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被我拎在手裡的頭也哼了一聲,隨後小聲的對著我說。

「讓你小子還算是聰明,知道這兒掛的臘肉都是人肉,我跟你講,從我來到這兒這片臘肉就在,到現在最起碼得五六年,我也在這兒,不人不邪魅的生活了五六年,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這樣吧,你把我掛到你這把傘上,看能不能把我帶回人間,希望能把我帶回去,我想回去看看我老爹,老娘也不知道他們兩個現在什麼樣。」

人頭小聲討好道。

「我這一消失五六年的時間,對於他們兩個來說也是莫大的打擊,只可惜我是真的回不去,這輩子都回不去,有生之年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見到他們倆。」

我沒說話,其實就他現在這個狀態,也就是在彼岸還能夠說話。

要是離開彼岸到詭市,有沒有說話的機會都是一回事。

就算是詭市是他還能夠勉強存在,到人世間,要知道人世間對邪魅的束縛,更是層出不窮。

像他這樣的玩意兒,也不知道會不會被直接抹殺。

「別想那麼多了,我拿手抓著你的頭髮得了,你不知道這一片樹林還得走多久,我從那座橋下來以後就往這邊兒走,咱也不敢直著往前走,生怕撞到了什麼應付不了的傢伙。」

我這會兒之所以這麼說,無非就是想從它的嘴裡套套話。

看他知不知道彼岸的路,如果他能夠知道些和彼岸有關的消息,也算是幫了我大忙。

回頭就算是不能把他的頭送回人家,我也能去看望他的父親母親。

當然我也琢磨了,他父母想看的肯定不是我,而是人家自己的親生兒子。

不過他們老兩口的親生兒子也不爭氣,這會兒都沒有氣兒。

所以也只能看看我這個討人嫌的傢伙。

「哎,你運氣是真的好,繼續往前走吧,你要是直直的往前沖,會衝到邪魅王的地盤兒,非得從這兒繞到,繞上好大一圈,繞過邪魅王的地盤兒,要知道駐守在入口的邪魅王,脾氣一般都不太好,說不定看到你的那一刻就直接把你生吞活剝了當然,就算是普通邪魅看到你也不會放過你的,這無關脾氣好壞。」

行吧,他前面說的那一大堆都好像是廢話,所以說我繞路的選擇是正確的。

其實我還真想直接衝過去,但是一想到單無常會搞小動作,所以才會繞路也只能說是瞎貓碰上死耗子。

看來老天爺也在故意幫我。

「那看來我運氣還不錯,就是不知道這片樹林後面還有什麼,你是不是已經把這片樹林給逛完,回頭遇到什麼麻煩的時候給我一點兒提醒,我要是順利過去,你也能夠跟著沾光,我要是過不去,說不定咱倆以後就是鄰居,兩顆快樂的頭顱在地上撞來撞去,倒也還不錯。」

我和故作輕鬆地說,主要是不想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情況已經這樣。

。 半個小時的交談后!

葉先生離開了私人會所,流流將他送到門口,然後返回了會所內。

「小姐,這個葉先生,來找咱們合作,難道是要背叛慕幼卿?」流流疑惑道,她清楚的記得池昌集團改名那天,無極門是站在馮迎秋那一邊的,阻止池昌集團改名!

「背叛談不上!」

澹臺紅妝搖頭道:「當年,他們只不過和慕幼卿合作過而已,只不過現在……隨著慕幼卿越來越強大,他們覺得和慕幼卿合作,無法分到一杯羹,所以重新找合作者!」

「看來,無極門也急了!」澹臺紅妝冷笑道:「大世之爭即將到來,誰都想在最後關頭得到嚴氏集團的秘密。」

「對了小姐!」

流流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道:「昆州市那邊發生了一件大事,本來天柱山威逼思瑤小姐轉讓那棟大樓,可誰知半路殺出個廖明月,替思瑤小姐暴揍了天柱山的人一頓,關鍵是,那個廖明月,和小姐當初前往執念島上的偽裝一模一樣!」

「嗯?」

澹臺紅妝美眸一眯。

「小姐,你看照片,這是有人在現場拍攝的幾張照片!」

流流立即遞上照片。

澹臺紅妝一看,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小姐,現在可以確定的是,有人偽裝成了廖明月,而真正的廖明月,要麼已經慘遭毒手,要麼……像上次一樣,被人給控制起來了!」

流流說道。

「有趣!」

澹臺紅妝眯著眼睛:「流流,好好查查這件事,從真正廖明月的行蹤開始查起!」

「是,小姐!」

流流剛準備離開,接著她又停住了腳步,道:「小姐,那咱們三天後去不去昆州市?三天後,思瑤小姐要舉辦宴會,到時候,那個假的廖明月應該也會到場,而且……思瑤小姐承諾三天後會轉讓那棟大樓,不知道她會轉讓給誰!」

「到時候看吧!」

澹臺紅妝說道。

……

時間過得很快。

這幾天,嚴經緯要麼呆在四合院,要麼去陽宗湖療養基地,他沒敢去嚴氏集團,上次差點在辦公室忍不住和殷小星發生了關係,現在他對他的自制力已經沒那麼自信了!

特別是如今的他已經被殷小星拿到了軟肋!

當年的殷大校花為了他定製了這麼多套職業裝,專門穿給他看,誰受得了啊?

現在的嚴經緯,非常頭疼男女關係。

儘管沈艾菲時長忽悠找個強大的女人坐鎮後宮,享受齊人之福,但是……男女之間的感情,都是自私的,這個世界上,又有哪個女人不希望得到名分呢?

一旦他真的和殷小星發生關係,那他該怎麼辦?

娶寧菲菲?

還是娶殷小星?

越想,嚴經緯越是頭疼,所以他這幾天都故意躲著殷小星,沒敢再去公司。

沈艾菲彷彿能看穿人心一般,看到呆在四合院時長為男女之事發獃的嚴經緯,不由得嘲笑道:「花心,是要付出代價的,唉,男人啊!」

沈艾菲的嘲笑,更讓嚴經緯無地自容。

三天後。

全國各地,對嚴氏集團秘密感興趣的勢力,基本上都朝著昆州市匯聚而來。

姜家發出的公告,已經吸引了不少超然勢力的關注。

特別是西府府主之子廖明月替姜思瑤出頭,暴揍天柱山後,不少超然勢力都感覺到了危機感,廖明月的出現,導致關於曾經嚴氏集團總部大樓的爭奪變得劇烈起來,誰也不希望這棟樓落入他人之手。

因為這棟樓,和嚴氏集團的秘密關係太大了!

姜家當初可是花一千個億才拍下的!

姜思瑤舉辦宴會的地址直接選擇在曾經的嚴氏集團總部大樓,這棟樓有一部分被姜家用來裝修成五星級酒店經營,所以有專門的宴會廳。

舉辦宴會的時間是下午五點半。

下午時分,姜思瑤吩咐了大量的工作人員在樓下的廣場上進行停車等引導和迎賓,一道人模狗樣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大樓下面的廣場上,這道人模狗樣的身影正是東方先生。

「東方先生!」

一名穿著職業裝的女子走向東方先生。

「汪助理!」

東方先生看到這名女子,立即一臉堆笑的迎了上去,他知道,這是姜思瑤小姐的新助理,權力很大,平時幾乎就是姜思瑤小姐的代言人!

「知道思瑤小姐讓你來這的目的么?」汪助理說道。

「不清楚!」

東方先生搖頭。

「你不會算一算?」

「哈哈,汪助理說笑了,思瑤小姐何等人物,她的心思,我怎麼敢亂猜!」東方先生連忙道。

「思瑤小姐的意思,是讓你待會站在這,每一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584章

只見一個小弟躺在地上,面目猙獰,七竅流血,看起來非常恐怖。

「老大,阿石死了!」一個小弟叫道。

眾人趕忙圍過去看,卻發現那小弟死得很恐怖。

「真他媽邪門了,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莫名其妙就死了?」

「不知道啊,剛才我們什麼都沒聽見,也什麼都沒看見啊。」

「難道說,這裡真的有鬼?」

艾克等人都是驚悚不已。

隊伍里頓時就是有點慌亂。

但是,陳天選卻是看了個一清二楚。

剛才一陣輕微破空聲傳來。

首發網址et

然後那個小弟就倒下了。

很明顯,是中了毒鏢。

也只有中毒鏢,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不過,陳天選雖然看穿這一點,但是他沒有說出來。

「算了,別他媽去管那麼多了,繼續前進!」艾克叫道。

眾人繼續跟隨羅賓遜跟艾克的腳步,走向密/林深處。

他們不知道。

自己即將踏上一條不歸路。

「叔叔,會遇到邪靈怎麼辦?」小龍問道。

「放心,叔叔會保護你的。」陳天選笑著說道。

「好的,謝謝叔叔,那你也要保護我爸爸哦。」小龍說道。

「會的。」陳天選說道。

雖然說,這裡的原住民會射毒鏢。

但是這些毒鏢對付艾克等人還差不多。

如果是射向陳天選的話,他一定能夠阻攔!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