族為重,都怎麼的不孝!

這些孽種,他們這是要氣死他啊!

蘇衡氣得下狠了手,將蘇展顏打傷了,之後,蘇展顏,再次不告而別,歷練去了。

其實,蘇衡的實力比起蘇展顏,差太多了,他能打上蘇展顏,是因為蘇展顏連護盾都沒開,硬挺著讓他打的。

蘇展顏覺得,不管父親如何不對,他這個做兒子的,這樣忤逆父親的意思,都是很不孝的,他愧對父親,愧對家族,如果打他幾下,父親心裡能好受一些、能解氣一些,他也願意多挨幾下。

在蘇衡打夠了之後,蘇展顏覺得自己不必在父親面前礙眼了,就不聲不響的走了。

蘇衡,是滿面紅光、興高采烈的來到的凌雲城,最後,是面色灰白、無精打採的離開的凌雲城。

作為一個丈夫,他是一個失敗的丈夫,連自己的女人都留不住。

作為一個父親,他是一個失敗的父親,三個子女,一個死了,一個不認他,一個離家出走。

作為一個兒子,他也是一個失敗的兒子,因為他從是完不成父親給他的任務……

總之,蘇衡是個失敗到底的男人!

墨問塵醒來的時間整三個月後,易水珏煉製的藥丸吃光了,他的身體,終於徹底恢復健康了。

再之後,蘇泠風和墨問塵一起閉關了!

一同閉關的,還有小白、糰子、小蟲、夜微涼等幾小隻魔寵。

而鬼魅,從在南祁大陸頓吃了無數靈魂碎片,沉睡了之後,就一直沒有醒過來呢。

墨問塵毀了聖維光的一個分身,聖維光的原身也會重傷,沒有個兩、三年的時間,是不可能緩和過來的。

他們得在聖維光再次找上他們之前,抓緊時間,提升實力才行!不僅是他們,戰寵們的整體實力,也是需要提升的。

只是,只有兩、三年的時間,對於他們和幾隻戰寵現如今的等級,想要實力更上一層樓,真的是難比登天!

不過無論如何,他們都要努力,不會放棄!

月光在蘇泠風和墨問塵閉關之後,終於離開了城主府,跑大陸上四處逛盪去了。

易水珏一直留在城主府,煉藥、做實驗,城主府有豐厚的資源供給他,他根本就沒生出過離開的念頭。

一年半之後,蘇泠風和墨問塵出關了!

不是他們自己想要出關的,而是大陸上發生了一件巨大的事情,逼得他們不得不提前出關!

午夜時分,正該人們進入夢鄉的時候,凌雲城城主府里,卻是燈火通明,亮如白晝!

司徒蕭山、鄭恩校長、易水珏、月光、各個隱士家族的人,還有司徒夜藍和許諾等人,齊聚在墨問塵、蘇泠風閉關的小樓外,等待著他們出關。

其實,蘇泠風和墨問塵表面上是在城主府里一處幽靜的小樓里閉關,事實上,他們一直都在蘇泠風的隨身空間里修鍊。

等了一會兒后,小樓的門,終於打開了,蘇泠風和墨問塵,並肩從門裡走了出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