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裡面的首飾都很貴,老人問了問價錢。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首飾的價格超出了他的想象,不過還好,總算有幾件首飾價格還在他的支付能力之內,當然都是一些便宜首飾。

女孩看出了老人的心思,笑著說道:「爺爺,這些東西都不適合我。我還是不要了!」

老人搖了搖頭道:「就算是為了你將來置辦一件象樣的嫁妝,爺爺也要給你買一件首飾啊!」

女孩搖了搖頭,卻沒有說話。

爺孫倆還在說這話,突然從門外闖進來幾個壯漢,這幾個壯漢一進入店鋪,便直奔老人爺孫倆而來。

在爺孫倆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壯漢已經劈手奪過老人手中的錢袋,同時揪住老人的領子罵道:「老東西,想不到你看上去憨厚老實。卻敢偷老子的東西!」

老人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一時間愣在了那裡。

店主人見勢不妙,連忙向後面躲去。

「大兄弟,我沒有拿你們什麼東西啊?」老人莫名奇妙地道,女孩也愣在那裡,只知道雙手緊緊地拉住爺爺。

「少給我來這套,你不知道大爺我目光如炬,明察秋毫嗎?剛才經過的時候便看到你不老實了。現在人贓並獲,看你還怎麼抵賴!」

女孩見狀連忙上前用力去掰壯漢的手。一邊哭喊道:「我爺爺並沒有偷你的東西,那是一位好心的大爺給我們的!」

壯漢笑道:「好心的大爺給你這麼值錢的東西,這說出去誰會信?我還可以說你爺爺把你早許配給我做娘子了呢,不知道有沒有人信?」

旁邊幾個壯漢鬨笑道:「當然信,大哥和這小娘子郎才女貌,真的是匹配的一對。還不趕快成了親,一起圓了房,免得耽誤了好事。」

那壯漢聽到手下這樣說,更是一雙色眼不停地在女孩飽滿的酥胸上瞄來瞄去,彷彿那對玉兔即將要進入自己的腹內一般。

「算了。大爺我也好心,如果你肯認錯,並讓我的小娘子晚上陪我喝頓酒,也許大爺就會饒了你們!」那壯漢道。

「不可以,你們怎麼能這樣無恥,我的孫女還沒有經歷過這些,還是個小女孩子啊,你們不能對她無禮!」老人憤怒地道。

「小女孩?別騙人了,小女孩身材能這麼好?我就不信沒有嘗過男人的滋味身體會發育成這樣,讓我來驗驗貨,看看你是不是再騙我們!」那為首的壯漢伸出手去摸女孩的臉,被女孩厭惡地打開,壯漢不由得勃然大怒,對手下使了個眼色,幾個壯漢一擁而上,叫嚷著要拉他們去見官。

爺孫倆無親無故,此時也不知道該找誰說理,只是被一群壯漢擁著,徑直衝入了一條狹窄的小巷。

這裡是一個死胡同,裡面沒有一個人,到了這裡,壯漢們早就撕下了偽裝,一個個變得面目猙獰起來。

「你、你們要幹什麼?」老人顫抖著問道。

「幹什麼?叫你的孫女學會點東西,讓她懂得男女之間還有那麼多妙處可言!」為首的壯漢冷笑一聲,向女孩逼去。

「不要過來!」女孩意識到了什麼,一聲厲叫拚命地向後退去,老人衝上前去試圖阻止壯漢,卻被他一腳踹倒在地。

「爺爺!」女孩哭喊一聲,撲倒在老人的身前,扶著老人查探他的傷勢。

老人身體本來就不好,如今被這壯漢一踹,早已經背過了氣去,女孩不知道老人的情況,驚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娘子,你爺爺睡過去了,看來他也不想打擾了我們的好事,怎麼樣,陪大爺好好玩玩?」壯漢的首領猥褻地伸出手去,試圖觸碰女孩的臉。

「滾開!」女孩奮力打開壯漢的手,憎惡地瞪著他。

那壯漢色眼圓睜,如同惡狼一般盯著女孩,嘴裡嘆道:「嘖嘖,看不出小娘子表面上溫柔,內地里倒是烈性得很,不過這樣更好,老子更覺得刺激,哈哈!」

那幾個手下也是獰笑著圍了上來,女孩後退無路,一邊扶著爺爺,一邊奮力向後退。不過跌跌撞撞的她哪裡能走得過幾個壯漢?還沒等走兩步,腳下一個踉蹌又跌倒在地上。

壯漢的首領使了個眼色,另外幾人如狼般撲上,將女孩的雙臂拉直,女孩哭喊著用力地踢打,卻被另外兩人抄住了**。呈「大」字型被抬起在半空中。

「救命啊,不要、不要……」女孩驚恐地扭動著身體,試圖從幾個壯漢的手裡掙脫開,但幾雙如鉗般的大手死死地拉住她,使她的掙扎顯得徒勞。

那首領上前一步,雙手從女孩的腿部向上緩緩地撫摸,那種令人發麻的摩擦感讓女孩渾身戰慄。

看到處於恐慌中的女孩,那首領獸性大起,雙手向上移動到女孩的腰部。一把將女孩的衣裙扯了下去。

這樣一來衣裙凌亂的女孩那雙潔白的**就露了出來,連那壯漢都沒有想到這女孩的身體居然如此的迷人,肌膚如凝脂般滑膩白皙,一雙恰到好處的**富有彈性,僅僅看到這裡,那首領的雄性標誌便已經盎然如炬,噴吐著火一般的氣息。

「娘的,這一次可真的賺到了!」首領已經紅了眼。再也沒有耐性在戲耍下去,雙手猛地抓住女孩的衣衫。又是用力地扯了開去,女孩只剩下褻衣和小褲,如小羊般在寒風中顫抖。

「這一雙小峰生的好生別緻啊!」首領讚歎一聲,雙手便攀了上去。

女孩子的確是少見的美人,身材飽滿曲線玲瓏,那一雙玉峰更是如筍般傲立。顯示出極為動人的形制。

女孩更是發出了驚恐的哭喊聲,儘管隔著褻衣,卻難以消除那種強烈的羞恥感。

這時候女孩的爺爺終於醒了過來,恍恍惚惚的他突然看到孫女被幾個壯漢,先是冷了一下。隨即醒悟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畜生,我跟你們拼了,就是死也要拖你們一塊去死!」老人怒吼著,奮力向那群拉扯著自己孫女的壯漢撲去。

「媽的,老不死的還在煩人,把他打昏過去!」壯漢的首領皺著眉頭吩咐道。

「是,老大!」一個手下不甘心地鬆開女孩的**,還不忘了在上面摸了一把,另外幾個人卻怎麼也不肯鬆開,女孩誘人的玉體讓他們一個個心神蕩漾,神迷不已,自然不願意鬆開。

「奶奶的老不死地,這個時候你過來填什麼亂?」那個手下叫罵著走向老人。老人跌跌撞撞地衝過來,被他一把推到在地。

不過此時老人也是拼了命,跌倒在地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轉身又爬了起來,拚死地向前衝去。

「你想死嗎,老東西!」那手下正要轉身回去,看到老人再次撲過來不由得怒火中燒,轉回來狠狠地向老人的心窩踹去。

「嘭」地一聲悶響,老人和那壯漢突然都靜止不動。

「爺爺、爺爺!」女孩扭過頭,驚恐地望著毫無表情的爺爺,此時她的心已經冰涼,這是她最敬愛的人,如果失去了爺爺,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世界。

「啊!」一聲凄厲的慘號,但令人驚奇的是,發出這聲音的居然不是老人,而是那個打手。

另外幾個壯漢聞聲愕然向後望去,卻只見那個人突然跌倒在地上,雙手捧著腿在地上打滾嚎叫,而老人則愣愣地站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

「媽的廢物,怎麼讓一個老頭給打倒了?」連首領都有些不能置信,雙手不甘心地從女孩的玉峰上鬆了開來,緩緩地向這邊走去。另外兩名壯漢也是感覺有異,鬆開女孩的手腿跟在首領的身後,只留下一個人樓住女孩不讓其逃開。

首領走到距離跌倒的同夥不到十米的地方,突然感覺到情形有些不對,因為在這周圍的空間驟然變冷,而且透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死亡氣息。

老人向側方推開兩部,猛然回頭,這時候在場的人才突然看到那死亡氣息的真正來源,那是一個面帶怒容的年輕人,一身的黑衣,渾身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來人自然是秦浪,儘管他並沒有從送入兩人身體內的本體靈符上感覺到危險,不過從靈符的波動已經感覺到兩人有難發生,所以瞬間便來到了這裡。剛才的那一幕呈現在他的眼中,不知怎的就勾起了他對莘玉兒的懷念,那名首領的面容也突然變成了早已經被他挫骨揚灰的幽雨。

在這一瞬間秦浪的情緒便已經憤怒到了極點,此時的他宛若下界的死神。

「這位兄弟,我們應該是井水不犯河水吧,怎麼著,對這小娘子有意思?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就割愛送給你!」那首領意識到有些不妙,嘴上也說起了軟話。

秦浪根本不理他說些什麼,而是將目光盯在倒地的打手身上,他的神色一厲,那人的身體猛地一陣彈動,接著拚命地嘶嚎起來。

令人驚恐的事情發生了,只見躺在地上那人的身體突然如噴泉般冒出大量的血水,接著他的身體便迅速地枯癟下去,直至成為一具乾屍。

「啊!」 辣寵椒妻 那首領和三名手下見狀嚇得屁滾尿流,掉頭就往小巷外跑,秦浪也不著急,就在他們背後緊緊地跟著。

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停 女孩被那打手鬆開后,立即跑到爺爺的身邊,緊張地和爺爺依偎在一起,他們不知道這個剛才看起來還很善良的人為何如今如此的可怕。

那幾個壯漢跑到小巷口,正要鬆口氣,突然齊齊地跌倒在地上。

四人還在發愣,突然意識到一陣劇痛從腿部傳來,四人駭然之下低頭望去,卻見自己的腿部自腳腕處包裹著一層黑黑的血膿,同時散發出惡臭的味道。

「救命啊!」那首領凄慘地嚎叫一聲,轉身向巷外爬去。不過那層黑膿就彷彿是一種活物,居然緩慢地沿著壯漢的腳腕處向身上腐蝕,很快地蔓延到了這些人的腰部,如今這幾個人已經僅手部的力量在拖動自己的身體,而腰部以下都已經成了黑黑的一團膿血,尤其是在腳腕部以下,因為首先被腐蝕,如今已經化為森森白骨。一個人在爬動的時候腳掌骨因為沒有血肉相連,還掉落了下來,就那麼觸目驚心地擺在地面上,從小巷口到幾個人爬行的地方,地面上拖出一道黑色的痕迹。

此時整條街上的人都被這驚人的突發事件所震驚,紛紛圍攏了過來,方才聽到女孩的哭喊聲還紛紛躲避,如今看到這樣的熱鬧居然都圍了過來,一個個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幕。

地面上那幾個人還在不停地哀嚎,不過聲音也漸漸地弱了下去,直至最終聲音嘎然而止,徒留下地面上四具掛著黑色肉末的白骨。

「這個人好厲害啊!」圍觀的人驚嘆道,一個個如同看英雄般地望著秦浪。

沒來由地,秦浪感到一陣心痛,什麼時候這個世界上的人居然如此麻木了?居然對所有的事情都無動於衷,當這些人都泯滅了人性,他們是否還算作人?

悲傷地搖了搖頭,秦浪做出了一個令他自己也感到痛苦的決定。

整條街上突然颳起一道旋風,那旋風十分地奇怪,以驚人地速度沿著街道的一頭橫掃過來,一直在街道的另一頭消失,整條街上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風暴掃過,瞬間化作了一尊尊雕塑。

「紅顏無罪,罪在世人,世人自擾,除之無憾!」隨著秦浪的話音,他的手輕輕地一揮,街道上擁擠的人群便在瞬間化為了粉塵。

不過是片刻的功夫,街上的千萬人便消失無蹤,那老人和女孩驚恐地望著秦浪,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如何對付自己。(未完待續。。) 「看到我剛才發怒,害怕了吧?」秦浪此時變得溫柔了許多。

爺孫倆同時點了點頭,他們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

「也許我以後不會那樣做了,我是看到你們被人欺凌,這些人卻無動於衷,當時心頭實在有氣,他們明明都聽到了,很多人也有實力解救你們,卻沒有一個人上來這樣做。」此時的秦浪已經恢復了常態,不再如剛才一般宛若殺神。

「大人,您剛才的樣子很可怕,不過他們也許都是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沒有人願意幫助我們,如果他們有你一樣強大,我想會有人出來幫助我們的。」女孩壯著膽子答了一句。

秦浪點了點頭道:「應該是這樣的,但他們至少應該有些同情心,哪怕是所有人圍過來,這幾個人也不敢如此囂張,在我眼中,人如同螻蟻,既然他們不懂生的意義,那就不賠在這個世界上存在!」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做我的徒弟吧,我會讓你擁有自保的能力,也許你還可以幫助一些無助的人。」說完,他用誠摯的目光望向女孩。

如今秦浪追尋大道,所以很少理會世態民生,如今這件事情也是給了他很大的刺激,要想讓這世上少一分冷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哪怕是自己可以擁有毀天滅地的能力。整個世界需要一種平衡,一種法則,只有這種法則得到大部分人的遵守,才有可能形成自己理想中的社會形態。

想到這裡,秦浪突然有些頓悟,那造物主應該也是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才會任由這個世界上的各方勢力互相競爭。並形成自己的一些處事方法,即便是造物主也是沒有能力兼顧到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他也只能定出一個法則,而這個法則則由無數的人來遵循,並由一些人來監督實行。

「看來這世界上要達到平衡,法則真的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啊!」秦浪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驀地。秦浪感覺到一聲深沉的嘆息幾乎是從自己的心底發出,不對,不是自己的心底,似乎是在宇宙之外的某處,到底是什麼地方秦浪不知道,但卻感覺得到這聲嘆息所蘊含的豐富情緒。

這一刻,幾乎整個世界包括超宇宙的高手都感受到了這一聲嘆息,所有人都驚訝地望向天空,儘管沒有人能探知到聲音傳來的方向。卻都能明白,發出這聲嘆息的人,其地位絕對是每個人的心中都無法逾越的。

「哈哈哈,原來你也感到孤獨!」秦浪突然狂笑起來,繼而笑出了眼淚,他從來沒有這樣良好的感覺,因為這一刻,他似乎明悟了許多的東西。這是一種精神境界上的完全進化,儘管起因是一樁小小的事件。但結果卻是所有人無法想象的,這一件小事,卻可能最終影響到整個世界的發展。

「秦浪!」一個深沉的聲音響起,彷彿來自宇宙的邊緣,這個聲音只有秦浪能夠聽到,但卻讓整個世界為之震蕩。

無數的高手被驚得跳了起來。驚魂不定地感受著這股神秘的氣息。

「說!」秦浪的氣勢居然毫不遜色,傲然地同那股無盡的氣勢對抗。

「不愧是我的挑戰者,這個世界自創造以來,我並沒有想過居然能出現一個我地位的挑戰者,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我很孤獨,但我想應該不會過太久,我終將有機會和你一戰,那時候,我將再不孤獨!」

「好,我接受你的約戰,儘管這時間可能漫長到無法形容,但我會接受這挑戰!」秦浪高聲地喊道:「不過,從今以後,我將不再遵循你的法則行事,因為,我也有自己的法則!」

那聲音笑道:「呵呵,我就知道你的個性,憑著你的能力,居然現在已經可以領悟到自己的法則,好,我就答應你,在我創造的這個世界里,我不會約束你按自己的法則行事,因為,我也不想破壞自己定下的規矩。」

「就這麼定了,等我!」秦浪喊了一聲。

「好,我等你,相信會不久了。」那聲音漸漸淡去,整個世界又從劇烈的震蕩中恢復了平靜。

「呼!」秦浪深深地吐出一口氣。

這種感覺真好,如今的秦浪感覺到自己從身心到靈魂幾乎得到了一次完全的釋放,如今的他,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的成長,他也不再感覺有任何東西可以約束自己,等待他的,也許就只有一次次更加強大,卻又更令自己成熟的挑戰。

想到自己敢於同那個宇宙中最為無敵的人物毫無約束地對話,秦浪也感覺到有趣,自己的實力和對方几乎是差了億萬倍的層次,但自己卻在面對對方的時候毫無懼怕之意,相反,這種挑戰到令他有些興奮。也許自己真的是天之驕子,可以無視任何的約束和控制吧。

「大人!」女孩的話音打斷了秦浪的思路,他偏過頭去,點點頭道:「要問什麼?」

女孩遲疑了一下,才說道:「大人,你在想什麼?」她看到方才秦浪站在原地發獃,不由得有些焦急,畢竟剛才秦浪毫不留情地殺了滿街的人,她很害怕城中守軍找過來。

卻不知道秦浪露了這一手之後,早有人報道城守那裡,那城守聽到秦浪的威勢,早已經嚇得不敢出來,怎麼會派人過來捉人?

在冥界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如果一個人的實力到了一個恐怖的境地,幾乎就可以為所欲為,尤其是在無頂山這樣能量受到巨大限制的地方,可以輕而易舉地殺死滿街的人,實力遠在離魄期之上,這樣的高手做什麼事情根本沒有人敢管。

不過聽到女孩的聲音中有些憂慮,秦浪早已經猜到了他想要做什麼,於是笑了笑道:「好了,我們這就離開這裡,我們先去找一家客棧,尋個落腳的去處吧。」

女孩點點頭。扶著爺爺一起隨秦浪離開。

為了不讓自己的行蹤被人發現,秦浪催發出一道屏蔽力場,在這道屏蔽力場的包裹下,三個人迅速地出現在了中山城的中部。

儘管秦浪有意屏蔽了自己的氣息,但他相信一定會有人發現自己,不過僅從他的神識來看。在這中山城中有著化融期境界的居然就有十餘人,所以他也不擔心自己被別人過渡關注,相反,這些化融期境界的人都有意互相避讓,為別人保留一個足夠的空間,也許這就是高手之間的一種默契吧。

秦浪之所以選擇城市中部地帶,也是因為這裡幾乎匯聚了所有的化融期高手,這樣他自己更容易地隱蔽身形,不會被別人過多關注。做起事來也更方便些。

這一帶客棧林立,應該是外地人的彙集之敵,秦浪最喜歡這樣的地方,只要他願意,就可以很容易地隱蔽身形。

封少的掌上嬌妻 秦浪帶著爺孫倆人進入一家規模非常大的客棧,裡面客人來來往往進進出出十分熱鬧,看上去這棟建築甚至於在整個中山城都算得上是標誌性建築。

中山城的客棧可和傳統意義上的客棧不一樣,因為本就地處冥界。加上高手隨處可見,所以一些有名的客棧大多利用了某種能量或者冥界之力。加上高手的助力,所以客棧大都建的規模宏大,頗具氣勢,而且都帶有一種詭異的冥界特色。

比如秦浪入住的這家客棧,佔地足有上百傾,外面當街的是一棟塔形高達五十層的高大建築。每隔十層便縮入一大截。整個建築呈青灰色,不帶一絲色彩,給人一種虛幻壓抑的感覺,不過進入到建築之後則別有一番天地,裡面入眼就是一個寬敞的院落。裡面亭台樓閣一應俱全,具有多種建築風格,而且色彩艷麗異常,甚至於顯得有些虛幻的意味。再橫過一段距離,遠處人為地製造出一些虛無縹緲的環境,遠處的小山被一團淡淡的霧所籠罩,呈現出極為美麗的效果。

這樣強烈的色彩反差,令每一個到這裡的人都會在心中產生極為深刻的印象,也許這就是店家苦心追求的一種效果。

秦浪等人入住的是客棧的第四十二層,因為這一層只有他們三個人,活動起來也方便些。說起來有趣,這棟古色古香的客棧裡面有著無數的小型傳送陣,人們可以通過這些小型傳送陣很容易地到達想去的地方,不過這客棧每隔十層就會有一個身份驗證的結界,算是把客人分成了五個層次,如果你能夠通過這結界的考驗,就能夠進入到下一個層次入住,當然每提升一個層次裡面的居住環境也要大大提高。

客棧第一到第十層各有五百個房間,基本上達到了靈聚期以上的高手就可以入住;第十一到第二十層各有上百個房間,達到化神期以上的高手可以入住;第二十一到第三十層各有三十個房間,供達到靈元期以上的高手居住;第三十一到第四十層各有十個房間,供離魄期以上高手居住;而在第四十一到第五十層則各有四個房間,則是專門供化融期以上高手來居住了。

有趣的是,這客棧中三十層以下是人滿為患,而三十一層以上反倒是有很多空房,原因是到了離魄期以上的高手數量實在少得可憐,根本不可能達到人滿為患的情形,不過這店家之所以做好足夠的準備,想來這地方一定經常舉行什麼盛大的活動,所以才會有所預留,秦浪打聽過了,這客棧的名字就叫做中山塔。

進入房間問過店家之後秦浪才知道這中山塔便是專門供高手休息的地方,除非有死敵或者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般的高手都會選擇在這裡下榻。

第四十二層有四個客房,秦浪就包下了靠東北角的一個,他和女孩以及老人各自住在客房的三個角落,老人和女孩根本沒想到這輩子能住上如此豪華的房間,要知道這一層的四個客房每個都有四千米見方,幾乎就是一座大型宮殿,裡面房間眾多,功能各異,兩人就如同一步登天一般。

秦浪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對他來說這種表面的物質環境毫無影響。在宮殿中和在野外都不能影響到他的興緻。

在這裡休閑得很,秦浪索性開始訓練那女孩子,他了解到這老人姓玄,女孩叫玄琳,老人家在無頂山的邊緣地帶,回鄉是要走和喪魂洋相反的方向。那邊土地貧瘠,物產匱乏,所以經濟上很不發達,也因此他們的生活才十分困難。

老人靠種植一些特殊的作物為生,那些作物用來提煉低級的養生葯,緊緊供一般的練功者恢復體力之用,所以根本無法提高自己的收入。

秦浪有心幫助他們,但如今當務之急是讓玄琳儘快提升實力,否則在這以實力說話的無頂山中只能是任人欺凌的對象。當秦浪要求玄琳開始跟著他練功的時候。玄琳倒是非常地聽話,因為她經歷過被人欺凌的事件,所以對學會能夠保護自己的本事十分地看重。

一個願意教一個願意學,玄琳的努力加上秦浪這個名師的指點,使得她的實力發生了令人難以想象的提升,從一個平凡的人經曆數次脫胎換骨,玄琳居然在短短地數十天之內便達到了化神期的境界,就連那孱弱的玄老頭也在秦浪的幫助下達到了大徹期的境界。

最為有趣的是。秦浪發現玄琳居然也有一種很強的天賦,她可以很容易地接受各種能量。就好像其先天就擁有接納各種能量的體質一樣,這讓秦浪有些懷疑,是否玄琳也和自己一樣,是具有上古宇前靈體的人?

再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訓練,秦浪終於證實了這個假設,玄琳果然是上古宇前靈體。而且憑著秦浪的感覺,玄琳還是不可多得的上古無上靈體,這個發現令秦浪喜出望外,他知道即便是在超宇宙中上古靈體也不是很多,尤其是第二階的上古無上靈體更是萬分稀少。如今自己平白收到一個女徒,還是上古無上靈體,怎麼能不讓他欣喜若狂?

大約又過了數月時間,玄琳的實力基本上穩定在高級化神期的階段,即便是有秦浪指引,他也不敢讓玄琳進展得太快,畢竟修行需要循序漸進,急於求成未必會有什麼好處。

在教授玄琳功法的同時,秦浪也在了解眾生界甚至於整個無頂山的一些信息,經過數月的時間,他已經大致了解到了整個無頂山的一些細節情況,並有信心在這個世界中繼續隱蔽下去而不被發現,畢竟無頂山各勢力複雜交錯,而且幽冥鬼帝的勢力也太過龐大,至少現在來講秦浪根本沒有把握將其連根剷除,倒不如隱藏一段時間,從內部將其勢力瓦解。

在這裡度過了一段時日之後,秦浪倒是適應了這裡的生活,而經過時間的沖刷,也使得幽冥鬼帝等人失去了耐心,不再無時無刻地到處查探他的信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