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蚊子兵團接着到總司令的指令,也是全線後撤。

“哈哈““““““。”蚊子兵團身後傳來張孫的狂笑聲。 108飛龍兵團之大敗蚊子王

第二天,楊子早早醒來,吆喝着幾位弟子上路了,又走了一天已是黃昏,前面出現了一戶人家。

“師父,看那裏有一戶人家。”張孫是高興地叫道。

“不是一戶,是一個村莊。”楊子感應到這是一個村莊,住着三十二戶村民。

“師父,那我們是不是已經走出時空山了。”張孫又叫道。

“是。”楊子高興地答。

“時候不早了,徒兒看還是到那村莊裏去借宿一晚吧。”孫二叫道。

“也好。”楊子點點頭應道,隨即向那村莊走去。

往前再走了三百米,便來到那戶人家外,打裏出來一位三十來歲的農夫,當他一見到聶曉曉的衣着是大吃一驚,罵道:“你是那裏來的****?”

“我不是****,我叫聶曉曉,是二一一六年中國時空大學的研究生,我和我男朋友發明了一種可以穿越時空的隧道,而我通過時空隧道來到這裏,現在找不到回去的隧道,所以纔來到這裏。”聶曉曉解釋道。

“荒唐,這明明是七八三年,還說什麼中國時空大學的研究生,什麼時空隧道?你以爲我們老百姓真的就糊塗嗎,連這也不懂。”這農夫是火冒三丈。

“我說的是真的,你不信我還有身份證。”聶曉曉急了,想說服他們,讓他們相信自己的真實身份。

“鬼才信你,****。”農夫大叫。

傾戀絕顏之亂世覆天 “我不是****,我是聶曉曉。”聶曉曉最討厭人家罵自己****了。

“還不是****,從你的衣着就看得出。”農夫叫道。

衣着?聶曉曉傻眼了。

彼之深情,此之毒藥 這時正好從四面八方趕來的一大批鄉人,其中有不少是婦女,當她們看見趙曉曉的時候,紛紛一聲聲驚叫,捂住了眼睛。

趙曉曉也疑惑了,看着她們這羣婦女的衣着?再和自己的衣着一比較,這還得了,自己簡直就是‘****’。“我難道真的穿越時空來到了唐朝,這?”聶曉曉從心發出暗叫。

“鄉親們,我們把這幾人給趕走。”農夫叫囂道。

“對,把這幾人趕走。”鄉親們也是高聲附和,當即操起鋤頭,扁擔便向楊子一行衝了過來。

“慢着。”張孫這老頭可不傻,大叫道。

“““““““““。”鄉親們一愣,緊緊盯着楊子一行。

“其實我們與這****並不是一夥的。”張孫叫道。

“你們不是一夥,爲什麼走在一起。”農夫問。

“我們要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她這****說什麼迷路了,我們看她一身打扮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要趕她走,但她切不知羞恥的硬要跟着我們。”張孫解釋道。

“你們真的是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仙人。”村民一聽張孫說是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仙人,一時是敬畏三分。

“是呀,我叫張孫,這是我師父楊子。”張孫連忙向村民介紹師父。

村民們聽說眼前這位可是去西方無極守取真經的人,是紛紛趕了過來。剛纔那一個農夫,也趕忙向楊子抱拳作揖,道:“原來是楊大仙,小人張九多有冒犯還望大仙不要怪罪。”

“不瞞諸位,其實小仙師徒路過此地,見天色已晚,是特地到貴村來借宿的。”楊子也回了一禮,又道:“請問,村子裏那裏有客棧?”

“不瞞大仙,在我們張家村這窮山溝,那有什麼客棧。” 我家妹妹超級甜 張九很遺憾地道。

“那怎麼辦?”張孫顯得很失望,衝師父叫道。

“還能怎麼辦?就在這山頭過一夜。”楊子嘴巴上雖然這樣說,但心裏切不以爲然,因爲感應到張九有意請自己去他家過夜。

看着楊子師徒的焦急樣,張九過來說道:“大仙如果不嫌棄我家簡陋,招呼不周,不如就到我家暫住一晚。”

“這不好吧,小仙來到貴寶地,與你素不相識,怎麼好意思打擾你呢?”楊子道。

“師父!”張孫一聽這話,從心裏對楊子是冒火,心想你在山頭過夜就算了,爲什麼還要連累我。

“大仙您這樣說就見外了,太瞧不起我莊稼人呢?”張九有些不滿地道。

聽到這裏,楊子裝作不好推脫的樣子,道:“既然這樣,那就打擾了。”

張九一見大仙答應了,忙衝楊子一揮手,道。“大仙這邊請。”

“多謝了。”楊子應罷,是大步跟着張九便往他家走去。

張孫、孫二可高興了,心想一說出師父的名字,村民便是巴結的不得了,看來跟着這樣的師父準沒錯。

“走,走,走。”村民可不含糊,衝聶曉曉是一陣叫囂。

“諸位鄉親,這姑娘雖然是不怎麼正派,還請諸位好心人網開一面,就讓她住下吧。”楊子替聶曉曉求情。

“既然是大仙開口,那就留下她吧。”張九應了一聲,也將聶曉曉引入裏屋。

聶曉曉心中是怪委屈的,心想真的倒了八輩子黴,我堂堂時空大學的校花可沒受過這種委屈,穿得性感、時髦被人說成是****,說自己是二一一六年被人說是荒唐、神經病,我怎麼這樣倒黴,看來真不應該搞什麼時空隧道,讓自己來到這鬼地方。

張九家裏,張九一個勁的吆喝老婆準備大餐,專門招呼楊大仙一行,同時還請來了村中的幾位德高望重的長者前來陪宴。

“大仙,小人陳高祖居此地,這裏一直也沒出什麼大事,不過最近從京城調來一個縣令,此人心狠手辣,無惡不作,搞得本縣是雞犬不寧,今天能見到大仙,還請大仙爲我們作主呀。”一位叫陳高的長者懇求道。

“老伯,真有這事?”楊子一生可是最痛恨那些狗官,心想如果真有這事,那麼自己管定了。

“大仙小人可不敢騙,這千真萬確呀。”陳高道。

“大仙,確實如此。”衆鄉親也附和道。

“諸位鄉親,本仙一定會爲你們主持公道,待明天去會一會這狗官。”楊子叫道。

“多謝大仙。”衆鄉親恭敬地道。

楊子也衝衆鄉親一擺手,算是回了一禮。

“不過還有一事請大仙恕罪。”張九道。

“什麼事,儘管直說。”楊子道。

“最近不知是什麼原因,是蚊蟲特別多,恐怕會打擾大仙的休息。”張九慚愧地道。

“蚊子又不是你養的,怎能怪你呢。”楊子道。

“咳!”衆鄉親相視一眼。

用過晚飯,很快就入夜了。楊子住進了密封的小房子裏,因爲這樣可以避開蚊蟲的襲擊。楊子躺在舒適的大牀,正爲那狗官的事憂心;忽聽外面嗡嗡聲一片,可以說是史無前例。怎麼回事?不會有這麼多蚊子吧。忽的“嗡嗡嗡”窗戶紙竟被蚊子鑽了一個洞,剎那間一羣蚊子便從這洞中鑽了進來,向楊子師徒殺了過來。

“好的,這怎麼睡?”張孫叫嚷道。

“咳!”楊子嘆了一口氣,回過頭衝聶曉曉道:“聶曉曉,看你的了。”

聶曉曉聽罷,垂頭喪氣拿出那瓶殺力威朝蚊子兵團噴了幾下,當噴到最後一下時,竟沒有噴出霧水來。

“怎麼回事?”張孫見狀大叫道。

“沒有了,這殺力威都噴完了。”聶曉曉應道。

“這怎麼辦?”張孫可急了,他可不想被蚊子咬死。

“別怕,什麼事都有師父了。”楊子道。

“對,什麼事都有師父。”張孫暗叫一聲,向師父瞄了過去。

楊子推開房門就來到房外,只見成山成片的蚊子像着了魔一樣迷漫在這個小村莊。

“大仙,不好了。”張九匆匆趕了過來,驚叫道:“我們村莊遭到蚊子襲擊,很多牲畜都捱不下去了。”

“我知道了。”楊子已經感應到事態的嚴峻,因爲這可不是簡單的幾隻蚊子,很有可能是蚊子兵團的大面積集合,向這村莊發動襲擊,不過它們爲什麼要向這小村莊發動襲擊,難道它們是要報復我們殺死了他們的蚊子兵團總司令高無極?

“師父,蚊子這麼多,可真的不好辦呀。”張孫只知道叫嚷。

“少廢話,師父自有辦法。”楊子衝張孫叫喝一聲,大步走出層外。迎面便跑來一頭公牛,橫衝直撞。‘不好。’楊子暗叫一聲,向旁邊一靠,還好沒撞上公牛。

“楊子。”忽的面前飛來一隻蚊子大叫道。

“小玲,你來幹什麼?”楊子當即問道。

“楊子,我們蚊子國的大王蚊子王爲了給他弟弟高無極報仇,已經調集兵團所有成員向你們人類實施報復,準備要血洗村莊了。”小玲叫道。

“啊!”楊子一聲驚叫,心想這還得了,得想過法子制服他們纔對呀。

“楊子,我也只能告訴你這些,再也幫不了你了。”小玲道。

“謝謝你小玲,其它的事我會想辦法應付的。”楊子道。

“我走了,要是讓大王發現我在給你通風報信的話,我可就活不成了。”小玲道。

“那你快點回去吧。”楊子催促道。

“楊子,再見。”小玲說罷,向前面飛去,眨眼就沒有了蹤跡。

看着小玲遠去的背影,楊子心中泛起了波瀾,心想這事可不好辦,一隻蚊子算不了什麼,但整個蚊子王國可就不好辦了。‘得想一個制服他們的法子呀。’楊子一邊想,一邊來到一棵香樟樹下,這裏靜悄悄,沒有一隻蚊子,爲什麼呢?

“師父,你幹什麼發呆?”張孫跟上來問。

楊子回過頭看了張孫一眼,問:“你難道沒有發覺這裏沒有蚊子嗎。”

“是呀,怎麼這裏沒有蚊子?”張孫也有些疑糊。

“楊子,我知道這是爲什麼?”聶曉曉跟了上來道。

“爲什麼?”楊子即問。

“因爲蚊子怕這種香樟樹的氣味。”聶曉曉道。

“我也是這樣以爲,要不怎麼這裏沒有蚊子。”楊子也想到了這一點。

“師父,那村民是不是的救了?”張孫即道。

“應該是的,不過怎樣利用這香樟樹了?”楊子道。

“把這些樹葉用火點燃,從而產生濃煙,這些濃煙便可以應付那些可惡的蚊子了。”聶曉曉道。

“這辦法不錯。”楊子立即吩咐道:“徒兒們,趕快摘些樹葉下來,給點燃了。”

“可這樣高,怎麼爬上去。”張孫這老頭嘴皮子功夫不錯,但爬樹嗎自然差了點。

孫二瞪了一眼師兄,一個翻身便爬上了香樟樹,很快便弄下來一大團香樟葉。

“我去找火種。”張孫這可不含糊。

“不用去找,我有火種。”聶曉曉看了一眼張孫,從懷中掏出一個打火機,用拇指一按立即是着火了。

孫二忙弄來一些乾柴,作爲火引子,剎那間便着火了,冒出一股嗆鼻的濃煙,輕飄飄便向村莊掠去。

火已經燒着了,聶曉曉忙把打火機放回口袋中,可張孫對這玩意是很感興趣,雙眼直勾勾盯着聶曉曉的口袋,問:“我說什麼聶曉曉,你那是什麼東西?”

聶曉曉扭頭看了張孫一眼,心想這人在白天還在村民面前說自己的壞話,要不是楊子說情,說不定自己今晚就只能在荒山野火嶺過夜,現在還好意思問我,真是越看越氣,懶得理他。

不過對於聶曉曉的法寶,楊子也感到很神奇,不過楊子不像張孫,成天將這話掛在嘴邊。

迎着這股濃煙,一片一片的蚊子兵團戰士倒在血泊之中。蚊子王是惶恐不安,衝着蚊子兵團成員是大呼小叫。

“大王,我看這楊子絕不簡單,我們還是不要跟他作對的好。”小玲飛了過來,衝蚊子王進諫。

“不跟他計較,那我弟弟的命不是白死了嗎?”蚊子王一聽是非常生氣。

“可這樣也不是辦法,只能讓我們的姐妹更多死於非命。” 新娘實習中:ok,老公大人 小玲道。

“是呀,大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看還是聽小玲的,我們在從長計議。”數只蚊子也進諫道。

“咳!”蚊子王嘆了一口氣,心想看來這事真的只能從長計議,難道還想讓整個兵團都在這濃煙下完蛋嗎,隨道:“兵團所有成員聽着,班師回營。”

蚊子兵團成員接到大王的命令,紛紛向來路逃去。

村莊的蚊子風波結束了,村民是非常興奮,不過這濃煙是怎樣產生的了?村民並不明白,朝着這團濃煙的發源地奔了過來,只見楊子師徒正用香樟樹葉燃燒產生了濃煙,趕走了蚊子兵團。

“多謝神通廣大的大仙,爲我們趕走了蚊子,請受小人一拜。”村民是‘撲通’一聲是紛紛跪倒在地,感謝楊子的大恩大德。

“本仙西行無極之地,爲的就是救苦救難,諸位鄉親快快請起。”楊子忙還了一禮,道。

“大慈大悲的楊大仙?”聶曉曉一聽就是一肚子火,心想什麼楊大仙,分明是靠我才戰勝了蚊子兵團,這楊子佔了我的功勞,還自稱什麼大仙,真是不知羞恥。不過這也難怪,誰叫這些無知的村民只知道楊子了。 109 飛龍兵團之叫罵官差

109飛龍兵團之叫罵官差

第二天一大早,楊子因爲昨晚忙了一個晚上,現還在睡夢中,忽的外面是一陣吵吵鬧鬧,猛然驚醒便從牀上爬了起來。就聽見張孫、聶曉曉正在大聲爭執。

楊子出了房門,只見衣衫不整的聶曉曉一手捂住衣服,一手抓住張孫,正在糾纏。一見這情形就很氣憤,怒斥道:“你們幹什麼?”

聶曉曉扭頭一看楊子,便道。“我說你這個楊子,怎麼搞得,竟然交出這樣的弟子。”

“怎麼呢?”楊子一聽斥責自己的大徒弟,心裏也有些不滿。

“你自己問他。”聶曉曉叫道。

楊子一聽,忙看了看張孫,看着他的齷齪相,便知道絕不是什麼好事,便問:“張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張孫一臉彆扭的表情,道:“一大早的,這臭丫頭竟然不穿衣服在房間裏轉,我正好從房外經過,她就衝出來說我偷看她。”

“分明就是躲在外面偷看,還想狡辯。”聶曉曉可一臉不服氣。

這時,一羣村民趕了過來,一看見這情形,紛紛指着聶曉曉叫罵:“這真是****呀,穿成這樣,在這現世呀,還好意思斥責大仙的高徒。”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叫罵開來。是越說越難聽。

聶曉曉可受不了,叫道:“什麼高徒,分明就是一羣騙子。”說罷,灰溜溜向自己的臥室逃去。

看着聶曉曉氣憤的離去,楊子知道張孫這老頭好色,也是不含糊,將張孫叫到房間是一陣教訓,張孫在師父面前,可老實的很,不聲不響。

“咳!”楊子嘆了口氣,心想還能對張孫怎麼辦呢?

吃過早飯,楊子帶領衆弟子,就打算去會一會那個狗縣令,因爲楊子可答應了老百姓治一治這狗官。

可正在這時,外面是一陣喧譁,跑進來一個村民,衝楊子大聲道:“大仙,不好了,那些狗腿子又進村了。”

楊子顯示的不慌不忙,衝這村民一揮手,道:“別擔心,什麼事都有本仙了。”

村民也無話可說,從心裏希望大仙真能治一治這狗官,讓老百姓能大快人心。

正在這時,五個凶神惡煞的官兵闖了進來,不分青紅皁白便開始在張九進行洗劫,也不在乎在場老百姓有多少,因爲他們知道老百姓就算有一百人,也應付不了他們幾個人,這叫民不跟官鬥呀,

“喂,幹什麼的,強盜嗎?”張孫有師父在這撐腰,也沒給這些官差放在眼裏,便來到官差面前。

“喲嗬,誰呀?還敢在這裏放屁。”官差頭頭一擡頭,狠狠地瞪着張孫。

“我是誰?”張孫是哈哈大笑,道:“我叫張孫,是往西方無極之弟尋找真經的楊大仙的首徒張孫爺爺是也。”

“呸,什麼楊大仙?老子聽都沒聽過。”官差頭頭叫道。

“真是見識少呀,連楊大仙都不知道。”張孫嘲笑道。

“什麼羊大仙,豬大仙?老子管你是什麼仙,趕快讓開,小心我幹了你。”官差頭頭叫罵。

“*,竟然罵我師父,活得不耐煩了。”張孫揚起了拳頭,還想教訓這羣官差一下。

沒想到“啪”的一下,那官差一拳便向張孫擊了過來,張孫一時疏於防範,立即被痛擊在地。

“師父呀。”張孫可委屈極了,向師父爬了過來,道:“快給徒兒做主呀。”

“咳!”楊子由心嘆了口氣,心想你張孫沒什麼本事,就別逞什麼能嗎?不過嘴上切說:“乖徒兒,師父一定爲你做主,教訓他們一下。”

那幫官差有些火了,放下了手中的東西,朝楊子走了過來,叫道:“你就是他師父,看你連毛都沒有。還做人家師父,真是荒唐。”

楊子不緊不慢地看着走過來的官差,道:“我是人家師父,不是因爲年齡大小,是因爲我有本事。知道嗎?是我有本事。”

“對,有本事。”張孫附和道。

“看你有什麼本事?”官差頭頭不耐煩了,揚了一拳便砸了過來。

楊子可不是張孫,對他的伎倆早有防範,一低頭便躲過這一拳,看準時機,飛起一腳向他踢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