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被文曲星靈氣灌頂後,所有同學們紛紛頭腦開竅,神聰目明起來。

之前在他們眼裏還困難無比的試題,此時都變得簡單的讓他們自己都不敢相信。

不管哪個題目,但凡一眼掃去,瞬間腦海中便是解題思路和答案,思維上完全沒有半點停頓和阻礙,一切都行雲流水,無比流暢。

“唉……”講臺上,負責監考的男老師無奈地揉着腦門:“今年的年級大考試題太難了呀,咱們要不要向校長建議一下?”

“有什麼辦法?給校長建議也不頂用呀。”另一個男老師無奈地說,“規矩是陳校董定的,藝體生不學文化,就不叫藝體生,你總不能跑去給陳校董建議吧?”

身爲監考老師,他們在分發完shì juàn後,也查看過shì juàn內容。

雖說試題沒有超綱,但,對藝體生而言,確實顯得困難了。

毫不客氣地說,今年要是按這份試題考的話,年級大考的成績肯定會比往年縮水一大截!

然而。

“嘶~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呢?”

忽然,一直沒有說話的中年女老師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疑惑道。

正無奈地兩個男老師擡頭一看,同時愣住了。

說好的……試題很難呢?

剛纔,這些同學不都還在抱怨麼?

這,怎麼全都開始奮筆疾書了啊?

等等!

教室最後一排那個長的很猥瑣的傢伙,爲什麼臉紅脖子粗的?

他爲什麼還在笑着流口水?

這,特麼是發羊癲瘋了吧?

本章完 “同,同學,你沒事吧?”

男老師臉色大變,急忙大喊道。

要是學生在考試中出了問題,那事情就麻煩了。

馬夏風頭也不擡,大笑道:“哈哈哈……我能有什麼事?做題,做的而已!”

什麼?!

三個監考老師同時一怔。

我的天!

第一次見有人做題還能做出羊癲瘋症狀的啊?

其中一個男老師深吸了一口氣,他覺得很有必要制止一下。

不然,萬一這位同學再做下去,開始吐白沫了,可咋整?

“咳咳……同學,你能不能剋制一下?我們也知道,這次的考試試題確實有些難了,但你們也別太激動了,一定要冷靜啊。”男老師勸說道。

砰!

馬夏風一巴掌拍在桌上,擡頭紅着眼怒視着那位男老師:“難?呵呵!這些試題,簡直不要太簡單,對我來說,易如反掌吶!”

說着,他嘴角的笑容越來越燦爛了。

媽耶!

這就是學霸的感覺吶!

太爽了!

簡直爽翻天了!

想到以前,自己學渣,分分鐘被老師吊打的場面。

總裁的私有寶貝:契約女伴 今天,終於能吊打回去了!

在學霸面前,試題算什麼?老師又算什麼?

“什麼?易如反掌?”勸說馬夏風的男老師徹底懵了。

他看着臉紅脖子粗的馬夏風,眼神頓時變了,變得無比敬佩。

“這個班級的同學,真的恐怖如斯!對學習的熱愛,簡直是我輩楷模,沉迷答題,享受答題的感覺,才變得臉紅脖子粗的麼?”

這是男老師心裏的想法。

可緊跟着,他忽然想到了什麼。

他拿起一張shì juàn,仔細看了起來。

緊跟着,他眉頭就皺了起來。

另外兩個監考老師也湊了過來,三人面面相覷,紛紛一臉茫然。

“奇怪,試題確實很難呀。”

“剛纔同學們的反應也不是作假呢。”

“夭壽了!那他們現在怎麼突然這麼嗨皮了?”

商議了一下,勸說馬夏風的那個男老師目光掃了一眼整個教室。

嗯,全在埋頭答題。

全在奮筆疾書!

全在……

這節奏,分明就不對勁啊!

他實在忍不住了,開口道:“同學們,你們不是說試題很難嗎?”

“呵呵!”

話剛出口,教室一角,周葉一聲冷笑。

此時,他雙眼迸發精芒,神情肅然,全神貫注盯着shì juàn,右手飛快書寫。

這種學霸般的暢快&感,周大少也是第一次體會到啊!

第一次覺得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是這麼有意思的事情呢!

呵呵?!

問話的男老師一腦門黑線。

緊跟着,距離周葉不遠的眼鏡男也迴應道:“區區試題,有什麼難的?對我而言,簡直如同三歲孩童之物!”

“……”三位老師。

緊跟着,又是一個同學傲然道。

“老師,你們想多了,這種級別的試題,我不帶腦子都能全部答題成功,信不信由你,反正我自己信了!”

“……”三位老師。

緊跟着,又是一個同學嗤笑道。

“嘖嘖……不知道三位老師覺得哪些試題難了,來來來,告訴我,我幫三位老師解開!”

“……”三位老師。

呀~風向有些變了呢。

這些同學,爲什麼開始嘲諷起我們老師了?

不等他們回過神,又是一個同學傲然笑道。

“三位老師,哪裏不懂,點哪裏,我用一百種方法告訴你!”

三位老師同時身體一顫,又被鄙視了嗎?

夭壽了啊!

這個班的學生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全都變得這麼囂張了?

連老師都敢鄙視了麼?

混蛋啊!

老師不要面子的嗎?

男老師咬了咬牙,道:“咳咳咳……同學們,你們怎麼突然都覺得試題簡單了?剛纔不都在說試題很難,超綱了嗎?”

我能看見狀態欄 要不是確定自己腦子沒問題。

且,身邊還有另外兩個老師一起懵比。

他非得認爲自己之前是出現了幻境了。

明明一羣學渣樣的同學抱怨試題難,一轉眼卻全都變成學霸抱怨試題簡單,還順帶鄙視起了老師。

這反差,讓人遭不住啊!

話音剛落。

坐在第一排的陳靈兒柳眉皺了皺,她放下了筆,看了看整潔的卷面,也有些疑惑道:“老師,其實我也不知道爲啥,可就是突然覺得這些試題太簡單了,簡單到讓人恨不得立馬把它做完呢。”

說着,陳靈兒貝齒咬了咬紅脣,控制不住的抓起了筆,繼續飛快疾書起來。

這種感覺,真的停不下來呀!

三個監考老師徹底懵了。

這些同學,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

媽耶!

讓人好方喲!

“二位,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女老師忽然低聲道。

“什麼?”

兩個男老師看向女老師。

“雖然說的很粗俗,但,我怎麼感覺這班上的同學們都在,裝比呢?”女老師目光閃爍,又說:“而且,還是那種有預謀,有組織,有套路的裝比。”

兩個男老師同時一怔。

仔細一想。

臥槽!

還真特麼像是這麼回事呢!

白小鳳看着講臺上的三位監考老師。

他又看了看桌上的shì juàn,就在三位老師茫然懵比的時候,他已經藉着文曲星的靈氣灌頂,將shì juàn全部答完。

至於正確性嘛,他敢拍着胸脯保證,絕對是全對的!

畢竟,灌頂所有同學們的靈氣,可是文曲星的呢!

也就在這時,講臺上的男老師忽然冷聲道:“同學們,你們作弄老師,很好玩嗎?”

話音剛落,所有同學全都愕然地擡頭看向了講臺上的三位老師。

作弄?

誰作弄了啊?

那男老師繼續說道:“全班聯合起來作弄我們三位監考老師,是把這場考試當什麼了?”

所有同學繼續一臉黑人問號???

港片武俠大世界 唯獨白小鳳。

他伸了個懶腰,咧嘴一笑,起身道:“老師,我承認,其實我們這麼優秀,是作弊了。”

作弊?!

三個監考老師同時臉色大變。

我的天,還牽扯出這麼大的事情呢?

男老師呵斥,只是覺得被一個班僞裝成學渣的同學,一轉眼全都變成學霸,給作弄了一番。

面子上過不去,所以想訓斥幾句。

但,牽扯到全班作弊!

媽耶!

搞事情啊!

搞大事情啊!

“同學,你們真作弊了?”男老師臉色陰沉的朝白小鳳看來。

同時,教室裏所有同學也看了過來。

“嗯吶。”白小鳳點點頭,“我們熱愛學習,天天向上,在年級大考之前,全班一起偷偷上補習班了呢。”

〔本章完〕 “……”三位老師。

這傢伙,又是在裝比?

混蛋啊!

老師不要面子的嗎?

教室裏的同學們也是一臉無語,眼神古怪地看着白小鳳。

我們組團裝比,已經夠囂張了。

這傢伙,簡直不給老師面子吶!

“同學,你這分明是在戲弄老師!”那個詢問白小鳳的男老師沉聲道。

身爲老師,在學生面前,自然有自己的尊嚴存在。

且,這場考試是他們監考。

在監考場上,還能被一羣學生給調戲了?

所以,他怒了!

那男老師拿起一支粉筆在手裏轉動着,冷聲道:“考場上,容不得你們放肆,全都繼續做題,另外,別被老師抓到了馬腳!”

“呵呵! 合法婚妻 抓到了呢?”白小鳳笑着問。

啪嗒!

男老師手裏的粉筆折斷:“抓到了?那就全班掛科!全班作弊的事情,簡直惡劣到了極點,誰都救不了你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