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蘇紫陌諷刺的聲音闖入慕容澤禹的耳朵,他死命的閉了閉眼眸,老天要亡他啊!他怎麼都沒有料到,明月山莊裏的這個藏寶閣裏,機關會這麼多。

“喲!禹王,這大白天的,你這是唱的是哪出啊!”

蘇紫陌一行人走進藏寶閣,看到慕容澤禹被困在二樓的鐵釘中間,整個人一個大字型,在加上衣服被劃破了很多地方,那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衆人看着他的模樣,都忍不住笑了笑。

“你還不快點把本王弄下去,要是本王死在你們明月山莊,看你們明月山莊怎麼和星月國交代。”慕容澤禹想着,就是在丟臉,也要活下去。

“禹王,說話之前動動腦子好不好?一杯清水會因滴入一滴污水而變混濁,而一杯污水卻不會因爲一滴清水的存在而在變清澈,你們星月國的太子殿下就在這裏,是你禹王私闖明月山莊的藏寶閣,就是你死了,和我明月山莊也沒有半點關係。”

蘇紫陌雙手環胸,一臉諷刺的看着像八爪魚似的慕容澤禹。

“禹王,你可是把我們星月國的臉給丟盡了。”

慕容邵峯一臉冷意的看着慕容澤禹。

“太子殿下,你……!”

被當場抓包,慕容澤禹無話可說,他慕容澤禹真是栽了一個大跟斗,從出生以來,他還從來沒有這樣丟人過,一個小小的明月山莊,卻讓他栽了,要是這件事情傳回星月國,他就如蘇紫陌所說的,他會成爲整個星月國的污點,就如同那滴如清水中的污水一樣。

“蘇紫陌,你要殺要刮,先把本王放下來在說。”

那該死的赫雲霆,他明明在關閉機關的時候,可以讓他的形象不用這麼囧的,他也一定是故意的。

“要我放你下來也可以,不過禹王得說一說,禹王闖這藏寶閣的目的。”

“蘇紫陌,你不是知道的嗎?”慕容澤禹咬牙切齒的,全身微微顫抖着。

這個該死的蘇紫陌,她要讓他把臉都丟盡才甘心嗎?其實他心裏知道,他的臉早就在蘇紫陌和慕容邵峯進來的那一刻給丟盡了。

“不說,是吧!那禹王就好好待在藏寶閣吧!反正禹王也喜歡這裏,不是嗎?”蘇紫陌一臉你不就放就不放你下來的樣子,而且轉身欲走。

“本王說還不行嗎?”

慕容澤禹再次死命的閉上眼睛,他知道那個女人覺得做得出來,覺得會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裏的。

“本王是爲了八大玄器而來的,本王只是想看看這藏寶閣裏有沒有八大玄器。”

慕容澤禹知道,她想聽到的不就是這個答案嗎?

“禹王,看來你連八大玄器都沒有了解清楚就盲目的尋找,八大玄器是有靈性的,她會自己認主,否則就是你必須駕馭得了玄器,就是用膝蓋想想,我蘇紫陌就是有八大玄器也不會把玄器放在藏寶閣而不用。”

這樣說來,這藏寶閣里根本就沒有八大玄器,慕容邵峯也知道,現在是過來看自己笑話的。

真是可恨,以後他做事之前,一定要想好退路。

“雲霆,把他放下來,計算一下,看他破壞了多少機關,折算成銀票以後,把他給我扔出明月山莊去。”

蘇紫陌突然一臉冷冽,正好趁這個機會把禹王攆出去,禹王畢竟心懷不軌,而且收拾他的人大有人在,她不必爲了他費神。

“好,這事可是我最愛的。”

赫雲霆笑了笑,只要有銀子,什麼事情都好說,赫雲霆別有深意的看了看慕容澤禹,給他製造了這多麻煩,有你好看的。

褚悠柔看了看慕容澤禹,最終什麼都沒有說。

“扔出去,蘇紫陌,你這是不尊重本王。”

慕容澤禹不服氣,他只不過是闖入藏寶閣,沒有動過藏寶閣的任何東西,蘇紫陌憑什麼要把他扔出去。

“禹王要想體面的走出明月山莊,禹王就要學會自律一點。” 全民偶像他總圍著我轉 “孃親,齊兒回來了。”

蘇紫陌一行人回到正廳,就聽到蘇齊的喊聲。

“齊兒。”

“公子。”

聽到蘇齊的聲音,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笑意。

“孃親,抱抱。”蘇齊雙手伸向蘇紫陌,他好想孃親。

“你啊!有沒有被嚇到?”

蘇紫陌把兒子擁進懷中,失而復得的心情,滿地得填滿了整個心間。

“孃親,齊兒可不是膽小鬼,怎麼會被嚇到呢?”蘇齊很想說一句,孃親你想多啦!

“齊兒,安全回來就好!”

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都開心的看着他。

“公子,安全回來了就好!”黎小暖一臉激動,話剛剛說完,小小的身影就往地上倒去。

“小暖。”

“黎小暖。”蘇齊從蘇紫陌身上滑下來,快速的給黎小暖把了把脈搏。

“真是沒用,累暈過去了。”

蘇齊看着黎小暖,許是今天殺魔獸的時候累到了。

“你還說,小暖對你情深義重,非得等你安全回來才肯去休息。”

蘇紫陌沒好氣的說道。

“青蓮,抱小暖回去休息吧!”

聿先生的檸檬式愛情 “是,莊主。”青蓮抱起小暖。

“孃親,齊兒也回去休息了,齊兒也很累。”

“好!晚膳孃親會讓青荷給你們送過去。”

“嗯!孃親別忘了多點肉哦!齊兒今天消耗了很多體力呢?”

蘇齊一臉萌萌噠的,惹得衆人笑意連連。

“知道了!”

再吃都快變成小胖豬了!

蘇紫陌在心裏說道,不過還是受不了兒子那可憐兮兮的眼神,到了晚膳的時候,蘇紫陌還是吩咐青蓮,給蘇齊多送了一些他愛吃的雞腿,豬蹄過去。

最終,慕容澤禹在付了一萬兩的銀票之後,是被蘇紫陌親眼看着丟出大門外的。

“哈哈!”看着慕容澤禹屁股落地,赫雲霆直接笑噴。

“蘇紫陌,你好大的膽子?”

慕容澤禹氣得七竅生煙,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起來,卻拿蘇紫陌沒有辦法,她就是一個黑心鬼,就那點破機關,她居然黑了他一萬兩銀子。

她當真以爲銀子就像撿樹葉子那樣好賺嗎?

“禹王,換句臺詞行不行,我蘇紫陌一向膽大,今天沒有讓你死在藏寶閣,那是念在你是邵峯的弟弟的面子上,要說你那王爺的身份,我蘇紫陌根本就不放在眼裏,關門。”

蘇紫陌不等慕容澤禹回話,就下令讓人關大門,總算可以消停一會了。

“什麼?看在慕容邵峯的面子上,敢情本王今天活着,靠的都是那慕容邵峯了,你這個狂妄自大的女人,看本王以後怎麼收拾你。”

慕容澤禹氣得嘣八丈高,看着緊閉的大門自言自語,卻又無可奈何,今天的丟臉會讓他記得一輩子的。

“哇!雲帆,你這個大嫂可真不能得罪,你看看那禹王,在我們星月國,出了父皇和我太子皇兄,就數禹王權利最大,你看看你大嫂,眼皮都不眨一下就把禹王給扔出明月山莊的大門去了,這個是極大的恥辱,禹王會記恨你一輩子的。”

在不遠處的慕容星辰和沐雲帆也看到了剛纔的一切。

“要是我,我也會把他扔出去的,王爺怎麼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堂堂王爺,大白天的做賊,你們星月國的臉都被他給丟光了。”

沐雲帆就差拍手叫好了。

“嗯!你說得也對,是把我們星月國的臉給丟盡了。”

慕容星辰副慵懶的模樣。

而楊清清和楊晉鵬,一路逃回了天門。

楊清清傷得很重,纔到天門門口就暈倒了。

傷已經好了大半的姬煜也在這裏。

“師傅,晉鵬,你們這是怎麼了?”

“姬煜,快幫我把門主扶進去,我等一會在和你解釋。”

楊晉鵬急急的道,從別院到天門,足足兩個時辰的時間,他帶着受傷的孃親,也不知道是花了多少時間了。

“好!”姬煜雖然疑惑,但還是先救師傅要緊。

是夜,沐雲軒和蘇紫陌十指相扣,在明月軒裏散步,月光拉長了他們的身影,卻透着一股幸福的味道。

“雲軒,天門的人應該還會捲土重來,我們要做好防備才行。”

想到天門,蘇紫陌的心裏有些沉重,有些事情她無意捲入,卻總被不經意捲入其中。

可是轉念一想,這些年,自己不也是這樣過來的嗎?

“陌兒放心,他們一時半會不會出來作亂,至於防備,我會做好。”

沐雲軒停下腳步,將蘇紫陌擁在懷裏,“陌兒,你不是說過要相信我嗎?”

沐雲軒眼神裏劃過一抹冷冽,爲了他們母子四人,他不會在心慈手軟了。

“對啊!我蘇紫陌終於有了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了。”蘇紫陌呼出一口氣!笑看着沐雲軒,那模樣嬌俏可人。

躲在暗處的青楓和敬淮各自瞪大眼睛,這真是他們的聖主嗎?他們聖主也會有這麼溫柔的一面嗎?

兩人皆是搖了搖頭,一臉的不相信。

在看那一臉柔情的夫人,敬淮只覺得這人變得可真快,他這顆小心臟有些受不了了。

不過看着走廊下的兩人深情相擁,敬淮腦海裏閃過兩個字,浪漫。

“哈哈!”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赫雲霆直到進了思語軒,依然止不住笑意。

“把他扔出去了?”慕容邵峯也是一臉笑意絕絕的。

“以陌陌的性格,不把他扔出去纔怪!”

赫雲霆坐下,給自己到了一杯茶,“咳咳……!”剛剛喝了一口水就被嗆到。

“哎呀!真是樂極生悲。”

赫雲霆擦了擦嘴角,“邵峯,你是沒有看到慕容澤禹那一臉憋屈樣,是不是從來沒有見過他這個樣子?”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以爲自己高高在上,可能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原本我還擔心禹王對陌陌不利,現在看來,我的擔心是對於的。”

慕容邵峯難得笑得這麼開心。

“這個你放心吧!慶國典過後,你必須回星月國,這邊的事情你就不要擔心了,畢竟陌陌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赫雲霆斂起笑意,看着慕容邵峯,他知道邵峯知道他在說什麼?

慕容邵峯眼底的痛色一閃而逝。

“有你在,我便放心。”

慕容邵峯低聲說道,心裏卻長吁短嘆,不想離開,可是又不得不離開。

“哈哈!你這話我聽着很受用啊!”赫雲霆忍不住笑出聲,“至於生意上的事情,你也不用擔心,你也知道,我們明月山莊很多商品都是自己生產的,世譽過了慶國典以後,就回邊境管理,在大雪封路之前,貨品一定會準時運到星月國的。”

慕容邵峯衝着赫雲霆笑了笑,玩笑的說道:“這是自然,我可是靠着你們明月山莊吃飯呢?”

“看看,看看,堂堂太子也給在我一個落魄王爺面前哭窮,是不是,你那太子府中的金銀珠寶早就堆成山了吧?”

赫雲霆斜視着慕容邵峯,心裏也知道,好友這一走,回去以後,又要面對一場血雨腥風。

畢竟禹王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就是是堆成山,也沒有你們明月山莊賺得多。”

慕容邵峯動了動身子,普通的動作在他身上卻很優雅。

“對了,那個褚悠柔你要怎麼處置?我看禹王走了以後,她好像忐忑不安的樣子?”

“不用理會她,父皇雖然已經把她內定成了我的太子妃,但是褚家和禹王早有勾結,只要拿到證據,禹王的計劃便會胎死腹中。”

慕容邵峯微眯着桃花眼,桃眸裏一片晦暗,他和禹王鬥了這麼年,他不會讓禹王輕易得逞的。

已是深夜,街道兩旁屋裏的燈火都已經熄滅了,只有三王府中,依然燈火通明。

密室裏,君臨天額頭上一層密密麻麻的汗珠。

在頭頂上的一圈黑光消失以後,他才緩緩睜開犀利的眼眸。

最近一段時間,夜裏他總是在不停的修煉玄氣。

看着手指上的乾坤魔天戒,和手掌中的靈瑕,把兩種寶貝一起混合起來一起修煉,能讓他的修爲晉升得更快,可是他必須承受巨大的晉升痛苦,他查閱了多天的古書,靈瑕屬於邪惡之物,如果能修煉到聖玄期,便可以藉助巫山裏的混沌之氣來迅速提高自己的修爲。

君臨天起身沐浴,準備休息,不管經歷多大的痛苦,他都要把那些曾經瞧不起他的人踩在腳底下。

君臨天拉開門,卻看到蘇紫雲站在密室的門外,眼眸隨即陰沉了下來。

“你在這裏幹什麼?”君臨天雙手負在身後,面無表情,聲音出奇的冷。

蘇紫雲看着他冷酷無情的俊臉,心裏一陣陣疼痛。 “王爺,你從來不給雲兒一個解釋的機會,雲兒已經讓人轉達給王爺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明月山莊的設計的,雲兒怎麼會害王爺呢?就是拉出一萬個理由來,雲兒也不可能害王爺的。”

“你等了這麼久,就是爲了說這個。”

冷酷無情的語氣,讓蘇紫雲的心再次沉入谷底。

“王爺,你真的不肯在原諒雲兒嗎?”

蘇紫雲垂眸,兩行清流滑落,爲了得到眼前這個男人,她付出了多少,可是到頭來,她什麼都沒有得到。

君臨天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要本王怎麼原諒你,和別的男人做了那種事情,本王一見到你就有一股屈辱感,不過你想要留在本王的身邊,本王也不介意。”

君臨天突然擡起蘇紫雲的下巴,看着眼淚汪汪的蘇紫雲,心裏生不起一點憐惜之心。

“可惜了,這張臉被毀了,同時一個爹生的,差別怎麼那麼大呢?”

君臨天猛的放開蘇紫雲,嫌惡的甩了甩手。

蘇紫雲卻怔在君臨天的話中,同一個爹生的,差別怎麼那麼多呢?這句話的意思在明顯不過了,意思是說她沒有蘇紫陌漂亮嗎?

“王爺……是蘇紫陌毀了我們的。”蘇紫雲幾乎是脫口而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不錯,是她毀了我們,是本王當初耳根子太軟,聽信了你的話,要不是你,蘇紫陌便是本王的王妃,看看現在的蘇紫陌,在看看現在的你,本王真的沒有辦法把你們兩人比在一起,念你跟隨本王多年,本王不與你計較,你自己好自爲之吧!”

君臨天說完,決然的轉身離開。

“嗚嗚……!”蘇紫雲癱坐在地上,看着君臨天決然的背影失聲痛哭,在漆黑的夜裏,無比的淒涼。

暗處,雅芙看着蘇紫雲的下場,笑得很開心,那個男人一直是屬於她的,就是到了最後,和他並肩站在一起的女人也只會是她。

管家林普達看完這一切之後,悄無聲息的離開,很快,一直信鴿飛進了明月山莊。

總裁強制愛 而蘇府中,也有兩條黑影閃進去,很快的進入了蘇魏晨住的院子裏。

蘇紫陌正在埋首設計珠寶圖案。

而沐雲軒則在一邊看賬本。

突然,窗戶邊傳來咕嚕聲,蘇紫陌擡眸,放下手中的筆,往窗子邊走去。

拿下信鴿加上的竹筒,又把鴿子放飛回去。

沐雲軒合上賬本,起身走了過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