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被人控制心魔是一件很恐怖也很折磨人心與身的事情。

「為什麼姐姐會…」雪鏡淵恍惚的低喃。

狐九靈想到罪魁禍首是誰,噤了聲,她很想說,但很清楚這裡是什麼場合。

「其餘你不過問,現在你要做的,就是配合我們,一起隱瞞小姐姐她失憶的事情。」

「姐姐失憶了?」雪鏡淵驚訝,隨後心裡有些恐慌,怎麼就失憶了,那姐姐豈不是會將他給忘了…

「也不是失憶,就是——」狐九靈不知道怎麼去表達那個意思。

「本王暫時封存鳳影死去的記憶,就是說現在在雪兒的記憶中,鳳影沒有死去,而是進入凰闕樓閣參加訓練。」世御華道。

「可這總有一天會暴露,到時候,這個謊,怎麼圓回來?」

雪鏡淵提出疑問,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時候。

他在雪暖歌的身邊,可是深知她討厭欺騙與背叛。

「目前她遺忘心魔,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好吧,我妥協。」雪鏡淵想了想,終於還是答應。

「這不就好了嗎?」狐九靈無語的看著他,剛剛還反抗的那麼激烈。

「我這不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嗎?」雪鏡淵委屈巴拉的道。

「曲影,雪鏡淵現在身上的傷勢恢復的如何?」世御華問道。

曲影沉吟幾秒,「我建議小奶包還是多休息幾天再回去王妃的身邊。」

「你說誰是小奶包呢!」雪鏡淵脾氣可沖了。

「呃,我剛才說了你是小奶包嗎?」曲影眨了眨眼睛,艾瑪,一不小心就對雪鏡淵的愛稱給說了出來,羞澀羞澀~ 「哼,大夥都聽見了!」雪鏡淵撅著嘴巴。

「別在意那些微不足道的小細節嘛。」

「小狐狸,你就在這裡再陪他幾天,想吃什麼告訴世凌。」

世御華對她說。

「我要吃蒸煮煎炸雞肉!」

狐九靈不客氣的道,樣樣做法來一道!

「我也要吃,我好久都沒有吃過了。」雪鏡淵也道。

「小奶包,你現在可不能吃哦,你能吃的只有白粥清淡小菜。」曲影好心的提醒他,喊了小奶包就停不下來了哈哈~

「為什麼!這不公平!」雪鏡淵抗議著,但抗議無效!

「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現在的身體情況。」狐九靈淡淡撇了他一眼,「要是想早點回到小姐姐的身邊,忍過這幾天就什麼都能吃了。」

雪鏡淵聽到雪暖歌的聲音,瞬間焉了下去。

唉,他忍還不行嗎!

雪鏡淵的事情解決,世御華算是鬆了一口氣。

出了門口,世凌上前問:「王,雲上中洲那邊一直被壓,你什麼時候過去,他們越來越放肆了……」

世御華:「你去便可。」

「屬下怕是不行啊…」世凌苦著臉。

「本王有重要的事情。」世御華說完,大步離開。

「重要的事情?」世凌撓了撓頭,他沒記錯的話,凰樓這段時間好像沒什麼特別大的事情需要王出手吧……難道是媚娘那邊出了事情?!

怕有這個可能,世凌立刻聯繫媚娘天眼錄,將世御華說的話重複給她聽。

媚娘看著他超級認真又嚴肅的表情,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嘆了口氣,好像看傻子一樣看她,「世凌,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世凌雲里霧裡,「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覺得現在目前對於王來說,什麼事情是重要的?」

世凌不假思索,下一秒就說出口:「當然是鳳七小姐的事情…」突然,和就他停止了聲音,「卧槽!難道這就王所說的重要事情嗎?」

媚娘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你說呢?」

世凌抽了抽嘴角:「得,當你沒聯繫你。」

「慢著慢著。」媚娘見他要切斷天眼錄,連忙出聲停止。

「怎麼了?」世凌疑惑。

「王不是準備讓你去雲上中洲那邊嗎?你將這個機會讓給我,我去和王商量一下。」

說到雲上中洲的事情,媚娘變了一個人似的,整個人透著森冷。

「你不是一向討厭雲上中洲嗎?」 軍帝隱婚:重生全能天后 世凌狐疑的看她,對上她的臉色,突然明白什麼,頷首:「好,可以。我和王說一下。」

「不必,我去說便可,你就留在蒼華大陸,幫著點王追妻就好。」媚娘罷手,關了天眼錄。

「……」世凌有些哭笑不得,他剛才沒有聽錯吧?媚娘竟然讓他幫王追妻,在感情方面,他確實是比王的情商高那麼一點,但是,幫王追,拜託,貌似他也是單身的啊!

一個下午,雪暖歌都在房間翻著各類型的丹藥書,就是想解開藍蕊心身上的毒。

「女神,女神,你在房間裡面嗎?」

世雲煙的聲音傳來,雪暖歌看了看外界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傍晚,在日月空間呆了幾天,完整的解藥藥材還是沒有收集全,真是棘手。

她出了日月空間,就看見了世雲煙和藍蕊心兩個人,問:「你們兩個人吃完飯了?」

「沒有啊,這不回來找你去吃飯嗎?」世雲煙笑眯眯,看起來心情很好:「女神,我兩場比賽都贏了~」

一副求表揚的模樣看著雪暖歌,後者莞爾點頭:「嗯,雲煙棒棒的。」

「對了,女神,我有一件想和你商量一下,就是蕊心,她現在住的那個宿舍,被五個人排斥著,她可不可以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這裡還是兩個房間。」世雲煙沉吟幾秒,一路上她都在和藍蕊心說這事。

不過藍蕊心就勸她不要說,她怕提出這個要求,連朋友都沒有了。

她現在說出來,藍蕊心一臉小心翼翼看著雪暖歌,就怕她嘴說出「不能」的字語。

「可以啊。」

雪暖歌淡然的頷首。她本來就打算讓藍蕊心住過來,一是因為她要煉製解藥,她本人要試藥,二是她住的地方,不方便,思來想去,還是搬過來一起住比較好的。

藍蕊心眼裡劃過震驚之色,這,這…

她沒有想到,雪暖歌竟然會答應!

「女神,我,我謝謝你。」

「你怎麼比雲煙還喜歡哭?」

雪暖歌有些無奈,為什麼她身邊的少女們都愛哭?搞得她都被感染情緒變得感性起來。

「女神!你冤枉我,我都不愛哭!」

世雲煙控訴她,大眼睛瞪的大大的,萌萌的。

「是嗎?」雪暖歌輕飄飄的看了她一眼,掃了眼藍蕊心,聲音淡淡,聽不出情緒:「想住進來可以,但是你們兩個不許動不動就哭,動不動就打架。」

說罷,又補充一句,「蕊心,你讓著雲煙的臭脾氣。」

藍蕊心眸中有些笑意,看著被雷劈一樣的世雲煙,她嚴謹的頷首:「好,女神說的,我一定會完成任務~」

世雲煙反應過來,不悅的嘟囔著:「什麼嘛,什麼叫讓著我的臭脾氣,難道對著你們,我的脾氣很臭嗎?」

雪暖歌若有所思的點頭:「嗯,怎麼說呢,脾氣不臭,但很粘人。」

世雲煙憋紅了臉:「我這不是只粘你一個人嗎!」

藍蕊心在一旁站著突然發聲:「你這樣子,羽王會覺得很為難。」

世雲煙表示大腦運轉不過來:「???」

倒是雪暖歌秒懂,「哈哈哈,看不出來,蕊心你好腹黑!」

藍蕊心不好意思的笑了,「再說下去我怕不夠時間吃飯了,吃完飯我要回之前的寢室搬東西。」

「那好,現在去飯堂吧。」雪暖歌也覺得時候不早了。

「喂喂,你們兩個人到底在講我的什麼壞話!」

世雲煙關上寢室院子門,追上兩個人。

「我們在說你很美,怎麼可能說你丑。」

和兩個人熟悉之後,藍蕊心的本性漸漸袒露出來。

雪暖歌笑而不語,看了眼藍蕊心,其實她的本性是很好的吧,只不過因為外貌被人… 「切,難道我身上有丑的地方給你們說嘛?」世雲煙傲嬌的抬頭。

「你這話我沒法接。」藍蕊心默道。

「怪我把天給聊死了~」

雪暖歌笑著看著兩個人,為什麼她會有種吾家兒女初養成的感覺?

這種感覺還真的特別的神奇。

可是為什麼,她的內心覺得空蕩蕩?總感覺,缺少了什麼重要的人,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但是她並沒有失憶…

在兩個人打鬧玩笑的過程中,雪暖歌思慮別的東西,漸漸落了隊伍。

「想我想的緊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世御華出現在她的身邊,向她靠近。

雪暖歌思考被打斷,好像見鬼一樣看他:「你每次出現能不能有個預兆?」

世御華摸了摸鼻子,「下次會注意的。」

雪暖歌攤手,「我剛才在想東西呢,被你打斷了,現在什麼都忘了。」

世御華聲音有些緊張,他停頓一下,「你,剛才在想什麼?」

雪暖歌翻了個白眼:「都說忘了,我怎麼知道我剛才想了什麼。」話音一轉,「不過,這段時間,我好像特別想鳳影。」

世御華喉結上下滾動一下,「你,你想她幹什麼?你不應該想我的嗎?」

似在找到轉移話題的借口,世御華順著下去說,生氣的語氣:「我是你男朋友,你有時間不想我,你想別人幹什麼,我會吃醋的。」

雪暖歌只覺得臉有些燙熱,「你在瞎說什麼。」

「羽哥哥,你什麼時候來的?」世雲煙有些驚訝,剛才她和藍蕊心好像聊的有些嗨,一不小心就忘了女神。=-=

「剛來不久。」世御華微微點頭。

「雲煙,我們走快一點,這麼拖下去怕沒飯吃了。」

藍蕊心懂得看眼色,連忙拉過世雲煙,好讓她不要去打擾世御華和雪暖歌的二人世界。

「急什麼嘛,多的是飯菜。」世雲煙神經大條,無所謂的道,繼續拉著雪暖歌聊日常。

「……」藍蕊心看著世御華的臉色開始變黑…

因為世雲煙剛才嫌棄世御華礙地方,直接從兩人中間擠進去,和雪暖歌嘰嘰喳喳的聊起來,偏偏雪暖歌也沒有察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藍蕊心看不下去,直接扯過世雲煙的手臂,一把往前面拉,哦不,應該是拖走才對。

世御華的臉色好了些,沒人打擾他和雪兒的二人世界。

世雲煙被她突然拖走哦有些懵逼:「你這是幹啥子?趕緊放開我放開我!你幹嘛阻止我和女神聊天——」

藍蕊心沒好氣的道:「你是不是傻,你剛才沒有看到羽王的臉色很黑嗎?」

世雲煙想了想,理直氣壯的說:「沒有啊!」

藍蕊心:「……我敗給了你還不行嗎?」

「我本來就是沒有看見!」世雲煙依舊堅持著自己的說法。

藍蕊心拗不過她,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好好好,是的,沒看見。」

雪暖歌和世御華兩個人並沒有展開話題,牽著手並肩走,有著歲月靜好的氣息圍繞在身。

突然想起什麼,她問,「你知道胖染這個毒需要集全多少種藥材嗎?我才找到了三種,丹書半頁殘的,看不見。」

世御華:「你想為藍蕊心解毒?」

雪暖歌坦白,「是的。」

「有一種藥材比較難找,其他都還好。」世御華沉吟幾秒,打算告訴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