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虞博士畫了一個電路圖,簡單的講述了一下原理:“受英特爾的可擦寫存儲器的啓發,也是一樣 的目的,就是不用電力維持就可以存儲數據,基於厚膜電路。”

長久很有興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虞博士電路實現圖:“你這個似乎沒有電容啊,單晶體管實現存儲,似乎很有點……”長久想起了flash存儲器,又稱閃存,貌似是這種結構。

“不錯,沒有電容,只是厚膜電路。它以電子爲儲存單位,與EPROM的紫外線擦寫不同,我的設計只要電壓加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實現擦寫功能,而且是單晶體管的體系結構,不需要溝道電容,生產成本可以降到很低,速度可以提高,可以說是日後最便宜的存儲器。”

長久眼中放光,他已經可以確定這就是閃存,日後風靡世界的產品:“那豈不是說,我們有了一個可以長期壟斷的產品?這可是戰略程度的發明啊,虞叔真不簡單。”

虞博士謙虛了一下:“沒那麼簡單,現在我只是做了宏觀的模型,驗證了一個可能而已。具體的大規模製造,還得生產線出來之後,必須有一段時間的摸索。”

“那也沒啥啊!”長久大叫,“先把這東西的理論寫出來,然後申請專利,擋住其他人的去路,錢咱們賺。”

“看着辦吧,先把這生產線搞出來再說吧。”

~~~~~~

不住的溝通,不住的交流,長久和虞博士各自的項目齊頭並進,都有了階段性的成果。

虞博士的芯片工廠不能急進,得按部就班的搞,否則一點質量問題就能毀掉整個投資。而長久的處理器研發小組則慢慢上道,進度突飛猛進,除了工藝部分,其它完成的已經七七八八。

這也得力於進口大陸中科院計算所的計算機計算機佈線系統,就是俗稱EDA的那種。

隨着計算機技術的發展,從60年代開始有了計算機輔助繪製電路圖的概念,到了70年代,更是在其基礎之上增加了電路的功能設計與結構設計,通過網絡表結合在一起,主要用於電氣原理圖的輸入、邏輯仿真、電路分析、佈局佈線和PCB設計。

我國由於初期是執行追趕政策,這方面的研究也不少,雖然**中中斷了國家投資,但是在那些老一輩科技工作者不懈的個人努力之下,硬是從無到有,在牛棚中開發出這些先進項目,幾乎與美國的進度相差無幾。

只是在70年代到80年代之間。科技先導的慣性延伸逐漸向市場競爭過渡,國家收縮了撥款,研究單位開始搞生產,生產廠家失去了研究單位的支持,我國的微電子工業落後了。

但是長久還是搞到了一些成果,那就是中科院計算所的第四研究室的自動化設計系統,能夠根據硬件描述語言設計自動佈線。

雖然效率不高,面對複雜的設佈線性能較差,但是對長久的risc系統卻是再適合不過了。長久risc架構設計簡單,除了控制部分需要人工佈線之外,那些寄存器卻是結構規整,非常適合機器佈線,大大節省了人工。

有交流纔有進步,長久十分關注國際上的集成電路發展。西門子的漢斯先生也十分關心老同學的事業,經常往長久這裏闖。

德國是在80年才把8080cpu複製成功,其中的艱辛一言難盡。西門子公司作爲歐洲半導體市場的領頭羊,更是對這個先進技術垂涎已久。

分析了021處理器的技術特徵之後,西門子半導體總公司將其與英特爾體系做了對比,越發的看好長久的架構,指示漢斯最好能夠取得長久的芯片設計授權。

漢斯透露了一點這方面的信息,長久做了考慮。若是前些日子,長久說不定就答應了。

可是現在長久的財政狀況貌似不錯,沒有上市的情況下還有源源不絕的資金。在美國的viewsoft每季度都能提供上千萬的美金,至於交換機項目更是賣的很好,在張怡的銀彈攻勢之下,頗是取得了好幾個東南亞國家的入網牌照。

只是交換機屬於大投資,資金迴流至少要一年時間,所以目前看來還是沒有現金回報的,不過長久似乎已經看到了美元在天空飛舞。

~~~~~~~~

沒用的吉吉純潔的《網遊之披着狼皮的羊》,書號17524,爲你講述都市男女的網遊之行。 除了製造階段,早期的微處理器的設計並不需要多少人手。當年英特爾的4004不過兩個人就搞定,後來的8008也不過用了5個人。


微處理器與存儲器不一樣,存儲器是儘量的將各種各樣的元件集成在一起以達到更大的容量,能擠多少就擠多少,因此成品率也就隨着線寬的縮小而降低。

微處理器不同,只要實現了功能放置了多少晶體管那是固定的,因此線寬不是問題,甚至爲了提高產品率還要擴大線寬。


芯片開發出來之後並不是萬事大吉的,在那個時代還沒有哪家公司會爲一個新出現的處理器編寫軟件設計硬件,因此這些工作都得芯片公司自己做,長久也不例外。

長久他們要設計硬件電路板、開發工具、外圍接口、輔助芯片,最終目的就是設計一塊“公板”,82年可沒有鋪天蓋地的主辦廠商,這一切得自己做。

以前開發8位的021處理器,長久只是設計了一個方案,其它的髒活累活全是驪山研究所的人給包了,因此長久也沒感覺有啥不對的。

這次自己一手搞才發現原來一個系統的誕生是如此的艱難繁瑣,不由得有點佩服英特爾公司。英特爾公司從無到有能摸索出這些,可算是業內第一。

英特爾開發的微處理器,他們也爲了能夠推廣cpu而絞盡腦汁,想用戶所想及用戶所及,總之一切都給用戶準備好了,你就來寫軟件吧。

70年代是大型機和小型機的天下,沒有人會爲性能低下的微處理器編寫軟件,英特爾爲了鼓勵那些程序員們爲微處理器編寫程序,特地設計了一個工作母機,稱之爲“藍盒子”。

這還是虞博士告訴長久的,有時候虞博士甚至懷疑,這世上第一部微電腦是英特爾發明的。

不管怎麼樣,長久明白,英特爾已經失去了稱霸微機市場的機會了,IBM爲了pc的發佈,特地買了英特爾10%的股票,藉以左右英特爾的意願。

所幸英特爾的概念只是賣芯片而已,藍盒子只是賣給客戶們做開發之用,壓根就沒想到要賣電腦,對他們來講,藍盒子只是輔助銷售的工具而已。

頗具諷刺的是,英特爾在整個七十年代都沒有把微處理器的名聲打響,反而藍盒子熱銷。工程師們對這個東西很感興趣,他們用慣了排隊才能使用的大型機,藍盒子卻是給個人使用的。

搞笑的是本來是用來作爲開發工具的藍盒子,卻被工程師們作爲了個人電腦把玩。因此,英特爾在70年代爲微處理器大力打市場,而藍盒子的銷量卻節節攀升。

有時候英特爾的人還會打趣,“我們還是第七大小型機生產商,呵呵”。

其實這只是市場還未開化的結果,前方有如一團迷霧,沒有人能夠看清前景。若是英特爾公司能夠轉變一下思路,說不定真的能夠同微軟一樣,霸佔整個市場。

有時候長久和虞博士討論,到底是發展雙極型技術還是發展mos技術。虞博士力猶豫不定,因爲雙極型技術比較成熟,而且他也比較熟悉,當年在仙童就是負責這個的,只是後來在英特爾發現mos技術更有發展潛力。

mos技術有個好處就是可以隨着線寬的縮短而提高晶體管的性能,也就是越來越快,而雙極型則沒有這個特性。

而長久則清楚的知道,mos技術纔是王道,這是日後微處理器發展的關鍵,因此力挺發展mos管。

討論了一下,兩人也沒啥可爭執的,mos管無可置疑的成了發展方向。

“你似乎對mos管的信心很足啊。”虞博士說道,“我也是在英特爾公司才知道mos管的特性,你倒一口說出了這個,我很懷疑你是不是軟件人員。”

長久汗顏:“只是在驪山的時候和他們討論過,呵呵,一般瞭解而已。”

“別說廢話,你那設計搞得怎麼樣了,說來聽聽,讓我也好放心。”

長久笑道:“這次設計的是32位處理器,基於8位的擴展,可能有點性能損失,這主要是爲了能夠兼容市面上已經大量存在的8位軟件。虞叔你也知道,用戶都是很懶的,我這樣做可以讓他們不必改變習慣就可以使用最新的處理器,使他們放心的掏錢,這樣纔有更大的機會切入市場。”

虞博士思考了一下:“犧牲了多少性能,如果不合算那就要考慮了。現在市場還未成型,畢竟還是性能決定一切。”

長久擺手:“不可能,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兼容纔是王道,放着這麼大的免費資源不利用實在太可惜了。zilog公司就是個範本,在z80何等威風,同8085幾乎都成了市場的標準,現在怎樣?新款的z8000性能沒的說,但是那完全就是個新架構,誰都沒見過,更別提那啥軟件了。據說費根爲了推廣這個東東連老本都搭上了,又如何?”

虞博士啞然,確實是這樣,費根也是他的同事,現在的情況的確有點慘淡,就連其背後的投資公司都急了,威脅着要撤資。

“看來還真是這樣,技術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了。”虞博士嘆道。

“技術是重要的,但是技術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讓人們能夠更方便。”長久道:“單純的爲技術而技術肯定行不通。”

“但願如此。”虞博士仔細的看長久的設計方案,“你把總線獨立了啊,和8088的方案很像啊。”總線就是處理器同外部的連接通道,8位總線一次可以傳輸一字節的數據。

長久點頭:“不錯,8088的確有可借鑑之處,它是16位的內核,卻用了8位的獨立總線,這樣包裝上的連接腳就可以減少,成本自然降低,還能配合當時的8位設備。既然有如此多的好處,我又何樂而不爲,只是現在是16位的設備居多,同理我就使用了16位的總線。”

“你還真會現學現賣啊!”虞博士笑道,“不過很好,能夠節省成本最好。”

虞博士接着看,不由動容:“你集成的功能還真不少啊,這個……”

曹長久解釋道:“集成是趨勢,以前的產品都是微控制器結構,一些功能完全不能提供,導致應用範圍偏窄。既然都考慮到了,那些內存管理啊,保護模式啊,我都加上去了,雖然這會佔晶體管空間,但是總體還是可以控制在5萬個以下。”

虞博士道:“有沒有困難?”

“困難自然會有,但是沒人會當回事。”長久施施然一笑,“我們小組雖然沒有什麼大牌技術人員,但是各個都好學肯鑽,人家一個人能做的事情,我們幾個人一起上。反正是一路破關,各種開發經驗也積累了不少,總算是沒耽擱,五個月,我們只用了六個月就進入了布圖的階段,而且錯誤很少。”

“難得,難得。”虞博士讚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英特爾發佈新產品了。”

長久一揚眉毛:“發佈啥了,不會是16位的286吧。”

虞博士點頭:“你也知道了啊,我看了一下,絕對強大的處理器,時鐘頻率達到了6MHz,集成15萬晶體管,這是前所未有的其性能比8086高了近3、4倍,這可是我們強大的對手啊。”

長久笑道:“這沒什麼,我敢保證我的處理器比它快。”


“不可掉以輕心,英特爾還說了286具有虛擬內存功能。”

“我也有,我的芯片也支持,連操作系統都支持。”

“286還有特殊的硬件機構使處理器在各種任務間來回快速切換,可以同時運行多個任務。”

“呵呵,risc架構對多任務的處理是最拿手的,哪能和我的比。”

“你的處理器還在圖紙上,人家的已經出來了。”

“……”

~~~~~~

“美國方面有消息過來。”張怡向長久彙報工作,“IBM的埃思裏奇要我們開發一款比videoform更好的電子表格軟件,關鍵是要pc機獨佔,你的意思……”

“不用理他,要想獨佔就得給錢,不給錢就拒絕。”長久咬着麪包說道。

“那要多少錢?”張怡問道。

“你拿主意吧,關鍵是要把錢談下來。”長久喝了一口牛奶,把食物嚥了下去。

其實長久早在pc發佈的時候就開始編寫videoform的替代產品了,而且爲了達到最高的性能,特地對PC的硬件結構做了優化。

~~~~~

今天感冒,頭昏。 “老闆,這樣不行啊。”程序員丹尼斯抱怨道,“這活實在不是人乾的,又要videoform適應任何機器,又要運行速度飛快,哪有這種好事。”

現在已經被稱爲大經銷商的沃克先生則很憤怒:“丹尼斯先生,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出了這麼多錢難道就沒用了,你們斯坦福的黑客難道一點信用都不講。”

“沃克先生,不是我們不講信用,實在是做不到。”丹尼斯有點委屈,“videoform之所以在蘋果二代上面運行的飛快就是因爲其源程序對蘋果的硬件做了特殊的優化,很多蘋果硬件特有的指令都被用上了。這是我所見過的最優美的程序之一,作者肯定不是一般人。現在要讓我們把它原封不動的搞到pc機上,實在是有點爲難。”

沃克怒道:“那當時你們怎麼說一定成功,我是信任你們才讓你們乾的。”

丹尼斯道:“本來我是很有信心的,但是我需要時間,懂嗎?看了源程序我才知道這有多大的障礙,pc和蘋果不是一個系統,我對pc的硬件也不太熟悉,要改得費老大的勁。你說的在幾個星期內就把這玩意移植過去還得保持性能我可做不到,移植可以,但是性能肯定要下降。”

沃克咆哮:“你們這些混球,收了錢就要辦事,我不管怎麼樣,下個月我就要看到成品,否則你們一分錢都別想拿到!”說完拂袖而去。

丹尼斯恨的牙癢癢的,當時就想抽他丫的,可惜拿人手軟,只得忍了。他把文件往桌上一摔:“弟兄們開工了,老闆發飆了,咱們也沒好日子過了。”

~~~~~~~~~~~

“比爾,有好消息。”鮑爾默興沖沖的闖到辦公室,“IBM要有動作了!”

比爾放下手頭的事情問道:“坐下慢慢說,具體是什麼!”

鮑爾默到了一杯清水,咕嚕一口灌了下去:“IBM有新的計劃,他們準備發佈一種新的機器,這幫狗孃養的還想保密,被我探到了。”

比爾心頭一動:“新機器?什麼樣的!這可是個機會,真是太好了。”

鮑爾默得意洋洋的說:“我可是用了不少手段,好不容易纔知道那些傢伙想什麼,他們想提高處理器的運行頻率,增加一塊硬盤。這簡直太瘋狂了,硬盤啊比爾,你知道這得多少錢,只有大型機才用的起這玩意,桌面上放的下嘛。”


比爾沉思了一會說道:“雖然不算什麼創新,不過有了硬盤,性能肯定會突飛猛進。我們得做點什麼,不能幹等着。”

思考了良久,比爾一拍大腿:“對啊,硬盤,這東西是新產品,現在市面上的操作系統有那個支持硬盤?沒有!這就是機會,dos翻身的機會,一定要大作廣告。”

鮑爾默張大了嘴:“不會吧,我們的dos也沒有這種技術啊!”

比爾得意的笑道:“你以爲這些天我和這些小夥子們都在幹嘛?看電視嗎?我們在積累,隱忍不發,在做一項劃時代的新產品。”

鮑爾默沒問比爾開發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只是帶點敬佩的望着老闆,他知道比爾一定會說的。

果然,比爾自己說出來了:“你知道嗎,西蒙尼有了進展了。”

“西蒙尼,那個匈牙利瘋子!”鮑爾默叫道,“這傢伙終於做出點東西來了,他作出什麼了?”

比爾道:“西蒙尼自從被我們從PARC挖過來之後就主持可視化程序的開發工作,他是那種頭腦裏什麼都不想,智力遠遠超越現代人對計算機的理解的科學家。他是我們的翻身砝碼,他帶來了施樂的圖形界面資料,這可是誰也沒有的。”

鮑爾默讚道:“真是了不起,但是我能問問什麼是圖形界面嗎?”

比爾翻了一道白眼:“你……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明白,做自己的事去吧。”

西蒙尼是幾年前比爾親自挖來的高手,他曾經研製過施樂公司的一部可視化計算機系統上的第一個字處理程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