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裴娜訕訕的摸到屋子裡,抱歉的說:「哎呀,佑佑,你就別生阿姨的氣了,我只是一時覺得好玩,才會那麼做的。可我真的沒想到,妞妞會把這件事告訴幼兒園的其他同學……給你幼小的心靈,造成了傷害,我真是對不住你。你說,我要做什麼事,你才肯原諒我?」

天佑嫩白的小臉板著,一聲不吭。

裴娜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把小傢伙給惹毛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不知道說啥好了。

容子澈把天佑抱起來說,「小佑佑,你裴姨只是跟你鬧著玩呢,她沒想到傷害你,你看平日里不都是她陪著你們三個玩嗎?看在她對你們那麼好的份兒上,原諒她好不好?」

天佑悶著頭,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裴娜心情剛舒展開來,又聽到小傢伙說,「不過,你們不許把這件事告訴別人,以後也不許提這件事。」

「好。」

容子澈毫不猶豫的答應。

裴娜遲了幾秒,才說:「那好吧,我保證,以後都不提這事。」

說完,看著抿嘴偷笑的妞妞。

妞妞搖晃著扎了兩個小辮子的腦袋,說:「我也一樣。」

天佑的臉色這才好看一些。

……

哄好了小傢伙,裴娜再三感謝容子澈,這事得虧著是容子澈先知道,又把事情擺平的。要是洛琛知道了,她那麼惡搞他寶貝兒子天佑,指不定要怎麼收拾她呢。

裴娜腰快彎成了蝦米。

「你不用謝我,反倒是我有事要求你。」

哈?有事要求她?她有什麼忙能幫的?

裴娜一臉茫然。

容子澈俯首望著裴娜,懇請道:「我聽洛琛說,如意的事情是楊樂發現的,後續也是楊樂給他提供了線索。所以,我想著,讓你幫我聯繫下楊樂,繼續尋找如意的下落。至於報酬,自然不在話下,我會盡我所能滿足他的要求。」

「洛琛不是可以跟宮瀚提這件事嗎?」裴娜不是不樂意幫忙,只是她不想跟楊樂走到太近,那個混蛋到現在還有未婚妻呢,自己跟他糾纏不清算是什麼事?

心裡這麼想著,腦海里卻是滑過上一次,在地下車庫,他奮不顧身家救她的畫面。

裴娜的心更加的亂了。

容子澈卻是沒看透裴娜內心的掙扎,繼續道:「洛琛幫我的已經夠多了,如今簡汐還在生著病,慕家和安家都需要他去安置,若是讓他在攙和進容、唐兩家的鬥爭中,我擔心他會誤了自己的事情。」

「你想跟唐家單打獨鬥?」裴娜不由得皺起眉頭,據楊樂跟她說的,容家比不上唐家。即便現在子澈升遷到了帝都,那也只是初來乍到,怎麼比得上唐家在帝都那麼多年的經營?更何況,唐家人才輩出,之前僅僅一個唐南適,就展露出非凡的手段,那唐家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這種情況下,容子澈孤身一人和唐家斗,不是送死嗎?

「也並非一定要跟唐家斗,我只是做好最壞的打算。」容子澈頓了頓,說:「這件事,你願意幫我,那就給我牽線楊樂,若是不願意,也別告訴洛琛。」

裴娜神色複雜的說,「我覺得,我們還是跟洛琛商量一下這事,再做決定吧……」

「我意已決,不用再商量了。」

容子澈斷然拒絕了她的提議。

裴娜到嘴邊的話,只好咽了回去,默了兩秒說:「那好吧,我去幫你跟楊樂說說,只是他會提出什麼要求,我不確定。」

容子澈拍了拍裴娜的肩膀,說:「謝謝你,裴娜。」

裴娜呵呵笑了兩聲,「別,可別謝我,我覺得自己在幫你做錯事。」

她怎麼都覺得,把洛琛撇下是一件錯誤的決定。

但同時她覺得容子澈說的也有幾分道理,鐵打的人也總有累的一天,洛琛都忙了那麼久了,是該休息了。

他們不能一昧的依賴洛琛一人,解決所有的事情。

容子澈聽到裴娜的話,並沒有多說,收回手,轉移了話題,「差不多該吃午飯了,我們去前廳吧,帶上三個孩子一起。」 用午餐的時候,裴娜戰戰兢兢,唯恐慕洛琛發現天佑眼睛是紅的,好在慕洛琛一心一意的在喂簡汐吃飯,也沒多看他們這些人。

好不容易熬到了幾個小傢伙吃飽,裴娜立刻起來,帶著他們走了。

慕洛琛看著裴娜匆匆的身影,終於捨得分出一分心思,問:「她怎麼了?」

容子澈忍著笑,說:「可能吃多了,撐著了吧。」

慕洛琛哦了聲,沒再看裴娜,對著葉簡汐柔聲說:「張嘴,再吃點菜。」

葉簡汐雙手撐在桌子上,用筷子夾盤子里的丸子,肉丸滴溜滴溜打轉了幾圈,始終沒能夾起來。

她有些不耐煩,放棄了筷子,伸手就去要直接抓。

慕洛琛把盤子端到了一旁,握住她的手:「汐汐,乖,再吃點青菜。」

葉簡汐搖了搖頭,嫌棄的別開臉,「我不想吃菜,想吃肉肉。」

「先吃菜,再吃肉。」慕洛琛哄著她說。

「不嘛……不嘛……肉……肉……我想吃肉肉……」葉簡汐一副不給吃肉,就要哭的模樣,驚得容子澈差點把嘴裡的湯噴出來。

這哪是帶老婆呀,簡直是哄女兒。

嘖嘖,真難得看到洛琛還有這麼一天。

唔……不過,從嫂子現在的表現看,她小時候應該挺愛吃肉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還那麼瘦。

容子澈在旁邊圍觀了一會兒,感覺自己臉上被拍了好幾大盆冷冷的狗糧。

最後實在受不了兩人膩歪的模樣,他起身,邊往外邊說:「我吃飽了,你們繼續,不用管我。」

慕洛琛看也不看他一眼,繼續哄葉簡汐吃飯。

……

唐家。

唐南楊從部隊里回來,就感覺到家裡有些不對勁,到處都張燈結綵的,好像有什麼喜事。 追妻999天:狼性總裁請矜持 他默默地在心裡掰著手指頭數了一遍,也沒想出來,最近有什麼大事,於是,抓住了路過的一個管事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管事的高興的說:「二少爺,四少爺回來了!你還不知道嗎?」

四少爺?

那不是南適嗎?

唐南楊怒目圓睜,一把抓住管事的衣服,把他揪起來:「南適已經沒了,怎麼可能還會回來? 腹黑首席二手妻 你敢拿南適來開玩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管事的欲哭無淚,「二少爺,我哪裡敢騙您?我說的都是真的,你不信可以問問別人,今兒早上我們好多人都親眼看到四少爺回來了。」

唐南楊將信將疑的把他放下,說:「我現在就去問,要是讓我查出來,你有半個字說謊,你就等著我收拾你吧。」

管事看著唐南楊走了,撒腿就跑。

唯恐自己跑慢了半步,就被他追上似的。

唐南楊向前走了沒多遠,又隨便攔住了一個傭人,問了他唐南適的事情。傭人的回答跟剛才管事的一模一樣,他這才肯相信,唐南適真的回來了,至少是一個跟南適長得很像的人回來了。

唐南楊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到了客廳前,唐家所有人都圍坐在沙發上,有說有笑的討論的挺熱鬧。

這樣的氣氛,自打唐南適沒了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唐南楊目光落在一個背對著自己的人身上,放緩了腳步,慢慢的靠近那人。

坐在唐南適對面的唐南楓,注意到二哥回來了,想要開口,可被旁邊的唐老太太阻止了。

待到唐南楊走到唐南適跟前,唐老太太笑著說:「老四,你看看是誰回來了?」

唐南適扭過頭,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男人,笑了笑說:「二哥。」

唐南楊盯著眼前的唐南適,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可這夢也太他媽真實了,連南適的聲音,都和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唐老爺子道:「南楊,老四好不容易回來了,你傻愣著幹什麼?連叫人都不會了嗎?」

唐南楊聽到這話,回過神來,伸手一拳頭重重的砸在了唐南適的肩頭上,後者疼得皺了眉頭。

「你這小子!你怎麼還活著?你知不知道,當初我們有多擔心你!你他媽的……」

「咳咳!」唐老太太咳嗽了兩聲,虎著臉說,「你怎麼說話的?」

唐南楊意識到,自己罵南適的媽,就是罵自家老太太,連忙伸出長臂攬住了唐南適的肩頭,咧著嘴笑嘻嘻的沖著老太太說:「媽,我嘴誤了,你別放心上!我這不是見到南適,太激動了,才會這麼說嘛。」

唐老太太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哎,我下次肯定不會這麼說了!」唐南楊耍完了嘴皮子,又回頭審訊唐南適,「臭小子,告訴你二哥,你當初是怎麼死裡逃生的?還有這大半年的時間,你到底去哪兒了?怎麼都不跟家裡人聯繫,你知不知道我們因為你沒了,傷心傷的要死?」

唐南楓給唐南楊倒了杯茶,姿態優雅道,「二哥,你那麼多的問題,讓四哥怎麼回答?你坐下,咱們慢慢說,不行嗎?」

唐南楊把茶杯一推,豪邁的說:「喝什麼茶?南適好不容易回到家了,怎麼著都應該整點酒來喝喝。管家,去把酒窖里的燒刀子拿出來,我們大家今晚要不醉不歸!」

管家轉身要去拿酒。

唐老爺子制止了他,「今兒誰都不許喝醉,我還有事情要說。」

「爸,我說你有什麼事,不能明天再說?」唐南楊抬眸看向老爺子,餘光里忽然瞥到唐南適身邊坐著一個女人,他覺得有些眼熟,又把視線拉了回去。

細看之下,發現是溫如意,唐南楊瞪大了眼睛,「溫小姐?你也活著呀!你活著的事情,有沒有跟容子澈說,當初你掉下懸崖,他可是傷心的不得了!」

他這話一出,溫如意沒什麼反應。

唐家眾人卻是黑了臉。

唐南楊眼大心粗,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別人的異樣,自顧自的說到了興頭上:「不是,我說南適、溫小姐,你們都活著,怎麼都不告訴我們?你們這也太不夠意思了,知不知道兩家人有多擔心你們……」

「夠了!」

唐老爺子沉喝了聲,打斷了唐南楊的話。

唐南楊被打斷了話,不明所以的望向老爺子,「爸……」

唐老太太不高興的說:「就你話多,張口閉口的容子澈,這裡是唐家,不是容家!你到底向著誰?」

「不是,爸,這溫小姐不是容子澈的未……」

唐老爺子喊了句:「我說了,不要再提容子澈,你聽到沒有?」

唐南楊總算感覺出了點不對勁,不再提容子澈,可臉上那股高興勁也沒了。

憋了好一會兒,唐南楊悶聲悶氣的說:「你們不是想密謀什麼吧?我告訴你們,我可不幹壞事,你們別想著拉我下水。」 唐南楊生平最討厭,家裡人搞那些齷齪事,所幸唐家還算光明磊落,以前沒做過什麼大奸大惡之事。即便偶爾有些情非得已,要搞一些計謀,家裡人也都會背著他。

只是,這一次溫如意的事情避無可避,唐家的眾人也只能選擇把事情跟他攤開來說。

可沒想到是他們還沒開口呢,這唐南楊就懷疑他們做了壞事。

唐老太太冷了臉,放緩了聲音,說:「我們還沒說什麼呢,你怎麼就覺得我們要幹壞事了?老二,你也知道,南適跟如意是一起掉下懸崖的,他們生死與共,齊心度過了重重困難,兩情相悅,決定在一起了。你倒是說說,他們男未婚,女未嫁,在一起怎麼了?你這個做哥哥的,聽到弟弟有了女朋友,非但不祝福,還扯著嗓子乾嚎一些不像樣的話,這對嗎?還不趕緊跟南適道歉。」

唐南楊聽言,心頭有些鬆動,難不成自己真的錯怪了家裡人?

他掃了一眼溫如意,看她眼神有些不對,還是決定再確認下:「溫小姐,你當真不跟容子澈在一起,要做老四的女朋友?」

溫如意察覺到了他的目光,抬眸看了他一眼,咧開嘴角露出純真的笑容。

唐南楊還想再開口問話,一旁的唐老爺子卻坐不住了,本來溫如意是容子澈未婚妻的事情就瞞著南適,再讓老二這麼問下去,哪怕是失憶的人,也得聽出來不對勁的地方了。

唐老爺子沉著臉色,站起來道:「老二,你跟我過來,我有話單獨跟你說。」

「我不走,爸,你有什麼事,不能當著大家的面說?」 冷心首席保鏢妻 唐南楊梗著脖子,不肯挪動一步,「老四,你倒是說句話,到底是怎麼回事?溫小姐怎麼變成這樣了?」

唐南適握住溫如意的手,說:「如意從懸崖上跌下來,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

唐南楊聽到這個解釋,再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那就傻子了!

家裡人肯定是覺得,溫如意失憶了好糊弄。

剛才說什麼兩情相悅的話,也不過是在騙他!

唐南楊氣的不輕,拉起來唐南適,說:「老四,我可一直覺得,你跟家裡其他人不一樣。你別是犯了糊塗,毀了自己的氣節!」

唐南適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但他已經忘記了之前的所有事,後來又被唐南澤灌輸了不少錯誤的『認知』,所以很不明白此刻唐南澤在說什麼,皺了皺眉頭,說:「二哥,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唐南楊並不知道唐南適失憶了,這會兒聽南適跟自己這麼說話,便認定了他為了心愛的女人,要做出背信棄義的事情,甚至說謊糊弄他。

唐南楊的火氣蹭蹭的往腦門上躥,到達了頂點后,如同火焰山噴發似的:「我真是看錯了你!好,你們要做昧良心的事,我偏不跟你們一起!我現在就帶她去找容子澈,把所有話都說清楚!」

話說完,他把唐南適往沙發上一推,牽住溫如意的手,把她拉起來,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唐老爺子怒喝:「唐南楊,你給我站住!」

唐南適反應過來,迅速的跑到唐南楊跟前,扣住了他的肩膀,把他往後一扯,便要去搶溫如意。

唐南楊沒有任何猶豫,就和唐南適對打上。

兩人爭執之間,唐南楓提醒道:「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叫警衛進來,攔住二哥!」

管家立刻去叫人。

沒多會兒,管家帶著警衛進來,唐老爺子怒不可遏的命令:「把老二給我拿下!他要是敢反抗,就往死里打,不用手下留情!」

七八個警衛一擁而上,唐南適和唐南楊很快被分開。

唐南適退到一旁,拉住溫如意的手,著急的問:「你受傷沒?」

重生之廢后不好惹 「手,疼。」

溫如意伸出自己白皙的胳膊,遞到他眼前。

唐南適看到她手腕上有幾個鮮紅的指印,眼底一閃而逝的怒意,動作輕柔的摸了摸她手上的紅痕,說:「不疼,揉揉就不疼了。」

溫如意點了點頭。

我婆婆重生了 ……

唐南適安撫了溫如意,再去看唐南楊時,神色變得冷峻了許多。

唐南楊卻是不管周圍有多少警衛,拚命的廝打。

只是,他一個人哪裡敵得過那麼多人?

漸漸的局勢頹敗了下來。

約摸十分鐘后,四個警衛困住了唐南楊,唐老爺子連看他都不想看,揮了揮手,直接讓警衛把他帶到房間里鎖起來。

唐南楊被帶走之前,青著一隻眼睛,蹬著兩條大長腿喊:「我真為有你們這樣的家人,感到羞愧!你們有本事就鎖住我一輩子,不然我出來的時候,肯定壞了你們的事……」

漸漸的聽不到他的聲音,唐南適朝著唐南楓說:「南楓,如意的手有些受傷了,你能帶著她去擦一些藥酒嗎?」

「好。」

唐南楓走到兩人跟前,牽住溫如意,去找家庭醫生。

客廳里只剩下了唐家二老與唐南適,他神色間帶著困惑的開口:「爸,媽,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唐南適天資聰穎,哪怕失憶了,心智卻還在。

他能感覺到,唐南楊是真的憤怒,家裡人也的的確確有事情隱瞞。剛才隱忍著沒問,一是他氣惱唐南楊傷害了如意,二是想給父母留幾分薄面。

支開南楓,是他不想傷害到如意。

唐老太太乍聽到唐南適的質問,心裡驀地慌亂,結結巴巴的圓謊,「你別聽你二哥瞎胡說。沒錯,之前溫如意的確跟容子澈有牽扯,可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那容子澈也根本不是溫如意的良人,如意跟他在一起之後,吃了很多苦,也受了很多罪,你為了救如意,才跟容家反目成仇的。你要是聽你二哥的胡言亂語,要把如意送回到容子澈身邊,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傷害了她。」

唐老爺子幫腔說:「你媽說的對,你二哥就是糊塗了,才會想著把如意送回去。以咱們唐家的地位,什麼時候用得著跟別人家搶兒媳婦?還不是因為你跟如意兩情相悅,我們才費盡心思,把你們找回來?南適,你別多想,帶如意好好的好回房間休息,你二哥那邊,我會親自跟他解釋清楚。」 唐南適平靜的跟父母對視了片刻,說:「爸、媽,我相信你們。」

聽到他這句話,唐老太太莫名的有些心虛。可思慮再三,她也沒把實話說出來,只是催促唐南適,「好了,別再疑神疑鬼的了,你趕緊去陪著如意吧,你二哥發瘋,肯定嚇到她了。」

「嗯。」

唐南適話說完,便走開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