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複雜的聲音再這時響起,方恆的長劍在碰到這長老長劍的一瞬,就讓這長老的長劍斷裂,同時在斬斷長劍的瞬間,方恆的劍就已經劃過了這長老的身軀,留下漫天的鮮血!

「什麼!殺!」

見到一個同伴被瞬殺,另外兩個極殺門長老也是一驚,當場就做出了反應,兩柄劍同時向著方恆刺殺過來。

「太慢了。」

方恆搖搖頭,身上火焰神雷轟隆爆炸,當場就讓他的身影在虛空中閃爍了兩次。

下一刻,方恆的身影就回到了原地之中,好像什麼都沒有做。

噗噗!

兩道入肉聲再次響起,鮮血在這時候從那兩個極殺長老的身體上爆發開來,瞬間,他們的身體就一下化作了兩半,向著下方掉落。

瞬間,三位真武四重的極殺長老,全死!

根本就不是方恆一合之敵!

對此,方恆卻是面無表情,剛才殺虛武五重的人他都如同砍瓜切菜,何況這真武四重?這種差距已經是力量上的次元差,根本就不是什麼戰鬥經驗和武學所能彌補的了。

「還跑?」

就在這時,方恆的眉毛一挑,看向了遠處的蕭君子,此刻的蕭君子,竟借著之前三個極殺門長老的被殺時刻和他拉開了距離。

眼中露出了一抹冷笑,方恆的長劍驀然向著遠處一刺,頓時,遠處的蕭君子身體一抖,猛然一側身,才躲過了方恆那一劍的劍氣!

就在這個時候,方恆卻抓住了蕭君子躲閃的時機,身體一動,就再次來到了蕭君子面前,一劍再次斬下!

「啊!」

見到方恆長劍劈殺,蕭君子猛然大吼,本來斷裂的左臂竟猛然向著方恆一甩。

噗!

鮮血迸發,斷臂飛起,蕭君子扭曲的左臂,被方恆完全砍飛了。

只是這飛起的左臂本身卻沒有流出多少鮮血,在飛起的瞬間就猛然一震,下一刻就化作了綠色的光華衝到了蕭君子的身上,再次讓蕭君子改變了生命形態,進入了空間之中。

「捨棄一條手臂中的血脈么?」

慕先生的小驕傲 看到這一幕,方恆眉頭一挑,「可惜,這時間維持的不會太長,就算你把四肢中的血脈都給捨棄,也最多就能撐半個時辰。」

空間中的蕭君子沒有回話,只是身體震動,繼續向著南方趕去。

對他來說,半個時辰,夠了!

就沖剛才三個極殺門長老的出現來看,極殺門肯定已經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現在方恆殺了這三個極殺門長老,肯定會引起極殺門的震動。

只要極殺門震動,就會派人前來,半個時辰,足夠他從危險地帶進入安全地帶!

同一時間,方恆也似乎洞悉了蕭君子的想法,身體破空飛行的同時,眼神就冷了下來。

「看來想要輕鬆的殺你是不可能了,必須要動用最強的力量才行。」

話語之間,方恆的眼中就劃過了一道青色的光華,下一刻,一個白色的光球就從他的腦袋上空浮現,正是天星珠!

方恆非常明白,殺一個蕭君子簡單,只是要滅了極殺門,那就太難了。

極殺門,高手無窮,專門做殺手行當,先不說他得到神武的傳承暴漏出去會是什麼後果,單說他今天殺極殺門長老的事情暴漏出去,就會是大麻煩,方恆當然不能讓蕭君子活著見到極殺門的人。

同一時間,遠處在空中飛行的蕭君子也察覺到了方恆運轉的力量,臉色無比難看。

他是知道方恆這手段的,當初在中央城,他就差點死在方恆的天星珠里,豈能不知道其中的力量強度?

「可惡啊!」

大吼一聲,蕭君子的身影突然間一停,再次從虛空中出現,同時,他的右臂開始扭曲起來。

喀拉!

令人牙酸的骨骼聲再次響起,恐怖的一幕出現,蕭君子,竟把自己的右臂也給扭下來了!

綠色的光華再次出現,再次進入了蕭君子的身體中,讓蕭君子的速度更快!

「真是夠狠!」

看到這一幕,方恆的眼神也是一縮,手掌一揮,頭頂上的天星珠就消失不見。

他剛才想動用天星珠爆發最強力量,一舉破開萬里空間,擊殺蕭君子,只是蕭君子卻在這之前,再次捨棄了一條手臂,速度比之前快了三倍有餘。

按照這個速度,方恆要是在動用天星珠已經來不及,只能先追上蕭君子再說。

方恆和蕭君子的追逃正在進行,同一時間極殺門中,也傳出了極殺掌門震怒的爆吼。

「好大的狗膽,竟敢殺我極殺門之人!」

「掌門,發生了什麼!」

那中年人立刻臉色一白,惶恐的問道。

「你派出的三個接應的長老,被殺了!」

極殺掌門冷冷道。

「什麼!」那中年人驚呼一聲,「怎麼可能,他們可都是我極殺門的老資格,不管是殺人還是逃命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

極殺掌門冷冷道,「死了就是死了,他們被一個更強的人斬殺了,情況變成這樣,我已經不能再坐視不管,你通知全門長老,跟我前去一看!」

嗖!

話語之間,極殺掌門的身影就是一閃,直接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全門長老聽令,跟隨掌門前行!」

那中年人也大吼一聲,身體一震,就化作了黑光,向著極殺掌門消失的地方飛去。

「給我停下!」

就在這時,遠處的虛空中也傳出了方恆的暴喝,只見一道火紅色的劍光從他手中爆發出來,瞬間就撕裂了數千空間,撕裂的空間中隱隱有簫君子的身影劃過,只是卻沒有留下蕭君子。

方恆的眼神一陰,身體一震,竟然化作了一道電光,沖向了撕裂的空間之中。

一入空間,恐怖的空間亂流就瘋狂的衝擊到了方恆的身軀上,火焰神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消耗起來。

空間亂流,不是空氣亂流,這股能量釋放在真正的世界中是沒什麼威力的,只是在真正撕裂的空間之內,空間亂流卻是最為恐怖的能量。

這裡,是空間的崩壞之地,更是規則的崩壞之地,就算是真武,都不能在裡面多待,只有魂武才能自由的在其中行走。

「哼,一個虛武境,卻敢在不改變生命形態的狀況下就進入空間亂流之內,你這是找死!」

遠處的黑色亂流中傳出了蕭君子的聲音。

「殺你,冒點險是必要的,」

方恆冷笑一聲,身影驀然間一衝,身上的火焰神雷不停爆炸,在亂流中形成了一條雷電道路,他本人則是在這條道路上飛快的奔跑起來,瞬間就追到了蕭君子的背後!

「你以為這是我的速度?」蕭君子冷喝,「那你就太小瞧自然血脈了。」

嗖!

話語之間,蕭君子的身影就再次一衝,竟在方恆來到他背後的瞬間就再次沖向了亂流深處!

「哼,轉換生命形態的你,除了具有速度,想必不會具有預測功能了吧。」

方恆卻是在這時冷哼一聲,手掌一揮,黑色的大門就突然間降臨,剎那就爆發出了吸收力。

蕭君子的身影頓時一頓,方恆的身影卻是在此刻向前,一劍斬殺到了蕭君子的背後!

嗤!

鮮血迸發,蕭君子的背後已經出現了第三條劍痕,只是,依舊沒有死!

「可惡啊!」

怒吼聲響起,蕭君子無臂身軀猛然一震,一腳突然向著高空踹出。

喀拉!

亂流中空間破裂,蕭君子的身影頓時閃了出去,方恆的眼神冷漠,身體隨之一閃,再次出現了真實的天界之中。

只是這一次出現的地方,卻已經和之前的地方相差太遠,方恆能看見,在他面前不到一百里的地方,就是一片懸浮在虛空中的山脈!

同時,在這處的山脈的上方,已經出現了無數道黑色光華,全是極殺門的人!

「哈哈哈……方恆!我早說過你殺不了我的!」

這時,蕭君子的無臂身影已經來到了那虛空山脈的旁邊,只差一步,便要跨入!

「極殺門在此,外人莫入,違者殺!」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一道大吼聲也在這一刻從遠處黑光中出現,很明顯,他們也發現方恆和蕭君子了。[無★敵☆龍★書☆庫]

換成任何人,在這種危險的情況下都會選擇離開。

沒人敢和整個極殺門作對。

只有方恆,眼神依舊冷漠。

他的身體看起來沒有動,實際上他是在積攢力量。

他的氣勢不再像之前那般恐怖,實際上他是在隱藏。

「記得之前我說的話么?我說,你對我來說,什麼都算不上,只是敵人。」

「實際上這話,我隱藏了一部分。」

「你對我來說,不止是敵人,敵人可以避而不戰,你卻不同。」

「你是我必殺的敵人!」

「不是因為你算計我,更不是因為仇恨,而是因為你本身的算計能力,就值得我必殺!」

「所以,你不死,我如鯁在喉啊。」

轟!

爆炸一般的巨響突然出現,肉眼可見,在說完話的同時,方恆的身影就突然間一震,瞬間就破開了無數的空間,在蕭君子的腳步即將踏在那山脈之上的時候,他就來到了蕭君子的背後!

噗!

入肉聲響起!

蕭君子的前胸,被一柄閃亮的長劍刺穿了!

「啊……」

痛苦的嘶吼聲從蕭君子的嘴裡吐出,他的眼神中滿是震驚,難以置信!

他似乎怎麼都想不到,在極殺門高手趕來的時候,方恆依舊敢殺他!

「不要那麼意外,能讓我如鯁在喉的人,你還是第一個,所以冒點險殺你,我倒是情願。」

話語吐出,方恆的手掌就驀然一轉,刺入蕭君子胸膛的長劍頓時扭曲起來,當場就在蕭君子的胸前絞出了一個血洞!

砰!

鮮血揮灑,蕭君子的身體直接跌在了地面上。

他抬起頭,愣愣的看著方恆。

他似乎怎麼也不相信,自己就這麼死在了方恆的手上。

他是蕭君子,是運籌帷幄,步步佔據先機的蕭君子!

他有無限遠大的未來,他有無窮的潛力!

只是,他卻死在了這裡!

無數的情緒從他的心中湧上,短暫的一生也從他的眼前劃過。

最終,他眼神一縮,「成王敗寇,物競天擇,今日我死在你手裡,實在是天意,我不怨你,只希望你能照顧好我妹妹。[無敵龍庫|udiun]」

「這一點,不用你說,玲瓏會過的非常好。」

方恆淡淡的回答了句,下一刻,就手掌一捏。

轟!

血肉滿天飛舞。

北方大陸一代天驕,蕭君子,亡!

「大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