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衛生間內並沒有監控,王陽在那插座上做了一些手腳,隨後就回去繼續吃喝玩樂了。

十分鐘后,衛生間這邊傳來了一聲巨響,整個大廳裡面的人都被嚇了一跳,王陽也不例外,因為他也沒想到這聲音竟然這麼大啊。

他做的那個手腳,其實也就是讓衛生間的電路發生爆炸而已,不過從這個聲音來判斷,只怕現場的情況要比王陽預測的還要糟糕很多了。

當即,不少服務生都沖向了衛生間查看情況,不過他們是已經進不去了,整個衛生間裡面那是火光衝天。

這情況也不奇怪,因為這裡是島國,這裡的許多建築物都是木材材料的,包括衛生間裡面的裝修,那都是一些木頭做出來的。

電火一起來,可以說衛生間反倒是成了最好的助燃劑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整個衛生間都燒了起來,外面的大廳地板也隨即燃燒了起來,人們一下就亂套了,紛紛起身往出跑。 門的周圍都有密封條,這通道內空氣質量還是很不錯的。

鐵騎示意三個人都走在前面,而他則是走在最後面。

王陽本來是打算直接動手了,結果他發現這通道實在是太狹窄了,一個人通過還算是不過,兩個人一起通過的話,那都是很勉強了。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鐵騎畢竟是個高手,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一擊斃命那是不可能的了。

尤其是這小子手上還拿著一把槍,王陽也是無從下手了,只能按照他的意思繼續往前面走了。

沒想到,這通道反而是越來越開闊了。

但是有一個情況也是很奇怪的,隨著通道越來越開闊,鐵騎就距離他們越來越遠了,似乎是在刻意的拉開距離了。

察覺到這個情況之後,王陽也是不由得放慢了腳步,因為在這個時候,他也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眼前的通道十分昏暗,只有一些手機的光亮,才能勉強看到前面的道路。

再往前則是漆黑一片了,這通道就像是什麼怪獸的嘴巴,而前面那兩個人則是自尋死路一般的情況了。

四個人走了沒有多遠,前面的一個人就悶哼一聲,緊接著整個人倒在了地上,全身抽搐著沒幾下就不動彈了。

另一個小弟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哀嚎著說道:「我不走了,我不走了,你就是弄死我,我也不走了啊!」

這個時候鐵騎竟然越過了王陽走了過去,面無表情的直接掏出槍,對著那小弟的腦袋就來了一槍。

王陽看得目瞪口呆,他沒有想到,這小子如此心狠手辣啊,連跟隨他的小弟也都能說幹掉就幹掉。

不過想來也是,要是鐵騎是個有人性的傢伙,他就不會逼著三個人在前面探路了。

鐵騎看了一眼王陽,冷冷說道:「前面還有一個地方,最少也要兩個人一起過去,你別給我耍花招,不然老子現在就弄死你。」

王陽表面上是做出一副很是害怕的樣子,唯唯諾諾的點點頭,也就跟著鐵騎繼續往前走了。

然而實際上,王陽心裡卻是覺得這小子也太愚蠢了一些。

明明前面最少需要兩個人才能過去,後面的大火就算不燒過來,等那密封條失效了,這通道內也就不安全了。

而且通道內也沒有多少空氣流通的氣息,只有非常微弱的氣流,還是從通風口裡面傳出來的。

如果鐵騎現在幹掉王陽的話,那麼他也得困死在這裡。

剛才的那些話,也不過就是嚇唬人用的。

看來,這個鐵騎現在是外強中乾啊。

不過這傢伙對於通道內部的情況應該是很了解的,想來剛才那個位置肯定有什麼玄機,而且還是無法破解的,只要有人經過,就必定中招。

但是在這人中招之後,其餘人短時間內應該是可以通過了,這一點從鐵騎剛才慌忙衝過去的情況來看,那就已經說明了不少問題了。

兩人又走了一會,王陽默默的計算著距離。

因為他走一步那就是一米,這個幾乎是沒有誤差的,就算是有誤差,也是在毫米之內的。

一共走了十二步,也就是十二米,看來這個通道還是很長的。

這個時候走在前面的鐵騎停了下來,王陽湊夠過去一看,就見通道前面斷了。

地面就像是被什麼東西齊刷刷的切斷了一般,在這種昏暗的環境,如果不是提前知道這裡有問題,那麼肯定早就一腳踏空了。

而下面則是很深的地方,想來下面可能還有什麼東西,人要是掉下去了,絕地不會活著上來的。

但是這四周圍光禿禿的,也看不到對面到底有多遠,就算有兩個人,這怎麼過去呢?

婚途有坑:總裁吃上癮 鐵騎伸出手在牆上快速的按了一下,一條繩子就從上面垂了下來。

王陽抬頭一看,想要看一下這是什麼情況,但是這裡實在是太黑暗了,就算是有手機的光亮,也根本看不清上面有什麼。

鐵騎看著王陽說道:「你抓著繩子,我抓著你,我們兩個人可以過去的。對面還有一條繩子,不過一個人距離不夠,所以你看到繩子之後,就一定要用力的把我甩起來,這樣我們兩個人都過去了。」

王陽一聽這話,心裡就直接開始罵娘了。

這不是開玩笑呢嗎?

他抓著繩子,鐵騎抓著他,誰能保證這小子過去了之後,不會直接將他給踹回來啊。

眼見著王陽這是有些遲疑,鐵騎皺著眉頭提醒道:「你小子在想什麼呢?等濃煙灌進來,你和我都活不成了。」

王陽回過神,急忙表示他不是不想這麼做,但是鐵騎人高馬大的,他也根本就甩不動啊。

鐵騎也是無奈了,確實,他倒是忘記了這一點。

最終鐵騎決定兩人的位置換一下,不過他也是威脅王陽,要是王陽敢做什麼手腳的話,那大不了兩個人一起掉下去。

兩人做好了準備,鐵騎抓著那繩子,王陽則是死死的抓著鐵騎的腳踝。

「看好了,繩子就在前面了!」

「好!」

鐵騎縱然是一百個不願意,可是他也只能選擇這麼做了,因為這個時候通道內已經有濃煙開始進來了。

他拽著繩子盪了過去,王陽看準時機,果然就看到前面也是也有繩子。

鐵騎大吼一聲,腰身用力,人在半空中就是將腿給抬起了不少。

能夠在半空是做出這樣的動作,這體能和肌肉都不是開玩笑的,王陽也弱,一下子就抓到了那個繩子。

這個時候鐵騎則是放開了另一邊的繩子,王陽這邊都不需要用力,只是慣性的盪悠了一下,鐵騎那邊大頭朝下的飛了過去。

鐵騎大半個身體都被甩到了另一邊的地面上,顯然這一下子他也是摔得不輕。

普普通通大師姐 再加上王陽這邊也立馬放開了繩子,而是改用兩隻手死死的抓住他。

鐵騎怒罵了一聲,只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硬是拖著王陽爬了上去。

等到兩人坐下來的時候,都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鐵騎很是欣賞的看著王陽說道:「不錯,你小子身手很不錯啊,你是跟著誰的啊?」

鐵騎對於自己的手下還是有些了解的,不過剛才場面太混亂了,他也不知道這人是不是自己的小弟,還是別人的小弟。

王陽沒有吭聲,而是繼續大口大口的喘氣,彷彿他已經累得沒有力氣說話了。

鐵騎也不在意,而是指著前面說道:「算你小子運氣好,趕緊起來,出去以後你就跟著我。」

兩人原地休息了十幾秒,稍微恢復了一些,就趕緊起身往前走了。

等到他們出去之後,王陽才發現,這出口竟然是在一個樓區的下水道裡面。

他們從下水道裡面爬出來的時候,周圍經過的人還被嚇了一跳。

鐵騎站在陽光下,頗有一種死而復生的感覺,也是不由得呢喃道:「瑪德,好端端的怎麼會著火呢,那幫廢物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差點害死老子啊。」

王陽在一旁做出一副很是虛弱的樣子,實際上他也確實很不好受了。

剛才一番拉扯下來,他身上還沒有完全癒合的傷口全都裂開了,如今已經開始滲血了。

鐵騎也沒有理睬王陽,而是自顧自的往出走。

王陽跟了上去,當兩人走到一條小巷子的時候,王陽直接動手了。

鐵騎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王陽一拳轟在了腰椎上,他慘叫一聲,整個人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王陽這一招殺傷力很大,即便是鐵騎這麼魁梧的男人,那也是一瞬間就喪失了行動能力。

鐵騎驚訝的看著王陽,似乎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王陽單手卡住了鐵騎的脖子,冷冷問道:「佐藤,你還記得嗎?」

佐藤,這個稱呼在島國那是很多的,但是當王陽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鐵騎還是驚訝了一下。

王陽也不客氣,直接捏碎了這傢伙的脖子,直到這傢伙徹底咽氣了,王陽才離開了現場。

他找了個地方弄了一身乾淨衣服,畢竟不能頂著一身臭氣熏天的衣服返程啊。

處理好了一切之後,王陽就直接開始返程了。

路上,王陽坐在車裡看著外面的風景。

他不知道這些風景佐藤是不是也看過,但是這個時候王陽的心中鬆了一口氣,彷彿一隻捏著他心臟的那些手,都一個一個的放開了。

佐藤的仇,他已經報了。

窗外的風景不斷的前進著,似乎就像是人生一樣,永遠只能前進,那是沒有什麼後退迴旋的餘地了。

其實在佐藤的這個事情上,王陽還是很自責的。

楊振歸的死,那起碼是因為晶元的緣故,作為研究員的兒子,楊振歸本身就和整個事情都有關係,所以對於楊振歸的死,王陽只是覺得遺憾,自責則是少了一些。

但是佐藤原本只是一個局外人,純屬是被王陽給拖下水的,可以說佐藤的死和王陽有著直接的關係。

畢竟佐藤拒絕了動手腳的事情,結果就被對方給幹掉了。

一想到這裡,王陽就很是難過。

他在心中呢喃起來:「佐藤,如果你泉下有知的話,我不希望你能夠原諒我,但是我想要你知道,殺了你的人已經被我幹掉了,你一路走好,下輩子做一個碌碌無為的人,也是一種好事情啊。」

感慨完之後,王陽也是準備離開這裡,有些東西終究是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

去到社團那邊,王陽看著鬼人嘆息一聲,他也是沒有想到自己會這樣離去的。

鬼人有些疑惑的看著王陽詢問道:「老大,你怎麼了?」

「我準備離開了。」

王陽輕描淡寫的說道,他也是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但是在這一刻的時候,他的內心依舊是有些惆悵。

聽到王陽的話,鬼人卻是一臉震驚,他也是不知道自己震驚什麼,因為之前的許多痕迹都是表明,王陽有可能會離開的了,但是直到這一刻的時候,他依舊是有些無法接受的感覺。

「老大,你是怎麼那麼……」

鬼人有些不明白的看著王陽詢問道,他是真的不明白這一點。

王陽卻是一臉隨意的說道:「這事很簡單,那是因為我本來就要離開了,還有有些事情我也是需要和你說一下,你自己給我聽明白了。」

「是。」鬼人知道王陽這邊是準備說一些大事情的了。

「第一個情況,那就是不管怎麼樣的情況,那都是不能夠做出那些為非作歹的事情,也許這樣的事情可以讓你很快得到一些利益,但是很多年之後,你就是有可能會被人給清算,你也是明白我的意思吧?」

王陽知道沒有哪一個勢力是不會衰敗的,但是他卻是不想鬼人這邊是這樣的情況。

在沒有意外的情況下,他這一次離開這個國度之後,應該是沒有什麼機會回來的了。

因為這邊的許多敵人都是在虎視眈眈,也就是沒有被人給知道他在哪一個地方罷了。

還有一件事情也是十分重要,那就是王陽這邊也是已經有些疲憊了。

該做的事情,他都是已經做了,至於其他的事情,他也是有些有些無力。

這也是沒有辦法繼續琢磨那麼多的情況。

「我知道,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我也是不會改變我的初心,我肯定是會順著老大你的心思去走的。」

鬼人也是很清楚誰給了他一切,他也是不惜一切代價將事情給落實了。

「嗯,我也是很欣賞你的態度,希望我走了之後,你也是可以做到和你說的這樣,要是沒有辦法做到的話,我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的了。」

王陽也是沒有說那麼多,他感覺該說的事情都已經說了。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呢?」鬼人有幾分顫抖的問道,他的內心也是有彷徨和不安,要知道之前都是一直跟著人混的,但是現在他卻是突然成為老大了。

這一件事情他也是有些不習慣。

「我也不是那麼清楚,應該是很快的了,我走了,那些人該打招呼的,你也是幫我打招呼吧,有些東西也許未必不能夠再見,有些時候我們也是只能夠相忘江湖了。」

王陽也是很有感慨說道,他是真的已經感悟到了一些事情。 隔天一大清早,黑蛇總部內許多人都到了。

酒鬼八雲和骷髏是一臉懵逼的,因為他們兩個人都是有著各自的生意在忙,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回到總部了。

五鬼和夢想公司這邊的人也都在,再加上一個鬼人,可以說如今黑蛇社團的中流砥柱全都到了。

王陽坐在主位上,菜品已經上全了。

王陽端起酒杯,一番寒暄之後,就沖著酒鬼八雲和骷髏說道:「現在你們手下的公司越來越大了,按照以前的規矩,你們要上交百分之七十的利潤,從今天開始就是百分之五十了。」

酒鬼八雲楞了一下,他拿著酒杯的手都在顫抖了,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啊。

骷髏也是茫然的看著王陽,心說是不是他們做錯了什麼啊?

王陽舉了舉酒杯,幾個人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我有事情要離開一陣子,可能是幾天,也可能是幾個月,甚至會是幾年。」王陽呢喃著說道。

「啊?老大,什麼事情啊?」

「老大。你要多少人手,我這裡都有。」

兩人急忙說著話,看架勢都以為王陽是要找什麼人算賬呢。

王陽擺擺手,表示不需要什麼人手了,他這次離開是為了私人恩怨,只帶著山川吉過去就夠了。

嬌妻本無心 等他離開之後,鬼人就接替他的位置,而酒鬼八雲和骷髏只需要上交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就可以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