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被竊聽了?

「唉!」

張凡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心裡非常難過,覺得自己很對不起筱雪母女倆。

筱雪父親沒了,只有媽媽,現在媽媽橫死,對於筱雪來說,今後的生活會暗淡無光……

自己曾經說過,要好好的保護她們母女倆,使他們不受大山的傷害,可是自己在實際行動上又做了什麼呢?

幾乎是什麼都沒有做。

反而讓大山得到機會,就在自己的身邊得手了!

想必,大山此時此刻一定非常得意:張凡,你不是厲害嗎?我在你身邊殺個人就如同掐死一隻小雞,你能怎麼樣?

張凡給姬靜打了個電話,叫她派兩個女服務員來照料筱雪。

姬靜聽了,大吃一驚,趕緊開車帶著幾個人趕了過來。

看見優雪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眼光無神,姬靜快步的走上前去,緊緊的拉著悠雪的手,「小雪,姐來晚了!」

筱雪毫無反應,只是用帶刺的目光看著姬靜。

姬靜哭了起來,「小雪,你沒事兒吧?小雪你可不要有事兒啊,你一定要想開,你媽媽走了,還有我。你要是不嫌棄,今後我就當你的親姐姐,咱們同吃同住……」

筱雪意識恍惚,什麼話也不說,樣子非常嚇人。

姬靜抬頭對張凡說道,「小凡你不是神醫嗎?你倒是想點辦法呀,小雪這個樣子,要是出事怎麼辦?」

「她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整個腦迴路停止工作了。我剛才給她點了一譜『七星寬心二十四穴』,要是今晚她能睡好,明天就沒事了。」張凡說道。

「我今晚陪她。」姬靜道。

女服務員道,「姬經理,你白天忙了一整天,要是今晚熬夜的話,明天會支撐不下來的!」

姬靜道:「十一點多了,你們倆去隔壁睡一覺,明天白來換我。」

女服務員離開后,張凡拍了拍姬靜的肩,「靜姐,你在這裡陪著,我就放心了。警察局那邊馬上就要開案情分析會,我得趕緊過去。」

「去吧去吧。」姬靜白了張凡一眼,嗔道,「我看這場面,弄到總統套房來了,八成是你的餿主意吧?」

張凡苦笑了一下,又囑咐了一些事情,便轉身離開了。

警察局會議室里,氣氛十分嚴肅。

王局長顯然是氣的不輕,說話非常不客氣,「我們24小時之前發現大山進入京城,可是24小時過去了,那輛套牌車在哪裡?我們竟然一點線索都沒有,怎麼搞的?多起文物大案沒有破,又發生了一起殺人案,簡直太不像話了……」

張凡也不明白,王局長是說誰太不像話了。

不過他感到自己的臉上微微的有些發熱。

好像王局長是在責備自己。

大山橫行南北,到處作案,一個接一個,可是我卻找不到他!

小寇那麼厲害,不也是廢在我的劍下?

一個大山,又沒神器,又沒異能,怎麼就來去自由呢!

恥辱啊!

在我張凡身邊把人殺了,這是絕大的諷刺!

張凡越想越生氣,緊緊的咬著嘴唇:大山,我張凡這回跟你拚上勁了!不搞定你,我特么把張字倒著寫!

張凡正在思想溜號,忽然聽到王局長在點他的名:

「張凡,你有什麼想法?」

張凡有點發愣,在這種場合下,王局長一般從來不貿然詢問張凡。

今天王局長破例了。

看來王局長也真是急了。

這個案子要是不破,大家臉上都沒有光。

張凡停頓了一下,慢條斯理的說道:

「首先,首先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大山開的那輛黑色汽車。京城的街頭這麼多錄像鏡頭,一輛汽車既然開進來,肯定在很多的錄像鏡頭裡留下的影子,只要我們花大力氣,動員更多的人力,肯定能找到這輛汽車的行動路線。也許這個行動路線會暴露他的一些更秘密的東西。」

王局長點了點頭,「小凡說得對。我們現在就以錄像為突破口,儘快找到那輛汽車的行蹤軌跡,你們技術處,有沒有信心?」

技術處長站了起來,「有信心。堅決完成任務。」

王局長微微的笑了一笑,用手指敲著桌面,問道:「光有信心還不夠,我要聽聽你們具體有什麼實施措施?」

「我們處里的警力並不充裕,我們打算招聘一些志願者,加快篩查進度,爭取在一星期之內,找到大山的全部行蹤路線圖!」

王局長讚賞的揮了揮手,「只要你們能夠圓滿的完成任務,大山一定能夠落入法網,目前我們要加強路口的檢查,列車站,長途汽車、計程車,都要有一定的保證措施,要讓大山這個罪行累累的罪犯,進得來出不去!如果這次再被怕他逃跑了,還會有更多的無辜者受害,我們要本著對人民負責的精神,堅決打好這場戰役。」

王局長說的慷慨激昂,張凡聽到心裡覺得很好玩,王局長的口氣怎麼這麼高大上呢,聽起來都是理想主義者的口氣,不知不覺當中就會讓人熱血沸騰,看樣子在動員工作這方面,王局長是深諳其中奧妙。

散會之後,王局長請張凡留下來單獨跟他談談。

。 嘶。

再次擋住了。

見狀,王城外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李昊在王城的名氣很大,與王帝是一個時代的人,比起蘇御他們要年長几歲,在王帝名滿贏國,壓制的贏國當時那一代人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李昊在王城的名聲也不小,要不是出了一個王帝,他絕對有資格,爭取一下當年的贏國年輕一代的王者。

就是這樣的妖孽,在大宗師境,竟然兩次沒有拿下修為只是宗師境領域的修為。

單就這一點,在場的很多對蘇御只是耳聞的人,才深刻的意識到,蘇御的戰鬥力究竟有多可怕。

「蘇御這怪物,絕對是與當時的武道神話王帝一個級別的妖孽啊。」很多人驚嘆道。

「哼,小子,有點實力,再來。」李昊大怒,蘇御的表現,讓他想起了當時一個壓的他喘不過氣來的人。

那人就是王帝。

此刻,他從蘇御的身上,看到了幾年前,王帝的影子。

「劍出西南。」李昊猛的一喝,施展出了他極為強大的劍訣,

這一套劍訣,是一位王者級的強者所創。

格外強大。

劍訣一出,這些年來,很少有人能擋得住他的一劍之威。

鏗!鏗!鏗!

四處都是劍鳴聲,擾人心神。

旁邊,附近的很多人都捂住了耳朵,只感覺腦袋的嗡嗡作響,雙眼在這一道道劍鳴下,都變得恍惚了,出現了不少的錯覺,彷彿漫天都是青銅劍,密密麻麻的,根本躲不開。

一種極其強大的窒息感,立馬在眾人的內心滋生了出來,讓得他們渾身都在發顫。

蘇御也感受到了壓迫感,但是他卻表現的很冷靜,立馬睜開了蒼穹之眼,並且渾身一震,秘力湧出,將那一道道劍鳴聲,直接隔絕在了體外。

頓時聲音消息了。

同時,在他的蒼穹之眼下,四周漫天的劍氣,也跟著消失了。

在他的視線內,只有一柄劍,如天外流星,從天而降,直抵他的胸膛。

鏗!

剎那間,蘇御身影一閃,險之又險的避開了李昊的必殺一擊,。

避開后,蘇御的身後,立馬響起了撕裂的音爆聲。

與此同時,蘇御一把拽住了李昊的手掌。

「你這小子,竟然避開了?」李昊大驚,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一個宗師境領域的武者,能避開他的必殺一劍。

一劍西來。

此刻,來不及多想蘇御一斤拽出了他的左臂,猛的一甩,他的身體立馬拔地而起,並且速度越來越快,讓他立馬失去了對身體的操控權。

轟。

下一刻,他便身不由己的被蘇御直接甩飛了出去,形成了一道強大的衝擊力,直接朝著城門砸了過去。

「快閃開。」

「卧槽,蘇御這傢伙真是怪物啊,才交手第三招,不僅擋下了李昊的一劍西來,還將李昊這樣的大宗師都甩飛了出去。這得多強大的反應蘇御與肉身力量啊。」

全場驚呼。

交手數招,從一開始,蘇御就佔據了絕對的上風,讓人驚嘆。

王城的很多人,還是第一次看到蘇御出手。

其展現出的戰鬥力,比起傳聞的,猶有過之。

「蘇兄他的實力,竟然進步了這麼多?」十五王子贏暨一呆。

剛才他還無比擔憂蘇御。

但此刻,看到蘇御壓制了李昊后,終於是鬆了口氣。

同時內心也無比感慨。

蘇御的進步速度,簡直太驚人了,一天一個變化啊。

轟。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覺得,李昊要被重創的剎那間,忽然他身上的金色戰甲內,湧現出了一片金光,瞬間拖住了他的身體,將他下墜的速度瞬間減慢了數倍。

在落地的剎那間,地面瞬間被哦一股力量震得凹陷了下去,而李昊也藉助這股力量,穩住了聲音。

「嘶,這李昊的戰甲,竟然可以瞬間穩住下墜的趨勢,這是什麼戰甲?」很多人吃驚。

而此刻,李昊雙腳落地,死死的盯著蘇御,咬牙道::「小子,我倒是小覷你了,再來,這一次,我李昊要是不拿下你,我……」

「你不行,還是由你與四王子殿下,一起出手吧。」蘇御搖了搖頭,然後看向了四王子。

四王子微笑道:「蘇兄,你的實力真是讓我驚嘆啊,不過,我這次來,主要是來看看蘇兄的,既然人都已經看到了,那我就告辭了。」

「李昊,走。」

「四王子殿下。」李昊面色一沉。

「走。」四王子冷冷的看了眼李昊。

李昊一咬牙,冷冷的盯了眼蘇御,「小子,馬上就是陛下的壽辰了,壽辰那天,年輕一代會有一場武鬥會,在武鬥會上,敢不敢與我決一死戰?」

「你敢來送死,我就敢殺你。」蘇御淡淡的道。

「哼,你就只剩下嘴硬了,到時候,我會用我的手裡的劍,將你的牙齒全部拔掉。」李昊咬牙,轉身離去。

「呼……」看到四王子與李昊離去,十五王子贏暨也不由暗自鬆了口氣,他還真怕四王子及李昊繼續與蘇御打下去,可能會引起父王的不滿,畢竟馬上就是父王的四十歲壽辰了。

「蘇兄,走,跟我一起去我的府邸。」

「我父親與靈兒呢?」

「蘇叔叔與靈兒,現在有事在忙,讓我先來這裡接你。」

蘇御與十五王子贏暨,在各大勢力的眼線下,一起入城了。

入城后。

「殿下,您剛才為什麼不讓我出手?」李昊十分不甘心的道。

「馬上就是父王的壽辰了,繼續鬧下去,會惹父王不開心。」四王子看了眼一臉怒色的李昊,道:「要殺他,有的是機會,不在意這一時。」

「殿下,在給我三個呼吸,我絕對能殺他,您是知道的,我還沒有拿出我的全部實力來。」李昊依舊有些不甘心,就差那麼一點點的,早知道是這樣,他剛開始就該全力以赴的將蘇御秒殺。

四王子看了眼一臉不甘心的李昊,搖頭道:「哪怕你拿出全部實力來,也未必能殺的了他。」

「殿下,以我的實力,若是手段盡出,殺他區區一個宗師境領域的武者,還不是信手拈來……」李昊神色淡漠,完全沒有將蘇御放在眼裡。

哪怕蘇御之前的表現,的確有些讓他驚訝,但也只是驚訝罷了,還沒有到他殺不了的地步。

四王子腳步一頓,沉聲道:「他,也沒有拿出全部實力來。」

。從一開始怨骸出現的時候,花就知道舉魁正在朝著這個地方趕過來,所以它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單槍匹馬或者配合夕顏將海棠留下。

它從還未落下的煙塵中走出,有些嫌惡地揮手將這些灰塵拍開,又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說道:「我叫來的幫手,如何?」

「還算是意料之中,如果這樣的東西再來十個我可能會

《綻靈記》第090章.等待(2) 「區區箭矢,焉能傷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