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蘇硯郗望著席季琛,倒是有些印象,卻叫不上名來,畢竟他和席季琛好像也就只見過一次還是兩次面,不知該怎麼稱呼時,下意識將視線落在鎮定自若的陸景衍身上。

陸景衍其實在知道席季琛說所謂沒有空手來,就是帶著火鍋底料來時,那一刻,要不是為了那十幾年的交情,他是真的想把席季琛一腳踹出別墅。

接收到蘇硯郗的目光,陸景衍也抬眸看向她,淡然啟唇:「過來。」

紅唇抿了抿,走了過去,對席季琛點了點頭,手腕突然被攥緊,陸景衍將她拉到自己旁邊的位置坐下,從鴛鴦鍋里撈了兩塊肥牛在自己碗里,然後把碗放到她的面前,隨口道:「席氏集團的執行CEO席季琛,我們T市有名的花花公子。」

「……」

「……」

對於陸景衍的介紹,蘇硯郗和席季琛兩人都是無語的,但作為當事人的席季琛自然就炸毛了,瞪了眼陸景衍:「喂!阿衍,有你這麼向你老婆介紹的嗎?」

「有問題嗎?」陸景衍抬眸,淡然反問。

席季琛啞然,突然覺得,和陸景衍認識了十幾年,第一次發現他還是個護妻狂魔,簡直是態可思議了。

他們兩人在日常拌嘴,蘇硯郗也插不上話,拿過陸景衍手中的筷子,夾起碗里的肥牛嘗了下,滿意的舒展開眉頭:「你們怎麼突然想到在家裡吃火鍋的?」 這一巴掌,陳母是用盡了渾身的力氣。

只要想到陳雨霏在摔下山谷時肌膚剮蹭到石塊、腦袋撞擊地面的痛,她就恨不得把蔣丁林活剝一層皮!

蔣丁林被扇得腦袋都轉了過去,整個臉頰都麻了,一點兒疼也感覺不到。

耳朵里發出嗡嗡的耳鳴聲,他能感覺到,陳母恨不得殺了他的眼神。

動了動唇角,他說:「對不起。」

都是他的錯,如果當初他沒有喝醉跑到陳雨霏的家樓下,如果當初他沒有求陳雨霏收留,如果他當初有聽許博學的話,趁早和莫佳佳斷了,事情就不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陳雨霏也許還是那個天真無知、我行我素的實習醫生。

哪怕當初他碰了莫佳佳,按照所有人的希望,和莫佳佳生兒育女,維護這個家庭,把本我狠狠地掐死了,顧全所謂的大局,事情都不會變成這樣。

哪怕和莫佳佳離婚後,他能夠拉下臉面,能夠整理好心態,給陳雨霏打一個電話,好好談談,直面她的告白,陳雨霏就不會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都是他的錯。

為什麼被推下山的,不是他?

陳父同樣非常憎恨蔣丁林,這都叫什麼事,現在的有錢人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能在外面花天酒地,坑蒙拐騙初涉社會的小姑娘,他玩夠了,事情鬧大了,他們女兒的名聲全毀了,他就什麼都不管了,扔下幾個女人互斗,害了他們女兒。

但這裡是警局,他們又是易城中層人民,玩不過蔣家。

女兒已經出事了,可不能讓妻子也出了事。

連忙把陳母拉到一旁,勸慰道:「好了,別鬧了,你在這裡鬧也無濟於事,只會妨礙警方工作,你……」

「你別碰我!女兒會落得今天的下場,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都是你的錯!你也是害了女兒的兇手!」

陳母像發了瘋似的,逮誰咬誰,陳父勸她,她就轉過身,一抬手把陳父也給扇了。

掌心發疼,她捏著拳,臉紅脖子粗地罵道:「如果紙條出現的時候你能夠告訴我,讓我也知道這件事而不是讓雨霏自行處理,她就不會落得今天的下場!都是你們的錯,你們都是害了她的兇手,她要是出了什麼事,我也不想活了!我……」

張嘴就罵了一大堆話,一口氣卡在胸口轉不上來,兩眼一閉,直勾勾地朝地面摔去。

陳父心頭一跳,箭步上前:「快幫忙!我老婆有高血壓!」

陳母的突然暈厥,整個警局都亂成了一鍋粥,一群人七手八腳地把陳母平鋪在地面按人中檢查心跳,有人趕緊開車將陳母送去醫院。

蔣丁林拉開其中一個警察,幫忙將陳母抬起,嘴上說:「這裡離我朋友的醫院近,馬上送去博治!快!」

陳父看了他一眼,再多的怒火都不如陳母來得重要,暫時憋著沒罵他,配合他一起將陳母抬上車。

博治那邊也派了急救車趕過來,途中碰了頭,醫護人員趕緊把陳母抬上救護車。

救護車隨行只能跟一個家屬,陳父當仁不讓地鑽了進去。

蔣丁林坐在警車裡跟著警察過去,剛到博治下了車,他就接到了蔣母的電話。

現在已經是傍晚六點多,一下車,突然感到一陣冷風拂過,這才意識到現在已經是初秋了,白天還是很熱,但漸漸入夜,天氣就會變涼。

陳雨霏……

深山野嶺比市中心還要冷,陳雨霏如果還未醒,趴在某一處等待救援,一定會很冷。

心頭猛地顫了一下,一股久違的疼意,從心尖萌生。

吸了口氣,他邊接電話邊往醫院走去:「喂?媽,有什麼事嗎?」

蔣母在電話里說:「陳雨霏的事我聽說了,丁林,我告訴你,這是莫佳佳和陳雨霏的恩怨,上次你在記者招待會上亂說話,我們滄瀾和蔣家的名聲已經受損了,你絕對不能再蹚這趟渾水,聽見了沒有!」

蔣丁林踏上階梯,似賭氣似心煩道:「沒聽見。」

被他嗆了一下,蔣母怒道:「蔣丁林,為了一個女人你連整個蔣家都不管了嗎?!」

蔣丁林吸了口氣:「媽,你活得這麼虛偽,不累嗎?」

似曾相識的話,令得蔣母皺起眉頭:「你什麼意思?」

蔣丁林譏諷地笑道:「為了蔣家,你們從小對我不問不管,把我一個人扔在那個大房子里,為了蔣家,你們百般刁難桃子,生生要棒打鴛鴦,為了蔣家,你現在還要我犧牲掉我的幸福?為了蔣家,說得好聽,不過是因為你捨不得現在身上的光環,捨不得你蔣太太、滄瀾董事長的風光而已!」

蔣母在商場陪著蔣父戰了一輩子,心高氣傲,聽不得別人的否定。

只捕捉到她想得知的關鍵信息:「什麼叫你的幸福?蔣丁林,你可別告訴我,你喜歡那個姓陳的!」

走進醫院大門,蔣丁林突然眼前一亮:「是。」

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原來,是喜歡她啊,那就……好好喜歡她。

所有的緊張和在乎都得到了答案,確認了自己的心后,蔣丁林忽而覺得輕鬆不少。

財閥大人的心尖寵 是啊,敢愛敢恨,這才是蔣丁林該有的模樣。

大大方方地去愛,大大方方地去要,不管對方是誰,不管對方是什麼背景。

就像當年追殷桃那樣。

認定了,就去追。

視線落在手機上,掛掉蔣母再次來電,撥打秘書電話:「馬上動用一切資源,聘請專業搜救隊搜救陳雨霏。」

秘書應道:「是,蔣總。」

蔣丁林想了想,補充道:「切記,不管怎麼搜救,絕對不能干擾警方的工作,誰影響了、耽誤了搜救工作,我把他天靈蓋擰下來。」

秘書是殷桃死後才和蔣丁林接觸的,這麼些年來,蔣丁林一直就是個行屍走肉般的工作機器,臉上總是假笑,不喜,也不怒。

可如今卻突然說出這麼狠的話,並且沒有半分玩笑之意。

一個哆嗦,秘書立刻大聲回應:「我知道了,蔣總,我馬上安排!」

掛斷電話,蔣丁林轉頭看了眼剛鑽進電梯的警察,抬腳跟了上去。

一切的源頭都是因莫佳佳而起,要處理要結束,也從她開始。

雨霏,對不起,等我。 陸景衍沒有接話,只是將深眸望向坐在自己對面的席季琛。

席季琛接收到他的目光,笑了笑:「就突然覺得你們家吃火鍋應該會挺不錯的,就順便買了,你們不用感謝我,也不用和我客氣。」

……

蘇硯郗抬眸瞥了他一眼,也是無言以對。

三人吃得差不多后,席季琛就看了眼正在喝水的蘇硯郗,放下筷子,認真的問道:「那個……蘇美女,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蘇硯郗喝水的動作一頓,她就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晚餐,將水杯放下,看向他:「什麼事?」

「一個小官司,想著你是阿衍的老婆,我和阿衍也認識了十幾年,這點交情應該能讓蘇律師打個友情價是不是?」席季琛咧嘴笑著,對著蘇硯郗就是一套感情牌。

聽完,蘇硯郗倒是輕笑了,挑眉問:「我想席總應該不差那點代理費吧!不管是什麼樣的官司,估計只要贏了,付代理副可以說是綽綽有餘的。」

「話是這樣說的,不過我們都是熟人嘛!那點錢自然不算什麼,但我和阿衍十幾年的兄弟情在這,是不是?」

「不用扯上我。」聽完席季琛的話,陸景衍便淡然接話,滿臉閑適的看著他:「既然你不缺那幾個錢,還需要打友情價?」

眼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小兩口成一個戰壕里的了,席季琛心裡說不上有多悲涼,沒好氣的瞪了眼陸景衍:「陸景衍,你這樣就過分了啊!」

「明天我讓助理律師去趟你公司,具體事宜我們到時候再說,至於代理費……。」蘇硯郗看著他們兩又杠上了,忍不住再次笑了起來,隨即接了話,又停頓了下:「就像席總說的,我們都是熟人,代理費之類的都好說。」

「看看,看看。」席季琛長呼一口氣,手掌平攤著朝蘇硯郗晃了晃:「還是你媳婦人好,哪裡像你這麼不近人情,怪我當初眼瞎。」

……

陸景衍抿唇,冷冷的睇了他一眼,然後起身就開始趕人:「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去,門在那裡。」

「喂,陸景衍,我這剛吃完火鍋,你就開始趕人了,人性呢?良知呢?」

不顧席季琛的抗議和不滿,陸景衍硬生生的把他趕出了別墅,然後讓吳姐將餐廳收拾了下,轉身看著滿臉茫然的蘇硯郗,眼底透著絲絲笑意問:「吃飽了嗎?」

「恩。」蘇硯郗點了點頭,她剛剛好像吃得還挺多的。

「你想換窗帘?」在她心裡正在惆悵時,陸景衍突然話鋒一轉。

「啊!」蘇硯郗愣了下,然後回過神來,詫異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想換什麼樣的?」陸景衍將雙手落入褲袋中,答非所問。

「還沒時間去看,怎麼了?」

「沒。」

蘇硯郗眯了眯眸子,望著陸景衍那張冷靜如常的俊容,總覺得這段時間自己有什麼想法都能被他看穿了一般,這種感覺十分不妙。

讓她覺得,她都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吃虧死了。

想到這裡,小臉瞬間耷拉了下來,不著痕迹的剜了他一眼:「上樓洗澡去了。」說完就直接轉身上樓了。

而陸景衍也明顯感受到了她的眼神,眉峰微覷,望著消失在樓梯轉角的倩影,不由的回想了下剛剛自己的話,好像也沒說錯什麼啊! 「記得就好。」季絲叮囑著說:「時間上有點趕了,但林導說他只有今天晚上才有空,季末,你騰出時間,今晚六點,我在寰宇酒店門口等你。」

「寰宇酒店?」季末的心頓時一咯噔。

要去那麼高檔的地方吃飯,那得花去多少錢啊!

「你這個小財迷,心疼錢了吧?」季絲嗔笑了一聲,調侃道:「放心啦,我還不懂你呀,這頓我出,等你跟林導談成了,拍了作品拿了片酬,我再跟你要錢,當然,這頓我會一直記著的,你別想賴賬哦!

她的貼心她的善解人意,讓季末眼眶一熱,心裡一片暖意,「謝謝你,姐。」

「一家人,有什麼好謝的。行了,好消息已經帶到,你晚上記得準時到哦,六點,寰宇酒店。」季絲再次重複道。

即便知道她看不到,季末還是用力地點頭:「恩!我會到的,姐!」

「不用刻意去買新衣服,林導不會在意這些的。」季絲體貼地說完,便跟她道別,掛了電話。

季末雙手握緊手機,臉上揚起一抹笑容,感動又激動。

沒想到,姐姐竟然再次幫她爭取到了機會!還是林導!

她晚上一定會在林導面前好好表現的!不給姐姐丟人!

保鏢不著痕迹地望了一眼後視鏡,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

半個小時后,車子停穩在學校門口。

季末跟保鏢道了謝,下車走進學校內。

保鏢等到看不見季末的身影了,才啟動引擎,駛往寰宇集團。

他確實是要去寰宇集團,但卻不是偶然出現在坪阜庄,其中緣由說來複雜。

現在,重點是——季小姐晚上要去寰宇酒店裡吃飯,還約了一位姓林的導演。

偶然聽到的這件事,他要不要跟總裁說一下?

答案自然是:要的!

佳期如夢之海上繁花 保鏢踩了踩油門,加速前往寰宇集團。

唐一枚見季絲掛了電話,立即迫不及待地問道:「絲絲,怎麼樣?季末那丫頭來嗎?」

季絲與季末通完電話后,臉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她道:「當然是來呀,這麼好的『機會』,她肯定會來的。」

就像上次的試鏡,季末那蠢貨不也屁顛屁顛地跑去試鏡了。

季末當過她的幾次替身演員,她也會跟劇組裡的人介紹季末是自己的妹妹,有了這層關係,導演們想要季末的聯繫方式,都會來找她要,她隨口說了理由拒絕。

她要季末一輩子當替身演員,永無翻身之日!

林導曾經誇季末身手不錯,還說前途可觀。

前途可觀?這不就是明擺著誇季末演技好嗎!

林導是出了名的難搞,許多演員都挨過他的罵,連季絲也被他當著眾人的面罵過好幾次!

季末只是一個小小的替身演員,在那一次卻贏來他的讚賞!

這件事,季絲一直記著!

後來,林導的助理來找季末,她恰好在,給了個假的聯繫方式給林導助理。

季絲說約了林導,其實是假的。

她約的是王總,那個投資入圍戛納的電影的王總,那個喜歡清純乾淨的女人的王總。

「那就好! 我的美女上司 那就好!」唐一枚激動地拉住季絲的手,「只要那丫頭入了王總的眼,一切就完美了!」

她的寶貝女兒,便可以出演入圍戛納的電影,前途一片大紅大紫!

「媽媽,王總那邊就交給你啦,我這就去訂一個總統套房。」季絲美眸微彎,紅唇勾起,笑靨如花。

「總統套房?那得多貴啊!」唐一枚略微不滿地皺起眉頭。

本來在寰宇集團請王總,她就覺得太下血本了,現在,連訂房都要訂總統套房,太心疼錢了!

「王總是什麼人物啊,而且……這是季末的第一次,訂個總統套房,興許她也舒服一些啊。」季絲緩緩說道,眸底閃過一絲狠意,語氣里滿含爽快的情緒。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