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衛臨回頭,只見平台邊緣的雲團散開了一部分,他心中一喜,幻境破了! 葛東苦惱的對蕭毅和李明說道:「我吃還行,讓我表演節目就行了,你們兩個怎麼樣?」

李明也搖頭說道:「從小學到高中,我連大合唱都沒有參加過,其他節目就更不會了,看來我們寢室的重任就只能交給蕭毅了。」

聽到葛東和李明將表演節目的任務推給了要蕭毅,鍾睿燕的眼中是亮光一閃,蕭毅是高考狀元這事在企管一班已經有不少人都知道了。

蕭毅除了學習好之外,其他方面是不是也好呢?

鍾睿燕表示非常期待。

鍾睿燕說518寢室必須出一個節目,葛東和李明為了他們不出演節目一個勁的推諉,蕭毅就知道最後很有可能要落到自己身上了。

不過他也不能輕易答應,便宜了葛東和李明這兩個損友。

「呵呵!」

蕭毅呵呵笑著看著葛東和李明,說:「別說你們不會,也別想往我身上推,不就是出一個參加班級評選的節目嗎。

你們兩個傢伙平時那麼逗比,你們兩一起出一個小品或者相聲什麼的。

我敢保證不僅能通過我們班的初選,說不動在迎新晚會上還能拿到一個號的名次呢。」

葛東苦著臉說道:「哥,我叫你哥還不行嗎?李明行不行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行,你就別做硬趕鴨子上架的損事了,也別再推辭了,就代表我們518寢室出一個節目行不行?」

李明也點著頭說道:「讓我打架還行,唱歌表演節目什麼的我也不行。我們518寢室就只能靠你了,你說吧,要怎麼樣才答應。」

「什麼條件都沒用!」蕭毅聽后呵呵笑著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個傢伙是什麼心思,還是不會怕出的節目不好,在同學們面前丟人現眼。你們兩個都怕丟人現眼,我就不怕啊!」

「你想多了!」葛東是說道:「這節目是要經過班上的同學初選的,就算是節目爛那也是在班上的同學們面前丟臉,又不是在全校同學面前,哥們在班上丟眼的事還少啊,我真要是會表演節目,還會在乎在同學們面前多丟一次眼?」

葛東這話鍾睿燕表示認同。

這傢伙在班會上的時候,老師讓同學給們做自我介紹,這傢伙居然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當著輔導員和全班新同學各的面公然撩妹,這臉皮比城牆拐角還厚,肯定不怕在班上的同學面前丟臉。

「就是,我們兩是真的不行。」李明也說道:「我們寢室三個,就你唱歌還行,你不出誰齣節目啊!」

蕭毅確實會唱歌,而且場的還不難聽,沒事的時候也總愛哼哼兩句。

沒想到李明居然用這說事,讓他齣節目,蕭毅不由得狠狠地瞪了李明一眼。

這傢伙會不會說話啊,現在是要晃悠蕭毅齣節目,你這麼說他會同意才怪了。感到子啊心裡暗罵李明不會說話。

葛東也瞪了李明一眼,說:「你那什麼欣賞水平啊,蕭毅唱歌那叫還行嗎?那是非常好聽好不好?」

男生唱歌,在鍾睿燕的印象中,絕大多數男生不是煙鍋巴聲音,就是唱歌像鴨子叫,那聲音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李明竟然說蕭毅會唱歌,而且唱的歌哈非常好聽,這讓鍾睿燕感到很是驚訝。

鍾睿燕眼睛一亮,問:「你們沒有說謊,蕭毅唱歌真的非常好聽?」

葛東信誓旦旦的肯定道:「當然是真的了,蕭毅唱歌雖說沒最有名的一線歌星唱的好,但是比那些三線歌星好聽多了。」

經常和葛東鬥嘴的李明,此時已經完全明白了葛東的意思,當即幫腔道:「對對,蕭毅唱歌老好聽了。」

蕭毅終於知道什麼叫無恥到沒有底線了,這就是,這兩個混蛋為了讓自己齣節目,竟然無恥到睜著眼睛瞎幾波胡亂誇大的程度。

蕭毅知道葛東和李明在亂說,鍾睿燕不知道啊,她聽後點著頭說道:「既然蕭毅同學歌唱的那麼好,那你們518宿舍,就由蕭毅同學出一個唱歌的節目吧。」

蕭毅瞪了兩個偷笑的損友,對鍾睿燕說:「鍾委員,那兩個傢伙完全是打胡亂說,你別信他們的,我五音不全,唱歌非常難聽的。」

蕭毅以為這麼說鍾睿燕就會放過自己了,沒想到鍾睿燕根本就不行他的不說,反而嚴肅的對他說道:「蕭毅同學,葛東和李明兩人可是說過,他們聽到過你哼歌,而且還非常好聽,就算他們有點誇大的成分,也所以說明你歌唱的很好了。齣節目也是為班級做貢獻,幾人你有能力為那就為班級做一次貢獻,行不?」

蕭毅之前就知道這次518寢室的節目最後會落到自己身上,雖然因為葛東和李明兩個傢伙將自己退出來有點不爽,故意拿喬一下兩個損友,現在鍾睿燕話都說道這份上了,蕭毅覺得自己要是在拿喬就不好了。

蕭毅看著擠眉弄眼,暗自得意的葛東和李明,說道:「我記得剛才你們說過,只要我肯齣節目條件隨便提這話對吧?」

葛東和李明點頭承認道:「對,只要你齣節目,條件隨便你提。」

兩人想的很好,蕭毅就算提要求,也不會提出太過分的,他們兩人辦不到的要求的,大不了宰他們一頓,所以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我也不提什麼太過分的,你們做不到的要求。」蕭毅就像是知道葛東兩人心中所想似的,看著兩人笑著說道:「讓我齣節目也可以,但是你們兩個必須給我打一個月的飯,洗一個月的衣服。」

葛東和李明傻眼了,蕭毅沒有宰他們一頓,而是提出了比宰他們一頓,還讓兩人難以接手的條件。

幫蕭毅打一個月飯,反正他們兩人每天都是要打飯的,這種只是跑跑腿的事,他們倒時無所謂,可是讓兩人幫蕭毅洗一個月衣服,他們就不幹了。

尤其是葛東,他的衣服都不自己洗,都是等到星期天拿回家去,他媽媽幫他洗的。

「打飯可以,洗一個月衣服不幹!」葛東第一個跳著腳說道。

。 且說鄒君一行來到地球之後已為時已晚,核大戰過後好幾年了到處都是核冬天,原本留在下界各分支機構的常駐人員一個也找不見,最後只好去了終南山鬼修崖。

「別別別,我不要下地獄,也不要墜入六道輪迴!我要修成鬼仙得長生大道!嗚嗚嗚。」鬼魂雖然對陰陽界的環境很滿意,但一考慮到很可能會被陰司派遣鬼差來捉拿押解,便立刻認慫起來,最後哭哭啼啼道:「只要姑娘你能放我一馬,老小鬼我願意認你為主,供你差遣,嗚嗚。都說做人難!可做鬼為何也如此難呢?嗚嗚。」

「桀桀,識時務者為俊傑!本姑娘就暫且饒了你這次!桀桀。」話音一落,老小鬼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待周圍的灰霧散盡之後,自己再次回到了修鍊室當中了。

此時的老小鬼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孤傲,剩下的只是垂頭喪氣,並且很是無奈道:「姑娘問吧,想知道什麼隨便問,只要老小鬼我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咯咯,那老傢伙傳給你的『萬魂不滅功』可留有玉簡?」女家樂道。————「沒有。當時,他們師徒倆離開前,只是分別面授一些口訣,並說是『萬魂不滅功』,專為我等純粹的魂魄類鬼物量身打造的。口訣的內容是:『天地自有道,陰陽相和諧,生者不離死,死者復可生,魂魄化為鬼,吸陰食氣累,吞魂攝魄美,自成魂尊威……分魂須謹慎,渡劫顯威能,修成無量體,鬼便是仙尊!』口訣只有這些了,足足耗費了老小鬼我三天三夜才背下來,花了五千年才好不容易修成真丹……」

「呵呵,聽完收穫如何?」鄒君見狀呵呵一笑。————「咯咯,感覺像是『噬魂不滅功』與『魂尊無量訣』雜糅,各自摘錄一些章節合理拼湊而已,咯咯。」

「什麼?雜糅?拼湊?不可能吧?這可是修仙法門呀!這……」老小鬼仍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不禁自言自語道:「主人他不會騙我的,他說會派人來接我。」

「哈哈,太有趣兒了。你主人確實沒有騙你,他在上界剛設立了一個『玄陰宗』,實在忙不開身,就讓我們下界來接你。不過,那些黑龍壇的人呢?」鄒君問道。

「那些黑龍壇的人原本想躲進來避難,但由於沒有信物憑證被我拒絕了。」老小鬼說到這裏忐忑了一下後繼續道:「後來到了晚上,我才偷偷出來循着他們的足跡和氣息繼續追蹤,發現他們往西一直前進到了昆崙山一帶,最後消失在了一處深邃無比的巨大洞穴當中……」老小鬼說到這裏頓了頓便不再說話,彷彿在等對方回應。

「哦?洞穴?昆崙山?好!現在就帶我們去找唄。咯咯。」女家樂笑了笑道:「你還不知道『玄陰宗』就是我們黑龍壇出錢幫他設立的,等到了上界就明白了。」

「哦,好吧。可是現在是白天,我乃鬼魂之體可不能見一縷陽光啊!」老小鬼為難道:「還有這洞府裏面這麼多東西,萬一主人回來后怪我沒有守護好怎麼辦?」

「咯咯,本大小姐手中正好有個『屍魂袋』,是二十年前在上界宗門外門『擂台賽』上贏來的,用來裝你正合適。」女家樂隨手掏出一個黑乎乎的皮帶,晃了晃道:「至於這屋裏的東西嗎,也沒值幾個錢,趕緊挑些你覺得有價值且用得上的東西一起帶走即可,咯咯。」話音一落,女家樂又隨手掏出一個大型儲物袋晃了晃道。

老小鬼見女家樂這麼隨手掏出了自己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寶貝」來,頓時兩眼幽光大盛,知道自己傍上大腿了,於是趕緊「嘭」的一聲後身體爆裂成大團黑霧,頓時化作滿屋子鬼影進進出出晃得眾人目不暇接。一刻鐘之後,待眾人眼前的黑霧再次凝聚成型時,只見老小鬼氣喘吁吁道:「哎喲,都收拾好了,真是累死我了。」

待眾人循着老小鬼的目光掃向大廳地面時,不禁嚇了一跳,竟然堆了半屋子亂七八糟的東西。不過,既然都是人家「精挑細選」的,全都裝走也就是了,反正自己的儲物袋多的是,一個不夠用就兩個、三個,總能將這些東西帶走。於是,女家樂便將那大型儲物袋往空中一拋,揮手打出一道法訣后便如同巨鯨吸水瞬間收走大半。

就在老小鬼看得忐忑不安地以為剩下的東西無法帶走時,女家樂再次隨手拋出一個大型儲物袋,如法炮製一番將所有物品全都收走後,才讓老小鬼徹底放下心來。

待女家樂將老小鬼收入屍魂袋后,眾人便離開了「終南山鬼修崖」,再次乘坐「龍鳳日月梭」化作一道遁光如流星般劃過天際,直奔西方數千裏外的昆崙山而去。

到了雪域高原邊緣處的橫斷山脈腳下時天還沒黑,不好放那老小鬼出來探查地形。於是,鄒君便接過了屍魂袋,用自己強大無匹的精神力裹挾著老小鬼的一縷神識開始對方圓千里之內大小雪峰、山谷進行反覆掃描,以印證老小鬼記憶中的巨大無底深洞。一個時辰后,就在鄒君幾乎要勘探完整個雪域高原時,老小鬼終於激動了。

「等等,方才那處形如月牙的湖泊看起來有些眼熟,若我沒記錯的話,就在湖泊中間那座高聳入雲的山腳下靠近湖岸邊不遠處的地方有個方圓丈許的大洞,平日裏自動向外吐出濃濃霧氣。當年,老小鬼我一路跟蹤他們到此,也曾試圖跟進去一探究竟。可那洞穴深不見底,且岔道極多,不少地方嚴重積水無法通過,只好作罷。」

「噢?若是現在進洞並放你出來,你還能找到他們當年的蹤跡嗎?」鄒君似笑非笑道:「先進洞裏看看再說。」話音一落,便一馬當年化作一道遁光向湖泊飛去。

約莫一刻鐘后,眾人紛紛出現在了月牙湖畔,望着波瀾不驚的寬闊湖面和深不見底是黝黑湖底,眾人不禁皺了皺眉。不過再瞅了瞅數里開外直聳雲天的湖心山時,眾人又眉開眼笑起來,於是紛紛化作遁光穿過濃霧來到了那處需要仰視的湖心山下。瞅了一眼仍狂噴濃霧的大洞后,鄒君不禁若有所思起來,閉目養神后再決定入洞。

「就這了,終於來到了上次追蹤的深洞。」老小鬼剛一鑽出屍魂袋,便開始四處轉動着一雙綠油油的眼睛,彷彿是在對接以前的記憶,但面對眼前出現的大小几條岔道也忽然蒙了,只好用鼻子嗅來嗅去,忽然桀桀怪笑道:「這是我的氣味,當時我就從這條岔道跟進去的,走吧。」話音一落,老小怪率先化作一股陰風向前鑽去。

眾人見狀,也紛紛運轉法力,一邊施法凝聚「氣禁」護罩防身,一邊放開神識緊跟老小鬼的步伐快速前進。雖然洞內陰冷潮濕且漆黑無比,但在依靠神識探路的修真者面前就與白天無異,更何況這裏並無什麼危險,因此眾人才會健步如飛地狂奔而去。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后,引路的老小鬼突然停了下來,因為前面路段被水淹了。

「我上次也是到了這裏,但沒有路了只好無功而返。不知這次……」話還沒說完,便被鄒君打斷:「此處積水路段實際上與一條地下暗河相通,若順水而下數十裏外可到達一處巨大無比的地下溶洞世界,正是此行的目的地。在這裏有誰不會『水遁』的嗎?讓我帶你們一起通過吧。」話音一落,包括老小鬼在內有六人靠了過來。

鄒君一揮衣袖發出一道水波般漣漪將其全都罩在一起后,便與剩下七個女兒對視一眼就撲通一聲跳入水中,隨波逐流。那七個女兒也咯咯一笑后渾身泛起一道道水波漣漪的跳入水中,如同游魚一般異常靈活地緊隨鄒君身後,飛速地向著暗河下游急流而去。一刻鐘之後,眾人從一處巨大的地下瀑布沖紛紛一躍而出,緩緩落地了。

此時,眾人神識一掃便發現了巨大的地下洞穴空間超乎想像,幾個晚輩的神識之力都無法探尋到邊界,而只有鄒君以覆蓋方圓千里之遙的神識強度才堪堪探明此處地下世界之龐大,竟然有方圓八百里之廣,且山川、河流、水庫、村莊應有盡有。於是,眾人便在鄒君的引領下,依靠神識探查之力,向著一遠處的村莊飛速前進著。

說是村莊,卻全都是一排排土窯圍成的內外兩環「墳頭圈」而已,土窯有洞無門,村民進出皆是爬行出入,每人拖着一條大尾巴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碰面之後不打招呼,只是闊嘴一裂撩撩長舌而已,端的詭異。不過,村莊的外圍卻是由無數大小石頭堆砌而成的環形圍牆比人還高,四個方向各開有四個半人高的門洞供爬行出入。

越是靠近那處村莊,就越讓人感覺不可思議,因為數百戶「人家」組成的村莊中間建有一處高高的尖塔,塔頂正燃燒着一盆油綠色的火焰,發出的幽幽綠光正好照亮整個村莊及周圍百丈之內的範圍,超出之後就是一片黑暗。然而,在村莊周圍徘徊的村民全都赤身裸體鱗甲泛黃,咧嘴鋸齒,舌尖分叉,眼裏閃著豎瞳,着實怪異。

「蜥蜴人?這裏竟然生活着這麼蜥蜴人?不知還有沒有其他妖族?」看着地下世界裏的奇觀,眾人紛紛暗中咋舌,但為了不驚擾對方就紛紛施展「隱形」法術或是使用「隱身符」把自己藏匿起來,前者前方數裏外的那處村莊快速潛伏而去。眾人很快就在村裏轉了個遍,竟然沒有發現之前可能經過此處的黑龍壇眾人的絲毫信息。

就在眾人鬱悶不已準備暗中離開之際,忽然一個長相稍顯怪異的「蜥蜴人」引起了鄒君的注意,因為從其身上能看到自己六個隨從中那兩個蜥蜴人的影子。不過,很可惜的是,這個蜥蜴人身上並沒有明顯的法力波動,神識掃過之後發現其並不具備「靈根」,但若仔細查探還是能找到一絲「鬥氣」的殘留,莫非與黑龍壇有關?

果然不出所料,在鄒君接連對其施展了「攝魄」、「嫁夢」、「追魂」等探查法術之後,終於得知數年前確實有一群百餘人的黑龍壇外門弟子經過此處,在此休養一段時間過後便向著地下空間中央區域的幾座「城鎮」而去了。不過,在離開前為了感謝這座村莊蜥蜴人的主動幫助,便向其傳授了一些黑龍壇外門弟子的煉體功法。

只可惜這些蜥蜴人悟性較差且並非具有天生適合修真的「九竅」之身,因此修鍊效果不明顯,直到半月後離開時,也僅有一名蜥蜴人能初步掌握了運轉鬥氣法門。

就這樣,眾人悄悄離開了村莊,直奔三百裏外中央區域的幾座「城鎮」而去。越是靠近中央區域,眾人越是感覺到此處地下世界之熱鬧,竟然到處都有「村莊」,組成結構皆與首次遇見的一模一樣,只不過其村子中心高高尖塔上燃燒的那堆幽綠色火焰聲勢更大。神識一掃才發現原來是一大堆腐朽骨頭髮出來的磷火,如同鬼火。 「如今想要知道五年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恐怕不容易!」

獨玉皺著眉頭,如實說道。

「沒關係,本王可以等!」

夜北溟沉著聲音說道。

「王爺,如今既然王妃回來了,那,那個葉傾寧?」獨玉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開口說道。

「找個時間,讓那個女人離開!」

夜北溟一聽到葉傾寧這個名字,那張俊臉一下子沉了下來,周身寒氣逼人。

「娘親,剛剛那個叔叔,是小小的爹爹嗎?」葉小小躺在葉婠若的懷裡,那張肉嘟嘟的小臉,晶瑩的雙眸看著葉婠若說道。

「小小的爹爹也太好看了吧!」

「娘親,你們為什麼,不在一起呢?」

「爹爹的懷抱,也很舒服,我想要爹爹抱!」

「小小,那個人不是你爹爹!」

「你也別想著讓他抱!」

「我們兩人也不可能在一起!」

葉婠若在聽到了小丫頭微微笑著說著這一番話的時候,瞳色冷了下來,周身寒氣森然。

原本臉上帶著笑容的葉小小在看到娘親突然這麼冰冷的時候,那雙眸子瞬間隱瞞了淚水看著葉婠若,委屈的說道,「娘親,我知道了,小小不會那麼想了!」

看著小丫頭突然哭了,葉婠若那一顆心也在此時揪了起來,一把摟住了葉小小,「小小不哭,剛剛是娘親說話重了,娘親錯了,你不哭好嗎?」

「恩,小小不哭!」葉小小整個人鑽進了葉婠若的懷裡。

「聽說了嗎?五年前因為難產而死的攝政王妃,竟然還活著!」

「不僅活著,她的身邊還有個女娃娃,而且看起來也不大。」

「你們說,這孩子該不會是她和別人生的吧!」

「就算五年前,她出了事情,那她沒被王爺休了,這還是攝政王妃啊,那她豈不是在給王爺戴綠帽子?」

「你們說,該不會五年前,這個女人壓根就沒死,而是遇到了情郎,想要離開王爺,特意做的一個金蟬脫殼之計吧!」

從葉婠若在攝政王府露面了之後,這整個京都,乃至京都郊區,都在說著攝政王妃的事情。

眾說紛紜,說什麼難聽的話都有。

這到了最後更有人說,葉婠若水性楊花,當初王爺娶她那是她運氣好,如今這個女人還敢給王爺帶綠帽子。

此時正在神醫閣的葉婠若,倒是沒想到,自己還沒做什麼,這葉傾寧就迫不及待的開始在京都里,散布起了這些謠言來。

看來她是真害怕,她回來,會拿回屬於她的一切。

「小小,腳不疼了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