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裴老爺子面目越發的猙獰。

裴淮晟的腰往下彎,「我這就去催催沈清華。」

說著,他轉身準備走。

但在他離開之前,裴老爺子叫住了他,「不用你去催促沈清華,把映雪給我叫過來!」

「……是。」

裴淮晟逃是的離開。

十分鐘后……

裴淮晟推搡著裴映雪,走到了書房跟前。

等把裴映雪,推進去后,裴淮晟立刻退出了房間,順帶關上了門。

裴映雪轉身想跑,都沒地方跑。

「過來。」

裴老爺子沉喝了一聲。

裴映雪緩緩地走上前,身體越發的顫抖。

從門口到書桌前,不過三十步的距離,她磨蹭了五分鐘都沒到。

裴老爺子臉色越發的沉凝,「映雪,立刻給我過來,別挑戰我的耐性!」

裴映雪眼裡的淚水,滾了一圈后,湧出了眼眶。

拚命壓住想要逃跑的衝動,她走到裴老爺子跟前,「爺爺……」

裴老爺子一把抓住她的手,陰沉著聲音說:「我讓你去催促沈清華,你到底做沒有做?」

「我、我催了……他說,很、很快就會給家裡錢……」

裴映雪磕磕絆絆的把話說完,裴老爺子嘭的一聲拍在桌子上。

「很快?到底是多快?他到現在都沒給家裡一筆錢,映雪,是不是他根本不在乎這個孩子,不想給錢,只是在拖延時間?」

「不是……」

「不是他的問題,那就是你的問題!你沒對這事情上心,對不對?」

裴老爺子打斷她的話,手指捏著她的骨頭,發出咯咯作響的聲音。

裴映雪淚水像是決了堤的洪水,不停地湧出來,「爺爺……」

「別叫我爺爺!」裴老爺子怒吼著,從抽屜里拿出一個遙控器,他按了下開關,書房裡的立體放映機,放出了一段視頻。

裴映雪看著那段視頻,眼睛瞪大到了極點。

視頻里放映的是,她母親被打的情景。

凄厲的聲音,從音箱里傳出來,刺激著耳膜,裴映雪尖叫了一聲,想要衝上前。

可她還沒走,就被裴老爺子抓住手腕,壓制在了書桌旁。

「你看清楚了,這是我給你的警告,別以為我只是說說,明天沈清華,再不給資金,我就讓人輪爆了你母親。」

「裴錦德,你會下地獄的!」

裴映雪發出絕望的吼聲。

裴老爺子猛地抬手,重重的扇了她一巴掌,「我會下地獄?你打小吃的穿的用的花的全是我給的,現在只是讓你把欠裴家的還回來!映雪,別再讓我聽到不該聽的,否則,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最後一個字,狠絕的出來,裴老爺子眼底濃濃的殺意。

裴映雪無力的無力的貼著桌子滑下來,豆大的淚水,不斷的滾落。

從書房裡出來,裴映雪雙眼紅腫。

裴淮晟走到她跟前,想要叮囑她幾句,讓她趕緊催促沈家拿錢。

她聽到裴淮晟的話,卻一丁點反應也沒有。

失魂落魄的回到卧房,裴映雪倒在床上,感覺到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在疼,像是有無形的手,在不停地拉扯著她的細胞,讓她感覺到身體快要裂開了。

重生之嫡女爲謀 疼……

好疼……

身體在叫囂著疼痛,可她不想理會。

躺了一會兒,拿出手機,給沈清華撥打電話。

電話嘟嘟了十幾聲,依舊沒人接聽。

裴映雪無力的將手機,扔在了床上。

傭人走進房間,木著一張臉說:「映雪小姐,老爺子吩咐,請你更衣,親自去沈家一趟。」

裴映雪愣了一下,而後明白了她的意思。

爺爺這是在逼她,連一絲喘息的時間,都不給她。

裴映雪緩緩地起身,轉身準備去拿衣服的時候,身後的傭人卻驀地出聲,「血……」

裴映雪一時沒明白,她在說什麼。

直到……

小腹那裡,感覺到一陣陣的疼痛,有溫熱的液體,從腿間流出來。

她霎那知道,這個意味著什麼。

伸手摸向自己的衣服後面,指尖觸摸到了粘膩的血腥。

裴映雪腦子轟得一聲,爆炸開來。

傭人驚叫著,對外面說:「快叫醫生過來,映雪小姐流血了!」

裴映雪聽著她的叫聲,腦子疼痛的更加厲害。

放在床上的手機,嗡嗡的震動著,提示著來電了。

裴映雪看著屏幕上的名字,淚如雨下。

這一刻……

她真的想,就這麼沒了孩子,自己也死了乾淨。

那樣,她就不用再面對爺爺醜陋的嘴臉,母親也不會被他當作把柄……

晚上六點多,慕洛琛聽到專家,親自診斷了西顧的病情,說她沒事了,這才放心了下來。

留下周文達,讓他安排醫院裡的事情,以防裴錦德對這邊下手。

話剛說了一半,周文達接了消息,看過消息后,他聲音沉痛的說,「少爺,剛才仁和那邊傳來消息,說是裴家剛把映雪小姐,送進了急救室,聽說是有流產的跡象。」

慕洛琛聞言,側首看向他,「你說什麼?」

「映雪小姐有流產的跡象。」

周文達重複。

慕洛琛臉色驟然沉了下來,渾身散發著怒氣。

他一直以為,裴錦德會看在映雪是他親孫女的份兒上,不會傷害她的性命,可這個畜生,竟然連映雪也不放過。

周文達見他臉色不對,便沒有說話。

慕洛琛卻忽然開口道:「立刻聯繫容家那邊,提前行動。」

他不想再耽擱一天時間。

必須儘快把映雪和她母親救出來,然後立刻對付裴家! 周文達迅速聯繫了容子澈,容子澈得知裴映雪有流產的跡象,也同意提前實施計劃。

他聯繫了裴家那邊的眼線,通知她提前出來送達消息。

而後把更改的時間和地點,給了慕洛琛。

慕洛琛拿到了信息后,先是給沈清華打了通電話,告訴他現在的情況以及他布置的計劃。

沈清華答應了下后,他重新布置人手,準備營救映雪母親。

因為時間倉促,他不可能像之前那樣,詳細周密的計劃,只能求速戰速決。

在裴錦德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把人從裴家救出來。

慕洛琛把裴家這邊安插好,又跟仁和打了招呼,讓他們等著沈清華的人一到,便讓他們配合沈清華,來個裡應外合,把映雪從醫院裡偷出來。

晚上九點多,眼線趁著裴家混亂,從裴家溜了出來。

慕洛琛拿到他遞出來的消息,握緊了紙條。

裴錦德果不其然,沒把映雪的母親關在離裴家很遠的地方,他這個人喜歡掌控一切,若是離得遠了,他不會放心。

所以,他就近選擇了離家裡近的一家教堂,把人關在了裡面。

教堂里有他布控的人手。

不過這個時候,裴錦德一心想著保住映雪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會想到,有人會在這個時候,襲擊教堂。

「立刻派人,去教堂,把人找出來。」

慕洛琛冷聲命令。

周文達把傳達下去了他的命令。

十分鐘后,所有的人就緒,開始猛攻教堂。

慕洛琛所坐的車,也緩緩地停在了教堂外面。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對講機那邊傳出聲音……

「先生,我們已經找到人了。」

慕洛琛聞言,推開車門下去。

教堂里,依舊有小規模的混亂,但大局已經被控制住,慕洛琛走到教堂的深處,有人帶著映雪的母親,向著他走過來。

慕洛琛走上前,說:「阿姨,我……」

話剛說了開頭,慕洛琛忽然注意到,對面的人神情有些不對,他下意識的閃開。

但這個時候已經遲了。

槍鳴聲響起,子彈快速的穿透肉體。

「少爺!」

周文達驚叫了一聲,迅速的上前去扶住慕洛琛。

慕洛琛捂著胳膊,厲聲道:「先救人!」

周文達拔出槍,對著那人開槍。

偌大的教堂里,兩聲槍鳴聲,同時響起。

站在裴映雪母親身邊的男人,緩緩地倒了下去,失去了支撐,她也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周文達走到她跟前,檢查了下她身上的傷口,發現她沒事之後,又轉過身去看慕洛琛。

慕洛琛胳膊上,被打了一槍,血不停地流下來。

「少爺,我送你去醫院。」

「不用,我還能撐得住,把手底下的人,分成兩撥,一撥護著人離開,另一波你帶去醫院那邊,支援清華。」

周文達不想離開,可是對上他不容置疑的眸子,只能咬牙答應,把他交給自己人之後迅速的離開。

慕洛琛被人帶上了車。

裴映雪的母親坐在他身邊,渾身顫抖的厲害,像是再受到一丁點的驚嚇,就會隨時暈過去。

慕洛琛抬起自己完好的胳膊,握住她的手,說:「阿姨,你放心,我會把映雪安全的救出來,以後,你們再也不會被裴錦德欺負。」

聽到他的話,裴母的眼睛里的恐懼,漸漸的推散開了一些。

過了好一會兒,她忽然握住慕洛琛的手,放聲大哭。

她是被裴錦德嚇壞了,以往她知道裴家黑暗,裴錦德心狠手來,所以從映雪小的時候,就把她接到外國養著。

可沒想到,她做到這一步了,裴錦德還是不肯放過她們母女。

用謊話把她從國外騙過來之後,他就整天把她關在黑不見光的密室里。

偶爾來幾次,也是讓她對著錄像機說那些,求映雪救她的話。

裴錦德這個畜生,為什麼連自家人也不放過。

映雪才那麼小……

他怎麼就忍心……

裴母的哭聲,不停地響徹在車廂里,慕洛琛不發一言。

等到了公寓里,慕洛琛讓傭人,帶著裴母去休息。

徐醫生則留下來,給他處理傷口。

將子彈從他的胳膊里取出,縫合好傷口后,徐醫生一臉不悅的說:「慕先生,你就這麼不珍惜自己的身體?上次受傷才好了多久,你這次又受傷,你再這樣,等我見到少奶奶,非把你這些事情,全部告訴少奶奶。」

徐醫生邊包紮傷口,邊嘮叨。

慕洛琛說:「不許告訴簡汐。」

徐醫生哼了聲,說:「我不告訴少奶奶,她也會知道的,你這裡的傷口,最起碼要兩個月才能完全癒合,少奶奶……」

她話剛說了一半,門口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慕洛琛示意她停下包紮,然後看向門口。

只見門口一個身形高大,臉上有一道疤痕的人走進來,臉色不好的說:「先生,周先生剛傳達過來消息,說是他們衝進去的時候,醫院那邊已經開始打鬥了,映雪小姐救出來了,不過她現在情況有些不好,已經送去了另外一家醫院進行搶救。」

「沈先生還被裴家的人,圍困在醫院裡面。」

徐醫生聞言,心知不好,忙按住慕洛琛說:「你不能過去,你現在手臂上的傷,不能用力,否則有可能廢了!」

徐醫生面色嚴肅。

慕洛琛頓了兩秒說:「我只過去幫清華一下,不會動手的。」

說著,慕洛琛站起身。

那邊裴母聽到動靜,也闖出來,問:「洛琛,是不是映雪出事了?裴錦德是不是不肯放過她?我……」

「阿姨,映雪沒事,她已經安好的轉移了出來,不過現在情況不明,我不能帶他來見你,等過兩天,我會親自帶著她來見你的。」

慕洛琛側首,對徐醫生說:「你留在這裡,看好阿姨。」

說完,他拿起外套,大步的往外走。

徐醫生看著他的身影,想要說話,可想到一旁還有裴母,便把話咽了回去。

算了,勸他他也不會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